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八十六章 西嶺雪

          章節字數:5122  更新時間:18-06-08 12:2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炎一在最終對決中敗給我,第一的排名理所應當是歸我所得。

              靈溪大會的第一基本等同于整個江湖的第一,炎一當家少林的十幾年,幾乎每年的第一名都被少林收進囊中,毫無懸念沒人質疑,只要是少林來參賽,便會贏得沒有懸念贏得輕而易舉,只有炎一不想拿第一時,才會讓別人拿個第一回去樂一樂,三哥樂過一回,杜楓樂過一回,南宮墨也樂過一回。

              炎一每一年都是最沒懸念便可以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但是今年我破例了。

              在其他人的眼中我贏得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懸念,但是事實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靈溪大會絕不是一個單純的武林大會,在這個江湖上,有本事的人不是沒有,只是每個有本事的人的身后,不見得會同時擁有像我這樣天時地利人和的資源,天賦,能力,機遇,人脈,和錢,一個都不能少,你只有天賦和能力而沒有錢,那你等于一無是處,你有天賦有能力還有錢,但你沒有人脈,那很快便會被出局,當你甚么都具備只是欠缺一個良好的機遇,那你還不如前兩者。

              要想出人頭地,便只有同時集齊天賦,能力,機遇,人脈,和錢才可以。

              你想出人頭地想做風云人物,這事情當然好,若你是個女子那么問題迎刃而解,找個男子幫你達成心愿便好,若你是個美女那這事更簡單,說出你的想法會有男子愿意前呼后擁幫你達成心愿,順便你還可以從中選個最強者出來托付終身大事,若你是個男子那也不成大問題,只要你美得逆天,同樣會有男子愿意幫你。

              這一回我的成功同南宮墨在江湖上的身份,地位,和錢,都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就連五云樓當家的掌柜的都說,若南宮公子再繼續拿錢寵著我,那么以后每一年靈溪大會的第一名,便可以一直由我蟬聯下去毫無懸念。

              杜楓后來問我:“你還這樣年輕,便把我們許多平凡人這一輩子都不敢想的東西都拿到手了,自由,美貌,秘笈,權利,地位,外加一個年輕英俊有錢有勢又寵著你的夫君,你說你往后的生活還有甚么追求?”

              我其實很想告訴他,這一些都還遠遠不能滿足我的要求,我還想得到大美人。

              可是這話我真的不能說出口,也不忍心當著南宮墨的面說出口,這兩年南宮墨經常會說我不知足,他叫我要知足常樂,我不能違背良心挑他的錯處,因他說得沒錯,知足要常樂,可我就是做不到,我就是做不到只滿足于現狀。

              這其實是我性子中最大的敗筆,我求得東西其實不多,但就是求得忒全面。

              我拿到了第一,同炎一的交易也要繼續,大賽結束南宮墨同他談好,先送我回鼎泰宮,然后專程去一趟少林把秘笈雙手奉上,炎一雖然敗給我有些丟顏面,但他見識到了我秘笈的威力很感興趣,因此一切好商量。

              不過炎一是個老狐貍賊得要命,他不會輕易鬧出雞飛蛋也打的笑話,于是再次提出追加交易要求,按炎一的要求,南宮墨交了個隨行武功最厲害的弟子出來給他帶走,炎一垂簾聽政派了青佛過來,反復打了好幾輪才確定這弟子的武功。

              驗明正身后炎一點頭應允,并且留了威脅南宮墨的話,原話是人在秘笈在,何時拿到秘笈何時放人,意思表示很明白,第一的名次已經給了我板上釘釘,但秘笈他還沒有拿到手,所以押你一個人質在手里,實在不行還可以撕個票給你南宮公子提個醒,免得你先拿到了東西翻臉不認人。

              交秘笈的時間還沒有最后確定,所以同炎一之間的交道也還沒有打完。

              峨嵋的普賢走得匆忙,許多事都要仰仗炎一的鼻息來出面交涉,一方面她要哀求炎一利用主辦方的身份壓著五行宮交出解藥,一方面她們峨嵋內部的矛盾又異常深刻,隨著時間的日益增長,內部矛盾也在不斷升級,經過團體比賽幾乎發酵成明目張膽的拉幫結派和互相擠兌,身為掌門普賢很焦心。

              據小道消息謠傳,炎一的行為深深激怒了五行宮,他們帶隊前來的土宮宮主在被除名的當天,便給他們宮主唐晚詞傳了信出去,因此炎一今年是丟顏面的一年,大敗給我本已甚丟顏面,為了普賢更丟顏面,據說五行宮的宮主唐晚詞,是個比大美人還要神出鬼沒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輕易不會露面,輕易不會見到他,即使是在他自己的五行宮里,也不會經常見到他。

              一切對內事務的處理,都是由他們水宮的宮主說了算。

              一切對外事務的處理,都是由他們土宮的宮主說了算。

              對外事務無非是大家都清楚的,每個門派都存在的禮尚往來問題。

              對內事務則需要更大的權限和更深的城府,才可以處理的游刃有余。

              江湖上有首打油詩,用來形容水宮宮主的城府,叫做一水皆縹緲千丈不見底。

              而且我還聽到一條小道消息,說唐晚詞是直接服務于當朝天子的,同我們這些俗人壓根不搭調,每回五行宮對外出了事,就連天子也得給唐晚詞幾分薄面,所以炎一這回不是開罪到唐晚詞的頭上,是開罪到天子的頭上,老和尚曉得其中的利害關系,大筆一揮把三年禁賽的事給勾銷,事后又壓著普賢默默賠了一大筆錢給唐晚詞,這事才算結了,才算沒有繼續惡化下去。

              老和尚辦事利索,唐晚詞甚是滿意,當天晚上拿了錢,放下解藥便走人。

              普賢借了炎一的老臉得了解藥,對五行宮更加恨得咬牙切齒,臨走前重整隊伍,把在團體賽上鬧過事的都揪出來當場除名,不準她們再跟著回峨嵋,而在這些人的名單里,輕云便是首當其沖的榜上有名。

              輕云素日里便很有些笨嘴拙舌,這回凈塵犯錯自然挑上她來做替罪的羔羊,于是輕云委屈受過被普賢單方面除名,把她拋棄在舉目無親的靈溪大會上,杜楓顧念舊情,聽說后以最快速度把人撿回來交給我。

              輕云之前總算救過我,雖然我不了解她,但我能確定的是她不會害我,而且她與杜楓有過一腿,等我哪日閑了也去做回月老,算得上是美事一樁。

              自打兩年前計劃要參加靈溪大會,今兒總算可以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在征求過大家的意見之后,為了表示慶賀晚飯準備去塔燕齋里大吃一頓,我不怎么有胃口,但小禪和南宮墨有胃口,我干脆不做駁人面子掃人興的事。

              開飯前,南宮墨不出意外找我談心,談心的主要話題自然是圍繞大美人的萬花飄香,我曉得自己壞了規矩,南宮墨不會給我清凈,不會給我安靜度日。

              “娘子,你是不是應該就這個問題給我個合理的答復?”

              “甚么問題?”

              “萬花飄香,還要我再重復一遍當時你答應我的場景嗎?”

              “呃,那個啊……”

              “你是故意騙我的是吧?就是為了能夠上場參賽?”

              “我當然沒有騙你了,我今兒連打兩場,我若帶了你會不曉得?”

              “我沒問你我是不是曉得,我是問你為何不帶?”

              “你如何我沒帶?我當然帶了啊!”

              “你帶了還用武器?”

              “那我不用武器我上場干嘛啊!”

              南宮墨用兩只手捏住我兩邊的臉頰,一左一右開始拉我的臉皮,他拉得我有些疼,我一掌拍掉他的手:“南宮墨,我看你才是故意的!你故意挖個坑叫我跳!我告訴你我可沒有那樣傻,今兒我本來想借這機會,故意裝作失手把老頭子干掉,可那樣又怕給你留下麻煩事,所以手下留情沒有殺掉他。”

              “你想殺便殺,反正你夫君我有的是錢,大不了拿錢給你買條人命砸上就好了,你若覺得必須要殺掉老頭子才會開心,那沒問題啊,你委屈自己做甚么?”

              “這就是你叫我帶萬花飄香上場的目的?還好我有先見之明沒有上你的當。”

              “娘子你跑題了,我在問你為何答應我帶可是又沒帶,我在問你這個問題沒問你其他的,你有沒有聽過一個詞叫答非所問?”

              “那個肯定不是在說我。”

              “我發現,你現在愈來愈學會跟我裝傻充愣了,你這不是掩耳盜鈴又是甚么,你覺得你在你夫君面前強詞奪理有意思嗎?”

              “我當然不會帶了,誰要聽你的帶花毒上場,我又不是萬香谷的人。”

              “你怎么不是,你不早就是她們萬香谷的人了嗎?”

              “我不是,我再說一遍我不是萬香谷的人,我跟萬香谷之間也沒有關系。”

              “你敢說你跟萬香谷一點關系沒有?你敢說你跟尉遲嘉人一點關系沒有?”

              我定定看著他遲遲不敢引領話題的走向:“你說這話是甚么意思?”

              南宮墨不接我的招,仍耿于萬花飄香的事:“你給我說明白到底是為甚么?”

              “沒有為甚么。”

              “你從來也沒想過要帶著花毒上場是嗎?”

              “你覺得在經歷過這么多事后,我還會僅憑單方面之詞便不過腦子相信?”

              南宮墨嘖了我兩聲:“娘子,我發現你真的沒有我想象的那樣傻啊!”

              我已經出離憤怒到了極點:“南宮墨!你又耍我!你耍我上癮是吧?”

              “我沒有耍你,我只是試探你一下,你這不也沒有上當嗎?”

              “你明知我上場不會不用武器,也明知我不會帶花毒上場,還故意設個局來試探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按你這心理年齡的心機來說,不好好長點心機日后還不被人給騙死。”

              “現在在聊花毒,怎么又跟心理年齡有關系?再說我怎么就沒心機?我怎么就被人給騙死?”

              “這事我吃完飯再跟你慢慢聊,小爺我現在餓了要去吃飯了,哈哈。”

              直覺上,我同南宮墨永遠難以維系正常關系。

              直覺上,我同南宮墨永遠難以相安無事相處。

              因菩提和牟娑后來幾場表現良好,南宮墨一開心把菩提的全部家當一分不少還給他,菩提的棺材本失而復得也很開心,他開心的表示便是話多,據他的話本子說,今年靈溪大會還有個隱藏的震撼消息沒有傳出來,而且知曉這消息的人絕對不會超過五個。

              我于是開始有一搭沒一搭擠兌他:“你曉得甚么有意思的事就快點說出來分享一下,我們大家也可以跟著你一齊樂上一樂,少在這里賣關子!”

              菩提開始在我面前狂拍桌子:“掌門!看來這事你也不曉得啊!”

              我決心把擠兌他的大業進行徹底:“你都沒有說出是個甚么消息,我又如何曉得你說的是哪一個,還是要你說了我才曉得啊。”

              菩提抬手,指向炎一住的客棧方位:“你們都沒聽說?炎一老和尚發春了!”

              當下在座各位開始攢動,小禪驚異的道:“發春!菩提哥哥的消息真嗎?”

              菩提唉聲嘆氣,再次指向炎一的方位:“不能吧?你們就沒人曉得?”

              牟娑白他兩眼一語道破天機:“你這話說得是不是自相矛盾!剛剛還說寫的的人不會超過五個,轉眼變成好像我們大家都該曉得似的,你有病啊!”

              菩提有些畏懼她,延長了脖頸哦了兩聲:“好好好,我重說我重說。”

              璆琳仍是專心致志在吃她的木瓜雪蛤,頗梨坐在座位上抱著手臂莞爾不言。

              顯而易見,菩提聽八卦有慧根,講八卦也有慧根:“有一天我去小賭場……”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集中到他的身上,眾人面面相覷,接下來是一分鐘的冷場。

              面上表情各有各的各異,只有南宮墨一個人,悠閑自得端起手中酒杯,小口小口抿著杯中清酒,菩提自知失言摸著鼻尖不再講下去,斟酌了一會才開始去端詳南宮墨的神色,再開口有故意為之的刷存在:“聽說炎一老和尚又找了個相好。”

              我嘗我的麻辣海帶卷,細細品了品味道平淡追問:“那之后呢?”

              菩提納悶,撓心撓肺了一會后竊竊低語:“之后?之后就沒了。”

              我嚼碎了小小的朝天椒,又把幾粒細種子裹進食道,笑著打了個圓場道:“這事有甚么稀奇,炎一老頭子不檢點不是一日兩日,不檢點的人選也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聽說幾年前他還為了杭州春香苑的頭牌春香姑娘,與人家一個大鹽商爭得死去活來大打出手,我還道他能出多震撼的消息。”

              南宮墨又抿了一小口酒淡淡笑得得意:“菩提你繼續。”

              菩提同他對視一眼,點點頭繼續道:“炎一這個相好掌門你還認得。”

              四周一片安靜,我大為不解不眨眼去瞅他:“他的相好我認得?是誰啊?”

              “聽說那人叫芝瑤。”

              “芝瑤?你沒聽錯吧?”

              南宮墨坦言插進一句打斷我的問話:“沒聽錯,娘子覺得這名字特耳熟吧?”

              我向他點頭:“何止是耳熟,應當是忒熟悉。當初她不是跟著鏢局的王掌柜一齊走了的嗎?甚么時候又偷偷跑了回來,還同炎一攪在一齊了?”

              菩提的眼神停在我身上:“聽說就是在最近老和尚才把她給收了的!”

              牟娑蹙眉打量切了他一聲:“你以為是蛇妖啊!還收了!”

              小禪也接著牟娑的話頭跟風:“就是啊是人又不是蛇妖,應該說是收房了才對!是吧南宮哥哥?”

              南宮墨鄙夷的瞥了她一眼冷聲道:“妹子真好耳力,小小年紀不學好。”

              小禪拽著自己的馬尾辮嘿嘿干笑:“還請南宮哥哥多多指教。”

              南宮墨被她迎頭擺一道甚為不爽,以手支頤做個暈狀:“你不用指教了,你已經繼承我的衣缽了,已經很有乃師的風范了。”小禪露出雪白皓齒一笑剛要說甚么,南宮墨立馬不屑的剜她“關于我娘子的事一概免談。”于是小禪悻悻不語。

              一個妙音,一個沉煙,一個芝瑤,都喜歡跟在我的身邊陰魂不散。

              芝瑤給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便是在集云堂的暗道里,我二叔當著炎一的面同她說過的淫糜氣息的話,或許對于她勾搭炎一一事,我壓根不該感到震撼,因為她的生性本就如此,可菩提的話在我聽來毛骨悚然。

              芝瑤的存在總是讓我由衷感到毛骨悚然,讓我感到法子內心深處的恐懼。

              鏢局盤地契那一日,她臨走前嬌笑著鉆進我懷里的樣子,讓我感到是個不定時會爆發的恐懼因子,每一次想起都會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一種真正的恐懼。

              真正的恐懼不是肢體殘破不全的鮮血淋漓,真正的恐懼就只是恐懼本身。

              想到芝瑤便想到炎一,想到同炎一的交易還沒有完成,還有再見面的機會。

              我還記得芝瑤曾經說過,我二叔安排她去勾引逸塵打探消息,對待守得住的逸塵她尚且如此,對待守不住的南宮墨又會如何,我的一顆小心肝瞬間回縮,肉疼的感覺爬滿整條脊柱,她若敢瞧南宮墨一眼,我便把她的眼珠子挖出來,她若敢碰南宮墨的一根手指頭,我便把她的手指頭一根根削下來,除非她安靜呆著別來騷擾南宮墨,不然我就要她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