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二十九章消費我的大美女

          章節字數:3240  更新時間:20-01-20 15:1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別跟我來這套,知道闖紅燈多嚴重嗎,萬一被車撞死了你對得起家人嗎?”

              “是是是,您教育的是,以后不敢了。”

              “算了,你交罰款50塊走人吧。”

              我無奈,只能掏出錢悶悶不樂地交了罰款,后來一想,沒被抓就算我走運了,還在乎那50塊錢干嘛。

              “感謝警察,我可以走了嗎?”

              這樣被警察糾纏了一會,雖然沒被抓起來,我的搶劫對象卻不知哪去了。

              我有些落魄,無所適從,望著茫茫人海不知道該去哪里尋找她。所以我只能漫無目的地瞎走,也是我運氣好,居然在一個街角再次看到了她飄揚的長發,可是卻轉瞬消失在一條黑暗的路口。

              我這時候冒著被發現的危險拼命跑上前去,一直追進那條黑暗的小路。可是路上卻冷冷清清。她再次消失了。

              這次我是徹底失望了,有點一蹶不振,一股寂寞無比的感覺充滿了內心。我點上一只煙,大口大口的抽吸,腦子里除了空虛就是晃來晃去的那個美女的背影。我是怎么了,是不是愛上她了?我想。為什么此時更吸引我的是她的人而不是她身上的珠寶、首飾、普拉達包包、錢包?

              就在我亂發感慨的時候,那個女郎突然出現了。她是從路邊一個賣精品禮物的小商店出來的。

              她的乍然出現讓我措手不及,我慌亂的扔掉煙頭,她高跟鞋”哥登哥登”的聲音在靜夜里異常清晰地遠去了,裊娜的背影也逐漸消失在昏暗的路上,長發依舊飛舞。可能她確實喝了很多酒,手里的包不是好好掛在肩上夾在手臂里,而是半跳舞的掛在手里隨著整個人的走姿美妙的甩。我動手了。

              邁開大步我沖了上去,我只要搶她的包就成,她的包里起碼有幾千塊錢的東西,搶首飾太難了,我只要一拉住她的包就馬上跑,她絕對不會追到我。

              唰的一下,我跟前竟然有個人從側邊小巷冒出來先下手了,拿著女郎的包就跑。媽的。竟然還有這種事,我先盯了半天的獵物讓人家先下手了。那個人已然搶到了包,奪路而逃,我就去追那個家伙,把包搶過來。那個家伙身材矮小,估計跑不過我的。

              我從女郎身邊呼嘯而過,聽見了女郎驚慌失措的叫聲:“啊?搶包啊。”

              那個家伙手拿著包,這條小巷跑完后,又穿過另一條小巷,他絕對沒想到我是他同僚,他看著女郎手里的包成功搶走,哪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我也算是黃雀?算個螳螂吧。

              以前我在學校,短跑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中長跑,在系里鮮有敵手,這家伙第二條小巷沒跑完,當即被我逼到身后,他也料到了后面有人追,突然反手一揮,我看清了手里的是匕首,還好我沒逼得太近,不然肚子開口了,小樣,敢殺我?

              我眼疾手快抓住他拿著刀的手往我身上一拉,一腳順勢飛出去,把他踢飛,手里的刀和包都散落在地上,我上去扯住他頭發抓住他的頭往地面上狠狠撞了幾下。這下他全身軟了,從別的小巷里,竄出來幾個他的同伙,我抓起地上女郎的包就跑。

              穿過幾條巷子,一邊往后看一邊跑,確信那些人都被我甩開后,我放慢了腳步,向前走。低下頭來看手里的包,迎面和一個人撞到了一起,我急忙拿起包就要砸,可是。撞到的居然是被搶包的女郎。

              她一臉感激的從我手上拿走包包:“謝謝你,謝謝你幫我搶了回來。”

              我愕然。

              待我鎮定下之后,我低著頭苦苦想著該不該搶,不過她好奇的盯著我,已經記住了我的樣子了,我這一搶,她一去報案,被捉的幾率是非常大的。

              “真的謝謝你,我叫芝蘭,你叫什么名字?”

              我抬頭看她的時候,被震住了,芝蘭,果真嬌麗無限婀娜嫵然秀如芝蘭,仙女。登時一種奇怪的感覺讓我沒法好好說話了,那雙明媚陽光純真的大眼睛更是讓我打劫的想法煙消云散,我全身不由控制的轉身揮了揮手:“再見。”然后傻傻的走了。

              我點上一根煙,頹然往小巷出口走,沒想到她還跟了上來,用手輕輕碰了碰我的手背:“哎,你怎么了?”

              “一個女孩子家。晚上別走這種路。連這點常識你都不知道嗎?”我突然罵道。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走這里去華潤商廈比較近啊。”

              “你傻啊你。你別跟著我。”

              我走出了小巷,走到了人流熙攘熱熱鬧鬧的小食街里,她拉著我的手說道:“能不能,請你吃點東西?”

              我盯住她的眼睛說道:“芝蘭女士,我本身也是一個搶匪。我剛才原本是搶劫你的,但是途中卻沖出來另一個搶劫的,我不是幫你追搶匪,而是我是為了你手中的這個包的。告訴你,不要相信外表端莊面善的人,特別是我這種人。”

              天使的臉蛋,魔鬼的身材,芝蘭就是這樣的美女,我情不自禁的告訴了她我是搶匪,我是想讓她知道,永遠不要相信外表漂亮的人。反正我一跑,她也追不到我,再說了我為什么要跑,就算她去報警,也沒有證據。

              我轉身就走,她怔住,站在原地看著我。

              一陣冷風吹來,我感到無比的惆悵。“那你后來為什么又不搶了?”這姑娘真不怕死,又追了上來了。

              “看到你那一刻,之前的搶劫想法蕩然無存。感到自己很殘忍,甚至為自己先前的搶劫想法感到可恥,我自己也是有手有腳的男子漢,為什么就生了這么惡心的想法出來?”

              “你為什么要搶劫?”魔鬼身材的這位女郎,不僅有天使般的臉蛋,聲音更是如風鈴般悅耳。

              “哼,我缺錢用。”

              “缺多少?”

              “兩萬。”

              “好。我去取來給你,你在這等我。”她拉住我,堅定的說道。

              “嗯,好,我在這等你。”

              “好,你等我。”她哧溜跑進了對面的銀行取款機前。

              等你?當我傻啊?你一報警,我又惹來無窮盡的麻煩,誰信你會無緣無故的給一個搶你東西的搶匪錢花?我拔腳逃之夭夭。

              這晚我當班,穿著制服靠著墻,兩眼茫然看著紅男綠女尋歡作樂。我把帽沿壓得低低的,生怕有人認出我,既怕我曾經認識的所有人,也怕我昨晚搶劫過的芝蘭。

              一張紙條塞到我跟前來,我愣了一下,怎么?我這樣打扮還有人給我紙條啊?卻不是昨晚那保安同僚給我的,而是一只芊芊玉手,白凈柔滑,我看過去,一位美麗的女人,美麗得神圣不可侵犯的女人,黑發束在高高的衣領中,多情妖冶的杏眼,精致的五官極和諧的恰到好處,淡紅色閃光唇膏的水晶嘴唇,嘴唇上的小晶片閃閃發亮,再襯上白玉般無暇的皮膚。她的美,是一種圣潔的美,絕對有別于外面的那些小姐。我一陣旋暈,急忙退后幾步,低著頭不敢看她。

              她逼過來兩步,把紙條晃到我眼前:我是美女嗎?

              我看著她的眼睛,點了點頭。

              “你叫殷然?”她的聲音動聽而又有磁性。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回答道。

              “呵,能不能陪我喝杯酒?”

              “對不起美女,我在上著班。”

              “那好,那我跟你們的領班說。”

              她真的跟領班說了,領班過來對我說道:“殷然,過去陪陪這位客人。”

              “領班,陪客人的事情,不都是小姐們和那幫家伙做的事情么?”我口中的那幫家伙,就是做鴨的那幫。

              “殷然。你秀逗了。像這種客人,非富即貴。在我們這里消費,一高興起來,消費可是一萬一萬的給。”

              我怔住。一萬一萬的給?真的假的?我見過男客人給小姐們真的會幾千上萬的給,但是女客人給做鴨的這么多我倒是沒見過。我什么都能抵擋得住,除了誘惑,對,我也是那么惡俗的家伙,很喜歡錢,很現實。

              她在”雅典娜”包廂那,我敲門的時候,服務員開門給我,偌大的房間,只有她一個人,她正坐在沙發上,食指和拇指捏住盛著紅葡萄酒的高腳杯,對我笑了笑,假如她是個輕蔑或者是盛氣凌人的笑容,我馬上轉身就走,不過她這個笑容卻是很真誠。

              “請問,我能為你做些什么?”我鎮靜地問道。

              “你來了,過來這。”明眸皓齒,巧笑嫣然。

              我局促不安的搓著手,坐到沙發的角落邊。她撲哧笑笑:“過來一點嘛。”

              我挪了挪,她一站起來,坐到我旁邊,挨著我,我急忙挪開一點。她不會把我當成是鴨子看待了吧。

              “服務員,你去幫我們調兩杯雞尾酒。”她對著門后的服務員說道。

              “能不能,脫掉帽子?”她幽雅的問道。

              “哦,好。”我還是抑制不住我內心的緊張和惶恐。

              “你居然是大學生?”說著,她的頭轉向了我,一雙杏眼中滿是疑惑和驚訝。

              “這。你這么全知道?”讓我疑惑的是,她不僅連我名字都知道,就好像看過我的個人簡歷似的。

              “哦,我給了他們錢,他們都告訴了我了。”

              “你是不是覺得有錢就很了不起?”我突然問道。

              她驚訝了一下,驚訝于我為何突然的不悅。我敢說,十個男人,有九個會愛上她驚訝的神情――修得相當得體的眉毛一彎,嘴里的舌頭敏捷地從她的皓齒下滑過,然后又微笑著恢復了她特有的尊嚴。就象一陣微風拂過平靜的湖水,帶起一絲的漣旖。然后,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對于我來說,金錢確實是檢定生存價值的唯一標準。”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