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二、天干  2、遠行

          章節字數:3264  更新時間:20-02-24 21:3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瑤山正值當午,太平日月相照,萬丈金霞潤澤。

              這便是牡丹所言的日月之輝了。

              三界六合,凡受這日月之輝相撫者,于仙法神力上將有極大的進益。

              尋常仙靈受之,有疾有傷者,可增進痊愈,無病無痛者,可強健本體。

              山澗花樹,無一不競相開放,下見潭溪,水色浸冽,當行至那飄渺之處,尤可見底。

              隔岸兩邊,又有青樹翠蔓,蒙絡搖曳,參差披拂。

              好一幅瑤山春日圖,好一幅九州華美卷!

              “葵兒,不日你便將啟程前往無為山學藝,此去非學不得出,切莫如在瑤山這般散漫,尊重師傅,好生學藝,可記住了?”

              堂下小女子跪行叩頭禮,“蜀葵記住了。”

              那位無為山的主人,名喚褚玄機,性子孤僻冷傲,是個最不入世之人。

              便是三界眾神仙,見過其真容者,也不過寥寥。

              如今玄帝指派這位天神為蜀葵之師,只怕她以后的日子,較其現在,要艱難得多了。

              牡丹大概不會知道,讓蜀葵去無為山學藝,并非玄帝本意,乃是那褚玄機親向玄帝所請。

              怪道那日元笙與玄帝飲酒時,出言道:“他還是那般癡。”

              從花神殿出來后,蜀葵便再忍不住滿臉的愁態,徑直坐在那些有丈把來高的蜀葵中,就這么席地而臥。

              “無為山,怎么會有人起這么個名字呢?”

              蜀葵半瞇縫著眼睛,藍天白云,足以游目騁懷,實屬樂事矣。

              “無為之理,其大矣哉……”

              “你在這蓊郁花叢中,念著什么呢?也說與我聽上一聽!”

              一旁花蕊竟鉆出個極伶俐的女孩,年歲同蜀葵相仿。

              綠裙傍身,卻不若青翠似的綠,倒用鮮妍來形容是再恰當不過的。

              蜀葵稍微翻個身,照舊閉著眼:“你這丫頭怎么這么聒噪,人家想略歇歇都不能。”

              這女兒雖然一身明綠,長相卻清秀得緊,與蜀葵倒截然不同。

              即便蜀葵穿著扮相典淡,仍舊難掩瀲滟之色。

              再看綠衣服女兒,雖服飾明朗清麗,卻生出一張寡淡薄情之顏。

              難怪花神牡丹曾言,這兩個小輩,性子和相貌怕是托生時托反了不成。

              一個清雅恬淡卻偏有一張濃瀲之顏,一個闊朗明艷反生得多冷少情。

              “你別嫌我聒噪,我聽聞你不日就要啟程,前往無為山拜師學藝了,總是念你我一同長大的情分,故而想著多來陪陪你,待你去后,就是再想我,也是不能夠的了。”

              此話倒引得蜀葵悵惘了。

              “我自小由牡丹娘娘撫養,她既貴為花神,教習我自然是綽綽有余,天君為何要另指他者?這個無為山主人,褚玄機?聽起來,像個白須老道,定然刻板迂腐得很!”

              蜀葵說著起身坐著,拉著面前女孩的手,“絡石,不知我這一走,你我何時才能相見。”

              “等你學成歸來,我們再一處去山石間,看飛鳥花獸,攘星辰皓月,可好?”

              “那是自然!”

              絡石和蜀葵自小一同長大,每日家只是閑游信逛,對弈撥琴。

              在花神牡丹的照拂下,這些花界的小輩們,總是不知愁為何物,況蜀葵乃系花界珍寶,花神娘娘對其自然寵溺更甚。

              “我聽說,要你前往無為山修學之命,本不是玄帝君原意。”

              絡石將手中的絡石花瓣,輕輕覆于蜀葵株上,任其由上至下滾將下來,如此反復來去,“大哥哥說,原系玄機天神向玄帝君請愿,故而玄帝才有此命。”

              絡石口中的大哥哥,乃九重天之上,太清天上主太清天尊之徒子胤。

              太清天乃第三十三重天闕,居于天宮九重天之上,詩文中曾有言:三十三天太清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

              早年花族居于九重天時,太清天尊常帶這唯一的弟子,游歷九重天,一來二去的,倒也同花族中人熟識了。

              后因先花神忤逆當時的天君蒼帝,蒼帝遷怒花族一干人等,囚禁了先花神,又令花族左遷至三界六合中最是荒蕪之所。

              想那花族眾靈,自要到那雨水陽光充沛之地,方可布散眾芳,乍然自九重天被貶至此,多是苦不堪言。

              蒼帝暴虐,即便將花族貶斥,仍不愿就此罷手。而后,又于被囚禁的先花神面前,大肆戮殺花族仙靈。

              先花神之花性,當屬妖冶濃烈之色。

              三界之中,到底是畏懼這花性的。

              當初,開天始祖將天地,從這一片混沌中剝離出來后,方有白晝星辰,四季交替。

              而后大地女神,將生命撒至各陬,花族便同其他靈族,自此而生。

              當時的花族尚且不可生情。

              偏彼花與岸花,不僅互生情愫,甚至違反天規,私定終生。

              此舉自然招來蒼帝大怒,遂下旨,將兩株花合為一株,彼為葉,岸為花,開花不見葉,葉綠不見花,是以讓其生生世世,永不得相見。

              千萬年來,受盡相思極苦,輪回往復,這株垂垂之花,偶然被游歷至此的佛祖望見,佛祖慈悲,將其收入掌中。

              “前世無能得相見,經年輪回,終未得廝守,所謂分分合合,逃不過緣生緣滅,你二者又身負詛語,無緣可生,既無生,又何來滅?且罷,我便將你二者攜至那彼岸,做個為生魂引路之者,既于”緣”字無緣,便做個替他人引緣者,你道好否?”

              佛祖將這二者,放入袖中,涉水而過之時,水沾濕了佛祖的袖袍,亦沾濕了袖中之花,而那本鮮艷如火的花色,竟被這水褪得似皓雪般皎白。

              “原色既已褪去,那些前塵舊事,莫不如也隨形狀盡數忘卻吧!”

              佛祖將這潔凈的花株栽種于彼岸,為其易名曼陀羅華。

              可那些被河水褪去的鮮紅啊,竟然將整片水流浸染得血紅一片,乍看起來,似一條由血澆灌成的河川。

              這被褪去的舊色,也帶著往生相思的記憶,終日在水中哀嚎不斷。

              地藏菩薩不忍見此,遂將一枚種子拋擲河中,瞬時,河中長起一株株,顏色如血的紅花。

              “你早已脫離身形,莫要再苦苦癡纏于前世情腸,此苦海無邊,你已在其中,雖難脫身,若能留于此,為這些魂魄指引,萬望其往來者,莫如你般深陷于此,也算得功德一件了。”

              是時,彼岸已有了曼陀羅華,地藏菩薩亦為其賦名:曼珠沙華。

              至此,世間便有了兩處彼岸花。

              只是,這兩者,花性大相徑庭,長于彼岸的曼陀羅華,終日于白日晝光中,搖搖生姿,褪去了痛苦記憶的它,已然是一株至純至凈者。

              而生于河中的曼珠沙華雖受得菩薩點化,卻終究沉溺于這苦海之中,被往生的記憶,蹂躪折磨。

              雖亦是引路者,魔性卻只增不減,忘川水中,不知是其泣哭之血,還是其被褪去之色,反倒一日絳似一日。

              延續至今,花族中人,當有清麗純凈者,如絡石那般,也有嬌灼嫵媚者,如先花神、如蜀葵。

              牡丹也曾以言警醒蜀葵:汝之花性極艷,易為魔。

              故而蜀葵成日以清淡之色著身,平日家撫素琴,習弈道,以緩之。

              當日蒼帝在先花神面前,屠盡花族眾靈,其慘狀,不言而喻,其悲忿,無可言說。

              生靈涂炭處,血水橫流地,竟把個干旱所在,浸染得生出一株株血色紅花,形似狀貌,像極了長在忘川中的曼珠沙華。

              那些開出來的花,觸擾及先花神內心,許是被禁許久,又許是眼見族靈被荼,那一瓣瓣赤色花,似極了剛從凡人身體中割放出來的紅血,一滴滴掉進的心里,又自心底炸裂開。

              那些崩裂的血珠,啄食了這位昔日花神,心底最后的希望。

              傳言當日,三界諸花,竟全都蛻為暗赭顏色,眾英皆隨花神,墮入魔道。

              原本一個上天尊神,硬生生被逼成了邪祟歪魔。

              墮魔后的先花神,將整個三界眾生,似蒼帝戮花族般,也盡數屠了個遍。

              血染至太清天,三清合力將其拘之,玉清天尊以混元寶珠誅之,至此元神俱滅。

              三界六合中,眾芳皆落,洋灑了近萬年。

              蒼帝也因其暴行,遭羲皇封印元魄,鎮于體內,無赦永不得出。

              你定要問,先花神墮魔,殺伐生靈,被眾生誅于太清天,一切皆由蒼帝而起,緣何蒼帝只落得個閉神封靈?

              此系玄、蒼二尊本為一體,二者皆為羲皇之后,二神共侍一體,若滅蒼帝,玄帝必隨其隕滅,故而,羲皇封其靈,蔽其神,乃由玄帝代之。

              此仙家靈地尚如此,況如人界,其亦如是。

              吾輩之中,從無一性者,蓋陰陽面存矣。

              世人以“人性”命之,然則仙如此,神亦如此。

              ……

              “花族都已搬到瑤山了,子胤怎的還有空閑來?太清天尊的功課都不用做么?”

              “大哥哥受太清天尊之命,對花族中人多加照管,常往常來的,自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怎的這也有口舌給你嚼。”

              蜀葵不再搭話,復又臥下,嘴里喃喃道:“我與那位無為山的太尊素不相知,他如何會有此一請?”

              “不然,到時你問問本尊便是了。”

              鴻蒙自開辟萬世,大帝將其剝離出來,三界四方,始有四山作為擎柱支撐天地,歲次交變,四座大山系:北面長生瑤、西方昆侖音、東邊無為峰,南向青埂巫。

              四山因處極地,氣候皆不養靈。獨獨瑤山,因受瑤池澆灌,雖地處極北,卻是難得的宜氣。

              四座山分別由四位天神坐擁守護,任由時間變幻,風云更迭,只這四座山,巍然矗矣。

              “若是能永遠在瑤山,和你們在一處,那便是極好不過的了。”

              遠處忽傳來一鏗鏘抑揚之聲:“自然,只是難吶!”

              蜀葵正閉目休憩,也不用睜眼去看,便知言出于誰了。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