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一、地支  18、狐仙

          章節字數:3031  更新時間:20-02-24 19:3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不知道睡到何時才醒,只記得是泠鳶叩門叫我用膳,我才悠悠睜開眼。

              床榻上只留我一人,昨夜之事如同一個夢一般。

              若非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樣,當真要懷疑我和師傅……是否真實了。

              待我穿戴整齊出來,見師傅正同先生飲茶。

              想是昨夜睡得香甜的緣故,今日我只覺得精神十足。

              師傅見我撐了好大一個懶腰,又將泠鳶送上來的膳食盡數吃了個盡,嘴角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便是先生也覺奇怪,往日我的食量并不似今日這般大,只問:“葵兒,昨日可是累著了?”

              累?似乎是挺累的。

              我便道:“是挺累的,師傅的體力當真……”

              師傅輕輕咳嗽了一聲打斷,道:“元笙是問你昨日去祭祀子胤,可是累著了?”

              先生原是問這個。

              我去祭祀哥哥怎會累著?

              “師傅,我一直不曾問過你……”

              “什么?”他挪過椅子來讓我坐下,又替我斟茶。

              “師傅喜歡我什么?”

              “噗!!”

              先生忽然一口茶水,悉數噴出來,幸而我及時躲開。

              “葵兒還是這般……曠達啊……”

              師傅倒是淡定,反問我:“為什么這么問?”

              “我是個妖怪,而且……脾氣還挺古怪……”

              我確實不知道,師傅瞧上我哪點了。

              “你可不是妖怪。”

              師傅伸手捏捏我的臉,笑道: “至于脾氣嘛,古怪就古怪吧,也挺好的。”

              自昨夜后,他變得愈發愛笑了。

              一群著西域服飾的兵士忽然至正街上匆匆而過。

              領頭的我認識,那日隨二皇子來大興殿接親時,我曾見過,是樓蘭駐軍主帥。

              他定是知曉了自家的二皇子遇難,欲進宮問責。

              我看了一眼師傅,他似乎全然不將此事放在眼中,只示意我喝茶,難不成師傅有良計?

              今日我未進皇宮,也未曾去王府,只在藥廬替泠鳶做些曬草藥的雜事,又幫著照料姑姑一番。

              姑姑受的傷不輕,不過在先生的調理下,只一晚的功夫,便痊愈大半。

              我還是不大放心,強行要姑姑再將養一日,又承諾姑姑,明日定回王府。

              酉時一刻,伺候姑姑用過湯藥,我見師傅不在藥廬,即悄悄往皇宮方向去。

              自哥哥亡故,我進出皇宮皆由自己打點,不再像當初從王府逃出去那般了。

              只是如今的皇宮,早不似當初寧靜肅遠。

              還未到皇宮內,便聽到里面一陣喧囂嘈雜,吆喝聲、叫好聲,還有馬蹄聲,此起彼伏。

              我才進得宮墻內,便見四五十個宮人手持火把,將城內走道悉數點亮。

              忽聽得一聲箭穿薄風的響動,嚇得我立時站在原地。

              竟是一支箭擦著我的耳朵,疾速而過!“噌”地一聲,直直插入我身旁的樹干。

              此皇宮內院,除御前侍衛之外,余者皆不得帶長戈短箭,違者立斬不赦。

              何人如此大膽,竟公然在皇宮內放箭傷人?

              我還未來及反應,只聽得腳下一陣窸窸窣窣,草叢中似有異動,待我走近一看,卻什么也沒見著。

              我原以為是三皇叔命人放在皇宮中用作打獵取樂的野兔,也不去理會。

              待到我將衣裙提起,準備行至大道上時,撞見草叢中鉆出一只通體雪白的狐貍,居然……居然長著九條尾巴?!

              我下意識揉了揉眼睛,確是一條長著九只白尾的狐貍!

              一支利箭瞬間又從我頭上射過來,直沖那只狐貍而去。

              只聽得一聲哀鳴,后方響起太監的聲音:“射中了,陛下射中了!”

              馬蹄聲愈加緊切,我跑到樹干邊,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方才的第一支箭拔下來。

              待到一群人馬行至跟前,火把一晃,我下意識捂住眼睛,道:“叩見皇上,皇上萬歲!”

              皇上的馬稍稍走近一些,看清我的臉,道:“原來是小蜀葵啊,怎的在此?”

              “原是有事奏報,故……”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皇上揮手打斷:“有何事報與內侍大監,去去去,別在這兒打擾朕的興致。”

              又見皇上將手中的鞭子揮向一名太監,怒道:“你這眼珠子若當真不濟至此,朕便命人給你剜了。”

              唬得那個小太監連忙跪地求饒,直把頭磕得青腫滲血,皇上方恕他的罪。

              待皇上率眾人而去后,我才依稀見得草叢中似有白影攢動。

              等到我走進時,卻又不見蹤跡了,方才那個果真是九尾狐貍嗎?

              我曾在一本野傳上讀到過,九尾狐非一般野狐,乃是得道成仙的狐貍。

              倘若真如此,三皇叔方才那一射,豈非傷了狐仙?

              那還得了!

              我連忙跪在地上,隨便撿了個方向拜了三拜,口中還念念有詞:“狐仙大人恕罪,我三皇叔不是故意的,他不過是取樂罷了,還請狐仙大人莫要怪罪才是!蜀葵在這向您賠罪了。”

              “公主何故在此?”

              聽到從背后傳來的聲音,陰森森的,嚇得我以為是狐仙顯靈了,立馬又磕之再三。

              “蜀葵給您賠罪了,請恕罪,恕罪……”

              直到一束微光打過來,我才看清楚,原來是左拾遺柳大人,跟著的,還有一個攙扶他的僮子,一個提燈宮女。

              當日三皇叔遲遲不肯上朝理事,眾臣等得皆困怠十分,聽聞有個上了年紀的大臣當場暈倒,便是這位左拾遺柳大人。

              他見我跪在地上,忙命身邊的宮女將我扶起來。

              “公主怎的在此?”

              我一面起身,一面道:“原是進宮拜見皇上的,卻不想皇上狩獵正在興頭,并不愿睬我。”

              “可是為了樓蘭二皇子之事?”

              “正是。”

              我對這位大人倒是敬仰得很。

              父皇尚在時,他便是朝中肱骨,原本位至公卿,只因當初對滿朝文武指摘我為禍國家之言不予茍同,故而遭貶至此,從此再未升過官爵。

              “公主此番,可是闖下大禍了!”

              “出手殺樓蘭皇子者是我,與她無關。”

              師傅的聲音從后面淡淡響起。

              他如何在此?!

              我向來不是十分清楚,他是南安王為我請的師傅,究竟又以何身份自如行走于宮廷內院?

              乃見柳大人躬身行禮,道:“道長納福。”

              師傅道:“二皇子一死,樓蘭必定不會罷休,可依柳大人之見,即便讓二皇子好生娶了公主回去,朝局就當真安穩了么?”

              柳大人將宮女手中的燈接過來,讓二人退下,方緩緩而言:“道長所說,老臣并非沒有思慮過,如今皇上舉止荒謬,便若是無外敵內患,朝政也必然走入覆滅,只是……”

              我忙問:“只是什么?”

              柳大人看了我一眼,繼道:“只是公主自出生起,便負”國患”之名,如今又鬧出這般禍事,怕難逃一劫了。”

              我想起豆葉那句話:大臣們這是在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

              回藥廬時,我見到姑姑已經起來了。

              她幫著泠鳶將白日間我放在外面晾曬的草藥收回來。

              見我回來,忙停下手中的活計,道:“公主這是去了何處,讓婢子好生擔心。”

              我道:“不過出去略走走,姑姑不必擔心。”

              師傅跟在我身邊,對姑姑道:“看緊她,不許她再獨自出去。”

              我扯著師傅的袖袍,道:“師傅別生氣了,我以后再不獨自出去了,可好?”

              他斜著眼睛瞥了我一眼,也不說話。

              我繼續道:“師傅,我先前在宮中時,看到一只狐貍。”

              “許是今上命人抓來散在宮中,以供打獵之用的。”

              “可那只狐貍,長著九尾。”

              一旁正在斟茶的先生聽到這句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問我:“你說是只什么?”

              “一只長著九條尾巴的狐貍,渾身雪白,甚是好看。”

              先生轉而問向師傅:“玄機,她怎么會在此?”

              “九尾……”師傅輕輕念道,“不知可是那尾白狐……”

              那尾白狐?哪尾白狐?怎的師傅所言我皆聽不懂。

              我也不管他同先生二人的啞謎,只顧將姑姑扶到榻上休息。

              才進得內室,姑姑突然開口:“公主,婢子有一言要問公主,公主可要據實相告。”

              “姑姑且問。”

              “你同道長,可是……”

              我自然知曉姑姑所問為何,只不知是否該告之以實情。

              “姑姑且先歇息,勿要多想,明日我們便回府罷。”

              “公主,”姑姑打斷道,一向溫柔的姑姑甚少這般強硬,“他可是你的師傅!”

              這話……好生熟悉,似在何處聽過般。

              我因著這句話,一時有些走神,腦海中不停回蕩著“他可是你的師傅”,像是掉入一個漩渦中一般,周遭皆是指謫之聲,幾欲將我湮沒。

              良久,我方開口道:“姑姑,我喜歡他。”

              姑姑的猜測被我這句話全然印證了,一時有些氣結,又有些難以置信,面上的情緒,交錯復雜。

              她似想到什么般,將我的衣袖拂開,手臂上白皙無一物,登時連話也說不出,只咳嗽不止。

              我忙輕輕拍著她的后背,替她順氣。

              我不知自己的手臂有何不妥,怎的就將姑姑氣成這般模樣。

              “公主……公主可是同道長行了那隱曲之事?”

              “正是。”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