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八十一章 微雨夜

          章節字數:5107  更新時間:18-06-08 12:2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跟南宮墨回到房間之后,我就一言不發的開始望天,不久下起夜雨來。

              雨水淅淅瀝瀝,叮叮咚咚打在房門外面的琉璃瓦當上,愈發凸顯了一個靜字。

              我望著天,南宮墨不停的在給炎一繼續進行洗腦工作,炎一今兒晚上瞧著莫名開心,對于南宮墨的洗腦工作絲毫不加防備,也沒有要故意將他的軍叫他下不來臺的頂牛掐架,在后半場一大段冗長的時間里,老頭子就只是在喝酒,不但自己喝還給南宮墨也灌酒。

              瞧著他倆各自心懷鬼胎,又故意稱兄道弟的掩飾樣子我忒心煩。

              時間在一杯杯的酒水干個底朝天的過程中溜走,一個時辰又一個時辰,直到午夜才好不容易把死老頭子和小牛犢給送走,等我把醉得東倒西歪的南宮墨也扶回屋,急急忙忙趕回剛剛紀鉉路掉落的地方的時候,那里壓根就沒有人影。

              別說是沒有人影,整個一樓的后院里,就連個鬼影都沒有。

              院子里安靜的有些瘆人,只有樹叢和房檐上掛著的夜燈在噗噗的燃燒著,我前前后后轉了一。一點發現都沒有,不死心,又圍著高高低低的樹叢轉了一圈,還是沒有任何發現,無奈,只得暫時放棄挖了人出來刨根問底的念想。

              夜雨初歇,春末的空氣異常清新,我聞著空氣中充滿水汽的花香,一路走回到五云樓的大堂里,預備早點收拾早點睡,說巧也巧,回房間的路上意外瞧見還在收拾打烊的小二哥,我掏出一吊錢來打賞了,把小二哥給拎過來,就著一桌子尚未來得及收拾的殘羹冷炙坐了,同他詳細打聽了一下華山派這兩年的近況。

              這小二哥開始的時候不太配合,后來我又追加了三兩銀子就很配合了。

              聽他說,華山派這兩年是每況愈下,基本上已經不太在江湖上露面了,除非是萬不得已必須要參加的場合,不然一般也不會有人想到要邀請他們,據說三年前,他們原先的紀掌門沒了之后,整個華山就陷入了空前的低谷期,因為紀掌門的兩個兒子都想單獨拿下家產,所以遲遲沒有選出新的掌門人,他們門派那些弟子們瞧著情況不好,便各自抱了想要自保的心,因此,散漫的散漫,退會的退會,跑路的跑路,不出半年華山便有名無實,除了自己家的人幾乎就很少有弟子了。

              后來大概有一年多的時間,江湖上就沒有再聽說過與他們家相關的消息。

              沉寂了一年之后,有一回小二哥聽一個走香料的人說,紀掌門家的大公子紀鉉路發了瘋,在一個月黑風高還下著就像今晚這樣淅淅小雨的晚上,把他的娘親他的弟弟還有他爹的二房夫人統統親手殺掉了,原因不詳。

              那場景據說是相當的血腥相當的慘不忍睹,自此之后紀鉉路性情大變,終日沉浸于鴉片和巫術之中,后來不曉得他是從哪里聽說,我之所以能夠得到絕世秘笈,并不只是因為我天賦異稟,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血跟平常人的血大不一樣,誰若是有幸喝了我的血,誰就可以長生不死,所以今年的靈溪大會開場之前,紀鉉路也學著其他各大門派的樣子放話出來,說一定要把我搞到手,一定要喝到我的血,然后他還說,南宮墨這幾年之所以能夠在奉元城里又是開飯館又是開布莊,存了金山存銀山,賺錢賺得盆滿缽滿好不快活,也是因為南宮墨近水樓臺,先喝到了我的血因此運氣大增。

              那小二哥說得唾沫橫飛眉飛色舞,我聽得只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加惡心。

              如此說來,雖然姑娘我自認自己是個新掌門,可這事在別人眼里瞧起來可全不是一個樣子,原來我這人不只是托了我娘親的福氣生得同三哥一樣美,我還被紀鉉路美化成了天賦異稟的聚財貔貅,只是這事我自己卻不曉得。

              我皺起眉頭捏著鼻子道:“他真是太惡心了,連喝血這種事都想得出來。”

              小二哥連連點著頭,又給我倒了一杯他們這里上好的雨前龍井推過來。

              我擺了擺手跟他客氣:“多謝,我喝不慣雨前龍井的,還是不要破費了。”

              那小二哥做了個高深莫測的商人樣子道:“薛掌門有所不知,我們這里的龍井啊與別處的都不同,我們這可是小有名堂的,您若不嘗嘗可就虧了。”

              我瞧著他那做作的表情笑道:“哦?小二哥說得名堂指甚么?”

              那小二哥伸長了脖頸,吟詩唱誦一般的道:“我們這里的龍井啊,號稱是,雨前采得龍井綠,昨夜煮來敬荼蘼,才飲半杯猶醉酒,華燈落墨千山斜。您瞧瞧,我們這龍井,我們這意境,高,實在是高。”

              我失笑了一下道:“若是小二哥如此說,那我就更不舍得糟蹋好東西了,左右我又不懂茶,這樣好的龍井到了我的手里忒受委屈。”

              那小二哥點著頭又道:“薛掌門這幾年閉關,不出門不曉得江湖上這些小道消息,咱們今兒晚上這也就是有緣相識,小的呢也就是有一說一,這江湖上的人都說啊,紀鉉路這人以前絕不是這樣子,但這人啊他總是會變得嘛,您瞧,他這人啊自打親手殺過親人就開始變得可邪性了,小的聽說啊,他現如今對于甚么黑巫術啊,甚么長生不死啊,甚么僵尸啊之類的事,那可是相當感興趣啊……”

              “長生不死?一個人活在世界上,若連親人,友情,名譽,成就都沒了,只剩下一個長生不死又有甚么意思,他活著難道不會覺得膩嗎?”

              小二哥呔了一聲道:“薛掌門說得可不是嘛!可是他這人呢……”

              說著就抬起自己粗壯的手腕,用一只手指頭在自己的太陽穴旁邊轉了幾圈:“依小的所見,他這人呢就是腦子這里有問題,不清不楚的。”

              我瞧著他的動作,失笑了一下道:“我又不是太歲,他憑甚么就能夠斷定,我一定就會是他的救星,喝了我的血他一定能夠長生不死,這簡直不可理喻。”

              小二哥突然打了個激靈,甚是小心翼翼的抬起頭,轉著脖頸望了望已經空空如也的四周,神秘兮兮的湊過來對我道:“小的今日與薛掌門當真是有緣,咱們這里說著話也是有緣,既如此小的就不賣關子了,小的有話就直說。”

              我瞧著他,學了個三哥素日里常用的請的手勢道:“小二哥有話請直說。”

              其實對于處理這種,小二哥故意跟人套近乎的情況,我不太有經驗。

              三哥之前倒是經驗滿的可以爆表,所以我只得有樣學樣照搬他的套路。

              那小二哥又道:“小的聽說紀鉉路這一回是帶了個黑巫師一齊過來的,據說就是為了能夠抓到你,薛掌門可務必要小心了。”

              聽小二哥說話就是這樣子,愈聽便會愈詭異,愈聽便會愈發的離奇古怪。

              紀鉉路他若當真帶了黑巫師,剛剛還同我廢甚么話,直接殺掉我不就好了。

              所以小二哥說得話就只能聽其一,不能聽其二,花了四兩銀子買了這些小道消息回來,雖然不合算但也算是小有收獲。

              我預備抽身上樓的時候,門外走進來兩名著了白衣的少女。

              一名少女年紀略小,恐怕還不到十五歲,腰細腿長身材高挑勻稱,樣貌嬌俏一雙眸子又黑又亮,全身上下呈現出一股掩蓋不住的活潑輕盈,充滿了青春的生命氣息,特別是她那一雙修長的美腿,足以令任何一個同齡的女孩子羨慕嫉妒恨。

              另一名少女則是年正芳華容貌端麗,烏黑的秀發閃閃亮,把白皙的膚色襯托得更加玉骨冰肌,俏臉上微露紅暈,手上抱了架白玉七弦琴,琴身的玉質澄白晶澈,琴弦卻是幽深的墨色,黑白對映精巧優美,顯然是個價值連城的名物。

              噔噔噔,我身后的樓梯上,猛的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個不男不女的聲音放肆的高聲叫道:“師兄來抓我呀!”

              依我這幾年行走江湖的孤陋寡聞,權且斗膽猜測一下,這樣的聲音,這樣特立獨行的打招呼方式,若不是出自于五行宮里的人妖,姑娘我自愿斬首示眾。

              緊隨其后又是一聲不男不女的聲音:“師弟,等等我!”

              如今的感覺就好像是,我已經看到以千羽為首,一幫打扮花枝招展稀奇古怪的人妖,已經站到了我的面前一樣。

              那抱琴的少女一挑眉咬牙切齒的道:“五行宮,真晦氣!”

              先前那兩個人妖已經輕身越過我的位置,兩手叉腰擋在我的面前,其中一個墨色長發上纏了一大堆七彩絲帶的人妖道:“喲,這不是翠煙門里的洛清妍嗎,臭婆娘咱們又見面了。”

              剛剛還在同我滔滔不絕的小二哥,霎時間警覺的抱起桌子上的托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逃離這個即將會發生人命慘案的現場。

              看來五行宮和翠煙門的鬧劇,已經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我也跟著小二哥的步伐站起身來,退了幾步挨著墻壁準備上樓去,可抬腿走到半道又有些猶豫,我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直接回房。

              回房好像也沒甚么事可以做,而且我到現在還一點睡意也沒有,與其回了房也是無聊如留在這里,做個安靜的觀眾瞧戲,順便也可以提前看一下翠煙門的招式,雖然我可能不一定會同她們的人交手,但是瞧一瞧又不花錢,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總歸還是有些用處的。

              前幾年我還跟著三哥練身法的時候就聽說,翠煙門的氣功很是厲害,而且她們每個人使用的武器都不盡相同,只是在招式的應變上有些雷同,三哥說,相比于翠煙門的氣功,五行宮的毒蠱其實不足為奇,不過是每回出場時,會因為裝束過于奇特而驚得在場一大半人合不攏嘴,但其實武功屬性非常一般,若有一天五行宮里沒了毒蠱,只怕不一定是翠煙門的對手。

              若說之前我對五行宮和翠煙門這兩家還比較陌生,那么在經歷過千羽和葵心柔那一役我可以說已經習慣,習慣他們兩家的動手方式,習慣他們兩家的不分場合不需理由,想動手便可以直接動手,沒道理可以講。

              那長腿的少女忽的一下直起身子拔劍在手,長劍直指不遠處纏了彩帶的人妖。

              霎時間客棧內的氣溫驟降,森寒的殺氣瞬間彌漫開來,那劍的劍鞘下狹上寬沉厚如錐,通體純黑如墨,即便是在客棧里燈火的映照下,也不見絲毫的反光,反倒顯現出一種幽冷深邃的金屬感。

              在其劍鞘的中央,有一個以白玉銘成的說字,行楷字體筆法遒勁,劍柄是毫無瑕疵的璞玉所制純白如脂,被周邊的光線一照,只顯得更加玲瓏剔透輝映萬千,劍鍔被巧妙地雕成了一個鏤空的中字,一線下連與劍鞘上白色的說字貫穿一氣,黑底白書顯出一種玄奧精妙的書法韻味。

              只見她拂袖擎劍一劍揚天,瞬間她周邊的空間內閃起若隱若現的點點火光,燦然如星隱含邃光,火光圍繞著她的身體,由緩到快不斷盤旋飛舞,那兩個人妖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其中一人搶先出手,卻被利劍直逼胸前。

              我之前聽說過她們門下的龍尊罡拳和太極玄功,但今兒晚上還是首次見到,這一劍看似簡單直接,但其真氣的運用已是神妙無方。

              與此同時那抱琴的少女也屈膝穩坐,優雅的琴聲從她的指間汩汩誕生。

              其聲清冷澄澈,一如冰山中的涓涓溪流,晶瑩剔透,美好的似天上的綸音,簡直不應該屬于人間所有,她這一招的功力在于,其音反復回蕩久久不散,可以將四周的攻擊盡數隔絕在外,好似將眼前的一方天地化作了穢地中的凈土。

              那兩個人妖左右也攻不近身,索性也不再進攻只是袖手旁觀。

              只見持劍的少女身軀穩然,手腕倏然一轉手中的劍倒旋半周,劃過一道至簡至美的影跡向著他們這一邊刺來,人妖們霎時臉色一白,那劍便在他們身側擦身而過,一瞬之后只見其中一人臉色一白,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纏在頭發上的彩色絲帶掉落在地,整個人躺倒在地抽搐不止。

              伴著她劍勢的變幻,琴聲也開始變化起來,起初仍是清洌冷然有如冰原寒泉靜靜流淌,然而不知不覺間,卻已呈現出貫連一線之勢,待到其真正融匯為一時,竟已冰融霜解化作滾滾長河,清澈鳴脆充滿了生命力的氣息,卻仍在積累壯大奔流而下,數息之后,當長河再度積累壯大,將至極境時琴聲竟再度轉變。

              弦音奔騰轟然作聲竟隱隱透露出驚濤之律,琴音呈現出一種磅礴浩瀚,有如百川歸海的氣魄,隨著意蘊的緩緩積聚不住沖向高潮,那少女的劍反而慢了下來,琴中韻律愈強她的劍路便愈趨緩慢,待到琴音現出歸海之勢時,她手中的劍式,竟已由起初的精妙華麗,輝映萬千,徹底回歸為最為簡潔明快的基本招數。

              只是每一揮一刺,明明是最為簡單的劍路,卻偏偏呈現出一種深蘊的意境,就好似被附上了某種神秘的魔力,而將自己全部的精神與心意,盡數呈現在了觀劍者面前一般,長河終于奔流入海,眼見琴音與劍意皆已積聚至最后的高峰將至終境,忽然間操琴者微微一笑,指尖輕撥弦音又是一變,竟從百川歸海的洶涌澎湃氣象萬千,重歸于月光孤映滄海的清冷寂寥,海天合一渺然無涯,勝負應該已經分曉了,五行宮這一回可沒有千羽的好運氣。

              可是那撫琴的少女琴音直轉激奏,這一次是奔騰鏗然,錚錚的旋律中竟隱隱呈現出金戈之鳴,激昂的音調有如萬軍廝殺,鐵馬兵戈中血火飛騰,愈發顯得聲勢浩大,簡直就好像是彈琴之人,正在用這一曲琴聲操控著烽火戰事一般,終于琴音停了,五行宮的人妖們也安靜了。

              翠煙門沒有贏,五行宮輸得也沒有我想象的那樣慘,兩邊各有一人受了傷。

              翠煙門里持劍的少女已經躺倒在地,痛苦的抓自己的臉,她那臉上長滿了五顏六色的泡泡,一碰就有彩色的液體流出來,五行宮的一個人妖受了傷,腹部被琴音的內力切開一道又長又深的口子,白花花的腸子拖著流出來,另一個人妖正在拼命的給他往回塞。

              之前在我的腦海里,翠煙門只是聽說過,今兒才算是真正見識到她們的實力。

              洛清妍的武功是利用琴聲的余韻來散布內力進行攻擊,而江湖的歷史上確實是有這樣一種武功的,古傳鳳棲于桐而有琴生,初分五弦,宮、商、角、羽、徵,以琴御五情,其后文王囚羑里誤食親子之肉心痛若喪,新制一弦名為文,其聲凄冷幽咽催人心碎,再后來武王伐紂又制一弦名為武,其聲慷慨激昂千軍辟易。

              七弦之中以文武最易學會卻最難學通,皆因其情焦心,故其音亦偏向極端,非胸有丘壑者不能御之,這便是江湖上最早的,以琴當做御敵武器的話本子了。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