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二十六章前美女女友的糾纏

          章節字數:3276  更新時間:20-01-20 15:1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靠在沙發上,不知何時漸漸睡去,第二天一早,小腿突然一陣疼痛,醒來見林魔女正好第二腳踢來:“起來。”

              “哦。”我慌忙起來。

              “為什么還不走?”

              “哦,因為,因為我怕你的身體。”

              “滾啊。”

              我心想這樣也好,她看起來起色好了許多,不必去擔心什么了:“過幾天記得去做個檢查,我怕萬一影響到你生育。”

              “我告訴你。我從今以后不會再認識你。你給我滾出我這里。你這種人配進我屋里嗎?”

              真是自討沒趣,我出了她家。

              今天是早班,我先過去了停車場洗車,一直忙到下午,不經意間的一個抬頭,見對面馬路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微笑著向我招招手,我心一震,牡丹?

              看錯了,是李萍兒,她笑著跑過來,頭發一跳一跳的被風吹起飛揚,煞是美麗。她跑過我旁邊拉著我的手:“吃飯了么?”

              我全身都濕著,抽開了我的手:“怎么今天會來看我?”

              “我上晚班啊。想見見你,就來找你了,你吃飯了嗎?我們先去吃些東西吧。”

              “嗯,等我一下。”

              在餐廳里,李萍兒拿著一個盒子放到我面前。“什么東西?”我問道。

              “皮鞋。”

              “干嘛要買,浪費錢,我又不是沒有。”

              “我喜歡幫你買呀。”

              我怕別人對我好,我是個很容易感動的人:“謝謝你。”

              “熱淚盈眶了?丟死人了。趕快叫東西吃吧。”

              “哦。”

              “喂。今晚我上班上到晚十二點,你去接我吧。”李萍兒往我嘴里塞了一塊肉。

              “嗯,好。”

              她滿意的吃吃笑了一下。

              晚上十一點多,買了一束花就去酒店門口等李瓶兒了,十二點之后,她下來了,一溜小跑到我面前抱著我親了一下,接過花笑了笑:“等我一下。我還要開個會。”

              我點點頭,她又跑了回去。

              過了十幾分鐘,三輛面包車前后飛馳過來停在我身邊,急剎車發出尖銳的剎車聲音。車門嘩啦一開,十幾個人手拿棍棒圍住我,我還傻傻的站在那兒:“干什么?”

              “有人給你接個電話。”一男的把手機遞給我。

              我奇怪了。

              “快接啊。”那男的叫道。

              我接到耳邊:“喂?”

              “殷然,你有種啊。連我女人你都碰。”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很惡心的官腔。

              “誰是你女人?”

              “我警告你,你最好馬上在她面前消失。”

              好像是和李瓶兒有關。我頂嘴到:“你以為你是什么?皇上?還是總統?”

              “哦?你敢跟我叫囂,你很牛是吧?你想怎么玩我陪你玩。給你十分鐘找人。”

              我聽出了聲音,棗副總。這家伙和李瓶兒還是在糾纏吧。“姓棗的。人多就了不起了對吧?你有種你怎么不下來站我跟前?”

              他嘲諷的笑道:“我年輕二十歲的話,就是三個你未必能傷到我。”

              李瓶兒本就是一個賤貨。如果是為了搶這么個女人,和棗副總這種人雞蛋碰石頭,那不值得。但是棗副總曾在億萬通訊欺辱過我,手拿紙沓甩我臉上,嫁禍偷女人內衣褲于我,將我逐出公司,現在又自以為自己錢多就可以隨便欺壓窮人。我知道這些有點錢的人心里想什么,總把我們這些整日奔波勞累地位低下工作辛苦收入低微看成傻子,為他們這些有錢人勞作而已。

              越想就越憤恨:“姓棗的,十幾個人手拿家伙圍著我,你連站在我跟前的膽量都沒有,你算個什么東西?”

              “你是真的想死。”他大叫一聲掛掉電話。

              我把手機丟給手拿鋼管站我面前的家伙,那家伙對我說道:“小子,有種的很啊。”

              我沒有回他的話,想著如果這些人真動起手來,我該往哪個缺口跑。

              掛了電話才不到一分鐘,棗副總邊大腹便便從酒店樓梯口下來了,走到我跟前道:“本來我只想給你個警告,不過既然你想玩真的。我便也不客氣了。”

              李瓶兒跟著跑過來拉住棗副總:“棗大哥,不要,不要啊。”棗大哥,真好笑,這家伙老得足以當她爸爸了。

              棗副總厲聲呵斥李瓶兒:“好啊。不要。那你先說說,你是跟這家伙還是跟我?”

              李瓶兒低下頭來,一下后對棗副總說道:“你等我一下。”

              然后過來扯著我往外邊走,走出三四米遠后,我站住了:“李瓶兒,你們現在在做什么?我今天便是跟這家伙耗上了。”

              她甩了一下頭發說道:“殷然。你聽我說,你先回去,等下我回去了我再和你說清楚。”

              “回去什么?姓棗的不是問得很好嗎?既然你跟他你就好好跟他,不管為了錢還是為了別的。如果你跟我你就好好跟我,我恨的就是搖擺不定于幾個男人中間讓男人為之吃醋拼斗的女人。”

              棗副總點點頭道:“對,說得不錯,我正是也要把這個事情問清楚。”

              我指著棗副總罵道:“他媽的。我們說話你插什么嘴。”

              “你媽的還敢嘴硬。”我旁邊一人一腳踢過來,不痛不癢的踢在我屁股上,我右手一把掐住那家伙脖子,那家伙身材矮小,我一扯就過來了,一膝蓋頂到他小腹上,他就軟趴趴的趴在了地上。

              “狗日的。上。”一群人揮著棍棒大喊。

              “別鬧了。”李瓶兒怕鬧出事來。

              棗副總說道:“等下。先讓他們說完話再打也不遲。”

              這些人站著不動了,眼里冒出火來。

              我對李瓶兒呵斥道:“你要跟誰倒是說清楚啊。”

              她尷尬的忸怩著:“我。我。”

              “有病。”我罵李瓶兒道。轉過頭來對著棗副總喊道:“姓棗的。這種賤貨。也只有你才喜歡了。”

              棗副總忍無可忍:“打斷他的腿。”就是在此同時李瓶兒對我叫道:“殷然,我跟你。”

              我沒理她,說完那句話我已經跑開,我腦袋還沒生銹,去逞匹夫之勇被人家打得連自己老媽都不認識。

              一群人追在我后邊,但這些整日煙酒不離的小混混,怎么可能跑得過我?折了幾個小街道,后面就沒一個人了,我又折了回來,躲在墻角處看這些個小混混氣喘吁吁的回到棗副總跟前。

              說了幾句話后就上了面包車走了。

              見這些人走后,我悄悄的靠著墻摸索到離棗副總和李瓶兒近一些的地方。見棗副總一只手搭在李瓶兒肩上,李瓶兒懊惱的甩開:“別碰我。”

              棗副總氣道:“喲。你還挺硬啊。當初求我的時候怎么那么不知廉恥的往我身上爬?”

              “對。你當初答應我讓我當經理,我才那么傻給你騙。可你有遵守你的諾言嗎?”李瓶兒嗚咽著。

              “寶貝,哪能那么急呢?我雖然是餐部的投資人,就是安排你做餐部總經理也不難,但問題在于,并不是只有我一個投資人而已。我還要和另外的兩個投資人商量。這需要時間,你明白嗎?”棗副總又把手搭在李瓶兒肩上,李瓶兒這次沒客氣了,反手一巴掌啪的響在棗副總臉上。姓棗的大喊一聲,繼而揮手一拳打倒李瓶兒。

              原來他們之間是有這么一檔見不得人的交易。

              “你不是個男人。”李瓶兒在地上爬起來罵道。

              “臭表子,你還以為你金子做的?裝逼。要不是看你有幾分姿色,我他媽的就是瞧也不多瞧你一眼。還要我去跟那姓殷的乞丐搶你,我操。”誰知姓棗的一腳飛過去踢到李瓶兒身上,李瓶兒大喊一聲又趴倒在地,已經凌晨一點多,街上一人都沒有,空曠的街道只有李瓶兒的哭聲。

              我動了惻隱之心,覺得她也挺可憐的,這么給那禽獸踢幾腳不出人命也出重傷了。從垃圾堆翻出一個尼龍袋,從棗副總后面悄悄溜過去,拿著尼龍袋往他頭上套下去,一板磚跟著敲到頭上。他立馬身體一軟,摔倒在地,掙扎著想要扯開尼龍袋,李瓶兒忍著痛爬過來腳踩住袋子不給棗副總扯開。對我叫道:“剛哥,你們快過來一起打死他。”

              剛哥?我愣了,回頭看了一下,沒有人。

              李瓶兒搶過我手里的磚頭就砸到棗副總頭上,她心中的火氣實在是大,這一板磚力道比我剛才那一下要大得多,磚頭登時一分為二,見到棗副總的血從尼龍袋里滲出來。

              這下我慌了,我可只是想給他點顏色瞧瞧,而不是真的要了他的命,李瓶兒拿著半截磚頭又要砸,我急忙搶過來。

              “幾位大哥。饒命啊。瓶兒,饒命啊。”棗副總真的以為有幾個人要砸死他,急忙帶著哭腔求情起來。

              幸好,沒把他敲死,我連忙把李瓶兒拉起來就跑。上了的士后李瓶兒直接說到她那兒,到了她租房后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用了不到一分鐘裝了東西就走人,還有很多衣服化妝品都沒拿。

              我提著兩個箱子,她挎著包。兩人一起急速跑下樓,過了馬路對面后,見那三輛面包車往李瓶兒樓下飛過去,我和李萍兒急忙藏好。面包車停后,那十幾個家伙手上拿著的不是棍棒,而是刀。

              “他媽的給她跑了。留兩個在這里守。見到她把她的手砍下來。大家分頭找。”一大群人上了面包車,三輛車各往三個不同的方向開出去。

              和李萍兒盡是找小路走,李瓶兒慘然一笑道:“看來,湖平市我是呆不下去了。”

              “我就不信姓棗的能夠一手遮天。”我憤憤道。

              “他是不能一手遮天,但是就算鬧出的事再大,吃虧的也總會是我們這些沒錢人。”

              李瓶兒這句話說的對極了。

              “殷然,謝謝你。”李瓶兒感激道。

              我不言。

              “殷然,知道剛才你用袋子罩著他的頭,我為什么叫了一聲”剛哥”嗎?”

              “你是不想讓姓棗的猜想到是我吧?”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0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