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三十五章醉眼桃花

          章節字數:3262  更新時間:20-01-20 15:4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值不值兩萬,你明天去了就會知道的。又不是傷天害理觸犯法律,也是不要你去送命,你怕什么呢。”芝蘭把錢放回我手上。

              我腦子飛快轉動。在湖平都要呆不下去了,惹惱了莎織,也惹惱了王華山,湖平這兒也沒有好留戀的。干脆拿了這錢,明天幫芝蘭干完那事,即刻遠遠逃離湖平,這才是上上之策。

              “好,我答應你。”我拿著兩萬塊錢看了看,看有沒有假幣,確定是真鈔,再分成幾沓放進幾個口袋里。“等等。你為什么這么信任我?假設我收了你的錢,不去的話你怎么辦?”

              芝蘭并沒回答我的問題,舉起酒杯碰了我的杯:“有一個傻子搶劫犯,搶劫了還拿了包給回失主,還告訴失主說他也是搶劫犯,你去搶劫,動了惡心,是一時沖動,你并不是人性泯滅,對吧。很想交你這個朋友。就算你從那個人身上搶回我的包,不小心撞到我,你那時為什么不直接騙我說你幫我追回來呢?要是你告訴我說你幫我搶回了我的包。”

              后面芝蘭說的什么我根本都聽不進去,一切都如夢如幻,那飄揚長發襯托出更白皙的臉,迷人的笑容像是夢幻般散發出一圈又一圈的光暈,令人心醉。她是那樣地美,美得象一首抒情詩。全身充溢著少女的純情和青春的風采。那雙湖水般清澈的眸子,以及長長的、一閃一閃的睫毛。像是探詢,像是關切,像是問候。我脫口而出:“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什么?”

              渾然不知我已經盯著她很長時間了,迷醉在于她的雙眼柔情之間,可當發現她盯著自己時,一陣心慌意亂不敢直視:“沒。沒什么”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你這個保安,不簡單。好吧,后天午后三點,深藍街星巴克見面。”說完就要起身離去。

              我忽然不愿她那么快離開了,就是多看幾眼,也舒服啊。

              “你的酒,還沒喝完。”我不知從哪激發出勇氣說出了挽留她的話。

              芝蘭笑了笑:“舍不得我?”

              我點點頭。又急忙搖搖頭。

              捋了捋額前長發,那蕩魄的優雅舉止甚是使人窒息,她坐了回來:“好啊,我喝完我再走。”

              莎織的出現讓我感到意外,而且還摟著一鴨子,她已經醉得站不穩,做鴨的緊緊抱著她,一只手順便楷油著,莎織指著我說道:“沒什么了不起,你說是吧?我那么多男人,我還為你,我還為你難受喝醉?我傻不傻呀我?”

              芝蘭眼見我有女人劫,不想惹麻煩,起身告辭,走出過道卻不小心(不知道是不小心踢在莎織腳上還是被莎織有意放倒)絆在莎織腳上,一個趔趄,我身手敏捷,抓住了她的纖纖玉手。阻止了尷尬一幕的發生,芝蘭很優雅很禮貌的回身點頭向莎織致歉:“對不起。”又看著我,“謝謝你。”

              芝蘭翩翩辭別,莎織醉眼迷離看著我說道:“很有本事吶你。”

              一個女人從旁邊推了我一下道:“不接我電話?”

              這種一點禮貌也沒有的女人,除了林夕還有誰,就連她也找上門來了,美人找上門,佛祖也丟魂。

              可我對這個女人可是一點好感也沒有:“我不接你的電話又怎么樣?”

              “她又是誰?”莎織又奇怪的看著林夕,其實我倒是挺想看一看莎織和林魔女開戰有多精彩,不過咱沒有那種魅力。

              林夕的不可一世我是經常領教的,我以為她只會對我這種下等人這樣,對于莎織這樣的不知多少等人的也這樣,漠然視之,一言不發,輕輕瞥過莎織一眼,然后對我說道:“找你有事,出來一下。”

              做鴨的手更重了,在莎織屁股上狠狠抓了一下,莎織突然一轉身甩手一巴掌過去:“給我死開遠點。”提著包,甩著大步晃悠離去。這是什么時代啊?女人都這樣了,男人還有角落可躲嗎?

              我的心情,七上八下,跟著林夕出去,走到一部豪華的凱迪拉克旁邊,開了后座車門,林夕讓我進去,我緊繃著身體:“干嘛。”

              卻見王華山從車上下來,握了握我的手:“殷然,又見面了。”

              看來,東窗事發了,一個企業的老總,沒必要和我這么客氣,我左顧右盼,有沒有保鏢?有沒有隨從?有沒有殺手?我快抓狂了。

              看情勢不對勁,我就學李瓶兒這一招,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說到李瓶兒,我的牙又開始癢了,我真恨不得咬她幾口,虧得自己那么傻去相信這么一個賤人。

              想當初初來乍到湖平市時,我躊躇滿志,認為憑借自己的力量和努力一定能夠在這個大都市里站穩腳跟,創下一片屬于自己的天空。沒想到現在沒夠半年,我已經做好了逃離湖平市的準備,可笑。

              王華山帶我進了一個我生平到過的最豪華的餐廳,我不知他要我干什么,坐在王華山王老總跟前,我的臉繃得緊緊的,如坐針氈的難受著。

              “這么嚴肅做什么?點一些東西吃吧。”他笑著道。

              盡管這個笑容帶有慈祥,但我更加的緊張了,這會不會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食物看起來很美,塞進嘴里味如嚼蠟,我根本沒有心思去品嘗嘴里食物的味道。斜著眼偷看了看林夕,看她什么表情,可是她鎮靜自若,仿佛不關己事,真沉得住氣啊,怎么死都不知道了還能平靜似水。

              林夕媚眼輕撫,柔柔看我一眼,我渾身顫栗,這是什么樣的美啊?她沒有戴眼鏡,眼眸,竟然是碧綠的。為什么是碧綠的?我一直沒有好好看過她的眼珠,那雙眼睛奪人魂魄,我很少敢與她對視的,自然就沒能研究過她的眼珠。

              “殷然。”王華山開口。

              “啊。”我嚇了一大跳,甚至手里的筷子掉了一只,我急忙俯身撿起來。

              “用一雙新的。”他遞過來給我一雙新筷子。

              “這。我自己拿,謝謝王總。我自己拿就成。”

              王華山嘆了一口氣問道:“其實,你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員工,可是為什么你就出了那么一檔子事。真讓我難做。”

              我一頭霧水:“王總,怎怎。怎么了?”

              “銷售部的林夕總監,棗副,莫懷仁部長,秦壽笙,甚至你們倉管部的同仁黃建仁,都一口咬定你偷窺女同事換衣服,還偷人家女同事的內衣。人贓并獲了。”王華山幽幽說道,不是關于一枝紅杏出墻來的事嗎?他跟我談我的這檔子事情做什么?

              身正不怕影子斜,這句話是大錯特錯的,三人成虎。

              同一句假話說的人多了,這句假話就成了真話。

              “王總,我已經解釋過了,我被人家栽贓陷害,但是公司里的人不會有人信我,不過我也無所謂他們信不信我,反正我現在已經被踢出來了,也沒有什么好說的。”王華山還真夠認真的,親自去查了這件事情。其實王華山不和我談到與林夕的事情,我已經阿彌陀佛了,佛祖萬萬要保佑王華山永遠不要談及與林夕的這檔壞事。

              “殷然啊,之前你在公司,怎么說也是個忠臣,勇斗歹徒還出名吶。卻栽倒在這件事上,怪我失職啊,還沒把事情查清,他們就清除了你。我堅信,你這樣的員工,怎么會是”王華山到底怎么了?給我打強心針還是興奮劑?

              “王總,謝謝你相信我。”給我套高帽?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敢松懈,且聽他為了何事找我,還那么急。

              “殷然,上次我見到你,在萬達商業廣場?還是什么廣場,是洗車工,對吧?現在你是?”王華山邊說邊指了指我身上的保安制服。

              “我現在是”天堂之門”夜總會的保安。”

              “噢,年輕人,有干勁,不錯不錯。可惜,你去做那種工作,埋沒了你這個人才啊。”

              埋沒?寧可在別的地方被埋沒,也不愿在億萬通訊被毀滅。

              “殷然,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就直說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抬眼再次看林魔女,她依舊那副天塌下來與我無關的表情。

              “公司的銷售部,是林夕林總監總管理的,但林總吶,就比較忙,公司公司,銷售最大嘛,銷售總監毫無疑問是最忙也是最難做的官了。她做銷售總監,能力是上能服老下能服小,無奈林大了什么鳥兒都有,銷售部門轄下的倉儲部門,宵小弄權,瞞上欺下,管理不當。”

              話到這兒,王總突然加大嗓門怒道:“這幾個倉管人員,倉庫日常管理不行。入庫管理不行。出庫管理不行。報表一團糟。防火防盜安全管理更不行。”

              聽到這兒,我逐漸開心起來,不是談到我和林魔女的事情,說明他沒知道那事,說公司倉儲部的這些問題,無非就是黃建仁覃壽笙那幫家伙把倉儲部弄糟了,把老總惹得那么火,估計都被捉來拆骨了吧?假設我是老總,那幾個宵小之輩,我草。我一個一個捉過來綁住練九陰白骨爪。在他們頭上每人抓穿七八個窟窿。

              “上個月,在倉庫里吸煙,引起火災,好在撲滅及時。我下去后狠狠批了一頓,扣了這幾個王八蛋當月工資,開除了幾個。沒想到昨晚,這倉庫又給我添麻煩來了,被搶了價值多達八十萬的通訊器材。八十萬?我的凱迪拉克也就這個價錢了。你媽個蛋的,一群飯桶。”王華山越說越氣,直拍得飯桌砰砰響。

              服務員過來道:“對不起,這位先生,您說話太大聲,影響到了別的客人。能不能。”

              王華山掏出煙點上:“對不起對不起,有點激動。”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0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