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八十二章 醉雪亭

          章節字數:4994  更新時間:18-06-08 12:2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靈溪大會的開場,永遠都是靈溪最引人注目的盛事,當天整個城里熱鬧非凡,飯館,茶肆,賭場,黑市,一夜之間把酒仙橋的外圍堵了個水泄不通,小商小販黑心奸商,移動藥店和黃牛,借著靈溪大會都狠狠賺了一把,各路英豪歡聚一堂,俠客和大盜,富商和梟雄,之間的涇渭也已不再分明,整個酒仙橋的外圍就是一片歌舞升平,你好我好大家好,家家戶戶奔走相告,喜迎空前盛事的活絡場景。

              我和南宮墨因為不是頭一回來,所以對于這些事已經見怪不怪,甚至可以說是習慣,但是貴人不一樣,他這人素來就是愛好個人前的熱鬧,這一回好不容易來一趟,自然是一頓高談闊論,一頓削尖了腦袋往人群最深處去鉆營,而且每回都是鉆進去就出不來,索性有小禪一路上對他橫眉冷對非打即罵,我才可以帶著隊伍,一路安然無恙毫發不損的走進靈溪大會的主會場。

              每一年的靈溪大會都有剛出道的新人,每一年都有被不法分子欺騙的新面孔,有些人因了諸多的主觀因素,導致比賽還沒開始便已經退場,還有些人因為在客棧里面尋釁滋事,一早便被主辦方沒收了請柬實施勸退,或者是那些連請柬都沒有搞到手卻屢教不改的人,最后的最后只能很被動,被南宮墨暫時請進小黑屋里去好好反省思過幾日,等到大會結束才可以放出來重見天日。

              這些事已經是擺在明面上的潛規則,只有菩提和牟娑才會感到新鮮。

              昨兒晚上安排好對戰表之后,我一再警告他們倆,一不準掉隊二不準賭,結果今兒一大早爬起來,我還是發現,菩提已經賭得只剩下身上的衣服,到了這個節骨眼上,我眼睛里面的火幾乎就要燒到眉毛,若不是有小禪和南宮墨兩個人打圓場,我都想把菩提拎過來一劍劈了解恨。

              不過,事情好就好在我有先見之明,提前已經把他們的武器統統收了回來,交給杜楓統一進行管理,也算是無心插柳躲過一劫,不然等到上場的時候才發現,菩提把武器都給押了出去,我就真的是要找個地方去哭暈了。

              雖然我的手中只有五張請柬,但是南宮墨的面子,炎一死老頭總還是要給的,因此給我辦理入場手續的人很趕眼色,對我睜了一只眼閉了一只眼,并不多加過問把五張謄成了六張,而炎一這一回也很忠厚守規矩,在我門派這一席上,給我的護法們都提前預留了相應位置,桐影因為要泡茶,所以抱著茶桌和茶器跟在我的身邊,小禪沒有請柬又不屬于任何一個門派,只能和貴人一齊去看臺上坐等。

              自從那天晚上在五云樓里,我背到家偶遇了五行宮的人妖,是以這幾天出門走路我都一直保持著眼觀鼻鼻觀心的小心謹慎,生怕一個不留神再次同千羽相遇,但是命是躲之不過的,剛剛辦理完入場手續,我就再一次背到家,被千羽從人群中給挖了出來,千羽氣勢洶洶的看著我,扯著嗓子陰陽怪氣的叫:“你這死人,你說,人家現在到底是應該叫你薛哥哥呢?還是應該叫你薛姐姐呢?”

              我和千羽之間的過節仇恨,一般人是沒法子理解的,而且這種感覺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如今只想用十分的內力狠狠抽他兩個耳刮子,但是早上出門時南宮墨叫我今天就算演戲,也務必要表現的大度得體,表現得非常沉得住氣才行,我本著裝好大度的原則沉了一口氣,好不容易忍住對他的惡心,淡淡微笑著道:“名字只不過是個代號而已,你想叫甚么就叫甚么,左右這里也沒人攔著你。”

              千羽根本就不領我的情,眉毛一豎狠狠剜我一眼:“哼,薛慕藻,可真有你的!你連性別都敢撒謊!你要曉得,人家可從來也沒拿你當過女子看的。”

              他這話一說我再也忍不了:“是嗎?姑娘我也從來都沒有說過我是男子,你瞧錯了那是你自己的問題,我還犯不上誑著你玩!”

              “薛慕藻,我告訴你,你蹦跶不了多長時間了!今年我們宮主也來了,他就是來收拾你的,你就等著看你自己被打敗吧!”

              “哦是嗎?你們宮主也來了嗎?既然你們宮主是要來收拾我要來打敗我的,那不曉得他有沒有提前給你開過課,有沒有叫你見到我的時候一定要把嘴巴閉緊,千萬不要泄露了他的作戰計劃啊?”

              千羽憤憤的盯著我,鼻翼快速的翕動了幾下,一看就是在生悶氣。

              我也沒閑著繼續逼問他:“所以說你們宮主還是沒有來的對吧?”

              千羽甚是不服氣的吼道:“我們宮主他當然來了!”

              “既然來了為何你不敢接我的話!”

              “你是個甚么身份?我們宮主又是個甚么身份?像你這樣子的人品怎么配過問我們宮主的事?”

              我冷笑了一下:“我是掌門,你們宮主不過是個一宮之主,論身份論地位當然是沒我高,我今兒也明白告訴你,本姑娘我過問你們宮主的事是給他面子,千羽你這個死人妖少在這里狗仗人勢,給臉不要無事生非!你若是嫌活得時間長了難受,又或者是皮緊了找抽,待會我也可以叫我的護法們好好修理你,免得你活了這樣大的年紀還不懂同掌門說話的規矩,你若不服氣咱們賽場上見,到時你被我的人打敗難受得死不了也活不成,可千萬別跪地求饒!”

              千羽望著我愣了一會神,突然神秘兮兮笑起來,一把拽過自己胸前掛著的裝著金蠶蠱的小瓶子道:“死人,人家有個好消息要跟你分享哦!你要不要聽呢?”

              我若不是提前已經見識過他手中的金蠶蠱有所忌憚,我真的想一劍捅死他:“死人妖,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你不要一天到晚用這種惡心的聲調跟我說話!”

              千羽故作扭捏扭了幾下腰,看得我打從心底里蕩過一陣掉雞皮疙瘩的戰栗,然后他妖媚一笑:“對了,逸塵哥哥已經來看過我了,你怎么沒有一齊來啊?”

              有一瞬間我有點詫異,整個人有些木木的,我懷疑我沒聽清楚他說得話:“誰?你說誰去看你了?你再說一遍。”

              “你不是剛剛還兇得要死嗎?怎么一聽到你心上人的名字就慌了神了?”

              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用力把他撈過來大吼一聲:“死人妖,姑娘我問你話呢!你少跟我在這里玩文字游戲打哈哈,小心激怒了我我大耳刮子抽死你!我問你誰去看你了馬上說!”

              千羽有些后怕的轉著腦袋,小心翼翼的避開我的眼神,故作鎮靜的道:“哎呀兇死了,人家好害怕呀。”

              “快說!少廢話!”

              “是逸塵哥哥來看過我了,你怎么沒有一齊來啊?你之前不是答應過,說要一直跟著逸塵哥哥來看人家的嗎?”

              “我去不去用你管!我問你他是甚么時候去的?”

              “一,嗯,大概是一個月之前。”

              “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嗎?還有誰跟他一齊去了?”

              “沒,沒了,只有他一個人。”

              我對他做了個威脅的表情松手放開他:“千羽你是不是想死!這種事怎么現在才告訴我?一個月之前你怎么不說?”

              “你都閉關兩年了,人家又怎么會曉得你在哪里啊?人家怎么告訴你啊?”

              “你胡扯不曉得我在哪里!你剛還說我閉關了兩年!全江湖的人都曉得我這兩年住在恒山,你會不曉得?我看你是嫌自己的腦袋長得安穩了你難受!”

              “人家就是不想告訴你又怎樣!”

              我壓了壓性子又道:“那他都跟你說甚么了?”

              “甚么也沒說。”

              “你還敢騙我說他甚么也沒說?你敢發誓嗎?”

              “這有甚么不能發誓的!說了就是說了,沒說就是沒說!人家犯得著騙你嗎!”

              開場的銅鑼又敲響一次,我左右為難回望賽場的方位:“你不說實話是吧,待會賽場上我會打得叫你說實話,你不是最在乎自己這張臉嗎,我提前建議你做好防護措施,別事后來找我哭!”

              千羽望著我恐懼的摸自己的臉頰:“薛慕藻,你這個死人!你現在怎么變得這樣冷血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子的!妖孽啊~~~~~”

              我看著千羽失魂落魄從我面前逃離,才帶著頗梨亦步亦趨走向賽場。

              靈溪大會的賽場仍舊是設在醉雪亭的身后,春日暖陽荼蘼飄香有亭一座,八角重檐坐西面東亭身呈八邊形,亭高六丈余其上有三層,亭門兩兩對設門上橫匾刻著醉雪亭,二三層為木質層層逐檐上收,分設八只亭角,上下檐角間參差錯落亭內中空,樓層之間設有木梯連接,右旋至亭頂八方均開通窗。

              造型精美獨特,一樓一底閣身呈青色,檐角飛揚有龍頭裝飾,覆以黃綠兩色的琉璃瓦頂巔,寶頂為瓷片鑲嵌,整個構筑物金碧輝煌光彩奪目,醉雪亭外繞以灰色青石欄桿,四方大門各有臺階七級,皂壁丹柱琉璃金瓦,麗日晴天光彩眩目。

              從我坐的這角度望過去,倒是很有些荼蘼爛漫傍古剎的美好風景。

              英雄美人看臺喧鬧,火紅色的賽場上,比武的擂臺已經高高的架起來。

              我身邊的這兩席,一席是我身邊的恒山,另一席是恒山身邊的五行宮,峨嵋派普賢那一席離著我這邊隔了兩個席位距離有些遠,所以就算她是恨死了我,奈何位置上不占上風,也只有干瞪眼生氣的份。

              峨嵋派的新任掌門普賢師太,我今兒還是頭一回得見,同慈云是差不多的貨色,中年婦人一臉欠罵的死魚相,黃白色面皮上靠近鼻梁的附近趴著滿滿一大堆雀斑,我瞧著她的側臉,突然記起梅嬰送我的那幾大包藥里,好像有一種藥膏是大美人親手做的,叫甚么已經不記得,但我確定那個是可以去雀斑的。

              普賢的身邊,照例是跟了幾個峨嵋派的死女人,其中一個圓臉尖下巴我瞧著有幾分眼熟不過印象不深,另一個是凈塵,凈塵也是個要死沒利索的主,我被關在空靈岸的時候也沒少對我下過黑手,心性懦弱膽小怕事典型的墻頭草,搖擺不定隨勢而動,既想當婊子又想豎牌坊,當初妙音為了折騰死我要拉幫手,只不過稍稍恐嚇了一下,她便嚇得大氣不敢喘,只有乖乖當幫兇的份,我呷了一口茶看著她,在想要不要賽后連她一并處理掉以泄心頭之恨。

              五行宮那一席上統共坐了五個人,我只認得千羽,其余四人只一人長得還能看,另外三個都是讓人瞧一眼便想吐的人妖,那長得能看的的,我聽千羽管他叫了聲宮主,千羽是土宮的人,他的宮主自然是土宮的宮主,土宮的宮主難不成是我曾經在百丈崖上見過的那一個?

              我仔細打量了他一下,寬肩細腰身材清瘦,神情上自命不凡的要命。

              穿一件外紫而內銀灰的大袖長衫,袍子寬大遮住雙手,微露的手心里捧了個綠油油的蜥蜴,說實話他長得真的挺不錯,眉宇間甚至還帶著些縹緲出塵的意境,但是他手中捧的那只綠色蜥蜴,叫我完全不能接受。

              我打量著他的時候他也轉過頭來,饒有興味打量著我,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出于禮貌我對他點了下頭,算是打招呼,他先是對我點了下頭,然后又從袖袋里掏出他的腰牌,在手心里搖了搖,他那腰牌的樣子我再熟悉不過,不僅是它的顏色質地和樣式,更重要的是我原先拴在腰牌上墨綠色的流蘇穗頭,至今仍是完好如初的栓在上面。

              各門各派的掌門人都坐定之后,按照大會的規則第一項便是分發花名冊。

              花名冊上清楚的記錄著,各大門派上一年在靈溪大會上的各種詳細情況,包括上一屆大會的排名,武功招式使用,違規記錄以及備注等各種參考情況。

              上一年的排名是這樣的,第一名少林,第二名武當,第三名萬香谷,第四名恒山,第五名峨嵋,嘩啦啦往后翻了十幾頁,直接跳到十五名之后的門派,翠煙門排十七,五行宮排三十二,衡山排六十八。

              我笑衡山的不自量力,排名都到第六十八了還來比甚么,比更加的丟人現眼嗎,不過五行宮的實力還真的是像三哥說得不怎么樣,我還以為他們的蠱毒有多厲害,還不是一樣登不了大雅之堂。

              少林的上榜招式是跋陀掌的第三式普度眾生,和月空棍法的第四式飄龍乞雪,武當的上榜招式是玉虛八卦掌的第一式四兩撥千斤,和柔云劍術的第三式青含流云,萬香谷今年棄權沒必要再看直接跳過,瞧見萬香谷三個字心口便又是一痛,也就是大美人現在不在了,他若是還在著,飄雪穿云那陣法當然無人能破,別說是贏過他,就是想活命都難。

              恒山的上榜招式我不用看便能背過,一招是五禪劍的第八式云歸碧海,一招是凌云手的第五式拂雪凌云,反正我不跟南宮墨爭第一,他也沒想贏我。

              峨嵋今年換了新掌門必須是個勁敵,花名冊上明白寫著,峨嵋的上榜招式是清風撫月掌,哪一式沒有寫,沒有寫的意思可能是用過的每一式都可以取勝,所以沒法判斷究竟是哪一式單獨取勝,等跟峨嵋對戰時,不行就安排杜楓上場。

              以前在恒山的時候聽小禪講過一些杜楓的艷情史,據說杜楓的愛好是到處留情,而且只喜歡找各大門派會武功的姑娘,七八年下來還算是相好的有且只有一個便是峨嵋的輕云,所以說我能活到今天,也得感謝輕云當初的救命之恩。

              靈溪大會開場第一日,素來是不比武只做規則講解,這一日結束的時候也是夕陽西沉,我在酒仙橋上見到了輕云也見到了柳慈,見到輕云是意料之中的事,見到柳慈不是意料之中的事,輕云見到我的時候正站在橋頭一塊空地同杜楓說話,礙于時間金貴,我同輕云的招呼打得很簡單,無非是道謝然后邀她晚上一齊吃飯。

              從橋頭上轉身的一刻,瞧見一張熟悉的臉孔,那女子墨色長發墨色發帶通體白衣,高挺的鼻梁猶如刀削一般立體,鳳眼濃眉淡色唇,身邊跟著我見過的葵心柔和洛清妍,還有兩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

              她看到我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后對身邊的人低聲說了幾句甚么,那幾個女孩子紛紛搖頭,其中一人指了我一下,又俯在她耳邊說了句甚么,然后她囑咐了幾句那幾個女孩子便散開了。

              酒仙橋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我看到她的時候耳邊甚么聲音都聽不到。

              她向我走來時我覺得還是在金陵,還是在白茫茫一片天地間的廟會上。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