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九十五章 綺羅香

          章節字數:4682  更新時間:18-06-08 12:3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掉落的過程順暢至極,身下的通道打磨的十分光滑,沒有任何阻隔的障礙物。

              整個通道比我預想的要長,所以直覺上,整個滑落的過程時間也被拉長了。

              通道下面的空氣比地面上要新鮮許多,上面有太多的香塵灰撲撲的,聞著就發嗆,我現如今對于少林,已經是精神上的高度緊張加過敏了,只要是能同他們掛上邊的東西,無論是人是物還是東西,都會令我倍感惡心。

              這一回又加上個神經病的芝瑤,簡直令我有些抓耳撓腮的要發失心瘋。

              我原本一直擔心著的事情,終究還是難以避免的發生了,芝瑤不但是在肆無忌憚的勾引南宮墨,而且她的背后還有炎一給她撐腰說話,我真的很后悔,當初在乾元鏢局的時候沒有聽小禪的話,及早把她處理的人鬼不見。

              我本來以為,我二叔對我設下了天羅地網的陰謀詭計,左右這事同她之間是沒半點關系的,所以為了不要濫殺無辜,我好心好意放了她一條生路,可是風水輪流轉,誰曉得我竟因為自己的優柔寡斷和手軟,而給自己留了塊絆腳的巨石。

              腳踝在滑落的過程中扭了一下,反正早已經崴習慣了,也不算太難受。

              落地時南宮墨在我身下,環著我的腰身接了我一下,借著他身體的緩沖,我沒有受到來自于地面的反沖力,也沒有產生任何的不適,他的雙手環著我的肚子,小腹緊緊貼在我的脊柱上,下巴抵著我的頸窩,整個人保持了最原始的防御姿態。

              通道底下是個四四方方的空間,只有我們現在呆的這一塊地方很窄小。

              青石地面打磨光滑,借著通道外面散射進來的光線,散發出暗淡的光澤。

              四周沒有其他岔道口,也沒有暗室之類的地方,就只是這一小塊窄小的地方。

              看得出這是一個單向通道,只能從上面下來,想要從下面爬上去,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通道太長也太光滑,沒有可以借助攀登的摩擦力。

              我猜,這一回炎一可能根本不需要出手,我們便會被困死在這里。

              南宮墨還是保持著從背后環著我腰身的動作,輕輕吻了一下我的脖頸,在他的嘴唇接觸到我肌膚的一瞬間,我整個人就像是被開水燙到,一把拉開他的手臂跳出來:“南宮墨!你做甚么啊!你別碰我!”

              他的眼神有些寂寥有些哀怨,望著我輕輕的道:“娘子,我想你了。”

              “南宮墨,你還能不能再虛偽點?你說這話自己不會感到牙磣嗎?”

              “娘子你是不是真的生我的氣了?”

              “南宮公子言重了,小女子我可不敢,也沒資格沒身份生南宮公子的氣。”

              “娘子,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說幾句話,能不能不要對我說得每一句話都是帶著諷刺和挖苦,能不能不要再時時處處針對我了。”

              “娘子?南宮公子的娘子也來了嗎?我沒有看到有別人在這里啊!”

              他一時有些語塞,愣愣的盯著我看了一會道:“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敢指天發誓,我這些年絕對沒有做過一件對不起你的事。”

              “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你不用對我證明甚么,我不在乎。”

              “娘子你真的不在乎嗎?你如果真的不在乎,就不會是現在這副表情了。”

              “怎么,我的表情有甚么問題嗎?”

              我裝做沒聽懂的樣子,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其實嘴巴里都是苦澀的味道。

              我很想說我其實很在乎他,我很想說我其實也有些想他,可是我不能說。

              若我當面剖開心說我在乎他,只會令自己顯得更加低賤,比沉煙還要低賤。

              明明就是他背叛我在先,憑甚么要我先低頭說原諒他,而且他也說過不想跟我在一齊,不在一齊也無所謂,大不了我再去找別人重新開始,反正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有的是機會再去找別人,我就不信沒人愿意要我。

              我仰起頭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盡量保持聲調的正常和平穩,一字一頓的道:“真的,我真的已經不在乎了,你不用為了開脫自己的責任,而故意哄我開心說想我,也不需要對我解釋甚么,反正這些事都已經過去了,我還是那句話,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這事兩年前咱們就已經說好,互不干涉順其自然的話我會牢牢記在心底,你大可放心,過去的事就是過去了,我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出現在你的生活中,也不會妨礙你日后的正常生活,以后咱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你想找誰是你的自由,我不會妨礙你,也不會故意給你找麻煩,而且我也沒有生你的氣也沒有針對你,再說我也沒資格沒身份要求你對我負責,你不用為了我限制自己的人身自由,對得起對不起又能如何,反正已經結束了,我也忘得差不多了,你放心好了。”說完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輕松的笑了一下。

              笑過之后心情突然變得很沉重,我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大問題。

              我的肚子里面還有個產權歸他的孩子,這個問題委實是忒嚴重。

              是打掉不要還是堅持生下來,好像不管如何決定,于我而言都不適合。

              他拉起我的一只手,靜靜貼在自己白皙光滑的面頰上,深情款款的望著我道:“娘子你就那么恨我?你當真一點都記不得我素日里對你的好?”

              我搖了搖頭,甚是平靜的道:“現在已經不恨了,前幾日還有一點。”

              “那你這些天都是怎么過來的?”

              “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練武和處理門派內務,我過得很充實。”

              “娘子,你不覺得你現在的思維很混亂嗎?”

              我跟南宮墨學會的事就是,不曉得要怎樣回答的時候,就不置可否的笑一下。

              我對著他,不置可否的輕輕笑了一下,盡量讓自己嘴角的弧度彎的自然。

              我混亂嗎,我不混亂吧,在他的面前,我已經是盡了最大努力來保持冷靜,若說我如今這樣子還會顯得混亂,那我真該好好提升一下演技。

              “你這幾日一定沒有好好按時吃飯,你看起來瘦多了。”

              “沒有啊,我沒瘦,這衣服是新做的,太肥了顯得瘦而已。”

              “可是我剛剛抱著你的時候都感覺到了,你現在瘦得皮包骨頭,你不愛惜自己我的孩子會鬧情緒,因為他會吃不飽。”

              我在袖子里緊緊握了一下拳頭,很好,既然挑明了那就速戰速決:“孩子?哦你說那個呀,你不用感到為難,也不需要試探我,我說過所有問題我都會自己解決好,你不會有任何后顧之憂。”

              他很警覺的把我從頭到尾打量了一遍道:“后顧之憂?你這是甚么意思?”

              我感到自己眼中的淚水都快要落下來:“我的意思是你不用試探我會怎么處理你的孩子,我不會生下來給你添堵,我已經把他解決掉了,你放心好了。沒有以后,他也不會鬧情緒,也不會影響你未來的生活。”

              “甚么叫你把他解決掉了?甚么叫沒有以后?你把我的孩子怎么樣了!”

              “我打掉了啊!”我得強打精神好好忍住,才能不至在他的面前哭出聲。

              通道里有一分鐘的靜默,我和他誰都沒有再說話,一分鐘后他突然蹲下身,把臉頰貼在我的小腹上,側著頭靜靜聽了一會:“娘子,你的性子我太了解了,我可不相信你說得話。”

              如今只不過才兩個多月,我不曉得他會不會聽到孩子的心跳聲。

              我推了他一下道:“你別碰我,沒有就是沒有,我沒必要騙你!”

              “那你告訴我你是用甚么法子解決掉的?”

              “郎中開的方子。”

              “都有甚么藥材?”

              我沒成想他會反問我這問題,突然間就因為腦中的一片空白而斷片。

              “娘子你說不出來了吧?因為你根本就不曉得都有哪些藥材!”

              “我當然曉得!只是昨兒晚上沒睡好忘記了,再說我也沒有瞧過藥方子!”

              “到底是忘記了還是沒瞧?”

              “瞧了然后又忘記了。”

              “這是哪一天的事?”

              “五天,五天之前。”

              “那你今天應該還在流血,我看一下你到底有沒有騙我。”

              “我沒騙你!”

              他的臉上浮起一股怪異的笑容,那種笑容我太熟悉了:“娘子,你覺得現在這個地方陰不陰暗?封不封閉?”

              我退了一步警惕的道:“你想做甚么?”

              他輕輕笑了一下,一下子用手臂攬過我的腰身道:“小爺我今天很喜歡這地方的情調,要不咱們在這里試一次吧如何?”

              “不行!你別過來,你別碰我!”

              “你是我的娘子有甚么不可以,又不是第一次。”

              “上次在飛霜殿我就肚子痛了好久,這次不能聽你的!我可不想再痛一次!”

              “今天我輕點。”

              “不行,前三個月不能有房事,這是你自己說得,你不要老是以折磨我為樂!”

              他笑得滿臉邪惡,勾起我的下巴笑道:“娘子你瞧瞧你這過激的反應,所以說我剛剛的推斷一點都沒錯,你果然是在騙我,我的孩子還是好好的對吧?”

              我恨他恨得咬牙切齒,吱呀一聲,幽暗密閉的空間里倏然響起一道開門聲。

              此處未見有門,因此開門的吱呀聲聽起來猶為驚悚,炎一踱著老態龍鐘的方步信步走進來,整個空間突然變得無比狹小,南宮墨一把把我摟進他的懷里,冷著臉道:“大師怎么來了,就不能多給小爺我一點逍遙快活的時間嗎?”

              炎一呵呵一笑道:“老衲還有些正事,想再和薛掌門探討一下,咱們談完了談好了,南宮公子想要風流快活也不遲嘛。”

              我在他的懷里扭著身體掙了一下道:“大師還有甚么事一塊說出來吧,反正我們現在也跑不掉,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你就是逼死我們也沒用。”

              炎一聽了我的話,嘀哩咕嚕開始轉眼珠子:“老衲也覺得,你們這二位小夫妻還真不是一般的般配,就連說話也是不約而同的相似。”

              我緊緊的閉起嘴巴,生怕一不小心怒發沖冠,便要跟老頭子同歸于盡。

              炎一又道:“這事說來也簡單,薛掌門送上的這本秘笈,老衲已經通讀過一遍了,老衲愈這幾日始終惴惴不安,覺得沒有師傅的點撥,當真沒法子好好修煉。”說著斜了斜他那腫包一般的眼泡,意味深長的瞥了我一眼。

              我壓著性子道:“然后呢?”

              “然后老衲就想,既然這秘笈是薛掌門已經修煉過的,自然是既有經驗也有資歷,所以老衲斗膽請薛掌門留在這里,幫助老衲一同修煉,你我二人也可以一同進步一同切磋嘛!哈哈哈……”

              我震驚于他可以把無恥之詞也擺上桌面來明挑:“你想軟禁我?”

              “薛掌門的話不要說得這樣難聽嘛!老衲這怎么能是要軟禁薛掌門呢,老衲這分明就是要把薛掌門囚禁于此嘛!”

              我咬著牙根道:“大師,秘笈我都已經送你了,修煉的法子我夫君也已經告訴你了,你還想怎樣?能不能修煉成功,不是你把我關在這里就一定可以保證沒問題,你若先天沒資質,或是領悟有偏差,又或者是中途修煉出了問題,這都有可能導致修煉失敗,所以你囚不囚禁我和成功與否,這之間真的是一點直接而必然的聯系都沒有,你完全沒必要這樣做。”

              直覺告訴我,我這回大抵真的是好運氣用盡,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炎一站在我的身前,就像是服過花毒發了狂一般,大聲的笑起來。

              他的笑聲怪異而高亢,充斥在狹小幽暗的空間中,聽著森然驚心。

              終于他笑夠了,一抹臉陰鷙的道:“你們兩個沒一個是好東西,都是些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貨色,一個連秘笈都不愿意修煉,只想著賺錢玩樂,另一個滿腦袋里面的風花雪月小女兒情長,憑甚么你們會得到秘笈,憑甚么老衲就得不到!”

              我張大了嘴巴想反駁他的話,南宮墨攬著我的手臂猛然收緊,柔軟的嘴唇貼在我的耳畔,低聲說了句別說話。

              炎一還沉浸在自己半瘋狂的世界中,目空一切的繼續逼問我:“怎么樣薛掌門,你可愿意主動留下來助老衲一臂之力?”

              “大師我已經說過了,你留下我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

              “嘖嘖嘖,你這姑娘真是不可愛,怪不得就連你的夫君都說,你這人是忒不會處理人際關系,忒容易招人厭吶!”

              我站在他的對面,直面著他叫囂的嘴臉,私以為其實殺掉他不算過分。

              “南宮公子,老衲雖然答應過你,只要你肯幫老衲出氣殺殺你這小娘子的威風,老衲可以保證她的人身安全,但是你這小娘子委實是不會做人,委實是忒惹老衲上火,看來只留有你一個人質遠遠不夠,既然你娘子也來了,那就兩個人一齊留下來吧。”

              “不行!你答應過我!只要我聽你的你就不動她!小爺我不同意你反悔!”

              “南宮公子,這里自然是老衲說了算,你同意不同意又有何用?老衲就先關你們幾日,甚么時候等你們反省好了,同意幫老衲一同修煉秘笈,甚么時候再放你們出去!在這之前二位就先受點委屈,在這里好好反省一下。”

              “炎一!你瘋了!我已經說過了,你關著我們也沒有用!”

              “薛掌門不要著急嘛,有用沒用幾個時辰之后結果自然會出來,到時你們一個人要來幫老衲驗證修煉法子的真偽,另一個人則要留下陪老衲修煉成功。”

              他從懷中掏出個素色的小紙包:“這里是老衲的一點心意,送給你們。”

              “甚么東西?”

              “綺羅香。”

              “綺羅香?”

              紙包打開的一瞬間,空氣中傳來一股極淡的清香,像極了大美人身上似有若無的百花香,南宮墨一把捂住我的口鼻喊道:“娘子!別聞!”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