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九十八章 惹塵埃

          章節字數:3807  更新時間:18-06-08 12:3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菩提按著身邊的茶幾和家具一步步挪過來,挪到南宮墨的身旁一拱手道:“南宮公子,我們大家可算是找到您了,我們掌門為了您命都快搭上了……”

              頗梨吼了他一聲道:“菩提,別多嘴!”

              菩提壓根就無視她,齜牙咧嘴的疼了一會又繼續道:“我們掌門如今可是最最特殊的時期了,這種時候您不說好好陪在她的身邊還偷腥,就算您是圖一樂子,這偷就偷吧還說走就走,您這也太不仁義太不顧忌后果了啊!”

              頗梨又道:“掌門的事你也敢多嘴!我看你是欠收拾,自找不痛快!”

              菩提不服氣的回頭盯著她:“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這又不是我瞎掰,有甚么不能說得,你們不是也一樣心疼咱們掌門的嘛!是誰在來之前一聲聲嚎著,要給咱們掌門討個公道的!這怎么能是我多嘴呢!”

              南宮墨向著頗梨擺了擺手道:“你們都別插嘴,叫菩提有話直說。”

              菩提吸了兩下鼻子,紅著眼眶哽了一下接著道:“南宮公子,反正這一回的事您做得也太過分太不負責任了,您只曉得自己快活,就從來也沒設身處地為我們掌門考慮一下,您這叫自私啊,這種時候她一個弱女子,難道不是最應該受到關愛受到保護的嗎,您怎么能只顧著自己貪圖享樂呢?”

              南宮墨審慎又警惕的,瞧了一眼殿門口飄過的人影,斟酌了一下才道:“我這樣做自然有我的原因,以后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也不會再這樣對待你們掌門了,咱們先說正事,你們都是怎么上來的?”

              菩提張了張嘴巴,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大殿里便有人影一閃而過,炎一還是披了他那件緋色的袈裟,上好的牛角袈裟扣緊緊的束在左胸前,一腳一踏施了輕功從大殿門口飛進來,確切的說是俯沖著飛進來。

              一人帶了兩股氣流,所到之處響的乒乒乓乓,門窗都在他內力的裹挾下,紛紛從打開的狀態變為了關閉,大有聲討我的態勢,站定之后他就轉身回望著我,那眼神中充滿了成竹在胸的殺氣。

              箭在弦上一觸即發,大戰在即,我的心里竟然無比的平靜。

              我平靜的,甚至是有些情感麻木的坐在我的位置上,端著小和尚剛剛給我捧上來的白開水,盯著他的臉孔平靜的道:“大師,如今都已經是大夏天了,您還搞關門堵窗這一套把戲,難道就不嫌熱嗎。”

              炎一昏黃蒼老的眼珠子一轉道:“熱?老衲閉關的時候,沒日沒夜把自己關在小黑屋里修煉內力,那感覺可比如今這溫度高的多也要熱的多,薛掌門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又怎么會明白我們在江湖上混了一輩子的老年人的想法。”

              南宮墨端坐在他的座位里換了個坐姿,又伸直了胳膊,拉著衣襟正了正衣擺,然后左腿搭在右腿上,又把一只手蓋在腿面上,另一只手伸過來握住我的手,淡淡的笑著道:“大師一個混了一輩子的老江湖,同我娘子這種初出江湖的耍丫頭談人生談哲理,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嗎,像她們這種,在家靠父兄,出門有樣貌,不嫁人有銀子,嫁了人有夫君的千金大小姐,哪里能夠聽得明白大師的這些高談闊論,她說熱就真的只是嫌熱,大師如果連這樣一句簡短的話,都要浪費腦筋拆解出個一二三來,簡直是嫌自己活得時間久了自找氣生。”

              炎一仰著脖頸側著頭哦了一聲:“依老衲之見,南宮公子這小娘子可并非只是個懂得嬌滴滴的大小姐,你這小娘子可是個小狐貍,不僅懂得撒嬌求饒,更是懂得引著人去買她的賬,你們瞧瞧,她如今這眼神里面透著的可都是不好惹不耐煩,還有對老衲的各種不滿意吶!”

              說著他轉頭沖我笑了一下:“薛掌門剛剛的話可是想對老衲說,你關門堵窗的意思是想著要把我們這些人都請君入甕一網打盡吧,告訴你門都沒有。怎樣薛掌門,老衲的讀心術可是猜對了你剛剛的心思了?”

              這個死掉也會為害社會的老狐貍,我表現的真的有那樣明顯嗎。

              不過也無所謂了,三年前也是在這樣一個初夏的夜晚,我同他之間的仇恨早就已經結下,簡而言之就是在今天,要么是我死,死掉到地府里先給我老爹賠個不是,說我沒能殺掉炎一給他和三哥做祭奠,要么就是炎一死,死掉叫他先去十八層地獄里面逍遙快活一圈,然后再去給我老爹和三哥做祭奠。

              我發愣考慮自己的對策,璆琳和頗梨的臉色冷得可以嚇死人,菩提在座位里面蹬著腿,大聲的又罵罵咧咧了一通,南宮墨面上的表情繃得緊緊的,盯著炎一的眼神犀利里夾雜了震怒。

              我跟了南宮墨這樣長時間,還是頭一回看到他今兒晚上這樣子的眼神配表情,大抵所謂的眼神可以化做刀子,眼刀子也可以殺死人,說得就是他如今這樣子了。

              炎一雖然武功不錯,但畢竟人上了年紀,氣勢上難免就會不戰先衰。

              這一刻面對著南宮墨的威懾力,還是難免流露出了一絲緊張和怯場。

              半盞茶的冷場后,炎一率先打破沉默:“老衲既然答應薛掌門換個地方談自然不能食言,薛掌門,咱們地方也換了水也喝了,是不是可以開始談正事了?”

              我還沒說話,南宮墨搶在我前面道:“可以啊,不過正事開始之前還要煩請大師先說一下,小爺我這幾位護法的傷又是怎么一回事。”

              炎一咕噥著嘴巴,喝了一口手中蓋碗中的茶水道:“這三位護法是南宮公子手下的人嗎?老衲怎么聽說這幾位護法都是薛掌門門派里的人呢?”

              南宮墨言語上不讓他半分:“如今還可以再分一下,等到婚禮一過,泰山和恒山就不需要再分你我,等小爺我和我娘子出去,主婚人還要請大師來擔任。”

              炎一呵呵笑了一下道:“南宮公子請不請的,你們這對小夫妻的主婚人老衲都是坐定了的,這都是老衲的囊中之物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甚是無語的望著炎一,有點頭痛于他的精神和人格雙重分裂。

              南宮墨剛剛這話的意思我算是聽明白了,他是不管怎樣都要爭取說動老頭子,不要殺掉我們為我爭取一條生路,而老頭子的話我也聽明白了,就是無論如何今兒晚上老頭子都是吃定我們了。

              我在心底里無奈的輕嘆一口氣:“大師用不著再拐彎抹角的說話了,咱們來談談條件吧,你說你想要的我說我想要的,江湖嘛本來就沒有是非對錯,也沒有應該不應該,各取所需隨時聯盟,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潛規則,有話直說沒必要藏著掖著,要曉得你如今拖我一分鐘,我改變想法的幾率就會愈大,到時如果你提出的條件我不想滿足你或者是反悔了,大師你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炎一詭詐的一笑:“那老衲可以殺掉你們,叫你們曉得自己的選擇是錯誤的。”

              “你得不到你想要的東西,殺掉我們也沒用,試想一下,是練成神功武霸天下,名垂江湖青史這件事對于大師來說比較有吸引力?還是說守著幾具都已經冷掉連話都不會講得尸體比較有吸引力?我猜以大師的聰明才智,是絕不會選擇守著幾具連話都不會講得尸體這條路吧?人死掉不但不能說話,就連最起碼當個練功使用的沙包都不可以,這又有甚么意義呢。”

              循循善誘,周邊挖坑,這純粹是循循善誘,周邊挖坑。

              這些年我跟在南宮墨的身邊學做生意學做人,說真的,我其實甚么也沒有學會,就只是學會了他慣用的談判伎倆,循循善誘周邊挖坑。

              我停頓了一刻鐘,等著看炎一將會做何反應,果不其然,練成神功武霸天下這一句話很對炎一的口味,他聽了我的話,呆坐在自己身下的扶手椅中,摸著雙下巴的手頓了一小會,頓一小會又繼續開始撫摸,然后鄭重其事的挺直了腰桿,端坐了嚴肅的道:“薛掌門的護法果真都是百里挑一的好身手,老衲聽說當年為了挑護法,南宮公子可是費盡了心機,白天集訓晚上設關卡,雖說這些護法都是你們泰山派里身經百戰,功夫身法都沒得挑的一等一的高手,只不過年紀都還是太輕了些,往后還得多多歷練才是。”

              為了不再刺激他原本已經繃得很緊的敏感神經,我決定閉上嘴巴只管點頭。

              “自從薛掌門上了山,你這幾個護法就沒有一個是省心省油的燈,突襲和傷人的事自然是做了不少,只是一直被我少林的弟子們攔了下來,今兒晚上,哦不,確切的說是昨兒下半夜,老衲終于還是于心不忍,干脆就把人給放了上來喝杯茶,順便也可以休息一下,只不過咱們這兩派禮尚往來的風氣由來已久,你們泰山派先送了老衲一道刮了骨的傷口,老衲這少林自然也不能不予回敬,菩提護法的這條腿,就權當是老衲初次見面的一點心意吧。”

              說著,他還真的就是一臉變態笑容的,指著菩提的腿笑得更加開心。

              這幾年經歷過了這樣多的事,我本以為自己已經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火爆脾氣,可是在這一刻,我的火氣還是壓不住的升騰起來,我真的很想把手中的茶杯狠狠甩出去,把他那張變態的老臉給一拳打穿。

              南宮墨抓著我的手指更加用力,攥的我有些發疼,我咬了咬下唇盡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一字一頓的道:“那姑娘我就代表我們泰山派,多謝大師的回禮了。”

              炎一頜首嘿然一笑道:“薛掌門可真是客氣,有家教,有涵養。”

              我又道:“大師你其實不用再掩飾了,你不就是想要秘笈的修煉方法嗎?”

              炎一再次裝正人君子的頷首嘿然:“薛掌門明鑒。”

              “你答應我的條件,我可以留在這里陪你修煉直到成功,如何?”

              我的話音未落,炎一手中的蓋碗茶杯咔嚓一聲,就在他的手中碎成了幾塊。

              唰唰幾聲,有碎瓷片破空穿過的聲響,瓷片擦著我的發絲快速擊打過來,一塊釘在了菩提右邊大腿的動脈上,兩塊直接刺穿了璆琳的雙臂,還有一塊打進了頗梨胸口的膻中穴里,速度太快大家都沒反應過來。

              璆琳和頗梨的傷口還算淺,只運了一點點的內力,就把瓷片逼的反彈出來。

              但是瓷片鋒利的邊緣已經割裂了肌肉纖維,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肌肉斷裂。

              璆琳疼得滿頭大汗,不住的往外呼著氣,頗梨的胸口也在往外流著鮮血。

              菩提的傷口看起來比她們兩個都要更加嚴重,肌肉緊緊夾住了瓷片,他的肌肉類型比較結實飽滿,所以只要不把瓷片拔出來,就絕對不會流血,但是傷口處尖銳的疼痛足以令人抓狂。

              我小時候有一回,因為練武的時候貪玩分神,失手打翻了三哥桌子上的瓷茶杯,那茶杯上的碎瓷片蹦著高扎進我的大臂,我才要拔就被三哥制止,直到后來三哥請了郎中上山,才當著那郎中的面給我拔了出來,那種鉆心尖銳的疼痛,我直到現在也還是忘不掉。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