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一、地支  8、結親

          章節字數:2980  更新時間:20-02-23 02:2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記得豆葉生前跟我說,藥廬的主人是失聰的。

              然今看來,先生的種種行為并未顯現失聰的跡象,想是訛傳罷。

              他說泠鳶曾是他的情人,我后來詢過泠鳶,得到的卻是截然相反的說法。

              自然,先生又因他的誑言,免不了泠鳶姑娘的一頓好打。

              我實在辨不清先生口中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王府重新挑了好些婢子送到藥廬來伺候我,我皆給退了回去。

              姑姑告訴我,豆葉死得很慘,被打得筋骨盡斷,拖去亂葬崗,直熬了兩日方才咽氣,我本來想再多問一些,卻被哥哥止住了。

              他跟我說:“阿家,這些話不可多聽。”

              “大哥哥,我叫蜀葵,不叫阿家。”

              不知怎的,自從師傅給我起名后,我開始越發不喜“阿家”這個名諱。

              哥哥微微皺了皺眉,問:“你不喜歡”阿家”么?”

              “我更喜歡蜀葵。”

              “那好,今日起,我便稱你葵兒,只是哥哥心里,你還是阿家。”

              哥哥終于愿意叫我蜀葵了。

              每每師傅在側,哥哥總會叫我阿家,惹得師傅不悅。

              入夜,哥哥讓姑姑留下照顧我,他知道我身邊伺候得有些年頭的人,只有這位姑姑了。

              我問姑姑:“大哥哥得勝歸來,怎的還被皇上斥責?”

              “皇宮之事,婢子不知。郡主若想知曉,何不去皇宮問皇上。”

              正是呢,現下哥哥回來了,我自然可以求著他帶我拜見父皇母后了。

              自從哥哥去了淮北,我就沒再進宮面過圣顏。

              皇宮內院中,隨處可見盛開的牡丹,公主貴女們,發上簪的、額上描的、服上繡的,無一不牡丹。

              獨我在這其中,格格不入。

              “阿家又入宮了,她當真不知皇上厭惡她到何種地步么?!”

              “她現在不叫阿家,聽聞一個羽士給她取名蜀葵,皇上竟還覺得此名甚好,嘖嘖……”

              我跟在帶路的姑姑身后,裝作聽不見那許多嘈聲,只一味埋頭前行。

              自上次在父皇殿外候了兩個時辰后,我已經將近一年未曾見到父皇。

              他臉上甚少有情緒,喜怒不形于色,讓人無法揣度他的喜惡。

              我不明白。

              做皇帝,不是應該讓旁人知曉自己的喜惡才是。

              這樣才不至于有人因為言語不防頭遭罪,甚至牽連族人,這該是多大的冤屈!

              再者,左右大臣若不能知曉皇帝心思,只得一味揣度圣意,豈不無人對社稷朝綱上心?

              “蜀葵?這名字確是比阿家好聽些。”

              我跪在殿下,聽正堂的父皇慢悠悠地說著話。

              “皇上喜歡這個名字,便是它的福氣了。”

              自我入嗣南安王后,父皇便讓我改口喚他皇上。

              “朕若是沒記錯的話,明年你就十七了。”

              “是。”

              “你也到了該成親的年紀,朕這幾日總想著,為你指一門婚事,你意如何?”

              我疑惑:嫂嫂不是說我已經被選去同西疆結親了么?那還如何指婚?

              見我沒說話,父皇繼續問:“蜀葵可有中意者?”

              我略微搖頭,道:“并無。

              “子胤從前娶過門的那房妻室,聽說前段時間歿了。”

              怎的好端端地提起那位病懨懨的嫂嫂了?

              因著那女人在我面前耍心眼,我對她并無好感,甚至有意將哥哥亡故的消息透露給她。

              想來她那身子,無論如何是經不起這般霹靂的。

              我本想令她雪上加霜些,沒成想她這般無用,竟一病死了。

              后來聽說,也正是因著她死了,才讓淮北一帶的賊寇們徹底放下戒備,讓哥哥能順利將其剿滅。

              如此看來,她倒死得有些用處。

              “是的,嫂嫂身體本就孱弱,聽說哥哥的消息后,便往生了。”

              “可惜了,年紀輕輕的就……”父皇說著,手輕輕拍著一旁的扶手,我便當他這是難過了,“你哥哥,就沒想過再續一弦?”

              “未曾聽哥哥提及過此事。”

              這話不假,自從嫂嫂去世后,我便不曾聽哥哥有再娶之意,想來他大約暫無娶妻之心罷。

              “蜀葵難道不知他為何無續娶之心?”

              我抬頭,正正撞上父皇直直的眼神,盡管我內心無一貓膩,還是被這眼神看得發毛。

              “回皇上,蜀葵確實不知。”

              他突然笑了,照舊笑得我心內發毛。

              “蜀葵啊,你若額前無這朵妖花,以你之貌,想必京中貴氏求親之步,早將南安王府的門檻踏破了。”

              我不知該如何回這話,只略微行禮,以示皇上此言極對。

              “朕已替你尋了一門親事,你且中意否?”

              尚未等我應承,父皇繼續道:“西域樓蘭氏的二皇子,年近二十,尚未娶妻,上元前,樓蘭已有使臣造訪,向朕求娶你,你意可否?”

              若嫂嫂當初未曾先行告知,我當真以為樓蘭國不久前才派人來求娶我。

              嫂嫂果然不曾欺瞞我。

              我猛然想起她說的“滿京皇城,誰人不知,南安王的世子,鐘情的是阿家”。

              父皇打斷了我的思緒:“蜀葵,朕在等你的意思!”

              言辭嚴厲,幾乎不曾嚇到我。

              我不得不將思緒拉回,皇上賜婚,言語上總歸要和緩些,只是不容違背。

              正如同現在,父皇口上雖在征求我的意見,可我若要說一個不字,準保會惹得龍顏大怒。

              我選無可選。

              “蜀葵一切皆憑皇上做主。”

              他言:“好孩子,你且先回府,不日朕會召見南安王夫婦進宮,商議你的婚事。”

              “是,蜀葵告退。”

              出得宮們,天色黑透。

              姑姑早已在外等候,見我出來,忙將準備好的斗篷替我披上。

              雖已入春,夜晚依舊寒涼似水,稍不注意便會著涼。

              “郡主怎的哭了?可是皇上同郡主說了什么?”

              姑姑說著,趕忙用手絹替我拭去:“郡主怎的由著風吹干眼淚啊,若是生了凍瘡,留下疤可不是玩笑的。”

              “姑姑,若是我出嫁,姑姑會隨我一起么?”

              姑姑聽到這話,手上的動作明顯遲疑了,她問:“皇上可是談到郡主的婚事了?”

              “是。”

              “不知是哪家王公?”

              “西域樓蘭的二皇子。”

              她輕舒了口氣,正想垂下手,我卻突然抓住她的手腕:“你也一早便知曉,我會嫁到西域去?”

              姑姑嘆了口氣,回道:“郡主,不是婢子有心瞞你,結親之事,早在您尚不足歲便定下了。”

              果然如此。

              我繼續追問:“你也一定知曉,大哥哥為何被皇上斥責。”

              她將手腕從我的掌中脫出,不敢看我。

              “世子得勝歸來,皇上欣喜非常,策勛封爵,給咱們世子的,都是上上榮寵。只是世子將所有賞賜都拒了,他只向陛下提了一道請求。”

              “何求?”

              “求娶蜀葵郡主,做他的正室妻子。”

              遙遙朱墻下,邈邈宮燈里。

              那個穿著一身玄色長袍子的男子,雙手負于身后,巋然立于此,等候著我。

              他是我的大哥哥。

              ……

              近日父皇召見南安王夫婦的次數愈加頻繁了,應當是為了我的婚事罷。

              師傅似乎對于我即將遠嫁并未有任何異議,只每日吩咐婢子們將我要習學的功課送來,仿佛我的婚事跟他無一點關系。

              不過他不再常住王府,轉而歇在了藥廬。

              我常常將做完的功課交到藥廬去時,亦未曾見到他人。

              哥哥卻莫名病倒了,如同我當初被嚇到那般,一日瘦似一日。

              我每天候在哥哥榻前,侍奉他湯羹藥食——若換作旁人來服侍,他必定一口不進。

              今日,桌上的燕窩粥幾乎沒怎么少,我哄著他:“大哥哥,你才吃了兩口,再多吃點罷。”

              “葵兒,大哥哥不想吃。”

              我將碗端起來了,道:“就吃一口,吃完一口我就不纏你了。”

              他拼命擠出一個笑,“好。”

              倒不是我哄著他,反而像他哄著我。

              我喂進去的那一口,他只勉強咽下一點,其余的都吐了出來。

              哥哥的病來得猛,不過半月,整個人就瘦得不成形,王妃日日以淚洗面,王爺也終日愁眉不展。

              不知從何時起,京畿開始盛傳,南安王的世子被那個額頭長著妖花的女子所克,只怕命不久矣。

              這是我第一次為流言所震怒,并非傳我克毒,而是傳哥哥不久人世。

              太醫來得勤懇,哥哥卻不見一絲好轉。

              還未入夏,哥哥便已瘦得只剩皮包骨,便是我握著他的手掌時,亦要小心幾分。

              “葵兒,今年的社日,父王可允準你參加了?”

              他的聲音有氣無力,仿佛飄在空中般,令我難以抓住。

              “是,”我將參湯喂給哥哥,他示意我先放下,“以往這樣的節日,我是不被允準參加的。”

              “因為等到明年開春,葵兒就不在京畿了。”

              是了,只怕還等不到開春,過完年,那位樓蘭的二皇子就會來迎娶我了。

              “葵兒今年可要好好妝扮一番,定會艷壓眾芳。”

              “大哥哥想看么?”

              “想,”他本想點一點頭,奈何動彈不得,“葵兒可愿為我梳妝?”

              “自然愿意。”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