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十五章和她去醫院

          章節字數:2988  更新時間:20-01-19 10:1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醫院里,做了個B超,醫生看了看圖:“三個月了,胎兒狀況良好。”

              林魔女猶豫了一下,鼓起勇氣問道:“醫生,還可以打掉嗎?”

              “我說你們年輕人也太隨意了,如果沒考慮好要孩子,要懂得避孕啊。打掉,為什么三個月了才來說打掉?胎兒在子宮中的成長時間越長,打掉越對母親的身體傷害大。”

              “這幾個月我一直忙著工作的事情,身體出毛病的時候我還沒察覺到。”

              “不會吧?月經三個月沒來,難道還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出了毛病?你看上去也不是小姑娘,怎么連這點常識也不懂?”

              “醫生,打掉后對將來的生育有影響嗎?”我插嘴道。

              “影響是肯定會有的,甚至會生育不了,但那是極少數。”

              然后,開了一些藥,下周一來打掉。回去的路上,一路被她罵著回去,耳朵都生繭了。我也在罵自己倒霉到家了,萬一被李瓶兒知道我這會跟林魔女去打胎的話。

              銷售三部門打電話到倉庫,讓我們倉庫拿一箱電話機上去,我扛著箱子路過某個辦公室的時候,居然看見覃壽笙衣冠楚楚的坐在辦公室里,我驚訝的看著他,這么多天不見,我以為上次那事情后,是不是因為他害怕我在公司里得點勢后走了,誰知他竟已經混到了這個辦公室。

              我拉住了一位剛好從他辦公室走出來的同事問道:“請問覃壽笙是新來的嗎?”

              “哦,那位新來的姓覃的是我們莫部長提上來的,好像聽莫部長說他以前在總部做過。”

              媽了個逼的在總部做過?莫懷仁在公司里可真是一手遮天的,難道林魔女瞎了眼嗎?覃壽笙那種人渣居然能衣冠禽獸的坐在辦公室里上班?我無奈的鄙視了他幾眼走了。

              走廊里正好迎面碰上莫懷仁,莫賤人看到我,假裝熱情的和我打招呼著:“哎喲,這位不是我們億萬的英雄嗎?殷英雄扛著這么一大箱東西,是不是又和竊賊搏斗后的戰利品?”

              我沒回話。

              “殷英雄,我們公司要是有多幾個你這樣的楷模,那多好吶。”他邊狡詐的笑邊用奚落的口氣和我說話,我真想舉起那箱子直接砸往他狗頭。

              我忍著怒氣進了銷售三部門的辦公室,聽到辦公室女同事們談論公司放在更衣室的錢包和內衣褲經常被偷。

              “你叫殷然?”他們銷售三部門的主管叉腰問道。

              “對。”

              “可是?聽說你為了公司立了大功了?”她指了指我肩膀上的箱子。

              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她肯定奇怪,我為公司立功了,怎么還會只是一個倉庫搬運工呢?

              “我喜歡倉庫的工作。”倉庫多好啊,沒有硝煙,沒有莫懷仁這類陰謀達人,沒有七嘴八舌的同事,就算有一些苦累,都比不上辦公室里的人心累。

              “那,你能不能幫我把這箱貨搬到儲藏室里呢?”

              以前我沒有在公司出名時,只要級別比我高一點點的人,叫我這種倉庫搬運工辦貨都是用命令和理所當然高高在上的口氣,難得有這么客氣的口氣。

              “哦,好,你們部門的儲存室在哪里呢?”

              “出門往右,然后直走,最后的死角就是。”

              我扛著這箱子到了那主管所說的死角,但是有兩個門,門上也沒有牌子,也不知哪間才是儲存室,儲存室的門,一般都是比其他房間的門爛一點的,看準了那個爛一點的門,我用腳踩了踩,門是鎖著的了,用手開才行,我把箱子放下騰出手,用力擰開,誰知這門很堅強,我加大力氣擰開然后一邊推著,嘩啦門開了,我的重心都用在門上,一個趔趄沖進里面去。

              白,白婕?

              白婕在換著制服,上身的上衣已經脫了,正要脫褲子,看見一個男人突然的闖了進來,她尖叫了起來:“啊。”

              她捂住了上身,實際上上身還是有衣服的,看清楚是我時,她既驚恐又驚訝:“殷然??”

              “白婕,對不起,我,我以為這兒是儲藏室,我這就走。真的對不起。”

              我鞠了個躬弓著腰轉身逃了出來,原來旁邊的那間才是儲藏室,我把貨箱放下后帶上門,飛速逃離此地。

              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覺得自己雖然是無意中侮辱到了心中的圣女,但是,白婕可不會這么想,或許她以為,我一直就是在偷窺著她的呢?

              我緊張著她的想法,我喜歡她,我在乎她,但我現在的女朋友是李瓶兒,而我的心底又有著一個不可磨滅的牡丹。這是博愛嗎?還是我們男人本該有的本性?我想我是變態了,不是在寂寞中變壞,就是在寂寞中變態,我真的是變態了,牡丹走后,抽空了我的靈魂,夜夜伴陪著我的,除了消失不盡的煙霧,還有總是如影隨形的傷心和孤單。

              那我就不如再變態一點吧,反正已經那么變態了。我干脆就和李瓶兒瘋狂著我們的瘋狂,追求著那個圣女白婕,治療那道牡丹割在我心臟上那道永不能愈合的傷痕,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那時還在學校的時候,我一個同學告訴我,和女人玩真心,你永遠玩不起。女人一旦思想成熟,就會知道這個社會的現實,跟老板的跟老板,而那時同齡的男人,還在虛擬的網游里虛構現實的爛漫華麗。

              以前我覺得他是在妖言惑眾,現在我覺得他是看破紅塵了,我不管了。我也要沉淪,我也要墮落,我也要世俗,我不愿意做個懦弱的卑微愛情蠕蟲。

              走進李瓶兒的屋里,她好像沒下班,我撥了一個電話過去給她:“瓶瓶,沒下班嗎?”

              “沒有吶,在上著班。”

              “怎么那么忙呢?”

              “那沒辦法啊,沒事就先這樣哦,不然你在我家等我回去啊。”

              “那么急?我去看看你好不好?”

              “這。還是別了。”

              “哦,那我掛了。”

              我這邊倒是還沒有掛,但是聽到了那邊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小瓶,是誰的電話呢?

              李瓶兒:沒有是誰,我一個親戚。

              中年男人:你親戚?在你家等你?

              李瓶兒:我弟弟。

              中年男人:小瓶,你看那里有小船出租,我們去劃船吧。

              然后李瓶兒這時掛掉了手機,我的心臟血管一下子好像全部被堵住了一般,呼吸也一下子梗在喉嚨。李瓶兒騙我?去劃船?那么就是說,她現在在外面玩,那干嘛要騙我說是在加班?肯定有問題。

              我不管那么多,打的到了她們酒店,到了西餐部,問一個前臺的帥哥:“你們員工有一個叫做李瓶兒的嗎?”

              “有啊。”

              “她在哪兒呢?”

              這個前臺的帥哥朝后面一個女服務員叫道:“小非。李瓶兒主管呢?”

              “李瓶兒主管這時候哪會在這呢?平日這時候都是跟西餐部幾個總經理出去了啊。”

              我慢慢的了解到,這個酒店的餐飲部是一個獨立的部門,是另一個有錢人的大老板投資的,而李瓶兒來上班的這些天,幾乎沒有哪天是正經在這兒上班的,不是陪著那幾個老板出去玩,就是去了這位老板投資的另一個部門桑拿部幫忙管理。

              我顫抖著手撥了一個電話給她,她把電話掛掉然后直接關機了。

              “我是她弟弟,家里有急事,可是她現在關機了,能不能告訴我怎么樣才能找到她呢?”我氣急敗壞的騙著那個女服務員。

              “中午我聽她們說去東湖風景區玩,不過現在應該回來了,你到桑拿部看看,也許她在那邊吶。”

              我飛速奔到隔壁一棟樓,桑拿部。急火攻心的問了當班的那個保安后,旁邊幾個保安還笑嘻嘻的逗趣說你姐姐李瓶兒發達了,傍上了幾個投資桑拿部和餐飲部的大老板。

              “媽的你再說。”我發瘋沖上去和保安扭在一起。

              哐,一悶棍敲在我頭頂,突然間整個世界都是天黑,兩腿軟綿綿的,晃了幾下后,我倒在了地上,他們幾個把我拖出停車場的大門口外:“小子。不想死就給我們滾遠點。””當”關上門后他們走回去了。

              四肢無力,我慢慢爬起來后摸了摸頭頂,一個包,頭暈乎乎的,進不去,只能在外面等李瓶兒回來了,很餓,我買了兩個面包吃了后,卻又莫名其妙的反胃吐了出來,狗日的那一棍,把我打得貌似腦震蕩了。

              意外的,等到了一個人,白婕的男朋友,陳世美?在停車場里攜著一位年紀不小的阿姨,大概五十歲,而且是親密的摟著,陳世美老媽?還嘴對嘴的親了一下。然后摸了那個老女人的胸兩把。

              難道?那個老女人是陳世美包的小蜜?俗話說男人有錢就變壞,可是,要包小蜜也不會是五十歲的老女人吧?那個老女人可是一身的名牌,大富大貴,金項鏈銀首飾玉耳環,她身上能掛上飾品的地方,都沒有放過。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0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