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四十章 漸午天

          章節字數:4333  更新時間:18-06-08 11:3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沉煙一死本來不甚活絡的秋池館里更加空了下來,偌大的一個院子了無生氣,只有石子路旁的竹林迎風颯颯搖動,整整一個月南宮墨都沒有露面,恒山沒有,奉元城里也沒有,這人像是憑空消失一般,貴人打聽遍所有家丁,只有南宮夫人身邊的一個丫鬟漏出了一點口風,說南宮墨被南宮掌門送到后山去接受處罰了。

              貴人踏破鐵鞋,終于有了點捕風捉影的消息,于是乘勝追擊問處罰。

              那丫鬟聽得莫名,甚么樣的處罰她也不清楚,只曉得絕對不會太好過。

              想想也對,無論怎么說沉煙也是南宮墨手下的人,人雖然是死掉了,可犯下的過錯總要有人去承擔,這人選自然是南宮墨為最佳,我有些自責,若我在蓮華殿里把事情處理好,南宮墨也不至于要跟著去受處罰。

              逸塵也沒料到會是這樣一種事態發展,只能為上路的事干著急,他的老宅子已經賣掉,暫時住在紫云樓,便于打理那邊的生意,莫涯照例是寡言少語,好像南宮墨的存在與否同他之間半點關系也無,而我們幾個人里,只有小禪在恒山生活的時間最長,也對地形最為了解,我還得向她進行求助:“每個門派都有自己的地牢,你南宮哥哥從來也沒告訴過你,恒山的地牢設置在哪里嗎?”

              小禪垂著她的歪馬尾,低著頭想了半天才道:“我也不曉得,南宮哥哥他從來也沒說起過啊!”

              我繼續循循善誘:“人家都說了是被帶到后山去了,后山你不是經常跑去玩的嗎,有沒有覺得哪里像入口,或是后加上去的構筑物,和山洞之類的地方?”

              小禪噘著嘴又搖了搖頭道:“薛姐姐我真的不騙你,我真的沒有看到過你說得這些地方,也真的沒有見到過你說得這些地方。”

              地牢是一個門派的基本配置之一,峨嵋的空靈岸,雖然我是穿過山崖的縫隙逃出來的,沒有經過青銅正門,可是想想也曉得,空靈岸的正門一定是挖進了山體的內部,就像三哥把地牢的入口設在了他的院子里,縱向深入到地底下去一樣,隱蔽是地牢位置的首要設計理念,所以愈隱蔽愈有可能性。

              我突然想到了白蘋洲,南宮墨說那條地道共有四條主干線,當中直行的一條通往白蘋洲,那里我已經去過沒有再去的必要,另外三條的去向都是聽他說得,我并沒有親自走過去確認。

              一條通往鑒月閣,一條可以橫穿恒山山體,還有一條能夠直通山外。

              我打量了一下身邊的幾個人,想找個人陪我一齊再去一趟那條地道。

              莫涯直接刪掉,這種小事也沒必要麻煩逸塵,貴人出去打聽消息還沒回來,那么便只剩小禪一個人,那時我已全然顧不得地道與秘密,只想著能早一秒把南宮墨翻出來,就算他回來罵我泄密,我也還是要去找他。

              我把要去地道的想法跟小禪和盤托出,定了晚飯時間出發,小禪在我的威逼利誘下頻頻點頭:“我晚上有的是時間,隨時可以出發。”歪著小腦袋想了想又道“那咱們晚飯不去蓮華殿吃了,我準備點吃的咱們可以邊走邊吃,你看行嗎?”

              南宮墨和晚飯相對,顯然前者更重要:“行,你要準備甚么吃的?”

              小禪滿臉興奮,從懷中掏了個馬口鐵盒出來,喀啦啦搖了搖道:“棠棣糖!”

              一瞬間我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低頭沉默了半晌才裝模作樣的道:“也好。”

              每天晚飯時蓮華殿門前的守衛都會換班吃飯,所以我們有且只有一炷香的空白時間可以利用,只進不出還是相對簡單,雖然活板門距離正殿位置很近,風險系數相對而言比較大,但為了找到南宮墨的所在,我覺得計劃的可行性還是很高。

              給貴人留了個字條,說我和小禪在恒山呆得膩了,今兒晚上要去奉元城里逛夜市,晚飯之前下山熄燈之前回來,叫他留門先睡,貴人收到我的字條當然不會起疑,把他安撫好才能安心去作案,免得他冒冒失失壞了我的好計劃。

              白蘋洲里小禪沒去過,聽我講述各種神器的存在之后,非嚎著要去瞧一眼,我只得耐住性子一路陪她走過去,鎏金大門依舊鎖的嚴嚴實實,所以這條路也可以刪除掉,接下來又去了通往鑒月閣的那條路,果然如南宮墨所說是通往鑒月閣。

              半個時辰不到便去掉了兩條通路,接下來的兩條不曉得究竟是哪一條。

              橫穿恒山山體的那一條,道路崎嶇有點像空靈岸的山洞,通道兩旁的分岔口極多,我們隨機選了幾個探頭瞧過,絕大部分都是只可容納一人的山體石窩,只有幾條是可以通行的岔道口,時間有限不可能每個岔道口都過去探查,干脆作罷。

              直行了一大段路,山勢急轉直下坡度很陡,小禪的身材嬌小體重又輕,踩著崖壁一路小跑的溜下去,我沒她那么愛玩,打開飛云扇一邊搖一邊判斷山洞內的空氣質量,空間封閉四周閉合,深入山體的時間愈久,空氣質量便會愈差,氧氣便會愈漸稀薄,我在想還要往前走多遠,便必須要退回來走另一條路。

              長坡到底是一間方方正正的石室,鐵柵欄把門掛著把鑄鐵大鎖,鎖上沒有鐵銹還上過油,說明這里經常會有人來,小禪道:“薛姐姐你讓一下,我把它拿開。”

              “拿開?你要如何拿開?”

              “當然是連根拔起了!”

              我的個親娘四舅姥姥,三哥素日里總說我不溫柔,凡事便曉得直來直往,沒想到小禪比我還直來直往,比我還不客氣,這就要連根拔起,我從中阻攔了一下道:“不就是一把鎖,難不住咱們的,做甚么非要毀了這柵欄?人家又沒有惹到你,你隨便毀壞東西,將來你南宮哥哥曉得還不兇死你。”

              小禪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薛姐姐說得好像也有幾分道理。”

              開鎖不是高科技的難事,飛云扇的扇刃一挑便開了,真正震撼的是開鎖之后。

              這里是一間密室,儲滿了各門派的武功心法和秘笈,絕大部分已經失傳難尋,還有一部分早已經絕版不再流通,這些秘笈和心法都是各個門派沒落后,為了籌錢忍痛倒手賣出來的,秘笈和心法是一個門派安身立命的基礎,也是一個門派調養生息的命脈,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有掌門愿意把自己門派的命脈交到別人的手上。

              要想破解一個門派的招式,最直接的做法便是買他的秘笈和心法,在新的秘笈和心法寫出來之前,你便有機會一舉殲滅他,當然,人家賣心法和秘笈,也有可能早已寫出新一版的心法秘笈,因為舊版是廢紙,能騙則騙賺一分是一分。

              南宮掌門會花錢買秘笈,我老爹絕不會花錢買秘笈,所以人品必須蓋棺定論。

              書架的最頂端放了個金絲織的錦緞盒子,外表嶄新不像其他東西那樣老舊,一看便是新收入的,我也不曉得為何第一眼瞧見便認定,這盒子里裝的就是我老爹擁有的秘笈,我對小禪道:“我去把它拿下來,瞧瞧里面到底是甚么。”

              小禪有點不同意我的做法:“薛姐姐,我覺得你這樣子不好吧,萬一里面甚么也沒有,或者不是你想的那件東西,南宮哥哥曉得了是要發火的吧。”

              這么長時間以來,一直困惑我的謎團終于要揭開謎底了,綜合考慮南宮墨的言談舉止,還有諸多無法解釋的謎團,假如確有秘笈,我堅信一定是三哥趁我不注意放在了南宮墨的手里,對謎底的向往主宰了我的一切思維,我沒聽小禪的。

              木頭盒子錦緞面,墨色的底色,金線織就的菡萏圖案,鎖鼻上掛了個小巧的金色掛鎖,鎖是開著的插著一把金色的大頭鑰匙,那一刻我竟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我懷疑這秘笈是被人給取走了,手指有些顫抖,鎖梁轉了個方向從鎖鼻上抽離下來,咔噠一聲,盒子里果然是空的。

              空的是甚么意思,是從來只是一個空盒子,還是原先有東西后來又取走。

              一場空歡喜,謎底還是沒有揭開,這地方已經沒有再呆下去的意義,倒退著走出來,退回的路上我反復考慮那墨色織錦緞的盒子,我不曉得里面原先裝過甚么,也不曉得到底是不是我老爹的秘笈,我只曉得這里面的東西,一定比石室中任何一樣東西都要更重要,不然不會單獨被取走。

              三條道路三種情形,唯一有所區別的,是直通山外的那條通道被封閉了。

              十幾個恒山的弟子把守在門外,不出所料這里果然可以通向地牢,我本來也沒有打算要劫獄,不過是要曉得人到底關在哪里,南宮墨被他老爹關在自己家的地牢,不算過分也不至于鬧出人命,我很放心。

              門外桌上零散堆著幾樣屬于南宮墨的東西,錢袋,隨身帶的短刀,價值不菲的長劍,發冠發簪,還有一把黑檀木刀鞘的短刀,短刀長約十三寸,刀柄立鼓形當中敲了顆黃銅鉚釘,韌性佳硬度高覆土燒刃,是我想要的東瀛仕上研燒刃短刀。

              我打眼瞧過去他的東西,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望了望守門的弟子們道:“各位大哥我想冒昧問一下,你們究竟還想把我夫君關到甚么時候?”

              那幾個弟子先是愣了愣,繼而搔著后腦勺尷尬的道:“薛掌門言重了,我們幾個哪里有關著公子的膽子,這都是南宮掌門的意思,薛掌門不要誤會。”

              我挑了挑眉道:“哦?既然并沒有關人,那我為何已經足足一個月沒有見過他?我今兒來都來了,不如勞煩各位大哥幫幫忙,請我夫君出門同我一聚吧?”

              門后有個男子的聲音低沉的笑了一下,看來南宮墨與門的距離還不算太遠。

              守門的幾個弟子中,有個年紀比我大上許多的男子拱了拱手:“薛掌門,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您瞧這地底下暗無天日空氣又不好,您一個千金之軀如何受得住,還是請您移步到地面上說話吧。”

              這便是要趕我走的意思了,規則是公平的,他可以逼我我也可以逼他。

              “這位大哥,話好說事難辦,你們白白扣著我夫君,便是耽誤我的時間耽誤我的事,若是因為你們拖延時間誤了我的終身大事,不曉得你們南宮掌門會不會把你們幾個也關到這地牢里面去問罪受罰?”

              那人拍了拍自個兒的腦袋,懵懵懂懂道:“不知在下耽擱了薛掌門甚么事?”

              想到逸塵的話,想到去泉州的路途遙遠,我決定豁出去賭一把,反正南宮墨日日拿成親擠兌我,我如今正好順水推舟,反正到時人放出來便上路,管他成不成親娘不娘子,我對著鐵門大聲道:“趕緊把你們南宮公子放出來!我要成親!”

              我能想見南宮墨此刻的表情,他那張輪廓分明的臉上一定是樂開了花。

              能哭的孩子多吃糖,會哭的孩子多吃糖,這俗語簡直是百分之一萬的正確。

              我說要成親,第二日一早南宮墨便被他老爹給放了出來,一同送進秀山堂大門的還有個厚厚的紅包,說是給我下聘的定錢,我盯著那紅包無地自容,貴人不遺余力開我的玩笑:“四小姐,我沒說錯吧,你別看你開始沒甚么感覺,可是架不住日久生情,時間一長你便曉得南宮公子對你好,時間一長你便喜歡上南宮公子對你好,這回可是你自己說得要成親,我可沒有逼你說哦!”

              我原想抬手抽死他,還沒來得及動手,貴人已經率先躺倒在地,四肢狂亂的抽搐,呼吸聲愈來愈急促,面色潮紅像煮熟的蝦子,尉遲嘉人的花毒已經好久沒有發作,我都快要忘記還有這一碼事,差了小禪去翻我的行李,看還有沒有五石散可以用,結果運氣背到家,山窮水盡的吃光了,我不敢離開只得安排小禪抓緊時間下山去抓藥,貴人痛苦的胡言亂語,握著我的手指咳得心肺俱裂。

              我在他的心肺俱裂中抓狂想死,這一回必須跟南宮墨挑明,先去萬香谷再去泉州,我帶著貴人闖過重重關口沒道理見死不救,小禪抓藥回來時貴人幾乎頻臨在死亡的邊緣,尉遲嘉人的花毒真的是劑猛藥,一劑猛到長久不散的藥,每次間隔的時間都會縮短,每次發作的時間都會拉得更長。

              雖然服了藥,可貴人的意識還是很不清醒,四肢依然是神經反射的胡亂抽搐,我調藥時小禪把逸塵,莫涯和南宮墨都請到了秀山堂里,我看著他們正色道:“逸塵哥哥,南宮公子,我沒有時間再等了,明兒一早我就要上路,先去萬香谷找尉遲嘉人要解藥,再去泉州找我二叔,我希望你們能陪我一齊走。”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