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七十五章 風滿樓

          章節字數:5313  更新時間:18-06-08 12:1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宮墨這人的優點就在于,說到的事情必定會做到,不管是甚么事也不論是甚么時候,他說給我二十日時間,就一定是二十日,一日不會多,一日也不會少。

              第二十日的早上,當我坐在膳房的條凳上,邊喝粥邊捋衣袖上的褶子的時候,梅嬰手下一個新入谷的弟子,急三火四的跑進門給我報信,跑得忒急被門檻絆了一下,于是摔得相當不體面,爬起身甩手去撣衣服上的浮灰,撣完了才報,說恒山派的南宮公子在谷外求見,問我是見還是不見,還是吃過早飯再見。

              我望著他輕輕嘆了口氣,南宮墨人都來了,我怎么能不見,我怎么敢不見,我若現下賭氣說不見,估計不出一盞茶的功夫,他便會自動自發大搖大擺的走進萬香谷里來,與其那時我再去同他吵嘴動氣,不如立馬收拾東西趕緊自己主動出谷,我連喝了兩口粥又發了一會呆,才叫他傳話出去說,午時正刻谷口見。

              桐影和頗梨都是曉得趕眼色行事的人,接了我的命令當下便回房去收拾行李。

              只有小禪這一邊,得了信便開始鬧別扭,少不得需要我親自出馬監督她才行。

              小禪這一回來的時間比較長,除了珞雪又同麝馥混了個臉熟,她們倆每日只要有了空閑的時間,便會你給我打掩護我給你打掩護,偷偷從我眼皮子底下溜出去,不是下河摸魚上樹掏鳥蛋,便是斗雞走狗鬧得日夜不寧。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也不會安分守己呆在各自的房間里,總是躲得離我愈遠愈好,徹夜點著燈推牌九擲骰子玩大小,小禪常贏麝馥常輸,不曉得麝馥命格簿子里面于此一事就是運氣不好還是故意謙讓,總之小禪玩得甚是滿意。

              對于南宮墨率領千軍萬馬,已經殺到谷口來接我一事小禪很是惱火:“不是一早就說過還有十日才開賽嗎?南宮哥哥他著甚么急啊!催催催,就曉得催!我都快被他給催死了,黑白無常啊!”

              我捋著她細軟的發梢輕輕笑起來:“黑白無常?你南宮哥哥他不是黑白無常,他是地藏王菩薩,只要有他在地府里永遠不會缺人。”

              小禪聽了我對南宮墨的評價,瞬間咧著一張小嘴笑出聲來:“薛姐姐,你跟我說句心里面的大實話,你是不是也很討厭南宮哥哥整日沒白沒黑盯著你?”

              我笑了笑道:“就我這樣的生活模式,若是放到你的身上,你難道會喜歡嗎?”

              “哎呀,我就說你不喜歡南宮哥哥嘛!你若是喜歡他早就同意跟他成親了。”

              “那你到底是希望我喜歡他呢,還是希望我不喜歡他呢?”

              小禪本來坐在床沿上,聽倒我的話一個猛子扎進我的懷里,兩條細細的小胳膊環著我的腰身道:“我當然希望你不喜歡他了!你只有不喜歡他才會永遠是我一個人的。”

              “那你以前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喜歡他,跟他在一齊的嗎?”

              嬌滴滴的嗓音甜的膩死人:“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人是會變的嘛!”

              我瞧著她毛茸茸的小腦袋,再一次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要想把小禪對我的相思病治好,還需要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治療時間,成不成功都要畢其功于一役。

              小禪因為歲數小所以貪玩的心就比較大,南宮墨這一回拿正經事耽擱了她及時行樂的時間,自然給自己樹了一個超級勁爆的大敵,小禪一路上不怎么接他的話,只管和菩提牟娑兩個人打嘴架,我夾在他們倆之間,索性裝作甚么都沒聽到,南宮墨在小禪這里碰了幾回軟釘子,干脆長記性不再搭理她。

              從萬香谷到靈溪大會的距離,比從奉元到萬香谷的距離還要近,我們一行按照正常的速度和時間來趕路,大概有三四天便可以趕到,由于我今年沒有提前拿到入場的請柬,所以必須充分利用剩余的幾天時間,不管是用搶的還是用偷的,總之必須要湊齊我需要的請柬數量才可以辦理入場。

              靈溪大會對于以門派名義參加比賽,和單人名義參加比賽的規則略有不同。

              單人參賽只需有一張請柬辦理入場手續便可以,門派參賽則需持有團體總數十分之一以上的請柬數量,才可以集體辦理入場手續,而且每個門派中持有請柬的人,既可以參加團體賽也可以參加個人賽,沒有請柬的門派弟子,就只能以門派的名義參加團體賽,我今年一共有六十個弟子要參賽,所以我手中的請柬數量,必須要不低于六張才可以大家一同辦理入場。

              還在恒山的時候杜楓就曾經說過,他要求加入我這邊以我門派的名義參賽,南宮墨不但首肯,還提前給他搞來了一張請柬,上面寫著個十,由于這一張請柬已經解決,只需再搶來六張請柬,便可以我一張四大護法一人一張,另一張暫且保留以備不時之需,如此安排甚為合理也不浪費。

              之前我問過南宮墨,他說只要門派的請柬數量達到主辦方的要求,參賽的人選可以重復上場這個不算違規,只要不違規一切都不是問題,就算四大護法都不能堅持到最后,至少我還有杜楓,在我上場前杜楓可以一直給我撐住場子,這樣我就有更多的時間來看清每一個門派的招式。

              第一天晚上就住在黎溪鎮上的興來客棧,我們到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透。

              原本以為找個小一點的鎮子落腳會清靜一些,誰知我們的運氣并不好,這里不但不清凈還格外的熱鬧非凡,聽客棧掌柜的說,他們這鎮子上有個大有來頭的鳳凰莊,今兒是他們莊主湘夫人的四十壽誕,所以正在大擺壽宴,湘夫人請了些江湖上的人物前來賀壽,自然顯得比往日里熱鬧得多。

              據說這個湘夫人,武功神奇自成一派,雖然出身來路是神秘了些,但由于其善結黑白兩道的英豪又特別喜歡樂善好施,因此深得小鎮上各路人士的喜愛,這是其一,其二是要借她壽誕的名號,為她最喜歡的兩個女弟子設個擂臺比武招親。

              我這兩年是被南宮墨關得狠了,對于掌柜的這種吹牛逗樂的行為,竟然感覺很新鮮也很有親切感,那掌柜的見我們沒反應,又繼續吹捧:“諸位客官是頭一回到,不曉得我們這里的情況,須知鳳凰莊在我們這小鎮上,可是出了名的美女如云,如今湘夫人又從壽誕中推出了其第一第二最美的二大女弟子,一個叫凌云仙子唐云,一個叫黑玫瑰秦夢夢,眾多的黑白兩道人物,除了來給湘夫人賀壽,就是想要一親佳人的芳澤。”

              直覺上我覺得掌柜的牛皮吹得忒大了些,如此一個小破地方,我還真不信能出美女,還黑白兩道一親芳澤,客棧里這些在座的人物我都挨個兒瞧過一回,都是些在江湖上連名氣都沒有的人,卻躲到這種消息閉塞的地方來裝大俠,聽聽這二位姑娘的名字,聽聽這二位姑娘的雅號,當真是俗氣的要死。

              南宮墨正坐在我的身邊低頭喝茶,我偷眼去瞟他,面上的表情有些冷硬。

              我瞧著他的樣子突然就有種想要惡作劇的沖動,側身擋在他的面前微笑道:“南宮公子,這里有美女哎,你不是最喜歡美女嗎,難道不想去瞧一眼嗎?”

              南宮墨連頭都沒有抬,只是垂著眼眸淡淡的回了我一句:“有病。”

              他這種不接招的冷情樣子,更加激起了我想要言語上報復他的決心:“這事我可以幫你保密,反正你也沒有成親,去瞧一瞧不會有問題的,再說比武招親這種事遇上了就是緣分,你不去瞧一瞧會后悔的。”

              南宮墨甚是不耐煩的橫了我一眼道:“小爺我聽你的才會后悔呢。”

              我微微笑著道:“你這人怎么這么沒勁!放著好好的機會不要,你才有病。”

              那掌柜的道:“幾位公子不忙,我們湘夫人的壽誕啊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了,今兒是比武招親大會開始的第一日,這大會呢共分三日進行,最后的一日才是決選出最高強的兩位高手的日子,到那時候,獲勝者除了能夠娶得佳人之外,還可獲贈我們湘夫人贈送的金銀珠寶各一箱,以及鳳凰莊的神奇武功秘笈全本。”

              這時客棧里又涌進來一大波人潮,整個大廳里就有些大爆滿。

              那掌柜的起高腔到處招徠生意:“客官請進呀!這兒還有位子,請……請!”

              客棧內有些鬧哄哄的,客棧外人頭絡繹不絕,我拿胳膊肘又捅了南宮墨一下道:“你這人怎么這么沒情趣!你看,又可以比武招親又可以抱得美人歸,又有賞金又有秘笈,你為甚么不去打擂啊?憑你的身手說不定連她們莊主都拿下了。”

              南宮墨半瞇起狹長的桃花眼,臉上現出濃濃的倦意:“娘子,你今兒是怎么了,搞甚么鬼!一個你我都快搞不定了,我沒事給自己找那么多麻煩做甚么?”

              我就喜歡看到他被我逼的語無倫次的樣子,解恨:“我一點都不麻煩。”

              菩提坐在我對面憨憨的笑,對牟娑道:“南宮公子被咱們掌門給問住了。”

              牟娑白了他一眼道:“吃你的飯吧,哪來那么多話!掌門的事要你來管!”

              小禪也從旁跟著幸災樂禍拍手稱快:“南宮哥哥,你害怕了吧!”

              南宮墨突然對我邪邪的笑了一下:“娘子,你可別忘了,今兒晚上你跟我睡。”

              這話說得當真是一語雙關一句一刀,刀刀殺人不見血,我怎么會忘記。

              他說著這話的時候,客棧的人潮中出現了兩位武裝打扮的女子,甫一入內便立即引起在座多人的注目。

              “看!好嬌艷的小娘子啊!這姿色不輸給比武招親的鳳凰女弟子呀!”

              “好艷麗!大爺要是能將她們一箭雙雕,那就是做甚么也風流來著?”

              “做鬼,大哥,做鬼也風流啊!”

              “去你娘的,做甚么鬼!”

              “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那個渾粗的人用詞不當,惹得眾人不禁大笑起來,這人受了嘲搞卻一點也不在乎繼續胡叫:“哎呀呀,我說進來的兩位仙子娘娘呀,你大爺我改變主意了,不去那個甚么破比武招親了,只要你們肯陪我一夜,大爺我保證會……

              會字未完,忽見其中一人玉手一揚,刷的一聲從她的手上疾射出一個尖利細小的物體:“甚么你大爺!殺你大爺!”

              剛剛坐在我身后胡言亂語的那人一聲哀叫,繼而便聽到有人驚慌失措的大聲叫:“媽呀,耳,耳朵,耳朵竟被削了去了!”

              “哎呀,該死的臭丫頭,給臉不要,竟敢傷害我師弟……”

              那人痛哼了一聲,摸著臉側扒在桌上,半邊身子抖得厲害,他身邊坐著的另一位馬臉的瘦長漢子,怒吼了一聲離座而起,惹得四周圍的食客們紛紛退避開來,客棧中立時充滿了火藥氣味:“臭丫頭,竟敢惹我七邪門,你是找死!”

              那馬臉的漢子再次怒吼著,身子一撲五指變爪,朝著那女子的胸口襲去,那女子見他來勢洶洶,人往側邊一閃玉手又是一揚,刷的一聲又是一個物體疾射而去,這一回那馬臉的漢子早已有所防備,一個急收的回攻身法人也側身避了過去,然而五爪卻迎著那物體一抓,但覺掌心一陣火辣辣的疼,馬臉定晴一看,掌心中躺著的竟是一支燕子形的小飛鏢:“飛燕雙嬌!”

              我插空問了南宮墨一句:“七邪門和飛燕雙嬌又是怎么一回事?”

              南宮墨的眼光越過我的肩頭望過去,搖了搖頭道:“都是些不上道的小門派。”

              “出身幾何?甚么來頭?武功路數厲害嗎?”

              “七邪門原先就是一幫山匪出身的拼命三郎,武功身法都不行,除了會莽撞會蠻干,其他也沒甚么說得出來的。飛燕雙嬌是新近出現的兩個女孩子,出道不過才半年的時間,原先是依附在唐門門下的門客,后來因為一點瑣事同唐姥姥鬧翻了,手頭上攢了幾個小體己索性出來單打獨斗。就是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自稱是神秘雙女俠打敗了不知多少黑道高手,不曉得她們是不是連螞蟻蚊子都算在里面了。”

              那馬臉的漢子低呼出聲后,又吸引了不少男子對她們的注目。

              “飛燕雙嬌啊!真是人如其名的又艷又嬌呀!”

              “小心說話,她們可都是有刺的玫瑰呢!”

              “不過七邪門的人也很是陰毒,很可怕的對手啊!”

              我又問了南宮墨一句:“你說,我是不是因為閉關修煉太久,已經脫離了江湖太長時間有點孤陋寡聞啊?我怎么一點也沒有看出七邪門的可怕,也沒有看出飛燕雙嬌的嬌艷來啊?”

              南宮墨看我的眼神挺柔情,挨著我的耳邊低聲:“這些事你根本不需要知道,待會見機行事,如果能在這里趁亂收入一張請柬,就是再好不過了。”

              我看著他耳邊銀亮的耳釘點頭:“收了請柬咱們就走,不在這里多呆成嗎?”

              白皙纖長的手指搭上我的手背,壓低的聲音柔得能掐出水:“都聽娘子的。”

              在眾人的低聲議論中,馬臉漢子呆立了片刻,賊眼一轉心下似有陰狠毒計,一收怒意悶聲不響往后扶起受傷的師弟,兩人默默往客棧門外走去,那女子的怒火似未平息轉身欲追,一旁的女子拉住她的衣袖低聲道:“英妹,別又多事由他去吧!”先前那女子氣呼呼的低哼了一聲不再多言。

              躲在一邊的店小二,忙趁此時機一溜小跑的趕過來,引導她二人落座。

              就在她們兩人方一入座之后,只見門外有人影一閃而過,三個黑衣的彪形大漢三面夾擊圍攏過來,只有一下兵器出鞘的聲音,先前那兩個被眾人喚做是飛燕雙嬌的女子便一命嗚呼了,其中一人抽出殺人的短刀,在她們的衣衫上揩了揩道:“臭丫頭,我們七邪門早就看你們兩個不順眼了!甚么了不起的臭丫頭,還自稱神秘雙女俠,依爺看就是兩個沒見過大世面的臭丫頭!今日天時地利人和,總算是手刃了你們,可以回去對我們門主做個交代了!”

              又一人對著她們的尸身上下其手了一番后道:“大哥,好像有東西。”

              “甚么東西?拿出來瞧瞧。”

              那人往她們懷里一探手,抽出一件折疊起來卡片樣式的東西,抖了幾下其上沾染著的血跡展開道:“大哥,是靈溪大會的請柬,有少林敲的章子!”

              “少林的章子?在咱們這里是少林大啊還是咱們門主大啊?還靈溪大會?靈溪大會是甚么東西?算了算了,一定不是值錢的東西,就算拿回去門主也不一定會獎賞咱們,快點丟了走人,咱們只要取了人命回去好交差就可以了!走!”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下頜骨因為短時間之內的過度震驚而導致合不攏。

              我是不是來錯了地方,我是不是遇到了一群神經已經嚴重錯亂的人。

              靈溪大會啊!難道現如今的江湖上,就連少林敲的章子都已經不再具有威懾力了嗎?靈溪大會難道不該是整個江湖上最引人注目的盛事嗎?拿到靈溪大會的請柬去參加比賽,難道不是每個江湖人最想去做的事嗎?這個小鎮真的是太不正常,也太不合乎常理,我要拿了請柬馬上離開這里。

              請柬共有兩張,南宮墨撿了一張我撿了一張,一張上寫了九十九一張上寫了九十八,南宮墨在人前毫不避諱與我的關系,側身在我的額角上吻了一下,哈哈大笑兩聲:“娘子真好運氣,這里竟然沒人認得你要找的東西也沒人同你搶,一下子便收入了兩張,成績不錯再接再厲!”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