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六十四章 莊蝶夢

          章節字數:5083  更新時間:18-06-08 12:0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意識逐漸恢復的時候,我聞到一股暖暖的白檀香,有人環抱著我,他的身體很溫暖肩膀寬闊,小的時候體弱多病,每回生病三哥都會如此哄我,把我環抱在他的懷里,而后不停喂我吃藥喂我喝水,直到把我撐吐了為止。

              牽著手腳動了動身體,我的娘哎果真還是好疼,我懷疑我的肋骨是不是已經斷掉,為何感覺呼吸時有個東西在頂著我,費力抬起手臂抱住他:“三哥,我們這是在哪兒啊?”

              那人輕輕扶住我的肩膀,伸手探了探我的額頭道:“還好沒高熱。”

              還是感到異常的寒冷,我靠在他的胸前,貪婪汲取著他懷中的溫暖。

              有個小姑娘的聲音焦慮的道:“南宮哥哥你倒是說話呀!薛姐姐她到底怎么樣了?你憑甚么一個人霸著她,從昨兒個下午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天了!你到底要抱到甚么時候啊?我再警告你一遍!你不要再想著跟我搶薛姐姐!這一回我是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再聽你的話了!你若是再跟我搶薛姐姐我就跟你拼命!”

              我無力喘了口氣道:“這聲音是小禪嗎?”

              驚天一個虎撲,那小姑娘騰的蹦過來,拉起我的手急道:“我就是小禪啊!薛姐姐你感覺怎么樣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哎呀!你嚇死我了!昨兒南宮哥哥接你回來的時候你馬上就要死了!馬上就要死了你知不知道?我以為我永遠也見不到你了!你怎么能這樣不愛護自己呢!”話沒說完淚水便從眼眶里滾出來。

              聲音是小禪的這沒錯,可是這張臉可不是小禪的樣子吧,這臉明明就是一個溫柔的懷春少女,雖說小禪正在成長期,生長激素增多一日三變也不是沒可能,但就算萬變也不會離開其蹤,也沒可能在短時間內完全變了樣子,再說小禪素日里打扮得粉粉嫩,可是眉宇間卻是一副男孩子的表情做派。

              我蹙起眉頭再次確認:“你真的是小禪?你怎么變成這樣子了?”

              小禪笑得咯咯發顫:“當然啦!薛姐姐我的聲音你還聽不出來嗎?”

              我比了個臉型的手勢:“聽是聽得出來,可是你這張臉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禪聽了我的話癡癡笑起來,這笑容若是放在她素日那張臉上,瞧著一定是挺帶喜感的幼稚萬分,只不過這笑容放在一張少女的臉上,看起來就只是一種靦腆一種羞澀,我從心底里打了個寒噤,這個情形忒詭異,小禪若成了這樣一副德行,我覺得往后還是不要再認得她比較好。

              小禪笑夠了撲過來,抱緊我空閑的一只手臂,就像在她的觀月閣里一樣,仰頭親了一下我的臉頰笑著道:“薛姐姐,我們大家都易容了!你是不是沒有想到?是不是感覺很驚喜?我本來是要告訴你的,但是南宮哥哥他不讓我說!”

              說著沖我身后吐著舌頭做鬼臉,我用力一扶額,南花瓊的一幕再次浮上眼前。

              “你們竟然都易容了!難怪你變了樣子!”然后咂了兩下舌“不太好看啊。”

              小禪一邊笑一邊抬起兩只手放到腦袋后面,雙手向左向右一拉,她面上的臉皮便有了一些松動的跡象,又是一拉,整張人皮面具便被她用力扯了下來,那面具后面露出一張本該屬于小禪的臉,小臉蛋上有淡淡的紅暈。

              她握著那張薄如蟬翼的肉色面具,轉過身去做了個扔的動作:“莫涯!給!”

              床幃后面傳來一聲椅子拖拽的響動,一個高大的男子走過來,比貴人還要粗壯結實,一張偏瘦的方形臉,下巴上滿是青色的亂胡茬,小禪哼他:“還戴著做甚么?你不怕熱嗎?快點扯下來啊!悶都要悶死了!”

              莫涯的臉上也是同小禪一樣,有些憋悶過后的紅暈,我的太陽穴開始有些隱隱犯疼:“你們一路上就是這樣子?一直易容跟過來的?”

              小禪道:“對呀!我們就是全體易容跟過來的呀!怎么樣薛姐姐,南宮哥哥這主意出得好吧?你們這一路上誰也沒有認出我們來吧?”

              這主意出得,這事情做得,真是有南宮墨的行事風格。

              我苦笑了一下道:“好是好也很有創意,只是沒甚么新意。而且我覺得你們也沒必要回避我吧?又不是不能見面,犯得著如此興師動眾?你們易容的技術是高,高到別人沒認出來我也沒認出來,你們這算怎么一回事?”

              小禪往嘴巴里塞了根手指頭嘬著道:“其實在泉州客棧的時候,就是最后退房的時候,你不是已經看到我們了嗎?當時我就想著要告訴你,可是南宮哥哥不曉得發了甚么瘋,不準我告訴你,所以我們就一直暗中跟在你的身邊保護你,可是誰曉得,最后還是沒有保護好你,還是讓你受了傷。”

              是了,在泉州的客棧里最后要退房的時候,小禪是想要同我打招呼,但是狐貍精搖了搖頭又塞給她一個小鐵盒,然后這事情就做罷了,原來當時小禪要說得是他們易容的事,那么那鐵盒里裝著的,想必是她最喜歡吃的棠棣糖。

              多么奇特的邏輯,多么奇特的思維,多么奇葩的思路,首先,根本沒必要暗中跟著我,其次,就算是暗中跟著也沒必要易容,再次,既然暗中跟著是為了保護我的安全,為何不能讓我知道,是怕樹大招風還是怕人多目標大。

              “那你們又是為了甚么,才要想個這樣的主意出來呢?”

              小禪指著我身后道:“不是我們的主意,都是南宮哥哥,他說……”

              “我說甚么了?”

              “你說了甚么你自己不清楚嗎?你以為我會跟你似的不好意思說啊!這一回我就偏要告訴薛姐姐!這有甚么好隱瞞的,喜歡就是喜歡,不放心就是不放心嘛!我都好意思說我喜歡薛姐姐,你還是她夫君,有甚么不好意思的!真不明白你的想法,不就是因為薛姐姐在萬香谷里沒有選你,然后又沒有及時跑出谷來跟你求情!多大點破事!南宮哥哥你至于嗎?你就哄哄薛姐姐又能如何?那她選了逸塵公子,就一定是喜歡他不喜歡你了嗎?你不就是覺得沒有臺階可以下,覺得在逸塵公子面前臉上沒光彩丟人?你這人怎么這樣小氣,這樣死心眼!人家薛姐姐昨兒晚上都已經跟你道過歉了!這就說明薛姐姐的心里至少還是有你的位置的!”

              “還有呢?”

              小禪想了想又道:“還有你擔心薛姐姐一路上的安全,怕她真的沒有你會有危險,所以就逼我和莫涯都易容陪著你,我說得難道不對嗎?”

              南宮墨攬著我的手臂緊了下,然后笑著道:“好像說得你就不擔心她一樣。”

              “我怎么會不擔心薛姐姐!我當然跟你一樣擔心她!不對!我比你更擔心!”

              “那你揭我的老底有意思嗎?要不要我也把你的老底揭一下?”

              “我有甚么老底好供你揭的啊!”

              “當年了悟大師圓寂你被炎一從少林攆出來,若沒有我收留你要住哪里?”

              小禪愣了一下,隨即飆著高音喊道:“南宮哥哥!你混蛋!你揭我的老底!”

              南宮墨,或者暫時還應該叫她狐貍精,露齒一笑:“不是說你沒有老底的嗎?”

              我微微抬起頭望向她,狐貍精,我已經習慣這樣叫她,我在泉州見到她好多次,可不管哪一次,從未將她與南宮墨的形象聯系到一齊,我以為南宮墨一定是生了我的氣跑得遠遠的,一定不想再看到我,雖然小禪的字條上明白寫著一路等我,但我走過一程又一程,也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基本已經不抱任何希望。

              對南宮墨始終要客氣,無論如何他是三哥之外唯一能罩著我的人:“南宮公子你又易容?上回在奉元城里就沒能將你認個通透,這一回更加沒有認出。”

              南宮墨笑著撩起自己腦后的長發,在腦袋后面輕輕拉了一下,那一張帶著市井氣息精美絕倫的狐貍精的臉,便從他的臉上滑落下來,還是一樣的輪廓分明,還是一樣的眉骨高聳,只是左耳上沒有佩戴任何耳飾。

              他微笑,對我吹響一個口哨:“娘子你下回出手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沖動,可不可以給自己留條退路,這一回你夫君我若是再晚出手一秒鐘,你斷掉的可就不是一根肋骨,你全身的骨頭都要等著被老頭震斷掉。”

              “可是你出手了,我就等于沒有接下炎一那一招,就等于我輸了!”

              “到底是你的輸贏重要?還是你的性命重要?你命都沒了贏了又如何?”

              “你不明白的,這一次的輸贏對我來說有多重要,我只有贏才能保住秘笈,我若是輸就一定要把秘笈交給他們,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在說甚么啊?”

              南宮墨挑起一側的眉毛:“哦?聽娘子這話就是已經找到秘笈了?”

              我搖了搖頭:“還沒有找到,只差了一步,秘笈已經被人給拿走了。”

              “你是如何曉得秘笈被人拿走了的?”

              我警惕了小禪和莫涯一眼,又回頭打量了南宮墨:“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南宮墨看了我一眼不回話,對他們揮揮手:“你們先出去,我和娘子說會話。”

              小禪不依不饒:“薛姐姐你不要這樣子對我嘛!我也一直很喜歡你的,我比南宮哥哥更喜歡你啊,不管你有甚么事我都能幫得上忙!咱們一齊在地道里的時候說過的那些話你是曉得的!我也要留下來!你不要讓南宮哥哥趕我走好不好?”

              我忍著疼捋著她的馬尾辮道:“地道里的事咱倆不是說好要嚴守秘密的嗎,這事情你暫時還幫不上我的忙,等我有需要你的時候一定會告訴你的好嗎,現在你先出去等,這里沒你甚么事,你在這里我還得跟你說話,我會感到累。”

              小禪淚眼汪汪拉著我的手道:“好好好我這就出去,薛姐姐你可千萬別太累,不管是甚么事,總之你需要我的時候一定要告訴我啊!”

              我點頭:“一定,之后一定會有需要你幫我忙的事,到時我一定會告訴你。”

              南宮墨盯著她和莫涯出了門才道:“你是如何曉得秘笈被人拿走了的?”

              “因為那錦緞盒子空了,而且鎖也是打開的。”

              “錦緞盒子?”

              “木質的錦緞盒子,墨色的底色金線織就的菡萏圖案,你還有印象嗎?”

              我在觀察南宮墨的表情,我相信秘笈一定在他的手里,南宮墨的表情看上去比我還要平靜,我沉住氣又問了一遍:“南宮公子,我說得這東西你有印象吧?”

              南宮墨換了個坐姿淡淡的道:“娘子,不如你改口叫我夫君吧。”

              “南宮墨你別打岔,我在問你話。”

              “我知道你在問我話,就是因為你在問我話我才叫你改口,你要不是我娘子,我為何要隨隨便便回答每個女子提問我的問題。”

              “你說不說?”

              “你叫夫君我就說。”

              我想了想覺得也沒甚么不妥,若是在這里除了我和他沒有第三人,叫一回夫君便能確認秘笈的所在,也算是樁公平公正的交易,談不上誰吃虧誰賺便宜,反正只有一回,曉得了秘笈所在,日后誰還會管他叫夫君。

              我問他:“那我叫你聲夫君,你一定會告訴我那錦緞盒子的事是嗎?”

              南宮墨探身過來,在距離我鼻尖十公分的地方停下來,看著我道:“娘子你叫聲夫君我就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事,小爺我素來說話算話。”

              我望著他沉了一口氣緩緩的道:“夫,夫君。”

              南宮墨滿意的笑了笑,打了個響指直起身來,絲毫沒有要繼續的意思。

              “南宮公子,我已經叫過了,你現在可以說實話了吧?”

              “南宮公子?”

              “夫君。”我再次得出一個真理,南宮家的男子都不好惹。

              南宮墨故作個驚訝狀:“娘子你的節操何在?”

              我扯著嘴角皮肉皆不笑:“早已在你和三哥的面前碎了一地。”

              他點了點頭道:“看來藏書閣你已經去過了,所以才會看到那個錦緞盒子。”

              “那里是藏書閣?”

              “已經廢棄了的藏書閣,誰會傻到把重要的秘笈和心法放在一個角落里,特別是還都放在一齊,你當小爺我是真傻嗎?”

              “那個盒子里原先裝著甚么?”

              “一本春宮。”

              “甚么?一本春宮?一本春宮還裝的那么講究?你是不是變態啊南宮墨!”

              “春宮怎么了?我當初買的時候就是瞧著那錦緞盒子好看才買的,不過那本春宮畫得真的不怎么樣。”

              我已經無語了,我從藏書閣里走出來,把那盒子翻來覆去思考過好多遍。

              我考慮過許多種可能性,考慮過許多種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可我唯獨沒有考慮到,那盒子里原先裝的竟然會是一本春宮!我再次得出一個真理,覺得逸塵對我的評價真的挺具有客觀實際性,我的確是情商不高。

              我嘆了口氣:“那好,這話題咱們已經談過去了,下面談下一個話題,你沒事把一本春宮放在一堆武功秘笈里面做甚么?”

              南宮墨想了想正色道:“這不是現在已經扔掉了嘛,先前放進去的時候也沒考慮那么多,只是覺得不要了就放在里面了,后來想了想覺得不太合適便拿出來扔掉了,反正畫得也不好,好多動作我已經學會了,所以留著也沒用處。”

              我想抽死他,可不可以不要總是重復畫風問題:“你真有雅興!”

              “好了現在換我來問,娘子你是如何確定秘笈已經被人拿走了的?”

              “我以為那錦緞盒子里面原先裝的就是秘笈。”

              “你難道從來也沒見到過傳說中的秘笈嗎?”

              “你都說了是傳說中的秘笈,我哪里能夠見得到?”

              “這么說你認為秘笈只有一本對嗎?”

              “秘笈啊秘笈,不是一本難道是用四輪車拉滿一車送來的嗎?”

              南宮墨突然向我壓過來,嘴唇貼在我的脖頸上笑道:“娘子,你是不是很渴望拿到秘笈?你是不是很渴望能夠修煉秘笈?”

              我掐住他的手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你別壓著我!好疼!”

              他嘶了半晌才托住我的后背,把我輕輕放到床上,撐著上半身俯瞰我。

              “我受了這樣多的磨難不都是因為這本秘笈?若是說一開始是因為不曉得是個甚么東西不想要,那現在為了振興門派我就不得不要,有了它我才能所向無敵,有了它我才能給老爹和三哥報仇。”

              南宮墨用手指挑起一綹我的長發,放到鼻尖下嗅了嗅:“你看你要的秘笈在我手上,你呢又這樣渴望得到,我若趁機提點要求出來,你會不會覺得我過分?”

              我忽然咬不下去了,呆愣愣望著他:“秘笈真的在你手上?”

              南宮墨微微笑著點了一下頭。

              “那你想提甚么條件?”

              他的身體又俯下來一些,瑩潤的嘴唇貼在我的唇上:“別忘記你之前答應過,我幫你把千羽趕走,你日后所有事都聽我的,其中也包括盡到為人妻的責任,你拿自己來換秘笈,我的條件不過分。”

              我想也沒想便道:“成交。”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