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一、地支  14、戰死

          章節字數:3148  更新時間:20-02-23 18:1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一具具紅箱所殮,皆是當日遭樓蘭圍困的將士尸首。

              打頭的,便是我心心念念了許久的哥哥。

              這些紅箱,原來并非聘禮,而是一座座漆上了紅油的棺槨。

              我將蓋頭掀開,懶理那位二皇子驚訝之色,徑直走到哥哥身邊。

              他安詳地躺在棺木中,臉上已無一點血色,眼眶發青,嘴唇煞白,整個人瘦得不成樣子。

              我問:“是你殺了他?”

              “怎會?”

              那位二皇子忙解釋:“當日小王爺遭副手反叛,送到我樓蘭軍中,我一分也不敢怠慢,吃穿住行皆撿上者伺候,只是小王爺自到樓蘭軍帳,身體便一日不如一日,吃食一點進不去口,本皇子的隨身醫侍亦無法診治他所患何疾,不過七八日的功夫,小王爺便撒手人寰了。”

              算起來,哥哥死的那日,正是樓蘭使者來訪,父皇提出和親之時。

              “不過我當真佩服小王爺。”

              那位皇子走到我跟前,道:“他遭困城中時,手下已出現了殘殺同類而食之事,然仵作驗尸,竟未曾在其肚中找到一絲可果腹之物,皆是戰馬所食的枯草。本皇子征戰沙場,也遇過不少勁手,獨獨佩服你們這位南安小王爺。”

              哥哥當然受得起這欽佩。

              “那是自然,我的大哥哥,是英雄。”

              這位二皇子雖態度傲慢,可只一提起哥哥,神色中無時不顯露欽佩之色。

              “這里統共六十七具尸首,皆是當日同樓蘭周旋到底的將士們,本皇子承諾過你們皇帝,會將他們尸身完好地送回來,內侍且上來清點清點罷。”

              我走到哥哥面前,他那般安詳地躺著,好似睡著一般。

              當日哥哥在淮北剿匪時,傳聞遭賊寇亂箭射死,死狀凄慘,那時我還擔心自己不敢看到他的尸身。

              如今我倒不用擔心了。

              他除了面色青蒼些,同我平日見到的哥哥,無甚分別。

              甚至身上,還殘存著我熟悉的氣味。

              我將身子靠進去,腦袋碰到哥哥的肩膛,輕輕嗅著他身上的氣味。

              “大哥哥,葵兒接你回家。”

              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哭,大約是沒有。

              總覺心頭有一塊重石堵住,無論如何也移不開。

              我站起身,將手臂抬起,姑姑見我此舉,走上前來,將我的婚服一一散開,露出內里的孝服。

              今日我早早起來,便是為了將這身孝服穿戴好。

              若哥哥好生回來,我當紅妝相迎;若回來的是他的尸首,我便衰服恭之。

              “你,你這是……”那位二皇子似乎不曾料到我此舉,立時有些氣惱。

              “我們中原有個習俗,親人亡故,必要以素服祭之,二皇子,今日我怕是跟你去不得了,若你當真尊重小王爺,請允準我為他送喪。”

              他見我語氣和軟了些,先前氣惱的態度也緩轉幾分,只走到我跟前,盯著我額上的花鈿,問:“聽聞你這花鈿是天生的,是么?”

              “是。”

              我知道此刻額前一株嫣濃蜀葵,定同這身素白孝服格格不入,見他抬起手,想要撫一回我的額頭。

              “啪”地一聲,一枚棋子大小的鵝卵石打在他手上,阻了他的動作。

              師傅負手站在風口中,斗笠下青絲遭風撩起,遠遠望去,似一位閑逸的仙使,他緩緩開口道:“別碰她。”

              那二皇子正要發作,然當師傅掀開斗笠時,眼神與這位皇子正正撞上。

              只見這位皇子仿佛瞧見他們那位先知真主一般,瞬間態度和軟,行敬禮道:“拜見神君!”

              一時間,所有樓蘭的迎親隊伍皆跪下,向師傅行大禮。

              師傅卻轉過身子,不予受禮,只走到我身邊,緩緩道:“給她三個月的時間,送走了她的哥哥,自會同你上路。”

              “是。”

              ……

              南安王府一片死寂,周遭一應裝飾均換作素白,來往吊唁者,絡繹不絕,悉數由我幫忙料理。

              當日哥哥的尸身才一到家,南安王夫婦傷心欲絕,一病不起,不過三兩日便往生了。

              長夜凄凄,送走了往來者,祠中只剩下六七個添紙點燈的婢子,以及三副黑漆漆的棺木,

              我穿著一身齊衰素服,本應著斬衰,然我現在的身份是嫡公主,非皇帝駕崩不可著重孝,故只能著齊衰。

              原本一年的孝期也被縮至最短的三個月,這還是師傅為我爭取到的。

              若非師傅,只怕我連這孝喪也未能守一守。

              那位樓蘭的二皇子稱師傅“神君”,到底師傅是何來頭?

              說來可笑,我已做了師傅一年的徒弟,卻從不知道我的師傅從何處來,所習何道,他教我的,又是何道。

              大約是我過于蠢笨,不能十分領會師傅教我習誦的那些經卷,故而不知。

              我一面添著火盆中的紙錢,一面喃喃自語:“太尊……這是何稱?”

              姑姑見我開口說話,但又并不能十分聽清我說了什么:“公主,您在說什么?”

              “她在問,太尊是何稱謂。”

              幾個婢子聽到聲音,連忙起身行禮。

              師傅來了。

              他走到哥哥的棺槨前,看了一眼哥哥的遺體,道:“這廂,你可算嘗遍人間苦了罷。”

              “師傅,您在同誰說話?”

              他不回答我,走到我身邊,問:“我原以為,知曉子胤離世,你必會痛苦難耐以至自戕,如今看來,是為師多心了,葵兒非自戕的女子,實為自強者。”

              我苦笑著,回道:“我若再怎么著,哥哥的后世豈非無人打理,王爺王妃又將置于何地?死者已矣,生者當好生為他們送完這最后一程。”

              師傅輕輕拍著我的腦袋,細聲安慰我:“難為你了。”

              “師傅,有件心事,我一直想不通透,想向師傅求解一二。”

              師傅問姑姑要了個蒲墊,在我身旁端坐下來:“你且說來。”

              “往常家,我倒時時夢到哥哥,只奇的是,自哥哥去了,他便再未入過我的夢境,不知這是為何。”

              “子胤本是天上的神仙,下得凡塵一趟,體會人間之苦,現下他已體會明白,自然歸位,不得再留戀凡間,你又如何能夢到呢?”

              “真的么?哥哥真的是天上的神仙么?”

              師傅摸著我的頭,問我:“當日子胤領命去往淮北鎮寇,四下皆傳他遭暗手,是誰告訴你,子胤無恙的?”

              “是師傅。”

              “這便是了,師傅何曾欺瞞過你。”

              我起身走到窗前,將窗葉推開,入秋了,月盤也越發圓了。

              “大哥哥你當真回天上了么?不知你在天上做的什么仙官?可是也如凡間這般尊貴?”

              師傅從身后環住我,輕輕將下巴放在我的頭頂:“子胤在天上的階品可不得了,比凡間尊貴了十倍不止呢。”

              “那我這般說話,他可能聽見?”

              師傅稍稍撇了下眼眉,這是我第一次見他臉上現出如此俏皮的表情。

              “不然葵兒試試?”

              “我不。”

              看師傅這樣子,就是在捉弄我,不過師傅的話,我聽進心里了。

              哥哥原來是天上的神仙,還比在人間尊貴,這般想來,他去了天上的日子,必定比在人間舒逸許多。

              “只盼大哥哥,不要再喜歡上葵兒罷。”

              師傅問:“為什么?”

              “大哥哥只因喜歡我,才落得如此下場,可見我是個妖怪不假,誰若喜歡我,都不會得善果。”

              “可是,”師傅側下頭來,唇靠在我的臉頰旁,“我也喜歡葵兒。”

              我本想說“我喜歡師傅”,可轉過頭,正正撞上師傅的唇。

              話是說不出口了,兩相繾綣時,我忽然想到什么了,猛地從師傅懷中掙脫出來:“不,不是,不是這樣……

              “葵兒怎么了?”師傅似乎沒料到我突然的劇烈反應。

              “我已同二皇子的定親,不可同師傅,不可……”

              “你當真要嫁他?”

              “當真。”

              “子胤已亡故,你實在不必如此。”

              我何曾不知。

              這些日子來,姑姑時時在我耳邊叨念,國勢漸若,父皇的身子也日漸凋殘,不過是靠著太醫院的回春藥丸撐著,說不準什么時候便撐不住了。

              父皇曾出過五個兒子,卻沒有一個活至成年。

              有的尚在襁褓便遭意外夭折,有的是還在腹中才剛成型,因著妃子們或誤食禁物、或宮人伺候不周摔傷導致的小產而亡。

              只有一位哥哥,好容易長到十二歲,不想竟害了天花,太醫院的醫臣們拼命診治了兩個月,終究還是回天無力。

              這五個皇子,無一個是母后所出。

              朝中已有傳聞,父皇有意將皇位傳給他的三弟弟,也就是我的三皇叔。

              南安王一族并非皇室嫡脈,正經算來,哥哥同我也并無一絲血親,早年若非戰功彪炳,也到不得封王的地步。

              這位三皇叔向來不喜朝政,只一味喜歡打獵射獸,若將江山交付到他手中,遲早保不住。

              眼下,外有胡族虎視眈眈,內有郡主藩王蠢蠢欲動,而樓蘭國在西域是首國,若能與其結親,自然外邦之患便可稍稍得緩一二。

              我對此并不十分上心,然從姑姑口中,我似乎得曉一事:若我拒絕嫁去樓蘭,必定加速山河破碎、朝綱崩塌。

              自出生以來,我便被冠以“為禍家國”之名,我不想在哥哥離世后,他守護的江山,如此疾速地破碎瓦解。

              我想,若自己能稍微拯救這個國家分毫,也不枉哥哥活著時,疼愛我一場了。

              師傅聽了我這些話,久久不曾言語。

              待到月落西樓,他才輕輕道出一句:“輪回……輪回……”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