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二、天干  3、貌丑

          章節字數:3351  更新時間:20-02-24 21:3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子胤仙尊,別來無恙啊……”蜀葵連身也懶待起,只臥在眾蜀葵花中,半瞇著眼。

              倒是絡石開心得緊,連忙起身迎接:“大哥哥,怎的最近都鮮少來瑤山了?可是太清天尊的功課太繁雜?”

              “可不是,”男子佯裝無奈,“師傅最近煉丹煉得魔怔了。莫說我,連帶著宮里那兩個看管丹爐的小仙童,都被禁管著,日夜守爐,片刻不得停歇。”

              蜀葵這才悠悠起身,輕輕拂去衣袖上沾染的土塵雜草,看向男子:“許久不見……嗯?今日怎的穿了這身出來?”

              眼前男子一身石青攢云箭袖服,束銀絲繞蟒腰帶,乍一看去,像極了一條盤臥于腰間的銀蟒。

              帶上配一塊羊脂軟玉,頭戴束發寶冠,冠上鑲嵌的,竟是一顆十分罕見的混元寶珠!

              那顆珠子乃元始天尊之物,本有地宮龍珠那般大小,如今將其變幻成丹丸一般大,綴于冠上,倒是不俗。

              只是這身衣服,子胤只在太清天所著,很少穿出門來,單冠上那顆珠子,豈是可以隨意穿戴出來的?

              “才從兜率宮來,師傅打個盹的功夫,我便溜出來,故未來得及更衣。”

              男子面露微笑,當如人間三月春風,無處不和煦。

              細看其模樣,雖額上是兩抹極為英氣的劍山眉,然則兩眼仿若秋波一般,眼眸一張一合之際,難掩情絲,轉盼生姿者,非其不可。

              “不過葵兒口中的”好久不見”,怕是故意避我不見吧!”

              子胤說的倒是實話,每每其來此,蜀葵皆找借口推脫不見。

              他款步來到蜀葵面前,嘆著氣:“凡人有俗語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依我之見,莫若改成,”士別三日,當情薄冷淡”方妥。如今葵兒都稱我為仙尊了,這可是要有意遠我了?”

              蜀葵看了一眼子胤,故作傲姿,“誰要有意遠你了?上次之事,你還嫌我被罰得不夠么?”

              “怎會?你沒能幸免,我亦如此。被師傅貶罰與那仙童們,看守了好一段時間的爐子,方才罷休。”

              百年前,子胤曾帶蜀葵背著牡丹娘娘,偷跑出瑤山,來至那瑤池之上。

              蜀葵雖知族人也曾居于九重天上,只是自己出生時,合族皆已經遷至瑤山,故而對瑤山上的九重天,心生好奇。

              到底澆灌瑤山上的瑤池,是什么模樣?瑤池之上的九重天,又是什么模樣?

              這段故事倒也有些說頭。

              牡丹原本很少拘泥瑤山眾靈的自由,只是花族現今所居瑤山,雖是個極好的地,但到底是被貶下九重天。

              那個地方,乃花族獲罪的所在。故而花神下令,族中仙靈,絕不可再踏入九重天。

              再者,蜀葵到底是背著花神,和上清天一男子偷溜出去。

              雖自玄帝掌政以來,便廢了天規中花族不可生情一例,他言:“若花族不可生情,豈非世間一草一木,皆為無情之徒耳!”

              和子胤偷溜出去實也算不得什么,只是不知怎的,被好事者傳為二仙互攜私奔,去的還是被花神禁止的九重天。

              被抓回來,自然是有好一頓板子要吃的。

              私奔雖系胡謅,可終究是去了不該去之處,被花神娘娘罰掃兩百年宮門臺階,也罰得不算冤枉了她。

              自此之后,蜀葵因那些流言,不得不避忌些許,故而每逢子胤前來,她都避之不見。

              “是我的不是,累及你受了這許多蜚語,這樣吧,此物予你,算作我的賠禮了。”

              說罷,子胤伸手便將冠上的混元寶珠卸下遞予蜀葵。

              “你這……倒顯得我昧你東西了。那寶物可是當日拜師時,元始天尊送予你的,現下給了我,回去你師傅問起,你可怎么回?”

              子胤的師傅太清天尊,是為三清天尊之一。而贈予自己混元寶珠者,系師傅摯友,乃三清天尊之一的玉清元始天尊。

              當日子胤拜師,元始天尊便將這唯一的混元珠,賜予子胤,以表親厚。

              經書記載:一國男女,傾心歸仰,來者有如細雨密霧。無鞅之眾,迮國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于是元始,懸一寶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去地五丈。元始登引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十方無極至真大神,無鞅數眾,俱入寶珠之中。天人仰看,惟見勃勃從珠口中入,既入珠口,不知所在。

              可見這個混沌世界,盡數在此寶珠中了。

              蜀葵自然知此物何等貴重,子胤卻十分不盡然,特特地塞于蜀葵手中,“無妨,師傅問起,我便道,予你替我保管著。”

              花族和子胤的師傅太清天尊并無深交,元笙那老頭倒是時常去找其切磋煉丹之竅,偶有一次,蜀葵在瑤山見過二位尊者,那太清天尊像是認識自己一般,念道:“長大了,轉眼,長這么大了……”

              當日子胤私帶蜀葵去九重天被師傅所罰,口中卻道的是:“蜀葵小小年紀,你怎可攜其四處亂跑,她若在你身邊出了什么岔子,你可怎么處?”

              言辭之間,似乎蜀葵才是自家徒兒,子胤反倒是那個,帶著人家徒兒四處瘋玩、不知哪兒跑出來的野小子。

              師傅既這般疼惜蜀葵,這寶珠予了蜀葵,想來也沒甚不妥。

              “罷了,那我便替你收起來,何時需要,盡管來取。”

              絡石在一旁有些不悅了:“你們二人,上次偷跑出去,居然忘了我,著實讓人心寒。”

              蜀葵笑道:“當時原是一時興起,便就這么出去了。倒是我們疏忽了,若有下次,定叫上你。”

              絡石聽得此言,不悅之色才掃去,轉而問:“不知你們上次可去了何處?瑤池長什么樣?九重天呢?可有比瑤山更美?”

              “這個……”

              說是去九重天,但二人才剛到瑤池畔,尚未來得及細瞧,便被前來抓人的花族長靈攔住,將蜀葵帶回去復命。

              “并未去九重天,只是去了些……荒蠻之地,雖無甚別致之處,倒也新鮮。”

              子胤也道:“計劃不周,隨性而起,自然前腳才出瑤山,后腳便被抓回來了。”

              說完身子朝絡石處略微傾斜,歪下身子,肩膀輕輕碰她一下,問:“你若實在好奇,我下次帶你去,可好?”

              聽得子胤這么說,絡石當即跳腳拍手道:“這便是了!說話可要算數的!”

              “自然算數。”

              蜀葵趕忙撇清:“可別算上我,花神娘娘宮門外的落英鏟,著實沉得緊。”

              “那便只帶絡石去罷。”

              “極好極好!”

              若你能預見后生,可會悔怨當初的選擇?

              世間種種通有因果來回,無論開始結局,皆因冥冥中的定數。

              這混沌是非中,萬千事物如藕絲纏連,到頭來,終會被丟入權欲中,浸個通盤囫圇……

              再說說蜀葵將要拜入的這位師傅,系東海無為山主人褚玄機。

              其師上清天尊,與子胤之師太清天尊,和贈其混元寶珠者玉清元始天尊,乃為同宗,此三清天尊合稱“虛無自然大羅三清三境三寶天尊”。

              三位天尊座下均有一傳道弟子,俗語有言:超脫物外,三界六合亦早已不在三尊所處之中。

              子胤早前曾言:師傅如今只修道煉丹,俗事無可入其耳矣。

              道,以太極幻五行,五行生八卦,八卦衍眾生,是為其生生進程。

              上清天尊為無極生太極之始,其乃天道生成之源,此后,天地形了規矩,萬物有其靈宗可歸,實為本矣。

              凡人皆以神仙一詞,統譯居于天上長生不老者,然則不然。

              通廣天地者,是為神,長生不老者,是為仙。

              俗語道:飛身成仙,修煉為仙。

              可知,仙者,修也;神者,本也。

              褚玄機便是這生來的天神。

              這位天神,只在無為山獨居數萬年,終日讀經注釋,不做其他。

              其下有一侍者,喚作滅蒙,主人這般清寡,連帶著侍從,也終日只知低頭做活。

              一主一仆,大半月竟可無一話相言。

              “這豈非要憋壞了?”

              聽得元笙這般闡釋,蜀葵驚得睜大眼珠子。

              想來她自出生以來,便在這萬花繁華之地,昌隆幽盛之處,成日家,在那些叢里,與同一輩的花靈們胡混。

              本來聽得要遠瑤山,往生地習道,便已不十分喜悅了,今日聽得元笙這般說,心里漸次灰冷起來。

              “蜀葵可要明曉,此行乃學藝,非行山游水,可不能再如瑤山這般,隨性胡鬧,”元笙特地重注了一句,“玄機,脾性素習不佳,惹怒了他,可是沒你好果子吃。”

              蜀葵登時斂氣屏聲,似是被元笙這般莊重嚴肅模樣嚇到般,半晌,方問:“太尊,那位褚玄機師傅,可也如你這般,面白銀發、刻薄兇惡?”

              “這是什么話?”元笙聽這話,頭發都差點都氣得吹起來,“本尊如何兇惡?又如何刻薄了?你這女娃娃,怎的張嘴便壞我名聲!”

              蜀葵才覺自己失言,趕忙從那座上起身,走到元笙身側,蹲下身來,替其捶起肩頸,臉上還不忘堆著笑。

              “蜀葵失言,元笙太尊您是前輩,可不要跟我這小輩計較罷。”

              “這便還像些話。”

              這女娃一向是嬌縱的,如今,為了從自己口中多打聽些那位無為山太尊之事,竟這般乖覺聽話,倒是不爽。

              “老兒我脾性溫善,只是玄機,恐怕就非這般了。”

              他雖以老兒自稱,不過齒輩長些,模樣倒和“長輩”一詞,無甚關系。

              眼見蜀葵這般認真,元笙倒是起了心思,便要嚇她一嚇。

              “別說老兒不疼你,玄機可是三界出了名的刻薄者。且皆傳,見過其貌者寥寥,實乃顏貌丑惡駭人!蜀葵可聽過三重天上,有位專司伏魔的正南大將軍,其相貌,豹頭環眼,鐵面虬髯,丑陋駭人至極,玄機之貌,當可與其比擬。”

              蜀葵雖未曾見過元笙口中這位伏魔大將軍,但在《六界通考》上見過畫像。

              當時便唬得做了好幾日惡夢,如今竟要拜這么一位相貌可怖者為師,怕是不等出師,便已被嚇死了!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