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九十三章 露華庭

          章節字數:5292  更新時間:18-06-08 12:3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弟子:“璆琳護法,大門外面有恒山派的弟子求見咱們掌門,怎么辦啊?”

              璆琳:“問頗梨去,現在整個鼎泰宮里她說了算。”

              弟子:“頗梨護法,大門外面有恒山來的弟子要求見咱們掌門,怎么辦啊?”

              頗梨:“不是已經告訴過你們,這段時間不管是哪個門派派人來求見,一律就說咱們掌門有事出遠門了,或者說咱們掌門很忙沒空見他們,趕緊把人攆走。”

              弟子:“可是,這已經是兩天之內第五次,以同樣一個借口去回復人家了,人家都不相信了,再這樣拖下去恐怕不妥吧?”

              頗梨:“叫你們練武你們嫌苦嫌累,現在叫你們去守門還是對付不了,你們說咱們掌門要了你們有何用?再去解決!這段時間內,無論用甚么法子,一定要把登門求見的人都趕走,咱們掌門可沒有時間接待他們,快去!”

              弟子們:“哎你們聽說了嗎?咱們掌門好像是生病了。”

              “沒有聽說咱們掌門生病啊,咱們掌門是生病了嗎?生的甚么病啊?”

              “不曉得啊,好像聽來瞧病的大夫說,是甚么勞倦過度情志不遂。”

              “這聽著都好深奧啊,咱沒念過書,也沒學過中醫,聽不懂都是些甚么意思,不過就單看咱們掌門的面色,委實是有些不太好,人也好多天都沒有露過面了。”

              “是呀是呀,我們也都是好多天都沒有見到過掌門了,而且南宮公子也好多天都沒有見到過了,集訓甚么的也都是只有杜公子一個人來的,你們說咱們掌門和南宮公子之間,是不是出甚么問題了啊?”

              “難不成你們都不曉得嗎,我聽說咱們掌門和南宮公子吵起來了,而且吵得特別兇,咱們掌門為此還發了一大頓火,要攆南宮公子走,雖然這事后來是不了了之沒了下文,但是南宮公子好像真的已經離開這里了。”

              “是嗎是嗎,你說得這個事還當真是沒有聽說過哎,他們兩個人不是感情一直都很好的嗎,這一回究竟是為了甚么事吵起來的啊?”

              “當然是因為飛霜殿里發生的事了,這事你們總不會沒有聽說吧?”

              “飛霜殿里又發生甚么事了啊?”

              “不曉得就算了,當我甚么都沒有說過。”

              “到底發生了甚么事啊?”

              “不曉得。”

              “不清楚。”

              “我都是聽菩提護法說得。”

              “好了好了,以后關于咱們掌門的事,都不要在提起來嚼舌根了,萬一被頗梨護法聽到可沒咱們的好日子過,咱們快點去練武,千萬注意,一定不要在她的面前通傳小道消息,萬一哪天點背被她給聽到可就慘了!”

              璆琳:“牟娑,這幾天咱們掌門好一些了沒有?”

              牟娑:“璆琳,不是我說你啊,你既然這樣關心咱們掌門,就應該自己過去瞧一瞧她啊,不要一天到晚都只曉得找我們來打探消息嘛!”

              璆琳:“那天我又沒有跟到飛霜殿里面去,又不曉得里面究竟發生過甚么事,況且我聽到的事情原委也都是南宮公子講得,而且講得還很籠統,許多細節性的東西都沒有說到,我又不能冒然去猜測,又不曉得咱們掌門現如今是個甚么態度,萬一我一時嘴欠說錯了話,又惹到了她的傷心處怎么辦?”

              牟娑:“就你這種素來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人還會嘴欠?咱們掌門的事你甚么時候還表過態啊!你不都是連最基本的意見都不發表的嗎,你還會嘴欠!”

              璆琳:“我懶得跟你爭。”

              牟娑:“反正我每天集訓之后,都是晚上吃過晚飯,在固定的時間里過去瞧一回的,咱們掌門現在看起來真的是好可憐啊,南宮公子這才走了幾天,她整個人都瘦的脫相了,本來重振門派就已經很勞心勞力了,忙的形銷骨立不說,現在的臉色就是更加的蒼白,真的是好可憐,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璆琳:“哎……”

              牟娑:“頗梨姐姐,你今天去瞧過咱們掌門了沒?她有沒有好一點啊?”

              頗梨:“還是老樣子,不吃也不喝,就只是泡在湯池里面,跟誰都不說話。”

              牟娑:“啊?咱們掌門現在已經都不愿意說話了嗎?前幾天不是還偶爾會說上幾句的嗎?怎么突然之間就不愿意說話了呢?”

              頗梨:“被人背叛,特別是被自己喜歡的人背叛,這樣的事我相信不管是放到誰的身上都會受不了吧,再說這事才過了幾天,就算是掌門她不愿意說話,也是很正常的事,只是咱們掌門這樣子不吃不喝的,大人倒還好說,肚子里面的寶寶可就要跟著受委屈了,如今情況特殊,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寶寶出了問題,咱們這些人可怎么去跟南宮公子交代啊,真是愁死人……”

              牟娑:“南宮公子也是,在這么個節骨眼上,做甚么非要鬧出事來,要跟咱們掌門分手啊!其實我一直覺得,無論是樣貌,身世,還是武功,他們兩個人都是很般配的,頗梨姐姐難道不這樣覺得嗎?”

              頗梨:“噓!不要隨隨便便去議論掌門的事,咱們做護法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咱們只要按照南宮公子的要求,保護好咱們掌門就可以了,這些私人的事咱們沒有權利過問,也不要隨便亂插嘴!”

              牟娑:“哦,你們都真是封建專制!就連說一說也不行。”

              菩提:“牟娑,你還坐在這里干嘛啊,還不快點過去瞧瞧咱們掌門如何了!”

              牟娑:“我今天已經去瞧過她了。”

              菩提:“那咱們掌門今天怎么樣了?有沒有好一些?有沒有開心一些?”

              牟娑:“嗚嗚嗚嗚嗚……”

              菩提:“哎哎哎,你別哭啊!我問你咱們掌門她到底怎么樣了?”

              牟娑:“菩提,你說咱們要不要去救救咱們掌門啊!”

              菩提:“你這不是逼我發火嗎,咱們掌門她到底怎么樣了啊?”

              牟娑:“嗚嗚,我今天去的時候,整個飛霜殿里一點聲音都沒有,本來我還以為咱們掌門一定又是呆在水里面喝酒,要不就是喝醉之后睡著了,結果……”

              菩提:“結果怎么樣了啊?”

              牟娑:“結果,咱們掌門放任自己漂在水里面,不是,是躺在水里面,整個人都躺在水里面,身體,四肢,脖頸,耳朵,和整張臉都浸泡在水里面,一直呆在水面以下閉著氣,等我叫她的時候,才猛的一下子從湯池里面站起來,然后整個人就因為窒息而大口的吸氣呼氣,吸氣呼氣,面色煞白煞白的。”

              菩提:“……”

              牟娑:“菩提,你是沒有看到當時的情景,我真的很心疼咱們掌門,咱們掌門不但瘦了,是又瘦了,整個人懨懨的,看起來就是很沒有精神。”

              菩提:“……”

              牟娑:“我都說了那么多了,你老是愣著干嘛,你倒是說句話啊!”

              菩提:“我覺得你說得這問題嚴重了,要不咱們還是去跟頗梨說一下吧,看她有沒有法子可以解決一下的。”

              牟娑:“我覺得咱們掌門她這是有心病啊!她的心病就是南宮公子,咱們誰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所以心病還須心藥醫,要不然咱們就派個人,去恒山把南宮公子給請回來吧,請他回來主持一下大局,把這問題盡早解決了,我覺得這問題要是再不解決,繼續拖下去會出大事的,而且咱們掌門的心病,也就只有他出面才能治得好,你說呢?”

              菩提:“你這不是出了個餿主意嗎,我覺得不合適也不合理,如果咱們掌門這事換到了你的身上,你還愿意再見到南宮公子嗎?”

              牟娑:“都背叛了還見面啊!怎么見啊!這不見面都快氣死了,見了面不更得氣死了!這事若是放到了我的身上,我是絕對不會再見他的!絕不!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我,我也絕對不會再見你!”

              菩提:“好好的,怎么又說到我的身上來了。”

              牟娑:“……”

              菩提:“所以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猜咱們掌門現在,應該也不會想見南宮公子,最起碼在短期之內,在心傷完全恢復好之前,是不會想見他的。”

              牟娑:“可是咱們掌門真的是好可憐啊!你都不去飛霜殿,你從來也沒有瞧見過她那樣子,真的是太讓人心疼了。”

              菩提:“我一個大男人,我怎么能去飛霜殿啊!而且咱們掌門每天都泡在水里面,我去萬一瞧見了不該瞧見的多不方便。”

              牟娑:“誰讓你是男人的真是麻煩。”

              頗梨:“這才過了幾天怎么又要酒?咱們庫房里面的竹葉青不是還有三十幾壇嗎?怎么咱們掌門這樣快就都喝完了?”

              璆琳:“咱們掌門現在,已經被南宮公子用竹葉青傷透了心,發誓從今往后都不會再喝竹葉青,現在改喝陳年花雕了。”

              頗梨:“咱們掌門跟你說過話了?你已經去瞧過咱們掌門了?”

              璆琳:“昨兒晚上去的。”

              頗梨:“你昨兒晚上去瞧過咱們掌門了?她跟你說過話了?”

              璆琳:“也不怎么愛說,都是我在說話她在聽,聽的積極性也不是很高,人很容易就會分神,雖然不反駁,但是也不怎么開心,就喜歡一直在水里漂著,有的時候會浮上來,靠在池邊用胳膊環著腿發一會呆,有的時候就遠遠的躲到湯池的中心位置,一個人浮在水面上仰望著屋頂,有的時候會沉到水底下,利用窒息來折磨自己,我覺得咱們不應該總是采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繼續拖延下去,咱們得想個法子幫咱們掌門走出逆境,若是再這樣拖下去咱們掌門會因為焦慮而發瘋。”

              頗梨:“你覺得咱們掌門現在的狀況是焦慮嗎?我覺得這是抑郁不是焦慮。”

              璆琳:“抑郁和焦慮有分別嗎?”

              頗梨:“當然有分別了,抑郁是只傷害自己,焦慮是不但傷害自己還會傷害別人,但是咱們掌門現在的狀況是,只傷害自己,不會對咱們任何一個人造成傷害,所以我覺得她是抑郁,抑郁其實比焦慮來的更麻煩也更棘手,因為她不會對別人傾訴,只想自己一個人靜靜的呆著,這其實更加危險,咱們都不了解她內心深處真實的想法,不曉得她下一步會做甚么。”

              璆琳:“我只不過說了一句話,就引出你這一大堆的理論,你說你說了這樣多都有用嗎?要么咱們想個法子,快點幫咱們掌門走出來,要么就派個人去把南宮公子請回來,給咱們掌門賠禮道歉主持大局。”

              頗梨:“我覺得請南宮公子回來賠禮道歉這法子行不通。”

              璆琳:“為甚么行不通?”

              頗梨:“你曉得南宮公子現在在哪里嗎?”

              璆琳:“菩提出山去打聽過了,據說要么是在恒山要么是在少林。”

              頗梨:“恒山和少林完全就不是一條路線,到底是在哪里?”

              璆琳:“都是傳言,咱們沒有派人出去找過,怎么會曉得到底是在哪里。”

              頗梨:“怎么會是在少林呢?難道不是應該直接回恒山的嗎?”

              璆琳:“算了,不要再糾結這個問題了,還是說說第一種方案吧。”

              那天,南宮墨離開之后,我一直窩在飛霜殿的湯池里,我不能接受他背叛了我這件事,因此把自己徹底的關了起來進行反思。

              痛苦,還是痛苦,壓抑,還是壓抑,反思,還是反思。

              我泡在溫熱的泉水里,頭一回很用心的反思了一下,自己這些年對他的態度,也頭一回承認我和他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不外乎都是我的責任占大部分,或許就像貴人說得那樣,是我對他太過不用心也太過不去防備,才給了他可乘之機,才讓他有了充足的空子可以鉆,或許還有可能,這是他一早就已經設計好的,最終報復我的手段,先主動出擊大公無私幫助我讓我愛上他,然后再狠狠的甩掉我。

              小禪之前也說過,他這人的性子素來如此,這些年從來都未曾發生改變。

              在我之前跟過他的女子,基本都沒甚么好下場,不是被他玩膩了絕情甩開,就是像沉煙這樣,因為受不了他的絕情而自行了斷。

              小禪說,當他不想要一個女子的時候,都是在這個女子最意想不到的時候。

              每一個都是在他斯文風流的偽善的假面具面前,愛他愛的死心塌地,繼而被他拿到了痛處,再用強硬的手段予以重擊,然后決絕而不留情面的一下子就甩掉。

              我想,他對我其實已經非常仁至義盡,仁至義盡到大家已經忘記他的本性。

              這三年,在我最需要幫忙的時候,一直都是在依靠他,就連近期這幾筆倒買倒賣的生意,如果沒有他從中給我搭線,我也不可能賺得到錢,更別提還能補上這維修工程的一個大缺,還有靈溪大會拿回來的第一,若不是因為炎一忌憚他的財力和名氣,也斷不會同意我說得拿秘笈換第一。

              所以我不該對他有恨,我甚至應該感謝他,感謝他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感謝他幫我重新建起了鼎泰宮,感謝他給了我重振門派的機會,畢竟這些事都不是他份內的工作,而在我和他之間,永遠都夾了個大美人,沒錯,我和他之間永遠都夾了個大美人,我愛大美人勝過愛他,這大概就是他報復我的理由。

              在桃花形的湯池里,我一次次把自己沉到水底下,一次次再慢慢浮上來。

              沉下去再浮上來,我有點喜歡上這種,溺水和窒息帶給我的雙重解脫感。

              閉氣沉入水底,有一個瞬間水流會漫過我的耳朵和鼻腔,時間在一剎那靜止,耳邊沒有聲音,人就會變得更加的清醒和冷靜,清醒的理性,冷靜的決絕。

              我記得之前同三哥一齊看過一本相書,那上面說人的一生分有五種桃花命,上上的姻緣才是正桃花,次一點的只能是朵桃花,主動的是桃花,被動的也是桃花,不過被動的桃花只配是朵下下的邪桃花。

              我小的時候一直覺得,三哥能夠于萬千人中找到了逸塵,這大抵就是他命定的正桃花,后來又聽大美人說起他與三哥的往事,覺得逸塵也不能算是三哥的正桃花,至多也就是朵還算優秀的次桃花,只是三哥的命好,命格簿子里面定下了有桃花,而我卻始終不敢抱有一線期望,不敢抱有我也可以有命定的桃花。

              三天之后,鼎泰宮前廳。

              頗梨:“咱們掌門她怎么樣了啊?”

              璆琳:“不怎么樣!”

              菩提:“還是老樣子,不吃不睡也不喝。”

              牟娑:“嗚嗚嗚嗚,我昨天去的時候,她還是一直把自己泡在水里面。”

              菩提:“哎呀別哭了,煩死了!你們大家能不能想點法子出來啊!再這樣拖下去咱們掌門會不會鬧出人命來啊!”

              頗梨:“……”

              璆琳:“……”

              牟娑:“……”

              菩提:“要不還是我去一趟恒山,請南宮公子回來吧,你們覺得怎么樣?”

              牟娑:“我覺得不怎么樣!”

              璆琳:“我保留意見。”

              頗梨:“你確定他是在恒山嗎?”

              菩提:“我猜應該是在的吧。”

              頗梨:“……”

              牟娑:“聽說這幾天咱們掌門連桐影都不見了,也不喝她泡的茶了。”

              菩提:“完了完了,這事情鬧大了啊!咱們掌門素日里不是最喜歡看到桐影了嗎,就算是我們這些人她都不見,也不會不見桐影的,這一回連她都不想見到了,這是不是表示咱們掌門已經勘破紅塵了啊!”

              頗梨:“怎么就勘破紅塵了?”

              菩提:“算了算了你們就當我甚么也沒說過。”

              牟娑:“注意你的性別!我們女子的事你一個大男人懂甚么啊!胡說八道!”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