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九十九章 舞長空

          章節字數:4028  更新時間:18-06-08 12:3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雖然在此之前,我和南宮墨便已經達成了共識,如果發生萬不得已的情況,便只有丟卒保帥,盡管我對于他的無情無義十分的不情愿,但是僅有的三個護法都受了重傷,我便是一萬個不情愿也不能如何。

              炎一這個死老頭,這一回是鐵了心要置我于死地,他算準了拋擲力度,故意給我下馬威,炎一陰陰森森對著我們鬼笑了一下,嘶啞著嗓子半吼著道:“一個女流之輩還想跟老衲談條件,給我提鞋都不配!你們這些人有甚么了不起!不便是有個承襲了祖上基業的老爹,有個會舞幾下扇子的哥哥,還有本絕世秘笈!其他的還有甚么!薛慕藻!老衲明白告訴你,今兒晚上修煉的方法你說也得說不說也得說!靈溪大會上老衲只不過用了八成的功力讓了你,今兒可不會再讓你,想談條件等去了陰曹地府再談好了!今兒晚上,除了你其他的人都得死!”

              我手中的茶杯已經貫穿了十成的內力,啪的一聲甩出去:“死老頭,給臉你不要!那姑娘我也明白告訴你!從今往后,要么你們少林不能再傷我泰山派一個人,要么便只能傷害我!”

              這世界上最簡單的事便是只說話不做事,只是動動嘴巴說幾句這很簡單,但是說完再去做,對于現在的我來說真的是難于上青天。

              劇烈的宮縮,劇烈的疼痛,疼的我幾欲暈厥,我一手按著身旁的桌子,一邊嘶嘶的倒抽冷氣,滑落到地上的時候,看到南宮墨握著他的佩劍,幾個進步跳躍,一聲不吭的往炎一的頭上劈過去。

              炎一突然從地面上一躍而起,從地面上撿起一枝樹枝,往他的長劍迎上去,眼看他手中的樹枝便快要和劍鋒相碰,南宮墨忽然手腕一扭,長劍靈巧的避開了樹枝的進攻,一擊必中刺破了炎一披著的袈裟。

              他的長劍上滿含了內力,擊得炎一往右一蕩,炎一的上半身便出現了破綻,南宮墨并沒有趁機出擊,只是用眼神緊緊盯了炎一的破綻一下。

              炎一自知露出破綻趕緊變招,手腕一扭一轉變了角度,樹枝高高的拋棄,手掌從下橫砍向南宮墨的腰腹部,南宮墨手中的長劍在空中轉了個圈,不偏不倚格擋在身前,把他進攻的手掌在同一個位置撥了開來。

              一招又一招,炎一的掌風迅疾,猶如狂風暴雨般的攻向南宮墨,可是無論他是從哪一個方向出掌,南宮墨的長劍還是會毫不費力的,便把他的攻勢一一化解,而且每一次都是把他的手掌格擋在了身前。

              一連十幾掌炎一均是無功而返,終于他急了,整個人突然就地旋轉起來。

              周身的內力形成一圈風力漩渦,大吼一聲后,整個漩渦便圍攏在他的身邊,向著南宮墨攻過去,一時間屋子里一方小小的天地間,刀光劍影氣流飛旋,靠近氣流的地方,有些布料的碎片四處激飛。

              炎一雖然年紀很大了,但內力還是很驚人,南宮墨的右手在腰間一抽,把長衫的腰帶抽出來,那布帶子在他的手中猶如輕風飄逸,炎一沒防備氣流猛然減小,就在這一瞬間,南宮墨手中的帶子飄滑著穿行而過。

              眨眼間布帶子已經穿過炎一的氣流漩渦,來到了他的面前,炎一沒有著力之處,驚呼一聲接連后退了幾步,南宮墨乘勝追擊,布帶子又近了幾公分,可僅僅在極短的幾秒鐘之后,那布帶子便輕飄飄的搖了幾下不再發力。

              炎一狠力一拽,南宮墨無法躲避,整個人被他的臂力拽的從半空中滾落下來,重重摔倒在地上,而在他剛剛爬起來短短的幾秒鐘里,炎一的腳步幾乎已經來到他的面前,他甫一站起身,便被炎一的又一掌擊倒在地,同一時間,有猩紅色的鮮血噴濺在他月白色的衣襟上。

              炎一身形一閃閃到他的腦后,雙拳接連不斷砸落在他的后腰上,拳速飛快一連幾十拳,南宮墨的面色開始變得慘白慘白,菩提高叫了一聲,用力拔出大腿上插著的碎瓷片,疼得大叫起來,鮮血高高的躥起,我的眼前一片血紅,菩提掙扎著匍匐了幾步,想要沖過去給他幫忙。

              炎一一愣神,南宮墨飛快地翻了個身,一個鯉魚打挺借著腰勁彈跳起來,退開幾步做了個備戰的動作,虛脫加重傷,南宮墨看起來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脆弱,他的輪廓分明的額頭上有鮮血流下來。

              他皺了下眉頭,對著我大聲喊道:“別愣著!快點跑!”

              炎一哈哈的大笑起來:“跑?跑到哪里去?今兒晚上你們一個人也不要想離開這里!不管有沒有修煉方法,老衲今兒都要把你們都一并趕盡殺絕!特別是你這美的妖孽似的小娘子!老衲多少年便瞧著她那副張狂的樣子很不爽了,今兒個正好趁此時機做個了結,也省得她繼續為禍世間!”

              南宮墨咬緊牙關倒吸了一口冷氣道:“你敢碰她一根手指頭試試看!小爺我還沒死呢!你想動她等我死掉再說吧!”

              炎一極輕蔑的冷笑了一下,雙掌同時凝氣發力,又是一輪攻守根本不能持平的攻擊,炎一抱著他的腰部,打橫把他舉過頭頂,雙臂一用力,便把他輕而易舉摔在了身后,南宮墨躺倒在地抱著小腹,臉上的表情痛苦的無以復加。

              炎一大步快走過來,抓著他的衣領,像一個成年人提起小孩子那樣一把抓起他來,死命的向著身旁的桌子大力把他摔下去,一下又一下,南宮墨捂著后脖頸奮力抵抗,有木板碎裂的聲音,南宮墨整個人像是從鮮血里撈起來一樣。

              他無力的沖我喊:“娘子快走!打不過的,你這樣子打不過他的!快走啊!”

              炎一呵呵一笑,面上露骨的傷口看起來更加的陰森可怖,可怖的傷口加上他已經半瘋狂后又勉為其難壓抑著的變態笑聲,讓人聽起來更加恐懼,也更加毛骨悚然,他真的是發瘋了,而且還很變態。

              雖然我早曉得炎一有變態的欲望,可是這一刻,當他伸出自己蒼老的布滿雞皮的手,輕而又輕在南宮墨瘦削的臉頰上肆意撫摸的時候,我還是止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止不住的全身戰栗起來,我感到自己已經惡心的快要吐出來了。

              南宮墨的長發凌亂的散在他身旁的地面上,薄薄的嘴唇因為失血而變的蒼白,雪白高挺的鼻梁上,橫亙了一道觸目驚心的鮮紅色的血痕,因為過度的疼痛,他的眉頭深深的緊蹙起來,一張臉上寫滿了大大的挫敗和難以掩飾的傷痛。

              南宮墨不是沒輸過,是從沒輸的這樣慘過。

              他的生日比我大,出道也比我要早,打從十六歲出道到今年已經是第八年了,在這八年里,他跟人家動過手的次數,少說也有不下幾千場,不管是正規的比武競賽,還是私下里的玩笑比身法,又或者是沒那么光明正大,但依然是勝者為王的打賭斗狠,他從來都沒像今天這樣,輸的輕而易舉,輸的無力反抗。

              我有些明白炎一說得,他只用了八成的功力讓我。

              也有些明白南宮墨說得,我這樣子是打不過他的。

              炎一站在我的面前,變態的撫摸了一下,南宮墨染上了血跡的臉頰:“南宮公子年輕有為確實是生得帥,老衲也承認你帥,可是混江湖,只是一張臉長得帥又有甚么用呢,你這樣帥的小伙子,到了最后還不是要乖乖認輸,乖乖死在老衲的手心里,雖然你死掉會有許多人傷心,雖然你死掉江湖上要少一個美男,但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都是沒有法子的事啊。”

              我忍著腹中劇痛跌跌撞撞沖過去,耳邊只有揮劍時尖銳的金屬聲響:“炎一,今兒總算是熬到了頭,總算是熬到該清算結賬的終局,世上凡事皆應如此,你鬧我雞犬不寧我要你人盡皆知,無關道義無關大局,僅僅只是我因你家破人亡!”

              炎一的掌風真的很強勁,僅僅只是掌風便可以要了我的性命。

              原本的宮縮和劇痛,卻在一瞬間讓我變得無比的冷靜,謎一般的冷靜,今天沒有回生火焰劍,沒有幻月斬,沒有達摩禪杖法,也沒有炎一最拿手的月空棍法,有的只是內力和招式的比拼,誰能熬到最后誰便能活下來。

              身體上的傷口愈來愈多,疼痛感愈來愈強烈,但是我不能去理會也沒有時間去理會,疼痛,還是疼痛,疼痛便像傷風之后的高熱,瞬間蔓延到了全身,我只能強忍著拆骨離析般鉆心至極的疼痛,一次又一次拔劍揮舞。

              炎一的內力真的很強勁,而且愈來愈強勁,又一次交鋒,我手中的長劍已經被他的掌風震得脫手而出,急速轉身徒手接住他的攻擊,炎一持著南宮墨的佩劍,居高臨下望著我,笑聲高亢而刺耳,那笑容幾乎是定格在了他的臉孔上,瘋狂而又殘忍,劍刃鋒利,手上的血幾乎沒有挨過一秒鐘,便順著劍身流淌下來。

              “哈哈哈,你們女子真的是愚蠢!真的是傻啊!找男子只找個帥氣的有甚么用!還不是一樣武功平平!還不是一樣的脆弱!一樣的不堪一擊!行走江湖甚么最重要!自然是實力!等老衲練成了絕世神功,一定要叫全天下所有的美女都臣服于老衲的面前!”

              我咬緊牙關,接下手掌上火辣辣的疼痛,炎一再次后退了一步,高舉著劍,我最后用力呼吸了一次,我想我不僅要保護好南宮墨,還要保護好我們的孩子。

              散亂的視線盡頭,只有我永遠也打不開的房門,近在咫尺。

              南宮墨的手上全是鮮血和傷口,人的意識已經開始有些模糊,他身上昔日常有的暖暖的白檀香,也已經有些冷了下來,我用顫抖的指尖微微觸了觸他的臉頰,忍著疼淺淺的笑了一下道:“墨千萬別睡,我會帶你回家的,所以現在別睡。”

              炎一已經陷入了妄想的癲狂狀態中,一直在我的身前身后,來來回回瘋狂的跳來跳去,瘋狂的說他要秘笈,說他要練成絕世神功,說他要替天行道殺掉我。

              我的肚子很疼,剛剛的氣流,把離我最近的璆琳和頗梨,傷的幾乎體無完膚。

              我徒手接了他的劍,這會子傷處的部位已經可以看到,顯露出來的森森白骨,所以后來的后來,他攻向我的每一招,我都接的很是吃力,幾乎沒有還手的余地,幾乎根本沒法子避開他的每一次攻擊。

              衣袖里有東西叮當撞擊的聲響,清脆的很悅耳,我被炎一打的有些頭暈耳鳴,瞬間的失神后我有了一些記憶,沒錯,我還有萬花飄香,我還有大美人。

              在故意做了一個閃避的假動作之后,炎一一掌擊在我的胸口上,我口吐著鮮血趴在地上,哆嗦著肩背掏出袖袋里琉璃制的小瓶子。

              這東西究竟該如何用,我已經不太記得清楚,或許以我的智商來說,有可能從來都沒有記得清楚過,我如今只能記得南宮墨說過的一句話,他說這花毒在大美人的手里合該是配套使用的。

              我匍匐在地面上,拉過南宮墨一只微涼的手,放在唇畔輕輕吻了一下,有些飄飄然的對他道:“今兒圓你一個讓我用花毒脫身的夢,有句話暫且擱在這,我愛你,別忘記你還欠我飛霜殿的解釋,所以你現在還不能死,最起碼不能死在這里。”然后宣告勝利一般轉過身,看著殺到我身前的炎一,輕輕彎著眼睛笑起來。

              瓶塞在我的面前同時被挑開,無色無臭,我只能聞得到身邊濃濃的血腥氣息。

              我不曉得自己的使用方法究竟是不是正確,也不曉得究竟會發生些甚么事。

              我只是如愿以償看到炎一俯身探頭之后,一臉迷惑不解的神情,然后我仰起頭來劇烈咳了兩聲,緊緊抓住南宮墨的手,在心底里輕輕的道:“三哥我來了。”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