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九十七章 涼月皎

          章節字數:4909  更新時間:18-06-08 12:3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的話音落下就是冗長的靜默,門的另一邊沒有任何聲音,炎一好像已經不在外面了,沒有回答也沒有人聲。

              南宮墨伸出食指,在他薄薄的形狀很好看的唇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在光線幽暗的環境中,有那么一小會,他這動作和神態像極了三哥,我最后一次看到三哥這動作的時候,還是在混元書閣前的石階上,那時我站在院子里問他,是不是連五行宮也參與了這次的滅門。

              三哥當時沒有說話,也是像南宮墨這樣子,只是對我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噤聲之后,整個空間里便只有他自己平穩的呼吸聲,我蹲下身試了試暗門,的確是從外面被鎖了起來,推之紋絲不動,我側著身子貼在門上,靜靜聽了一會,外面還是沒有任何聲音。

              我回頭用眼神同他做了確認,他用口型問了我一句,是不是確定門外沒人,我點了點頭,他又招手叫我走過去,燭臺上火紅色的蠟燭眼看快要燃盡,室內的光線愈漸暗淡,他從懷里取出兩樣東西來遞給我。

              兩個同等大小的水晶琉璃制成的小瓶子,一個是雀翎色,一個是透明色。

              我習慣性的又瞧了一眼暗門,然后壓低了聲去問他:“這是甚么東西啊?”

              南宮墨也低聲道:“我從鼎泰宮走的時候,把你心上人送你的禮物偷出來了。”

              “這是大美人送我的東西嗎?我怎么不曉得他還送我這個了?”

              “娘子,你的心上人就一定是尉遲嘉人?難道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你就從來也沒有愛上過別人,就從來也沒喜歡過除他之外的其他人?他在你的心目中就真的那么特別那么重要?任誰都取代不了他的位置?”

              事到如今,無論我怎么說,都會一步步走進南宮墨提前設好的圈套里。

              無論我說甚么,在他看起來都是在解釋,都是在為自己的罪行進行狡辯。

              但是不說話也不可以,在南宮墨的眼里,我不說話就等同于默認自己的錯誤。

              我很小心的避開可能跟他會對視在一齊的每一個方向,然后把目光緊緊鎖定在通道里的一處角落上,然后很平靜很緩慢的道:“大美人已經死掉那么久了,我不明白你同個死人還有甚么好計較的,我如今人都是你的了,我就在心里面給他留個位置不可以嗎,反正無論發生甚么事,無論將來怎樣,我和你之間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這你是曉得的。”

              他極其嫉妒的瞟了我一眼冷哼道:“他尉遲嘉人何德何能,人都死掉這樣長時間了,還能叫我娘子光是聽到他的名字就會激動不已。”

              大美人是我心底永遠的痛,我不想對任何人談起他,包括南宮墨,可我又不能開罪南宮墨,短時間內我還有好多事要做,也要仰仗他的權勢和身份,所以開罪南宮墨真的是不明智之舉。

              默然了一會沒去接他的話,又掂了下手中的兩個小瓶子,恍然大悟道:“這是萬花飄香!你帶來了!”

              南宮墨沒再繼續逼問我,語氣緩和了一下道:“對我帶來了,幸虧我帶來了,不然你這一回就死定了!”

              我心如止水的認可了他的定論:“多謝。”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研究這東西的使用方法。”

              “那你研究出來了嗎?”

              南宮墨點了點頭道:“非液體非固體也并非粉末,那就只有氣體了,這里有兩瓶,我猜一瓶是花毒一瓶是用來解毒的解藥。”

              我同時晃了晃兩個瓶子,重量都很輕,內容物也都沒有任何變化。

              “這兩瓶好像都是氣體,沒有內容物受到搖動之后發出的撞擊聲。”

              “我跟娘子想得一樣。”

              “那到底哪一瓶是解藥?哪一瓶是花毒?”

              南宮墨又咧開嘴巴,做出一個慣常會出現的笑容:“我猜出來了,娘子你可以再來猜一下,正好測試一下你的智商。”

              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猜就猜誰怕誰!”

              他繼續笑著道:“你夫君我不怕你猜,就怕你猜不對。”

              我盯著那瓶子用心想了一會道:“早在去萬香谷之前我就聽你提起過,說萬花飄香與空氣隔絕的時候性質極穩定,天氣愈冷香氣就會傳播的愈遠,非液體非固體也并非粉末而是無色無形,所以這花毒的關鍵是在無色無形上,既然無色就是透明色的瓶子,反之另一瓶是解藥,我說得對嗎?”

              南宮墨的眼睛笑得有些彎起來:“娘子你確定嗎。”

              我又在手心中掂了一遍點了點頭:“百分之一百確定。”

              “為甚么?”

              “因為與空氣隔絕的時候性質穩定,就是說只要隔絕開空氣就不怕任何外部因素的存在,所以應該也不怕日光的照射,既然連日光的照射都不怕了,那就沒有必要多此一舉,還要再去找個有顏色的瓶子來裝,換句話說這花毒即便是裝進透明的瓶子里也不會有問題,因此我猜透明色的是花毒,雀翎色的是解藥。”

              “最后再問一遍,你確定嗎?”

              我又想了一下點頭:“確定,大美人最喜歡有雀翎色的衣服,所以人心都是這樣子的,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必定會留下來裝最珍貴的東西,不會隨隨便便出手,這是人之常情,所以我確定雀翎色的一定是解藥。

              “有沒有想過另外一種可能性?”

              “甚么?”

              “兩瓶是互相配套使用的。”

              “配套使用?這又不是治療跌打損傷的藥,難不成還會先噴紅瓶再噴白瓶?大美人他不會那么無聊吧?”

              “不是說尉遲嘉人無聊,娘子你想過沒有,既然萬花飄香是一種毒氣,那為何尉遲嘉人用的時候自己不會中毒,但是對方卻會中毒身亡?這說明尉遲嘉人一定是提前有防御措施,不然毒氣發散出來,在空氣中是會到處亂躥的,我猜只有提前用過解藥的人才可以幸免于難,所以我才說或許是兩瓶配套使用的。”

              我無力的撫額頭:“難道這東西就沒有個使用說明之類的字條嗎?咱們在這里蒙著頭猜來猜去,萬一到時候猜錯了用錯了不就麻煩大了?”

              “我沒有見到有使用說明,或許是被你給搞丟了吧。”

              “絕對沒能,我絕對不會把大美人送我的東西搞丟!”

              “那我送你的呢?”

              “你沒有送過我東西啊。”想了想又補充了句“除了靈溪大會的第一名。”

              南宮墨指了指我的肚子:“我的孩子就是我送你的禮物,你到底把我的孩子怎樣了?我的孩子在你心中的地位,不會還沒一個死人的使用說明書重要吧?”

              ……

              “說話!我問你到底把我的孩子怎樣了?你若是真把他搞沒了,我就再給你一個,省得我將來死掉了還沒能給你留個念想!”

              這幾年我已經聽到過無數遍死,也見識到無數種死亡的方式,死這字眼在我的耳朵里聽起來不只是刺耳,還有一些絕望的恐懼和無助,以前死亡對于我來說就僅僅只是死掉,只是一個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不見,而如今死亡代表了更多更深刻的含義,死亡代表了殺戮,代表了良知的終結。

              殺人的感覺其實并不好,從最開始的心慌恐懼,慢慢就會變成無感。

              無感并不是真的沒有任何感覺,并不是殺了人還會談笑風生,而是為了生存必須強制性關閉人性的感覺,就是雖然曉得自己不想殺人,可是為了活下去又必須要去殺人,這種感覺其實相當不好,也相當考驗一個人的定力。

              我終于明白了逸塵曾經說過的話,他說:“江湖上就是如此,每一日都有人殺人,每一日也都有人被殺,功名利祿私欲貪心門派紛爭,你不殺人人就要殺你。”

              我的強硬的偽裝,一下子就被南宮墨說出來的話,擊了個粉粉碎。

              我低著頭望著腳邊的地面,一字一頓的道:“我沒把他怎么樣,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的面前再提死這個字,你曉得的,我如今除了你已經甚么都沒了,沒有家,沒有三哥,連朋友也很少,大家死的死走的走,不喜歡我的也絕對不會再回來了。我本來以為重振門派就是我這一生最終極的目標,可是直到如今我才發現,如果不是你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如果沒有你的助力,這些事我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做到,也不可能會成功,別說是成功,就是活下去都會很艱難,如果當初你沒有收留我,我可能根本沒機會,還有命站在這里同你吵嘴,所以也請你不要在我面前再提死這個字了行嗎?”

              南宮墨踏在青石板的地面上,長久的思索著,許久都沒有開口,整個空間里只有他身上散發出的暖暖的白檀香,還有他左耳上一顆小小的白鉆耳釘,在一下又一下閃著并不清晰的銀白色的亮光。

              我想了想又道:“對了,你離開鼎泰宮的那天早上,恒山派了人來請你回去,聽說你娘親生病了,你回去了嗎?”

              “回去了,從鼎泰宮直接回去的,不重,就是一般的風寒。”

              他說話的聲音很輕也很柔和,接下來又是一陣讓人窒息的靜默,咔嗒咔嗒,石門后面響起兩聲鑰匙打開鎖芯的金屬撞擊聲,在這靜謐的空間里,金屬敲擊在石頭上的聲音聽起來尤為清脆響亮。

              禁閉產生錯覺,這里的時間感覺一直都沒流逝過,我猜大概已是時近午夜了。

              炎一鉆進來的時候,肥胖蒼老的臉頰上有一道深深的傷及骨頭的傷口,傷口很深,露出顴骨上至高點的一部分,白骨森森,濃稠的鮮血從撕裂外翻的皮肉間爭相擠著流出來,他抖著肥胖的雙下巴,朝我咧嘴一笑:“薛掌門可想通了?”

              我看著他的臉孔,突然之間就感到一陣脊背發冷的戰栗,戰栗的驚悚。

              他這張臉孔長得果真是神奇,不笑時肥的像豬,笑起來竟然奸詐的像狽。

              可是人和動物本來就不是同一物種,也不是從同一道里輪回而來的,而且一個人也不可能同時像兩種動物,我這跨物種的新發現委實是有些忒驚悚。

              我壓著心底的情緒站直了身子道:“想是想通了,不過大師要想談正事咱們首先要換個地方,我有了身孕這事大師自然是曉得的,所以想我留下來助力大師的修煉,這原本就不是個問題,只不過大師既然有求于我就得有個求人的樣子,還要滿足我開出來的條件,咱們一報還一報兩不相欠如何?”

              炎一聽了我的提議很是痛快的道:“也好,老衲這幾日待客不周,還望薛掌門大人大量不要斤斤計較,畢竟咱們日后合作的時間還長,犯不著為了這一星半點的小事傷了和氣,來來來咱們有事到大雄寶殿里面說去,哎喲喲,薛掌門如今可是一尸兩命千金嬌軀,又是掌門人又是南宮夫人,還是老衲未來的恩師益友,老衲必須得拋頭顱灑熱血,使出渾身解數把您給服侍好,這才算說得過去。”

              說著就伸手過來要扶我,我及時退了一步,挽著南宮墨的胳膊肘道:“不必勞大師費心了,我有夫君,我夫君會照顧好我的。”

              炎一被我晃了一下,面上有些下不來臺的慍怒,極其不自然的勉強擠出個笑:“也好,老衲先行一步,咱們大雄寶殿里見。”說完率先弓著身子,從通道里鉆了出去,只在門口留下一個引路的小和尚。

              從通道的石門里走出來,是一條半是土坡半是石階的羊腸小道。

              小道羊腸曲拐,很有三哥曾經說給我聽的,迷魂八卦陣的樣子。

              夜色凄清月上中天,明亮的新月掛在西天的邊上,真的如我所想是到午夜了。

              夜風中有荼蘼花極淡的清香,花事過午夜春風吹更濃,三哥以前是這樣說得。

              三哥,三哥,在這樣一個隨時都會生死攸關的時刻,我卻滿腦子里都是三哥的影子,如果三哥在這里,我一定可以不必經歷如此多的痛苦,一定可以不用吃如此多的苦頭,如果三哥在這里,他一定會拼盡全力事事都為我保駕護航,如果今天我死在這里,死在炎一的手上,最遺憾的事就是沒有好好使用這一條,三哥不惜一切賭上了自己才為我換回來的性命。

              這一瞬間我只想見三哥,只想聽三哥的聲音,只想抱著三哥去訴苦。

              我很想知道,若我把有身孕的事告訴三哥,他會做何反應,是叫我別沖動想法子保住性命要緊,還是會叫我以大局為重,那么百轉千回之后,還是回到最初的那個問題,到底甚么才是大局,是我肩上擔負著的門派重任,還是我未來的生活,我想無論過去了多久,無論都發生過些甚么事,無論給三哥多少次選擇的機會,大抵他總還是會替我做主,替我做主讓我嫁給南宮墨,好好生活下去。

              大雄寶殿靜的可怕,就像一座在時間的長河中,屹立了千年的古老墳墓,長廊上掛了燈籠,白色的紙面,內里的空心包著一包黃色的燈芯,那燈芯隔了油紙,在暗夜的漆黑中昏昏幽幽,一跳一簇一燃燒。

              明晃晃的瑩黃色,整個構筑物在它的映照下,也就愈發顯得鬼影幢幢。

              炎一還沒有來,大殿里的上首坐著三個人,璆琳,頗梨,和菩提。

              璆琳看起來最正常,只是右臂上有一條烏紫黑色長條狀的淤青,頗梨也還好,左邊的臉頰腫的老高,嘴角還掛著血跡,菩提最慘,我進門時他正抱著自己的左腳踝,對著炎一破口大罵。

              看到我和南宮墨,璆琳仍是慣常那副不咸不淡,又叫人說不出甚么的表情,整個人只是窩在椅子的扶手里,對我們倆恭敬的點了下頭,頗梨皺了皺眉頭一個箭步沖過來,拉著我上上下下打量了幾遍,確定我還是原先的那個我,確定我的身體上沒有多一個傷口也沒有少一點東西,才扶著我的腰身,把我拉到她身邊的一個椅子里坐好。

              剛開始我以為菩提只是傷在了腳踝上,可是等他站起身的時候我才驚奇的發現,他的傷不只是傷在了腳踝,他的整條左腿都已經斷掉了,沒有外傷也沒有流血,甚至整條腿的肌膚上,連一點淤青的痕跡都沒有。

              這一定就是小禪說得,繼炎一的達摩禪杖法之后,少林最厲害的月空棍法。

              月空無影,斷筋傷骨,論身法菩提雖然不及頗梨,可是其靈活性絕對是四大護法里當之無愧的首屈一指,如果連菩提的靈活都避不開月空棍法,那只能說明炎一這個死老頭的功力又見長了。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