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三十八章江邊

          章節字數:3217  更新時間:20-01-20 15:4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什么事?”

              “殷然,你以為我們高管是傻的?難道憑著幾個不入流的員工的話就可以隨便開除其他員工?你一定不會想到,公司的女同事換衣間,以前我們還沒進駐這棟大樓時,是某個租賃公司的小財務部,他們在這房間門口側邊角落安裝了一個攝像頭,我們進駐時,就順便連上這個攝像頭,我們把這段時間的拍攝資料調出來,你們倉庫從郊區搬到這邊后開始,就有一個穿著迷彩褲的人經常偷偷躲在女同事換衣間門口側邊角落偷窺,趁換衣間里邊沒人,還時常進出換衣間。”

              “這。你難道看到了我的臉?”

              “沒有。”

              “既然分辨不出來是不是我的臉,為什么就一口咬定說是我?”

              “攝像頭的像素本身就很低,而且攝像頭沒調好,只拍到了人身下半部分,就是只拍到了你的迷彩褲。”

              媽的。我那條時尚的迷彩褲居然,居然把我給OVER了。

              “白婕對你的吸引力可真大啊,每次都是她進去了,你才在外偷看。而且,從不看別的女同事。――至于內衣褲,就更準了,其他的女同事你拿一人一件,白婕的內衣褲,只要有,從不放過。”億萬通訊公司每個辦公樓層都有換衣間,方便了女同事們上下班不必穿著那身透明,應該是半透明且又短的制服招搖過市。女同事們習慣把幾套衣服放在換衣間各自的抽屜里,當然,也包括內衣褲。

              “我沒做過。我真沒做過。”嫁禍,一定是那幫家伙嫁禍。

              白婕那么憎惡我,原來如此,她怎么愿意接受,她認的弟弟,居然一直覬覦著她的身體!

              “你有時間的話,和我去一趟保衛室調出視頻資料就清楚了。公司里穿著迷彩褲的人經常進出儲藏室,恐怕沒有其他人吧?再說,那些男同事上班都穿制服,誰穿過迷彩褲?”

              “如果我說,他們嫁禍我,你相信嗎?”

              “嫁禍給你?證據呢?我當時開除你,證據確鑿,不僅有人證物證。”

              我無語,徹底無語了。

              “你要我向你道歉,我怎么道歉?試問你,我做錯了什么要和你道歉?”林夕說得對,人證物證全齊,她跟我道歉什么?“我知道你和莫懷仁他們不和,你說他們栽贓給你,可你沒證據。”

              這群王八蛋,不僅弄得我沒了工作,還將我的人品貶到最低。白婕也因此誤會于我,我這次回去后,我不能再沖動了,沖動是魔鬼,我只能慢慢的想法子逃過他們的打擊,然后找機會反擊。就這么輸了,真是太不值得了。

              林夕沒說道歉,可是請我吃飯,這不就是”看得起我了嗎?”。只不過迫于王華山的壓力,卻又不想在嘴上落下風罷了。

              “你對那個白婕,挺有意思的嘛?”她突然間來了這么一句。

              我疑惑起來,這句話,是不解人間風情的林魔女說的嗎?

              “你什么時候來上?”

              看著她期待的表情,我是多么的想問”你是不是想要我快點去上你。對不起,是上班。”。“還算不算頭三個月是試用期?”

              她不可思議看著我幾秒鐘后,說道:“明天能來上班,就不算試用期。”調侃我。

              見她起來,提包扯直衣服,我忙道:“這么多菜,還沒吃完。”

              “你打包吧。希望你以后,別再惹我生氣。”

              靠。是你自己暴躁的問題,關我什么事。

              林夕走后,我看著一桌子的菜,心想這人不是神經有問題就是精神有問題了。點了菜不吃,且又那么貴,不吃多蝕本啊。我大吃大喝起來。

              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去那個地方了,我曾經說過要讓那幾個王八蛋付出代價。還有我日夜思念的白婕,我的確是對白婕挺有意思的,還是男女間的意思,可是啊。可是人家根本沒把咱放心上,當初與咱那么熱,轉頭過去又突然換上一副表情。男人和女人,一旦認了姐姐弟弟之類的,一般離愛人都不遠了的。可惜了,我辛辛苦苦在她面前的表現為的是博美人一笑,好不容易堆積起來的感情,一潰千里。

              喝醉后,這個美妙的房間開始轉動,我真愿意能夠這樣永遠下去,人生在世忙忙碌碌,其中一個基本需要,就是每餐一桌這樣的酒菜了。生活盡管是實際的,殘酷的,真實的,可我愿意偶爾也能夠這樣風光的虛榮一回,現在想起來,真的很俗,也很容易滿足。我的手機響了好久,我才意識到,接了電話,那頭的聲音問我在哪,我稀里糊涂回答后,又繼續飲酒。

              桌子上那瓶杜康,讓我想到了曹操的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幽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我還在無緣由感慨,飛鳳閣的門開了,一位時尚的姑娘,一條白紗裙搖曳飄揚,一件素色外套裹住嬌軀,媚態襲人,一進來也不客氣的拿著白酒往一個空杯里倒酒,然后就喝了起來。

              我看著她的人影和光暈恍惚了好長時間才兩者合一起來,勉強辨認出是莎織:“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噢。不好意思,我忘了剛才是。是你給我電話吧?”

              “你在干什么?”

              “喝酒咯,心情不,不爽。”

              “你辭職了?”

              “既然你知道,何必要來問我。”她一定又去問了我的同僚他們。

              酒是個好東西。可以使人忘卻煩惱,也可以使人如癡如幻,酒精大概也和毒一樣令人迷醉。

              莎織攙扶著我,上了她的紅色奔馳跑車,我想仔細看這種只能在夢里開到的車,可是眼前一片迷惘,車子徐徐開動,輕風拂面,音樂動聽,莎織香味撩人。“可以抽煙嗎?”我問道。

              她沒答我,當是默認了,我點上煙閉了眼睛,香車美女。這一切,多美。

              癩蛤蟆始終是配不上白天鵝的,灰姑娘與王子更是虛幻的,正因為是不可能發生在現實中的童話,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憧憬向往。就算現實中有這類童話的發生,也不過是鳳毛麟角,瑞典公主嫁了健身教練,上了當地年度新聞,大不列顛查爾斯王子和卡米拉。更是轟動全球。

              人生中能有這么一天,我知足了。

              這一切是那么突然地闖入我的生活,什么叫“意亂情迷”,什么叫“神魂顛倒”,什么叫“頭暈目眩”。一切的一切都有了最貼切的解釋。

              開車的莎織多么像是我的小蜜,我呢,是一個事業有成的年輕總裁。拂面的風如此輕柔,甜甜的在我臉上劃過,城市里的霓虹燈多么的漂亮,映照出千萬種亮麗的美輪美奐,身旁的佳人風華絕代,性感非凡。我多想對她犯罪。

              蘇打綠的歌聲:

              你知道就算大雨讓這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受不了看見你背影來到

              寫下我度秒如年難挨的離騒

              就算整個世界被寂寞綁票

              我也不會奔跑

              逃不了最后誰也都蒼老

              寫下我時間和琴聲交錯的城堡

              最后誰也都蒼老

              音響里”蘇打綠”的歌聲把這些完美推向極致。

              我迷戀,沉醉,不愿蘇醒。

              莎織也不說話,我不敢主動搭茬,我怕她會停下車,讓我下車。莎織散發的美給我一種特殊的感覺,我早就不想拒絕,可我害怕看到我的自卑,我不敢面對我兩懸殊的身份對照。

              一條平江把湖平市一分為二,湖平市里一共有十三座橋連接江北與江南,莎織把我帶到的,是一座橋的橋頭沿江路望江亭邊,我不知道這是第幾道橋,我眼里看到的東西一片模糊。

              沿著江邊的這條路干凈筆直,路燈整齊劃一,江中倒映著對面高樓大廈的燈火輝煌,我想到了水中花,鏡中月。

              莎織走進望江亭,坐在長凳上,靠著欄桿,頭發優美披肩,我跟著下車,可我兩腿不聽使喚,走過去,歪歪斜斜。

              “殷然,車里有酒,去拿過來。”

              我又折回來,拿了一箱啤酒。藍帶,莎織一開始就打算好找我陪她喝酒嗎?

              坐在她對面,離得遠遠的,她哭了,淡淡月光下,清風吹拂著她的秀發,她幽幽的眼中流下兩行清淚,這輩子最美麗的哭,隱忍的性。感,不張揚不求憐慈的哭泣。

              寒蟬凄切,對長亭晚。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我也不想開口說話了,不想問她為何哭,不想知道,我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只想這樣無聲的看她,靜謐令人窒息的美。人都一樣,喜歡看世間一切美好美麗的東西,過于美好美麗的東西,被世人稱為藝術品,莎織就是一件藝術品。

              擦掉淚水后,她一聽接著一聽的喝。一聽,兩聽,三聽。

              涼風拂面,我漸漸的清醒了一些,看她喝得那么歡,我也拿過來一聽啤酒,正要開,她扔過來給我另外一聽:“開這個。”

              我不知有詐,開了莎織扔過來的那一聽,豈知剛才她已經偷偷搖了一番,啪的一聲啤酒從拉環處噴上來,弄我一臉濕透。她笑著走過來坐在我身旁,用餐巾紙幫我擦臉,我下意識的往后仰。“你怕我?”她問道。

              “不怕。”

              “不怕?干嘛坐得那么遠?”接著一手環過我后頸按著我不讓我動,一只手用餐巾紙擦著我的臉。

              我的臉,與她的臉,很近很近,微微上翹而性感的紅唇,美艷嬌冶的容貌。這一次,我真犯罪了,一把將她拉入懷中,吻了起來。

              她的如火熱情,她的似水柔情。此時此刻,整個世界,與我無關。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