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一、地支  10、強吻

          章節字數:3004  更新時間:20-02-23 02:3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父皇頒旨讓我嫁去樓蘭后,便很少見到師傅了。

              細細算來,我已有近一個月未曾見到他了。

              我發現,自己竟不知從何尋師傅的蹤跡。

              莫說我,便是父王也不甚清楚。

              明日便是社日,我心中總有些隱憂,若師傅不能來看我,我實在有些失望。

              “郡主,如何還不安眠?”姑姑見我躺在床上,卻翻來覆去不安寧,只得又披上衣服來瞧我,“婢子給你拿一劑安神丸罷。”

              “不必了。”

              我翻了個身,不知道是念著師傅,還是念著社日,心中竟無半分睡意。

              待到姑姑睡著,我略微披了件薄裘,溜到外室來。

              都道春花秋月乃人間美景,卻不想,如今這春月亦勾人非常。

              我走到室外,隨意尋了處欄桿倚下。

              檐外那輪春月,雖不十分明亮圓潤,還被薄云隱去了大半,然此娟娟皎影,倒甚得些許寒魄之意了。

              “大半夜的,如何在此?”

              師傅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幾乎不曾從欄桿上摔下來,幸而被他攔腰抱住。

              他像是有些倦色,眸內也不似從前那般清明。

              我摟住師傅的脖子,借著月色仔細端詳他:“師傅,這些天你去了何處?”

              “你是在盤問為師么?”

              “不敢,”我本能地低下頭,在師傅面前,我自然不敢像在哥哥面前那樣放肆,“只是有些徒兒有日子不曾見到師傅了,有些……有些思念……”

              “思念?”他疑惑,“罰你徹夜通讀經書,你還念著為師?”

              “徒兒可不是記仇的人。”

              現下想來,若是能日日見到師傅,多讀些經書也是無妨的。

              我問師傅:“明日便是社日,師傅會來看我么?”

              “你希望師傅去么?”

              我幾乎是脫口而出:“自然希望!”

              他將我放下來,我卻不愿放開抓著他的手,小聲問他:“師傅,你會來么?”

              “為師素喜安靜,便不去了罷。”

              聽得他如此說,我竟生起一絲失落,心里想著:若師傅不能來看我,那我寧愿不去參祀了。

              師傅像是察覺到我情緒有異,亦坐在到我身旁,問:“怎么了?”

              我松開手,臉上寫滿不悅。

              “師傅,這次是我第一次參加社日游行祭祀,也是最后一次了,師傅當真不看看我?”

              師傅未答語,我又接著道:“若師傅不能來見我,我便是選到了魁首,也不會開心。”

              “為何?”

              “前日我在藥廬,聽元笙先生給我講了個故事。”

              “可是凡人與天神相愛的故事?”

              “正是呢。”

              夜風起來了,刮得周遭樹枝輕顫。

              我出來時只披了件薄裘,此刻覺得有些涼意,忍不住縮了縮身子,繼續道:“他說得那般真,害我一心以為,那是他與泠鳶姑娘的故事,實在氣人。”

              師傅抬起衣袖,淡淡地吐出兩個字:“過來。”

              “什么?”

              他又重復一遍:“過來。”

              我下意識往師傅身邊靠了靠,他將我摟在懷中后,問我:“可暖和些了?”

              原來是擔心我著涼啊!

              我又往師傅懷里又鉆了幾分,嗅著師傅身上的氣息,道:“這樣便不冷了。”

              “情愛這種事很難說清,”他像當初喂我喝藥那般,照舊將下巴擱在我的頭上,“我寧愿葵兒,一輩子也不知曉此物。”

              我抬頭問:“為何?”

              鼻尖正正碰到師傅的唇,想起白日間,哥哥吻我的場景,我依樣畫葫般,小心吻了一下師傅的唇。

              他的唇軟軟的、涼涼的,就似他這個人般。

              師傅幾乎不曾料到我會有此舉動,直愣了片刻功夫,才問我:“你可知道,自己方才做了什么?”

              “我知道啊……”我有些底氣不足,師傅是生氣了么?

              可頭先哥哥這般對我時,我也沒生氣啊……

              “白日間,大哥哥便是這般教我的……”

              我話還未說完,便被師傅打斷:“子胤吻了你?”

              我點頭:“嗯,大哥哥他……”

              話尚未說出口,唇已被師傅盡數封住。

              師傅的吻,較之哥哥而言,近似狂風暴雨般,我甚至清楚地感受到師傅的細舌鉆進來,使力撬開我的唇,逼著我迎合他。

              我深知自己應付得很僵硬。

              從未面對過如此激烈地吻,直吻到我呼吸急促,心緒有些不寧。

              奇怪的是,我竟沉迷其中,甚至期望著對方有下一步動作。

              師傅自然沒有下一步動作。

              他松開我時,見我有些懵滯的神情,替我拭去唇角溢出的涎水。

              “葵兒記住了,以后除我之外,不可再讓別人吻你。”

              他頭次在我面前不以“為師”自稱。

              我小聲問:“大哥哥也不行么?”

              師傅汗顏:“誰都不行。”

              “那,那位樓蘭的二皇子呢?”

              聽聞做了他人的妻子,便要在新婚之夜行周公之禮。

              我雖不十分明白那是什么禮,只是以前聽宮內的小婢子們說起,那是極親密的夫妻,方能行的極親密之禮。

              大約是比師父吻我,還要親密十倍罷。

              “你喜歡那位二皇子么?”

              “我與他連面都不曾見過,如何談得上喜歡,只是父皇之命,向來無人敢違逆。”

              我看向西南角的清池,里面倒映著被月沁白的桃花。

              “若是嫁人,自然要嫁師傅這樣的。”

              我這話可不是奉承,雖然師傅同我相處的時日不如哥哥長久,且師父也不像哥哥那般溫柔,可我心中總不自覺地更親近師傅些。

              我方才說這話時,腦中浮現出師傅娶親的畫面,我發現若是師傅最后娶的不是我,心內便會有撕裂之痛。

              這樣的感覺,在看到哥哥喂嫂嫂湯藥時,是沒有的。

              師傅聽到我這番話,盯著我看了良久,方道:“罷了,明天的社日,為師定會去。”

              翌日,初陽才露頭,我便被姑姑叫醒了。

              昨日睡得有些晚,今日被姑姑叫醒時,我一直央求著讓我再多睡一刻。

              然而姑姑是斷不會縱我賴床的習慣,她命左右侍婢上來,替我梳妝打扮,待到那身五鳳朝珠裳穿戴完畢,姑姑卻有些為難了。

              “不知郡主這發髻,該簪戴什么花飾。”

              我看著已經成型的朝云近香髻,尚還未簪上任何飾物,道:“便簪一朵牡丹罷。”

              我隨手將梳妝臺上一株絳珠牡丹拿起,正欲遞給姑姑,她卻拒道:“郡主額前的花鈿并非牡丹,世子也是顧忌到此,方命人制來五鳳朝珠裳。現下若在發髻上簪牡丹,同郡主額前的花鈿放一處的話,太不合配了。”

              今日這場面,若不鏨牡丹,我實不知該簪戴何物了。

              這時,外面的婢子來報,說懸世藥廬有東西送來,我想著該是哥哥的藥送來了,命人拿進來,卻不是藥袋,而是一株手掌大小的花,模樣正紅,甚是奪目。

              只是這花樣,不像尋常見過的。

              我拿起藥廬留下的字條,上面寫著:懸世藥廬,謹以蜀葵花飾恭請贈上。

              原來這花,跟我的名字一樣,都叫蜀葵。

              湊近來聞一聞,是師傅身上的味道。

              我將這花拿到手中,仔細端詳了番,顏色不輸國花,嫣紅璀璨,若是鏨戴在髻上,想來也是好看的。

              “便鏨這個罷。”

              姑姑有些遲疑,見我篤定,她也不再說什么,只命左右為我鏨上此花。

              外面的梆子敲了一聲。

              我穿戴整齊,雙手交疊橫立于前腰,不知今日城中百姓見了我,該是何等的厭棄。

              我本有些泄氣,可轉念想到師傅會來,霎時又重新燃起欣喜之色。

              罷了,旁人如何誹謗,是旁人的事,我只照管自己心中在乎的人,便是了。

              梆子敲了兩聲。

              我在姑姑和二十個婢子的攙扶下,緩緩從正堂走出,正庭中,早有敞轎恭候。待我上了轎,坐定,看著外面廊道上,烏壓壓站著一群仆從,默默恭候。

              梆子敲到第三聲。

              我感受到轎子被抬起,是時,王府外面也開始有一乘乘的轎子緩緩而過。

              從皇宮內院到京畿大道上而行,必經南安王府門前,等到前面的姊姊們先行過去,方才輪到我。

              今日的王子皇孫們,皆摒棄了車輦,轉而馳馬同行。

              哥哥一早便隨皇室子弟們在城門候著,只等出皇城第一輛轎馬吱呀而過后,他們便可啟程了。

              我的轎輦排在最后一個,想來應該是看不到哥哥的馬了,然而當我行至城門處時,卻清楚地看到,哥哥還在馬上,一步未動地候著我。

              “葵兒今日真美!”

              這是哥哥見到我的頭句話。

              “大哥哥,師傅今日有來么?”

              因著頭上的飾物有些沉,我只能頭朝前方,目稍斜視地問哥哥。

              哥哥似乎有些不悅,卻還是回答我:“他沒來。”

              前面就是城門了,出了這道門,便會遭城內所有白衣圍觀。

              我心中莫名有些發怵,若是讓他們知道,今年的社日,我這個妖怪也參與了,指不定會有怎樣的惡言。

              師傅在的話,我尚且有些絲的底氣,可如今師傅并未來。

              哥哥彎下身來,小聲對我道:“大哥哥在這里,葵兒別怕。”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