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二十一章致命的她

          章節字數:2753  更新時間:20-01-20 15:1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簽訂任何的勞動合同嗎?”

              “不用,愿意來就來,當天晚上結當天的工資。”

              還有這么好的事?居然被我碰到了,看上去是辛苦了些,不過總比每日在地牢里嘆人生要強。

              后來,我就去了,每天穿著制服,當了一名洗車工,雖說沒有倉庫搬貨那么辛苦,但是與自己大學時的理想越來越背道而馳了,在學校時,老師們的諄諄教導讓我們總覺得社會是那么的美好,我們都在憧憬著走出校門,迎向更光明的未來,沒到畢業同學們都恨不得學校早點發了畢業證,畢業那天的摔盆砸鍋并不只是為了告別幸福的校園生活,更是以為憑著自己的奮斗,從一條暖洋洋的小溪中奔向了炫彩美麗的海洋中。

              現在想來,越來越覺得可笑。一邊擦干凈車子,一邊沉溺于往事的回味中,身后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棗哥哥,我們都去買東西那么久回來了,這車怎么還沒洗好啊?”

              我回過頭來,是那李瓶兒,一手提著從商場里剛買出來的衣服,一手挽著一個中年男人,男人都可以當她爸了,就是這個。頭發絞成幾縷像個八爪魚似的那男人,棗副總?那個用一大沓紙摔在我臉上的家伙。

              我不忍李瓶兒看到我落魄樣,把帽子往下壓了壓。

              “你快點成不?我們車子放了差不多一個鐘了。”棗副總對我叫道。

              我點了點頭。

              李瓶兒怎么會與我們公司,說錯,我已經被逐出公司了,是億萬公司的棗副總鬼混在一起呢?莫非此人就是李萍兒嘴里所說的她們酒店桑拿部和餐部的股東之一?看著我擦拭著的黑色轎車,對了,就是這部車了。

              李瓶兒與棗副總站在一塊,世間流行的美女配野獸。美女喜歡野獸嗎?愛屋及烏,喜歡野獸的錢也就順便喜歡野獸了。從某種方面來說,女性長期被認定為是第二等也許是一種幸事,正因如此,女人反而沒有什么可顧忌的,生存大計面前,尊嚴啊面子啊骨氣啊,這些統統靠邊站吧。男人卻不行,很少能有男人能吃順女人的軟飯,我突然覺得陳世美這人特有本事。

              我雖然用鴨舌帽把自己的臉遮得很低,李萍兒還是認出了我的身形,棗副總剛繞到另一邊看車子干凈了沒,她就迫不及待的諷刺奚落我,揚了揚手里的一袋新衣服:“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和某個人睡了那么多次,連個像樣的東西都沒收到過。倒是在街上隨便撿了個男人,都比自己精心挑出來的強。”語氣盡顯尖酸刻薄,那話傳到我耳中,字字打在我的心臟隔膜上。

              “那個那個那個。過來。車底這里,怎么洗的?”棗副總朝著我大喊。

              我過去趴下看了看,已經洗得很干凈了,但是不知道棗副總想要讓我去擦哪里?我不明白的看著車底,他用手指了指某個干凈的地方,我也只好把半個身子鉆進去用毛巾擦干凈。

              “洗一次車要二十塊,還弄不干凈,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做什么吃的?我的車可是很貴的。”棗副總沒認出是我,卻這樣的挑剔,難道他也認為他是上等人?

              李萍兒故意很用力的關上車門,眼珠子不屑表情鄙夷的惡心了我一眼,扭扭捏捏十足小姐派頭,說多討厭就有多討厭。

              女人現實到這樣的地步,也難怪男人拼事業是那么的豁命,更難怪那么多男人向往金庸書里揚眉吐氣的男主角。望著疾馳而去的奧迪A6,姓棗的還故意碾過一個水坑把水激起撲向一位路邊修自行車的大爺,大爺渾身滴水好不狼狽,狗日的別有一天栽我手上,叫你也不得好死。

              我走過馬路對面去,拿著一條干凈干毛巾幫大爺擦他被打濕的衣服,大爺一邊謝謝一邊喃喃著這個人怎么能這么開車。走回來時見洗車房的店長叉著腰看我,一雙眼睛冒出火:“那些擦車的毛巾,都是從上海買的。誰讓你拿去擦人的?”

              “你他媽的給我去死。”我指著他的頭咆哮。

              他一震,繼而咬牙切齒:“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沒再說話,走向另一部車,擦了起來,他氣憤的奔回辦公室里面,我想我的洗車生涯很快就要結束了。

              手機終于響起來了,扔了好多個應聘的資料后,終于有用人單位找了:“您好殷然殷先生,請在今日四點鐘到達萬達公司四樓人事部應聘。”

              記起來了,萬達公司,應聘的是個蠻不錯的工作,是物業管理處的,進大公司最起碼看得到慢慢爬得上去的希望,像這種臨時工,人家一腳就可以飛了咱,不是久留之地。

              請假后回到地牢打扮整齊,坐上公車往萬達公司,在公車上,手機又響了,還以為是其它用人單位打來的,一看見號碼我就想把手機關機了,是林夕打來的,死八婆,還找我干嘛?我滅掉,又響,我又滅掉,如此折騰了幾次后,我不耐煩了,林夕也夠堅韌的,我干脆就調成無聲的,給你打爆吧。

              見我不接電話,她換了策略,發了個短信息過來:你給我接電話。

              就連求人接電話也要用命令的語氣,令人生厭得很。誰娶到這種女人,真是家門不幸啊。

              我沒理睬,到了萬達公司,手機屏幕上顯示,她已經又撥了好幾次,還有一條短信息:你想讓我死嗎?

              這個短信確實嚇我不輕,我跟她之間的事情,莫不是已經被億萬通訊公司的老總王華山發現了?叫我去幫她想辦法?一急之下我回撥過去給她。

              她已經接了電話,卻不出聲,怎么?想讓我先開口問你什么事嗎?我也不開口,就這樣僵持。

              “你死了嗎。”突然的嘯叫讓我渾身一顫,審判官審問犯人似的,我差點沒跪在地上叫大人饒命。

              “有什么事就說。我沒時間和你說電話。”這時我才記得起來我早已不是她手下的小職員,我早就被她給踢出了公司,印象中林魔女雖不是和秦壽笙莫懷仁等草馬流寇淪為一伙,但我對她的厭惡不甚于那個土匪團伙。

              “病歷單呢?”她的聲音幽幽的,冷冷的。

              “什么病歷單?”哪個病歷單?是不是去人工流產的那個病歷單,記得是我帶著的,不過不知道后來扔去哪里了。

              “病歷單不是你拿的嗎?”她有點急了。

              “是,是不是做完人工流產后有后遺癥?”看報紙經常見到有些女人做完人工流產后就啥病啥病的,林夕雖強勢,遇神殺神見佛殺佛,畢竟還是動物,不是鐵打的機器人。

              “誰跟你說的我已經做了人工流產手術?”她又急又怒。

              “這個?上次咱一起到醫院,不是做的人工流產手術嗎?”

              “你自己去看病歷單。你給我把病歷單帶過來。我在醫院。”她用嘯叫結束了對話。

              什么東西啊?死八婆。上次做的不是人工流產手術?那她進去那個醫務室那里那么久做什么鬼?日。我懶得理你這妖女人。我的未來要緊。看了看手機,兩點三十分,距離四點鐘的面試還有一個多鐘頭。

              在萬達公司樓下找了個長凳,點一支煙,從包里拿起一本《成功面試的訣竅》,病歷本就夾在這本書里跟著掉了出來,我撿起病歷本,打開來,研究醫師的師體了。什么什么炎癥,什么什么感染,什么什么宮。

              沒辦法,實在太龍飛鳳舞。6號什么什么。13號點點,20號點點。6號是我上周跟她去醫院那天,13號正好是今天,這么說來,這個過程還沒完?孩子沒打?這下我頭可大了,這死醫院,搞什么東西,做個人流手術還要像打狂犬疫苗一樣一周去一次。

              我徘徊在去與不去之間,不去的話,麻煩還沒完,甚至以后更麻煩,萬一去了趕不及回來,誰來等我面試?抬起頭來恰好見到對面馬路有個小診所,不恥下問,不恥下問。鼓了好大的勇氣走進診所里問醫生,一臉慈祥的老阿姨醫生拿著病歷單看了一陣,然后推了推眼鏡看我:“唉喲,你女朋友檢查出來好多婦科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