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二、天干  1、瑤山

          章節字數:3179  更新時間:20-02-24 19:3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出生那日,三界一片火紅,那些花高達數丈,顏色皆為少有的正紅,這般艷麗景象,驚得三界眾神仙家為之赫然,玄帝親為這女嬰,為這些花賜名——蜀葵。

              她乃是花族中人,以蜀葵為名,終身,也將與這些火紅的蜀葵為伴。

              巴蜀乃有一天池,喚作瑤池,瑤池無光,然以其水所灌之瑤山,風光卻是秀麗得緊。

              瑤山并無四季,年年似春般溫和絪缊,無論花草,皆長勢喜人。

              你瞧數只青竹于罅隙間伸出,行至高處仿佛擾到了蒼狗似的白云,便知此地當乃仙界之最了。

              “玄帝當真是偏心得緊,你看看,賜給花族居住的地方,竟是這般清幽仙境,老兒我難不成要去住馬棚了麼?”

              這銀發謫仙身側并無旁人,想來是在自說自話,倒是騎下的仙鶴應承似地嚎了一嘴。

              那仙鶴載著仙使,在山上盤旋了須臾,方撿一個山谷,停將下來。

              “可是元笙太尊來了?”

              山谷間,樹下突然蹦出一個生得姣美容顏的女兒,臉上雖未施粉黛,卻是明媚鮮妍得緊。

              一肌一容,如凝如脂,極簡單的發髻間,只插著一枚成色水潤的淺青玉簪。

              再看那女兒的穿著,淡墨的上衣,腰間系一條雪白的緞帶,將個女兒的纖纖細腰盡收至此。

              長袂垂至腳踝處,墨色長衣下是一水淡白的裙擺,腳上著一雙掐絲青鞋,真真是淡雅如斯了。

              “如何打扮得這般素?”元笙指著面前的小女兒說,“花樣的年紀,穿得這么素,跟你的蜀葵,不搭喲!”

              “蜀葵花過于艷麗,我聽花神娘娘說,大艷之花,極易墮魔。神魔之間,皆在掌花者一念,故而才穿得這般素樸,以壓花性。”

              “花神娘娘?你說的可是牡丹?”

              “自然。”

               “她算得哪門子的花神娘娘,不過是背后使陰招的毒婦罷了!”

              老頭不屑的啐了一口,道:“蜀葵年歲輕巧,快不要穿這些婆子方著之色了,換個鮮亮顏色,才是正經。”

              “你這仙者,也忒不尊重了。日日來我們瑤山,汲取萬花之醅,自己養足了仙力,張口便對花神娘娘不敬,我還從未見過,如此端起碗吃嘴,放下筷子便罵娘之人!”

              “小丫頭,怎的幾日不見,這般牙尖嘴利起來,罷了罷了,不與你這小兒拌嘴,此番來瑤山可是有要事,要與牡丹知會。”

              “前口還編排花神娘娘,怎的,這下又要去叨擾人家了?”

              “你當我樂意?”仙者亦沒好氣,“若非玄帝囑托,我實不愿見你們那花神娘娘。”

              蜀葵自小由花神娘娘牡丹看護長大,亦將花神娘娘視作長輩來尊敬,自然由不得其他人這般信口編排。

              也就是元笙了。

              她深知這位太尊跟花神娘娘素來不和,到底是因著什么不和,卻從未聽其提及過。

              到底這元笙太尊也是個沒氣性的,雖跟那花神不和,卻還隔三差五,溜到人家地界上來怡神養氣。

              若非花神大度,早命底下花靈,將門口鏟落英的那把鐵掃帚一揮,將其趕出去了。

              天界原有一仙池,喚作瑤池,聽聞瑤池中有一仙洞,倒從未有神靈,得以進去一觀。

              傳來傳去,究竟是否真的有這么一處仙洞,也未可知了。

              許是那些閑來無事的小仙婢們胡謅罷。

              瑤池之水,自九重天向下而瀉,澆灌了周遭的一應花草叢木,久而久之,這里的花草便抱團成勢,逐漸覆滿了整座山。

              既是受瑤池之水所成,此山便喚作瑤山。

              那花族中人,原本亦居于九重天之上,掌管世間萬花萬木。

              后因先花神獲罪累及,被當時的天君貶到不毛之地,非有功不可出。

              蜀葵出生后,三界六合便長滿了似丹似火般的一丈紅,當中尤屬瑤山,最為昌盛。

              玄帝大喜,當下大手一揮,將瑤山賜予花族,合族上下大為慶喜,皆將蜀葵視作祥瑞般,珍愛有加。

              “你雖三不五時便來我瑤山,終究不愿踏進這群芳殿。今日,怎的就愿意,貴步臨俗地了?”

              元笙不消抬頭,只聽這聲音,便猜到是誰。

              他作勢撣了撣衫袖,道:“千年未見,你還是如此這般,令,人,生,厭。”

              “勞您掛心,”座上女子似乎并不慍怒,“今日前來,不會專為排場我吧?”

              “本尊沒那個閑工夫,”元笙手袖一揮,呈出一卷黃絲帶緊系的帛書,“玄帝旨書,托我親自送往。

              座上女子纖手伸出,接過那徐徐飄來的帛書,隔著紗蔓,并不能十分看真切,這女子的模樣。

              “旨已帶到,告辭。”元笙當真是片刻都不想在此多停留。

              “慢著。”

              “花神娘娘,可還有什么吩咐嗎?”

              “玄帝欽指褚玄機,授習蜀葵?”

              “不錯。”

              元笙止住步,身形卻并未轉過來,似乎一早料到對方會有此問。

              “難不成本尊還能假傳玄帝的旨意?牡丹啊牡丹,你當真以為,自己坐上這花神之位,便能高枕無憂了?”

              “我早已澄清,當年之事,與我無半分瓜葛。”

              “當年她若不是被你誆騙構陷,何至于到如今這般田地?尊你為花神,德不配位啊!”

              座上之人終于隱忍不住,一把掀開紗簾,乃是個極標志的人物:

              一身黛綠色長衫,發髻上綴著的,乃系極罕見之翠墨色牡丹,錦袖碧服上,皆繡著大片牡丹圖樣。

              若是尋常顏色的牡丹,例如丹朱、藕粉,雖華貴雍容,卻也常見且俗氣了,這一身似綠波、似靛青的牡丹大片著于身,竟是一幅超脫物外的水墨仙居圖了。

              “元笙,我一再忍讓,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此時的仙君,怒目圓睜,丹唇緊閉,眉頭緊蹙,饒是如此,仍然是美人不可方物。

              “我只一提花神之位,你便再難忍住,可知是心頭有鬼。”

              “笑話,我乃三界花神,行得端正,如何有鬼?”

              “哈哈哈,行得端正?此乃本尊聽過的最大的笑話了!”

              元笙笑過后,端然道:“世人只知,牡丹乃萬花之王。可天地初時,自萬物始有花草之跡,草木灌叢、花樹荊棘,皆以她為尊,她才是這萬花之首,瑤山的正經主人,若非遭你這毒婦戕害……”

              一語未畢,輕紗突然揚起,一瓣朱色花葉倏爾飛出,徑直朝著元笙打過來!

              元笙只大袖輕揮,便將那花葉攔將下來。

              “怎么,花神娘娘,是要連我也一同鏟除嗎?”

              “以我之力,自然奈何不得元笙太尊,只是為上者,竟如此不尊重,我自為瑤山之主,豈可任由外人在此放誕!”

              元笙終于緩緩轉過身子,凝眸注視眼前女子,嘆息:“若非你執著于這花神之位,又何至于此……”

              “當日之事,我亦有不得已處。可我從未想要害她至此。”

              女子緩緩走下階陛,修聲朗朗:“天地可鑒,牡丹自為花神以來,從未對她的身后,存一絲不敬。我執掌瑤山后,為眾仙靈廣仙道、普治世,合族上下,皆沐三界恩澤。九重天之上的日月光輝,亦為我花族眾生同享,此皆,敢問元笙尊者,她可能做到?”

              元笙并未直接回答,只道:“因果輪回,無論神人,皆難逃脫。你當年既這般做了,必得嘗其果。本尊且勸誡花神一句,往后行事,多寬恕少刻寡,方是長久之道。”

              這位乘鶴而來的神君,乃大音山主人元笙太尊。

              正經序起輩數來,目下的花神娘娘只算得是小輩。

              難怪元笙在其面前,可以這般隨性隨口。

              莫說是牡丹花神,便是到那九重天之上,在玄帝面前,他也一如平常,該說什么便是什么。

              想來玄帝是極喜元笙這率直脾性,一來二去,無人之處,二人竟能把酒言歡,私交似朋友般親熱。

              “不過是讓你幫忙帶個話,怎的又鬧得這般不愉快了?”

              “玄帝這可是明知故問了。我與那牡丹,豈是可以和睦相處的?本仙當真想不通透,為何讓我去帶這道旨,難不成天宮的傳令仙官兒們都罷官了?”

              “你雖與牡丹不合,到底是日日前往瑤山修煉的,順手帶道旨意,讓本君的傳令官們歇歇,也是你積善了。”

              這位輕捻杯盞者,便是九重天上的君王玄帝,正經說來,應該喚玄穹帝,然這位君王嫌拗口,索性將這穹字隱了,命眾家只喚自己玄帝便可。

              元笙問:“我且問你,當初這天君之位,若是你來坐,你可也會這般行事?”

              一語既出,元笙明顯感覺到對面的身軀略顫了幾分。

              這位掌領三界的君王,面對此問,也不知如何應答。

              只見他劍眉逐漸湊緊擰成一股,金線織成的衣袖,自微微抬起的手臂上,垂墜而下,白玉盞杯壁清亮,原是那酒光透出來的。

              許是手肘有些抖動,杯中的水酒有些翻出波漾。

              當下,九重天上寂靜寥寥,只聽得花樹搖動之聲,和那無聊極了的仙鶴,偶然的一聲啼叫。

              “若當年我為君者,必不會讓她落到今時今日這般田地。”

              “羲皇身后,玄、蒼二子為眾望所歸,蒼帝寡恩多威,玄帝多恩寡威,到底是龍生九子,九子不同。你與蒼帝,雖是同一幅皮相,性子上,差別卻極大。”

              元笙兀自拿起玉壺,自斟自飲一盅后,又道:“他既有此請,你便就依了他。這宗案子,終歸要有個結果才是。”

              玄帝擺手:“罷了,且讓他們自行去斷罷!”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