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七十四章 畫堂春

          章節字數:4957  更新時間:18-06-08 12:1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打兩年前的靈溪大會之后,整個江湖上便都知曉了薛慕藻的真實身份,泰山派多年前那樁滅門的慘案,一直是江湖上最有名的一樁無頭懸案,通過當事者流出來的所謂內部小道消息,多說其中的水太深并不只是滅門那般簡單,可隨著薛慕藻這一顆新星冉冉升起,滅門慘案再次被鋪上了臺面,成為市井街巷的談資。

              這位二十歲出頭的繼任新掌門,憑借一張妖嬈美麗的面孔,一夜間聲名鵲起。

              但當大家都在對她的身份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時候,這位新掌門卻以最快的速度,轉瞬即逝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之中,有消息靈通的好事者散布謠傳,說這位同她哥哥一樣美麗,美麗的跨越性別之分的美人,已經通過靈溪大會順利攀上了恒山的南宮家這一枝高高在上的樹枝,預備早早收心早早調養,過點相夫教子的美滿日子,反正家門已經衰敗,在這個以實力說話的江湖中,只有一張美麗的面孔是遠遠不夠的,也是甚么事都做不成的,所以賣身求榮必須是她唯一的出路。

              一時間盛傳她退隱江湖預備聯姻的消息,傳的此起彼伏聲勢浩大,更有甚者還言之鑿鑿掏了婚宴的請帖出來,以示自己手中消息的真實性,只見那火紅色的請帖上以泥金大字書著,十月初六午時正刻硯月山莊。

              消息傳出第二日,金陵的硯月山莊便一夜之間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正堂被好事者踏破了門檻,人頭濟濟圍在門前要做求證,事情愈鬧愈大人群愈圍愈多,嚴重影響了硯月山莊莊主莫炎塵的正常生活,于是莫莊主只得出面辟謠,說南宮公子并沒有于十月初六定下他家的婚宴事宜云云。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有八卦者又道:“既沒有定下那就是曾經定下過了?”

              這本來就是一句無心的八卦問話,誰知此言一出則牽連出更多的麻煩事。

              諸多曾經與南宮公子有過一腿的俠女,歌女,窯姐兒,小官們,再一次哭得暈死的暈死上吊的上吊,找不到北的找不到北,如此這般一氣兒鬧騰到八月十五,才因為中秋佳節的緣故稍稍平復了下來,誰知中秋一過,一個比聯姻更加勁爆的消息又被踢了出來,踢得人心惶惶煞有介事,踢得諸多俠客恨不能投江自盡。

              據說,人家這位新掌門新近得了一本絕世的武功秘笈,據說,練此秘笈者能使死人起死回生,能使活人陰陽相合功力大增,所以,人家在江湖上不見蹤影,并不是要去大搞聯姻,而是要回去閉關修煉攪動江湖。

              這消息一經散播,剛剛平復下情緒的江湖,又再一次掀起了軒然大波。

              諸多小字輩的江湖俠客們,敗走的敗走的,啞然的啞然,無語的無語。

              這一回少林的炎一大師不知何故,主動攬過了這件棘手的事,主動出面代為調停,一而再再而三,解釋了再解釋勸告了再勸告。

              老和尚的意思無非是說,大家本是同根生,偌大的一個江湖,豈能聽風便是雨,即便是絕世的武功秘笈,可也并沒有經過薛掌門本人親自出面進行認可,此種謠言滿天飛自個兒嚇自個兒的事必須扼殺于萌芽中,若然這秘笈的確如此厲害,薛掌門會自曝家門嗎,這明顯是有人在故意抹黑,這是污蔑赤裸裸的污蔑。

              老和尚一席話說得十分到位十分適度也十分適時,躁動不安的江湖,因為老和尚的出面調停再一次沉寂下來,一沉寂便是兩年,三緘其口的兩年。

              谷雨,峨嵋。

              “師姐你聽說了嗎,薛慕藻已經放話出來,說要去參加今年的靈溪大會了。”

              “聽說了,那個非男非女的妖孽!上回在空靈岸就應該整死他!”

              “非男非女嗎?不會啊,妙音師姐還在著的時候,我們大家一齊去簫城的客棧里見過他的,當時不曉得他是女的,難怪生得這樣清秀飄逸。”

              “還是他嗎?難道不是應該改成她嗎?”

              “師姐真是老封建!他,她,不都一樣嘛,反正都是他這人沒有區別啊。”

              “師妹們,咱能不能討論點正經事?你們要曉得,泰山可是咱們的死對頭,若不是因為她薛慕藻,咱們師傅會死的那樣慘嗎?你們不會已經忘記了吧?”

              “就是就是,師姐說得一點都沒錯!光是長得好有甚么用?還不是一樣的壞心眼只曉得勾三搭四!我就最討厭他這種的!”

              “師妹啊明明就是她不是他,再說,她也不能算是長得好,你們瞧瞧她那張臉長得妖孽氣息忒重,天生沒福氣的晦氣丫鬟相。”

              “沒有晦氣啊,就是看起來長得很美很好看啊,頂頂好看。”

              “師妹你發瘋了!”

              “師姐,你怎么……”

              “好了好了,師姐師妹們都不要再吵了!咱們還是來列一下今年到靈溪大會去的對戰計劃吧,你們幾個都有誰要上場啊?”

              “我不去。”

              “我不去。”

              “我也不去。”

              “為何都沒人去啊?”

              “薛慕藻都去了,我們還去做甚么啊!等到了比賽那一日,賽場上的男子肯定都去瞧她了,誰還會來瞧我們,所以我們才不要去呢!”

              “你們到底是去參加比賽還是去找男人?”

              “既要參加比賽也要找男人!”

              谷雨,武當。

              “師傅,這是今年靈溪大會的對戰花名冊請您過目。”

              “哎……”

              “師傅,您若覺得哪里不合適徒兒還可以再去改一下。”

              “哎……”

              “師傅,您這是?”

              “沈安,為師如今已經沒有可以信任也沒有可以說話的人了。”

              “啊?”

              “你可曉得,今年薛慕藻那妖孽也要來靈溪大會參賽了?”

              “徒兒聽說了。”

              “想當年咱們武當在滅門這事上同她結了梁子,今年是要出大事情呀!”

              “師傅,這事不是已經過去了嗎?”

              “如何會過去?殺父之仇啊!能過去嗎?兩年前她閉關修煉秘笈的謠言,那也是為師放話傳出去的呀!”

              “師傅,您怎能。。。。。。”

              “完了,這回炎一必定不會再給我撐腰,若薛慕藻那妖孽存了心來找我報仇,為師就是必死無疑,必死無疑呀!”

              “薛慕藻生得真的非常美,徒兒覺得她不像是個壞心眼的人。”

              “她如何不會壞心眼?你是沒有見過她,妖孽,簡直就是個現世的妖孽!她那臉生得美則美矣就是不分男女,都說面艷心狠她可真是當之無愧,太可怕了!連她自己的二叔都能痛下殺手,為師這一回是必死無疑,必死無疑啊!”

              “師傅,您想多了。”

              “沈安,為師正在跟你討論生死問題,并沒有跟你討論薛慕藻那妖孽是不是生得美,你怎么不開竅啊。。。。。。”

              谷雨,五行宮。

              千羽:“宮主,人家今年也要去參加靈溪大會嘛!”

              他那宮主笑了笑道:“哦?你還沒有折磨夠他嗎?”

              “哼!人家早就曉得他不是個好東西,只是沒想到連性別他都敢撒謊!”

              “撒謊!我從來都是把他當成男子來看,這同撒不撒謊又有甚么關系?”

              “宮主!您怎么能向著他說話呢?他就是有撒謊!明明是個女子卻非要假裝自己是個男子,這不是撒謊又是甚么!”

              “你自己都說他是女子,為和還要用他來稱呼?”

              “人家那是習慣啊!”

              “哈哈哈!”

              “那宮主,人家今年到底可不可以去靈溪大會呢?”

              “可以去啊!但是你不能上場。”

              “為甚么人家不可以上場?”

              “叫你其他的師弟們上場輪流應付著,我要親自去會一會他,上一回在百丈崖,天太黑都沒瞧得清楚,這一回一定好好瞧一瞧,是不是同她哥哥長得想,是不是像大家說得生得美,我素來喜歡瞧美人,所以必須瞧瞧他到底有多美!”

              “宮主,不是他,是她!”

              “在我的眼里他就是男的,只不過是長得像女子的男子罷了。”

              谷雨,恒山。

              “師兄,南宮公子說叫咱們這一組二十個師兄弟做好準備隨時出發!”

              “明白了!”

              “南宮公子還說,無論如何都要在臺上連戰下來,實在不行就換人,但是必須挨到最后同泰山對戰。”

              “南宮公子今年是不是發瘋了?”

              “師弟你怎么說話的,掌門叫你做甚么你就做甚么,哪里來那么多廢話。”

              “師兄,不是我廢話,咱們這一組統共二十個人,要如何連戰?如何能連戰的下來?參加靈溪大會的有多少個門派,每個門派又會有多少人?雖說是請柬只發到九十九名,但以門派的名義參賽,那就完全不一樣,恐怕咱們還沒有晉級,就要被人家給削死了!”

              “你這話的意思是,就你明白對戰規則,我們大家都是死人是吧?”

              “就是啊,師兄就是猴急!”

              “你他娘的以為南宮公子真就派了咱們這一組人去靈溪大會嗎?告訴你,南宮公子說了,今年咱們恒山三分之二的人都要去參賽,不為別的,就為了給泰山爭取時間,就為給泰山墊底保第一!”

              “哈哈哈,師兄這下子明白了吧!還被人削死!你自己怎么不先去死!”

              “小兔崽子!滾邊去!”

              谷雨,姑蘇。

              “大哥,聽說了沒有?”

              “聽說甚么?”

              “今年的靈溪大會會有美女去參賽呀!你這樣好色的人會沒有聽說嗎?”

              “哦,你說這個呀,聽說過了。”

              “怎樣,去不去瞧熱鬧?”

              “是美女嗎?我怎么聽說是個長得像女子的斷袖啊?”

              “二哥你甚么眼神啊!那怎么能叫長得像女子呢,他就是個女子!”

              “那他要就是個女子,你干嘛要用他來稱呼呢?”

              “啊,那個,口誤口誤。”

              “二弟三弟,到底是女子還是斷袖?這事怎么跟我聽來的不一樣啊?我聽說也是個斷袖。”

              “女子!”

              “斷袖!”

              “愈說愈迷糊!”

              “大哥真的是個女子生得可美了,小弟用項上人頭做保,你去瞧瞧就明白。”

              “是嗎?”

              “絕對是。”

              “哎對了,你們說得薛慕藻,是不是就是兩年前在靈溪大會上,被炎一違規擊了一掌,后來又被一個美人救走了的,泰山的那一個啊?”

              “原來你們說得就是他呀,他不是個男的嗎,甚么時候又變成女的了?”

              “怎么叫又變成,人家一直都是女的,人家就是長得帥偶爾扮個男裝好玩!”

              “女子能叫長得帥嗎?我怎么聽說他是修煉秘笈之后才變成女子的呢?”

              “哦?有這樣的事?那如此說來,說他手里面有秘笈是千真萬確了?”

              “當然千真萬確!你沒見炎一大師都出面了嗎,可見不是空穴來風。”

              “據說他手中的那本秘笈可厲害著呢!”

              “這話從何說起?怎么個厲害法?”

              “呃……嗯……哎……這個的話,嗯,反正就是很厲害!”

              “去你奶奶的!我看你小子是叫狐貍精給附身了!你瞅瞅你那花癡的樣兒!”

              谷雨,長安。

              “師兄師姐你們聽說了嗎?今年的靈溪大會會有個重磅人物要出場比賽!”

              “我們老早就已經聽說了,你師兄為此還害了相思病呢,呵呵呵。”

              “甚么?師兄你都沒有見過人家,怎么就害上相思病了呢?”

              “夢天你怎么回事,凈在師妹面前瞎說故意帶壞小孩子,一點師姐的樣子都沒有。”

              “我怎么胡說,我明明就是在說實話,是你自己此地無銀還好意思說別人。”

              “師兄師姐你們不要吵了!你們都不曉得我要說得人是誰,就在這里瞎吵。”

              “你不就是想說,今年泰山的繼任新掌門薛慕藻要去靈溪大會參賽嗎?”

              “沒有啊,我其實一點也不喜歡她。”

              “小丫頭片子,才多大歲數就學會討厭這個討厭那個,你憑甚么討厭人家?”

              “我就是不喜歡她啊,我最討厭她的地方就是,她總是一個人霸著南宮公子,南宮公子長得多么英俊瀟灑,憑甚么只有她一個人可以得到!我們大家都很喜歡南宮公子的!我們大家都討厭她!”

              “你們大家?!你們大家是指那些比你歲數還要小的師妹們嗎?”

              “師姐你怎么能這樣說我!我已經十四了!我的歲數已經不小了,我已經是大人了!”

              “你才十四歲就說不小了,那像你師姐這種早已突破二十五歲大關的人,又應該要何去何從啊!哈哈哈……”

              “可是我聽說薛慕藻和南宮公子已經聯姻了,只是一直沒有舉行儀式,不曉得是為甚么。”

              “夢天,你說你一天到晚操心些沒用的事有意義嗎?人家有人家的活法,你也得有你自己的生活,與其擔心人家沒有舉行儀式,不如抓緊時間擔心一下你自己的姻緣大事。”

              “云游!你少拿我開涮!我自己的事不勞你費心!”

              谷雨,揚州。

              “幫主,今年咱們還去參加靈溪大會嗎?”

              “這個。。。。。。”

              “屬下斗膽建議,要不咱今年就別去了吧。聽說,今年恒山和泰山結盟聯手,準備橫掃整個靈溪大會的戰場,像咱們這種本來就是因為地位低下也撈不到甚么大的油水,這一回若是連名次也拿不到,不但獎金沒了兄弟們也要白白挨打,這不合算呀您說呢?”

              “是呀我也聽說了,聽說恒山南宮家的小公子娶了泰山的新掌門,小夫妻倆恩愛的如膠似漆,就是天皇老子來了也分不開。而且,據說泰山的新掌門生得千年妖精似的美,手里面又握著上古流傳下來的一本武功秘笈,已經閉關修煉了兩年,這一次出關就是志在必得拿第一,擋道者殺無赦。一個妖精似的美女就已經夠叫人心驚膽寒了,偏偏她那小夫君又有錢又有勢,人家恒山也放了話出來,說今年無論動用甚么手段,也絕不能叫他娘子的門派丟了名次。那你說,你說咱們還去個甚么勁啊?”

              “對呀,幫主,屬下聽說得跟您聽說得都差不離,只不過,只不過……”

              “只不過甚么呀?”

              “只不過,屬下還聽說那泰山的新掌門其實原本就不是個女子,不過是個生得像女子的斷袖,是個美的比千年妖精還妖,所以南宮公子其實著了妖精的道。”

              “啊!還有這種事!都說男生女相主富貴不好惹,還真是一點都不差啊!”

              “是呀,幫主,要不咱們今年還是不要去了吧。兄弟們跟著您這么多年,也都怪不容易的,咱們也沒必要非拿腦袋往槍口上去撞啊!”

              “行行行,就這么定了。你下去傳我的口令,就說今年的靈溪大會不去參加了,叫兄弟們把心肝脾胃肺都安穩放進肚子里,咱們明年再戰!”

              “好嘞,好嘞,屬下這就去傳幫主的話。”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