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四十二章 本無界

          章節字數:4577  更新時間:18-06-08 11:3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是洞穴,是人工挖鑿出來的石龕,里面擺放著一具棺材,棺材的四面都被銅釘釘死,棺木有些烏黑色,許多地方已經有縱向開裂的縫隙,面朝我們的這一側高高翹起,我能看到上面寫得幾個篆體大字,云是仙人葬骨處,其下又有一行極小的字一見生財。

              我瞇了眼睛望過去道:“一見生財好理解,那前一句又是甚么意思?”

              南宮墨托著我的手臂微微上抬,搖了搖頭道:“娘子,咱們換個地方再說話,你若是再不想法子找個地方去落腳,我看待會就是咱們去一見生財了。”

              天已經慢慢亮了起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們四周的山崖上,密密麻麻排滿了一具又一具的棺材,橫放的豎放的,有嵌進崖壁上石龕里面的,有鑿木為櫞憑空擱置的,更多的則是借用山石的依托,上上下下吊在一根碗口粗的麻繩上,清晨有風,那些吊在繩上的棺材,就像隨風搖擺的巨型風鈴,一蕩一蕩的。

              我本就有些發冷,頂著清晨的寒風,看得我的心都要蕩進冰底了,我拽著他的衣襟有些發抖的道:“南宮公子你是要聽我說,還是已經做好準備親自過目?”

              南宮墨又把我摟了摟緊道:“娘子你能不能輕點說話,我已經快沒力氣抱住你了,你聲音喊得再大些,咱們可以直接自動著陸了。”

              我在他懷里點了點頭輕輕的道:“那好我再小點聲,不過真的很震撼。”

              他又道:“娘子,你長了這么大歲數,還是頭一回見到我們這里的特產吧?”

              我哭笑不得的斜了他一眼,他還真的是跟三哥有些相似之處,一樣的不著調:“你才那么大歲數,我剛剛才二十歲,你以為我跟你似的一臉老氣橫秋的樣子。”

              他咧開嘴笑了笑道:“想知道這東西叫甚么名字嗎?”

              “你們這里的特產,包括你在內都太特別了,我覺得我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他沒有接我的話,而是貼著我的耳畔道:“我有主意了。”

              “甚么主意?”

              “你身后有一排吊在繩子上的棺材,待會你設法抓住身后的繩子,再想法子爬到對面崖壁上最高的那個石龕里面去,你聽明白我給你規劃的路線了嗎?”

              我直視他的眼睛:“那我聽你的過去了,你要怎么樣才能過去?”

              南宮墨想了想道:“你不用管我,你先過去,我自己想法子。”

              我在他短暫的思考中又道:“現在這個時候,我若是說要走一齊走要留一齊留的話,是不是會顯得我更幼稚?顯得我有逞英雄的傻氣冒出來?”

              南宮墨笑著蹭了蹭我的臉頰道:“你本來也很幼稚。”

              若不是看在他剛剛救我一命的份上,我真的現在就想用他自己的扇子劈了他。

              抓住繩子不算難,難的是要登上南宮墨給我指定的,崖壁上的那個石龕。

              山峰陡峭峻險崖壁的表面光滑平展,幾乎沒有可以抓握的地方,我要登上的那一處石龕是眾多使用木櫞支撐的棺木中,看著還算結實的一處,高度與一見生財相當,我在一堆棺材的圍觀中大展拳腳,好不容易登上去之后大略清點了一下,與我對峙的崖壁上共有棺材四十二具,其中七具是置于天然存在的洞穴和巖墩上。

              人只有站到了高處才能看清身下的情況,懸崖之下有條河,距離南宮墨所在的位置大概還有不到二十米,雖然沒有黑龍潭那樣大的水勢,但好歹摔下去總不至于被亂石磕死,上有懸崖下有河流,那些棺材看上去倒是很有些錯落有致。

              要么是三五個湊成一群,要么是直線串成一線,看上去有種歷史的延伸,神秘而又蔚為壯觀,南宮墨仍是倚靠手中短刀的支撐,凌空掛在崖壁邊上,我朝他揮了揮手標明位置,圈起手掌大聲道:“南宮公子該你了!”

              南宮墨點了點頭,借著腰力一個鷂子翻身,攀上身后距離最近的一塊突出的山石上,單手解開自己的腰封,內層緞面上層層疊疊纏繞了一條墨綠色的繩索,繩索極細看起來韌性尚佳,墨綠的顏色我很喜歡,深沉穩重給人以安全感,他拽著那繩索,一端咬在嘴里又去取頭上的銀色發簪,發簪在他的手中折了幾折,彎成個D型快掛的形狀,鉤環狀通用型,我隔得他有些遠,只能看到他把繩索的一端,牢牢在短刀的尾部打了個結,另一端仍是系在腰上。

              我猜他是想通過攀巖的方式爬過來,攀巖是門很有技巧性的運動,也是我們日常訓練中一個極其重要的項目,主要是考察人自身的力量,以及身體的柔韌協調性,攀爬的過程中只能依靠手腳和身體的平衡向上運動,并且還要依據手和手臂支點的不同,又要采用各種各樣的用力方法,諸如抓、握、掛、摳、撐、推、壓等,所以攀巖時不使用繩索進行自身保護,必須是大忌中的大忌。

              這里的山體是個三面合圍的形式,我猜他的攀爬路線應該是這樣子的,先在自己這一面的崖壁頂端固定一個支點,循著支點的支撐縱向上升,上升到與我相當高度的時候,找到自己可以棲身的位置,再更換一個支點,橫向位移到我所在的這一面,我不懂攀巖,甚至不懂理論,所有技巧都是三哥教我的,只不過我很慚愧,我始終也沒有憑借自身本領成功攀爬過一次,我只會照本宣科從旁評論。

              縱向攀爬的過程很順利,沒有滑落也沒有支點的松動,用時不超過一炷香,但橫向的過程就沒有那么順利了,首先快掛本身就是一個致命的弱點,雖然它的使用范圍很廣,可是再廣也有覆蓋不到的角落,在縱的方向上它有絕對不可取代的強度,可是由于其開口的部分過于脆弱,因此在橫向用力的過程中幾乎等同于沒有任何作用,也是最無法防范的死穴。

              沒有頭盔也沒有手套,橫向更換支點之后,南宮墨一連滑落了兩次,兩次都是在撞擊到崖壁之前,利用了身體的彈簧動作,并配合以手臂的側向推力,巧妙躲避開了崖壁上的山石對人體造成的損傷,在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里,我只能坐在石龕的棺材旁邊望著他,望著他視覺上高度刺激的徒手攀巖。

              他的節奏感以及攀巖的技巧的確是非常優美流暢,可是再優美再流暢,也不能減輕我對他的擔心,防護用具極度的不到位,一點閃失都不能有,任何一點閃失都可能直接送他到地府去報道,南宮墨爬進石龕的時候我已經緊張到失語。

              他喘了一口氣,活動了一下身體道:“娘子,怎么樣刺激吧?”

              我邊給他解短刀上的繩索邊道:“太危險了,萬一出了事怎么辦?下次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再這樣子了,你曉得我坐在這里,看著你一個人甚么忙都幫不上,心里面有多著急多緊張嗎?縱向的時候還好說,既有借力點也有落腳點,可橫向呢,除了手指和手臂的力量,你連自己的腿都不能指望,就說滑下去那兩次,差一點就要撞上了,你要是撞上了我一個人可怎么辦啊!”

              他輕輕摟了我一下道:“放心,你瞧著是馬上要撞上,然我自己心里面有數,要是每一次滑落下來都會撞上那還如何攀巖,我就是有一萬條命也不夠用。”

              “沒有手套也沒有鎂粉,手一定是擦傷了,我瞧瞧傷成甚么樣了。”

              我把他的手拉過來,翻過手掌去瞧,他的白皙的手掌上擦掉了一大塊皮,傷口上滿是灰塵和石粉,我皺起眉頭:“疼得厲害嗎?”

              南宮墨竟然冷血的還能笑出聲:“還可以。”

              石龕的洞口叢生著大堆野草,三哥教過我那葉子是能消毒的,我拽了幾株放進手心中搓了幾下,一股清涼的藥草香瞬間溢出來,嚼了幾下又給他敷在手上,撕下一塊布條包扎好,南宮墨疼得齜牙咧嘴:“你就不能輕點?像火燒!”

              我按住他到處亂甩的手道:“你別動,這葉子能消毒我三哥說得,不過我之前從來也沒用過,不曉得會不會有用,今兒頭一回,權當拿你來做實驗好了。”

              他背靠著那棺材倚了道:“沒關系,娘子你盡情實驗就好,反正小爺我也不是頭一回被你拿來做實驗,有沒有用你自己還不清楚嗎。”

              我晃了晃他的胳膊道:“我今天明明就是第一次做實驗,你睜開眼睛給我把話說清楚,我何時拿你做過實驗了?”

              他靠著那棺材閉起眼睛道:“我累了要睡一會,娘子你要么就給我按摩一下,要么就陪我睡一會,我只有睡醒了才能繼續陪你走下去。”

              還沒等我答話,他的手臂一抬直接把我按在了他的腿上:“好了,先睡一會,半個時辰之后上路。”

              我的后背被他的手臂壓得喘不過氣來,聲音的穿透力明顯降下來:“南宮墨,你放開我,我要喘不過氣來了!”

              上路的時候,我和南宮墨再一次不可避免產生了意見分歧,我主張找到昨天晚上炎一橫劈了山體的那條裂縫,因為我在墜崖之前,親眼見到小禪落了進去,我一定要把她找出來,南宮墨堅決不同意我的做法,他主張先回地面找到莫涯和逸塵,他篤信莫涯和逸塵絕對不會同我一樣,不動腦子就從懸崖上跳下來找我們。

              我覺得他的邏輯思維很有問題,第一,我從懸崖上掉下來根本與智商無關,我掉下來是因為我在半空中殺掉一個人,之后暫時還沒有找到可以落腳的地方,于是就這樣不開眼的,被炎一的內力擊落下來。第二,我也覺得逸塵和莫涯還不至于為了救我們而主動從懸崖上跳下來,顯然只要是精神還算正常的人,都會選擇留在懸崖上等我們,或者是另辟蹊徑來找我們。

              之前我一直覺得逸塵是故意針對我,針對我的言談舉止故意來挑刺。

              如今我覺得南宮墨也在針對我,針對我的行為故意夸大其詞找麻煩。

              這感覺就像我在他倆眼前,從未做對過任何一件事,哪怕是一件小事。

              想要爬到懸崖之上的地面可謂難之更難,我由于體能消耗的厲害,是以對這事便格外的抵觸,抵觸到不想多說,南宮墨曉得我的抵觸情緒,一路上只有通過給我講特產來分我的神,于是我一邊嫌他煩一邊聽他講特產,一邊哆嗦著手腳并用一邊舉目望天盼著早些爬上去。

              聽他說這里七搭八掛的巨大風鈴都是懸棺,懸棺,顧名思義就是懸在山崖上的棺材,幾乎都是放置在臨近江面,或者臨近河面的懸崖絕壁上,一般是以船形棺和整木挖鑿的獨木舟式棺材為主。

              據說最早的懸棺葬習俗是出現在原始宗教中,因活人對于鬼魂的崇拜猶甚,所以人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祖先死后鬼魂雖然到了陰陽兩隔的異世界,但實際上卻并未離開生前生活的環境,因此棺材存在的主要涵義,便是要滿足祖先在幽冥之中的生活需要。

              至于將棺木高置于陡崖絕壁之上,則是為了盡量避免人獸或其他因素對尸骨的破壞,只有如此才能使祖先的靈魂得到永久的安息,并得到冥冥之中的賜福和保佑,由于地理位置和地質要素,北方尚且只有晉陽這一處。

              我在他的絮絮講解中好不容易翻身爬上斷崖,地面上到處是砍殺過后的血腥氣息,尸首殺的人仰馬翻,遍地都是武當特有的長劍和暗器,清一色的黑色夜行衣,清一色的血流成河,看到逸塵的第一眼,嚇得我的小心肝一個顫抖。

              渾身是血,臉頰上有刀傷,發簪被削斷了一大半,我甩開身后的南宮墨大步跑過去,抓住他的手臂反復瞧過,確保那些血跡都是在打斗過程中沾上去的,確保他的身上的確是沒有受過傷的才放開他。

              我在南宮墨異樣的目光中無視他:“逸塵哥哥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這些血都是你的呢!”

              他先是沒有說話,平靜的向著南宮墨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才道:“我沒事,一點傷都沒有,倒是你,多虧了有墨在才能在第一時間替我把你救起來。”

              “真的是這樣子的,逸塵哥哥你都沒有看到,那個時候有多兇險,這一回要是沒有南宮公子跳下來救我,我就必須去酆都報道了,這下面的高度絕對遠遠超出你們的想象!”

              逸塵又道:“等離開這里,你還不得好好酬謝一下人家救你一命?”

              我張了張嘴巴剛想說話,南宮墨忽然來到我身邊,一雙大手穩穩落在我的雙肩上:“大哥你這話說得,我怎么就是人家了?娘子是我自己的,又不是我找別人借來的,我救我自己的娘子與旁人無關,何至于就得要酬謝了?”

              我奮力去掰他握住我雙肩的十指,掰了半晌也是于事無補,逸塵就像根本沒有聽明白他在說甚么,面無表情橫了他一眼道:“你這話說得未免過早,儀式舉行過了才算是娘子,沒有儀式不算數。”

              “只不過是差一個儀式有甚么分別?”

              “拜過天地才做數,沒拜天地儀式就沒完。”

              “父母之命,指給了我就是我的,沒有儀式照樣是我的,沒有任何分別。”

              “那也要問過丫頭的意思才行,你敢問嗎?”

              眼看情況愈來愈糟,我只得出聲制止:“你們倆到底有完沒完!我沒說過要嫁,也沒說過不嫁!有這時間爭來斗去,不如去瞧瞧小禪怎樣了!”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