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一、地支  1、出生

          章節字數:2968  更新時間:20-02-22 12:0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出生那日,聽聞京畿漫山遍野皆開滿了嫣紅璀花,甚是奪目,連帶著我的額上,自打從娘胎出來,也帶著⼀枚絳紅花鈿,同那些灼灼滟華一般。

              豆葉跟我說,她從沒見過京畿何時這般美過——豆葉是我的侍婢,長我五歲。

              我時常覺得她不應該叫豆葉,叫豆花還差不多,畢竟自小在宮里養大,長得白嫩細軟,很是可愛。

              用這個名字,才最適合不過。

              雖然我對她小小年紀便有這么清晰的記憶感到疑惑,總覺她言辭中有夸大之嫌。

              然每每她說起當日之景時,其滔滔不絕之狀,倒委實讓我篤信幾分。

              我是皇帝的小女兒。

              也是最不得寵的女兒。

              我出生時,朝廷正值戰年,各地藩郡起勢,一輪緊接⼀輪的戰事滾滾而來,像車碾的轂輪⼀般,壓得父皇年紀輕輕就有垂暮之色。

              如今父皇已有了千秋,那尊帝冠下,生滿了白玉一般的銀發。

              我的出生,也沒有給父皇帶來些絲的欣慰,即便我是他與母后的嫡出。

              此皆因那個慣會胡扯的臭道士!

              偏偏父皇還以道長之禮待之。

              若我有朝一日能見到他,定要找他問個明白,如何這般詆毀我?!

              那道士說我是個妖怪,京畿盛開這樣⼀種不知名的妖花,便是鐵證。

              連帶著國祚不濟,戰事不斷,朝局不穩,皆是因我這個妖怪而起。

              這可真真是瞎掰!

              豆葉同我說,在我還未出生時,朝政便已經是這副模樣了。

              “阿家莫要放在心上,大臣們這是在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罷了。”

              我就是他們找的借口。

              雖是父皇的嫡親女兒,可在我十四歲那年,便入了南安王嗣下,成了南安王的女兒,封號從原本的公主成了郡主,至今也沒有一個正經名字,王府上下只稱我“阿家”。

              想必他日,史書上也不會為我多添一筆。

              南安王夫婦倒是對我十分憐惜,或許是因著他夫婦二人膝下無女的緣故,才對我這個被稱作“妖怪”的女兒,疼愛有加。

              他⼆人有一子,名作子胤,長我七歲,我喚他大哥哥。

              自我入府時,他便已有了一房夫人,可那夫人卻是位病西施,自打娶進王府來,就整日參湯不離口。

              我曾隔著紗窗朝里面偷偷望過一眼,只模糊地看到,哥哥正親自在給病榻上的嫂嫂服侍湯藥,想來他二人定如王爺王妃一般,琴瑟和鳴,舉案齊眉。

              “阿家在這里做甚么?”

              我瞧得有些走神,竟忘記挪步了。

              直到哥哥從門房中出來,喚我名字時,方才醒神。

              當日敕封我為郡主,詔書上面寫著我的名諱——“阿家”。

              “閑來無事,隨便逛逛,”我隨意搪塞,偷視兄嫂被抓個正著,自然是難堪的,“大哥哥今⽇可要入宮?”

              “要的,待會兒便走。”

              他稍微撣了撣袍袖,那是一身攛金滿繡的長衫,外披同色長褂,束白玉頭冠,腰間配著一個⽞墨香囊,應該是嫂嫂替他繡的。

              倒是難為嫂嫂,身體這般不濟,還想著替他做香囊。

              他問我:“阿家可要同去?”

              我走到他身邊,放低聲⾳:“嗯……我有些想母后了。”

              這是我來尋哥哥的目的,只是怕王妃知曉,引她傷心。

              “那我便帶你同去罷。”

              我雖不得父皇母后寵愛,但好在父皇并未限制我進宮拜見他們。

              想來父皇還是心疼我的罷。

              我出生時,京畿已遷駐了巴蜀。

              這里雖不比長安繁華,卻也是富庶盛邦之所在,聽宮里的老嬤嬤們說,從前的京都乃第一繁華風流地,那里是數代天子城門,即便如今都城不在,卻也是個極富貴溫柔之地。

              本想拜見父皇⼀面,可他老人家推脫身體不適,我在寒風中候了將近兩個時辰,內侍監才來報:“皇上今日龍體有恙,不得見阿家,還請阿家改日再來罷。”

              我只能告退,臨走前需得活動一番凍僵的筋骨,否則只怕未走出幾步便會摔倒。

              好在母后宮中,早已命宮人燒足了炭火,才掀開門簾⼀角,一股溫熱之感便鋪面⽽來,登時,渾身上下都被這股熱流灌滿。

              想來母后還是心疼我的罷。

              約摸半月未見母后了,她照舊那般端莊,見我進來,雙目不曾斜視,身體不曾離席。

              我依著規矩向她行禮,平身,她問我:“你母親可好?”

              母親?是了,她是問王妃。

              若非此言,我幾乎都快忘了:母后她,早已不記得我了。

              我自生下來,便背負著為禍朝國之惡名,母親也恨自⼰,如何就⽣了個妖怪出來?

              她成日成日地哭,因為做了這禍國罪人,而感悲戚。

              即便將我入了南安王一脈,母后她仍難釋心中之愧,身子跟著日漸消瘦。

              后來,父皇讓那個牛鼻子老道施咒,清除了母后所有關于我的記憶。

              如今的我,在她眼中,不過是南安王府的一個郡主女兒r,同她這位母儀天下的皇后,無一絲瓜葛。

              兩個月后,我終于被允準可以見母后⼀面。

              她較之前豐腴了幾分,面色也見紅潤,臉上掛著端莊而親切的笑容,一壁喚著我阿家,一壁疑惑,南安王怎么沒給我取⼀個名字。

              我告訴她,阿家就是我的名字。

              她回:宮中有無數個阿家,若就這般叫,只怕叫渾了。

              阿家,是公主的意思。

              我想這是父皇留給我的,最后⼀絲和這個皇宮的聯系。

              我道:無妨,我不常入宮。

              如今西域外邦已不像從前太祖時,勤謹地向朝中上供了。

              便是那些附屬小國,每年也不斷派使臣來,要求減少貢品銀錢。

              我望見皇后茶盞中的雪菊,也從以前的八九瓣,減至如今的三兩瓣,中宮尚且如此,其余宮室更不必說。

              宮墻外,大哥哥早已等候在此,他很喜歡帶我去逛京畿的夜市。

              其實,是我老纏著他帶我出來逛的。

              “若沒有這額上的花鈿,尚可扮作男兒裝,同大哥哥一起馳馬游覽,如今只得坐在轎中,實在敗興!”

              我坐在轎中,聽到轎外的馬蹄聲,嘚嘚嗒嗒,敲得我心癢難耐。

              男裝出門總是便宜些,我也曾想過用妝臺的白梅粉遮住這個花鈿,只是額前的花色太紅太濃,無論如何也遮不住。

              后來我索性發狠,用手掌在額前使力揉搓,直揉得整塊額頭紅了⼀大片,那枚花鈿依然目不改色,照舊臥在額間。

              我掀開轎簾,對他說:“大哥哥,我也想騎馬。”

              “阿家,王族女兒不可公然騎馬露面的。你若想騎,改日咱們去馬場,騎個盡興。”

              “回回都去那個馬場,實在膩了,可能換個地方?”

              “好。”他稍稍欠下身子,沖著轎里的我微微一笑。

              聽豆葉說,大哥哥尚未娶親時,京城貴家無一不想同南安王府結親,卻不是因著王爺的勢力,而是因著南安王膝下的這位公子。

              當年我頭次進王府,聽得內侍官宣讀旨意,告知我,以后要改口喚王爺王妃為父親母親時,我心中是一萬個不不樂意。

              即便當日在皇殿,親耳聽到母后痛心疾首道:“我這輩子最后悔的,便是生下這個妖怪!”

              我也不曾有這般疾心之痛。

              我倔強地搖頭:我的父親是當今皇上,母親是皇后,我不是南安王的女兒!

              我推開眾人,躲進王府的柴房,將那扇門緊緊鎖死,不讓任何人進來。

              直到這個男人野蠻地將柴門劈開,把我抱出來。

              那時我已經哭累得睡過去了。

              他告訴我,南安王夫婦很喜歡我。

              他還領我去了自己的臥房,同我講,王爺為迎接我這個女兒,早在三月前就開始準備了。

              那個臥房,竟比我在皇宮中的寢殿還氣派。

              因不得父皇寵愛,我在皇宮中的住所不過是一個偏齋,連主殿都沒有。

              再看眼前這個人,他⽣得魁梧英俊,不似皇宮中的那些太監,走路軟綿綿的,說話還掐著嗓子,讓人聽了渾身不自在。

              也不像那些侍衛,直愣愣地杵在一處,呆若木雞。

              他替我拭去臉上掛著的淚痕,告訴我:我是你的哥哥,以后誰都不能再欺負你。

              似乎我也沒被誰欺負過。

              不過有個哥哥,總比沒有的好,且度其行止,應當比宮中姊姊好相與些。

              他大約不會因為一盒脂粉,就叫嚷著要把我溺斃在御花園的池塘中罷。

              那年我十三歲,因著不防頭打翻了三姊姊的一盒脂粉膏子,她便命宮人將我丟進御花園的池塘中,幾乎不曾淹死。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