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二十九章 繁庭柯

          章節字數:4910  更新時間:18-06-08 11:2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此我又多了項任務,有事沒事總要去趟南宮雪的閨房,在她耳邊贊頌世交公子的好,贊嘆世交公子對她的用心良苦,今兒手上捧了只金星小葉紫檀的木盒,抬腿踏進門檻,吉祥話隨后遞到:“雪姐姐你瞧。。。。。。”

              正在盤帳的南宮雪連眼睛都沒抬,依然埋首在帳本之中:“慕藻,你又來了?”

              我權當聽到的是贊美,興匆匆將上好的金星小葉紫檀木盒送到她的面前:“這是世交公子特意交代,一定要我送給雪姐姐的,聽說是東海撈上來的夜明珠。”

              我料想南宮雪出身高貴見過好東西,除了奇珍異寶應該不會待見別的。

              南宮雪挑眉,表情絲毫不為所動,好不容易挪開的眼光重新專注于帳本之上。

              我沒想到南宮雪竟然一絲反應也無,連哼個氣都嫌懶,只得不氣餒的將盒子打開,一顆如同女子拳頭大小的珍珠呈現在她的面前:“雪姐姐,難得世交公子想討你的歡心,送來了顆東海的夜明珠,你就笑一下嘛!”

              南宮雪欲言又止,最后深吸一口氣卻仍沒望明珠一眼:“我不需要,退回去。”

              我沒想到南宮雪竟然是這樣一副性子,一時之間無法會意做出反應,于是再一次重申:“就是前幾日在花園里聊天的世交公子,雪姐姐你還有印象吧?”

              南宮雪目露兇光,表情寫滿了不耐煩:“那又如何?”

              我在心底扒拉了一遍手指頭,大致明了了她的不耐煩。

              眼瞅著便到月底,各家商行送上來的帳本疊得與她一般高,估計她連盤帳的時間都不夠,哪來的時間同我談無關緊要的事,我其實甚懂得察言觀色,但世交公子逼我逼得忒緊,我必須側目她的一臉不耐煩:“雪姐姐對世交公子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嗎?”我小心翼翼的套問,希望答案不要令我失望。

              南宮雪誠實說出對世交公子的感覺:“我記得他的名字長相,可我與他不熟。”

              我不忘審視南宮雪臉上的神情:“但是雪姐姐明明與他相談甚歡……”

              南宮雪冷嗤一聲:“相談甚歡代表一定要以身相許嗎?慕藻,你不要以為我不曉得你將主意動在了我的身上。”

              我噤聲,沒想到計劃尚未實行,便被南宮雪戳破了計謀。

              南宮雪洞悉了我的心,令我無法將戲繼續演下去,我趕緊賠上笑顏軟聲軟氣做解釋:“雪姐姐不要生氣,妹妹也是為你好呀!”

              南宮雪似笑非笑:“為我好?你是哪兒為我好?為你自己好才是真的。”

              南宮雪總結的一針見血,每一句都扎進我的心底:“話不能這么說嘛,我這當妹妹的也希望雪姐姐能找到好歸宿。”希望我的話能安撫南宮雪的不滿情緒。

              南宮雪一聽冷眸倏地變柔,表情也不再繃緊,反倒勾起一抹笑容:“哦?你的意思是說,要我這個做大姐的要有自覺,早日把婚姻大事提上議事日程?”

              “我的意思是雪姐姐也到了適婚年齡,何不趁年輕挑個有錢有權有勢的。”

              南宮雪不說話,我喘口氣繼續自編自導自演:“雪姐姐過了這個冬天就二十六歲了,到時再要挑婆家只會局限性更大,世交公子好歹是個王爺,對咱家投資的商行一定會如虎添翼,譬如官稅地方稅等等。”

              聽南宮墨說南宮雪很顧家,所以家族利益必須是她的弱點,曉得南宮雪對商行的一應大小事情都是錙銖必較,所以攻其不備應該行得通。

              南宮雪終于耐不住我的狂轟濫炸開口,制止我在她耳旁念經:“停。”

              “雪姐姐,可是我還沒有說完。”

              南宮雪從椅子的軟墊上起身:“你不必再說了,我曉得該如何做了。”

              我的臉上出現一絲希望,臉上終于帶出勝利的笑容:“真的?”

              “我會給世交公子一個響應,所以你可以離開了,不要影響我盤賬。”

              我舍不得挪開腳步,還想打鐵趁熱:“那雪姐姐你可別誆我,雖然世交公子這人是有點瘋瘋癲癲的,但好歹有王位,而且人長得也不錯。。。。。。”

              南宮雪紅顏薄怒:“出去,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我被她毫不留情推出門外,眼前的木門砰的一聲在面前闔上,我呆望了門板一小會,最后揚起得意的笑容,我不信搞不定南宮雪,不信不能逼她面對現實。

              本以為搞定了最難搞的女角兒,隔天可以聽到南宮雪前往德謹王府一敘的消息,心里懸著的大石終于放下,單純以為這一對男女應該很快會傳出好消息,于是我耐心的等著,不打算把南宮雪逼得太緊,免得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不過我的如意算盤打得太好,現實的發展卻完全脫離了軌道。

              又過了幾日德謹王府傳來個壞消息,德謹王府的總管傳訊,說世交公子這幾日都在借酒澆愁,每天過得如同行尸走肉,總管別無他法,只好上門來求我勸他。

              我在南花瓊里聞言,爾后低咒出聲:“就曉得這該死的王爺不會不搞鬼!”

              貴人給我召了駕馬車,我搭車前往德謹王府,刻不容緩想曉得事情的始末。

              明明我已經試著說服南宮雪,說服南宮雪試著同他交往看看,還要南宮雪收下他送上的夜明珠,整件事情都是按了計劃在走,而南宮雪也當真如我所想,在前幾日抽出時間到德謹王府走了一趟。

              我以為事情進行的忒順利,想象他們之間的火花正一點一滴迸發,然后會一下子天雷勾動地火,因為我看到他當初承諾正常時,那眸光是如此的堅定,雖然我的年紀還小,也不是閱人無數的有經歷,但如何分辨所謂的虛情假意,分辨絕對的真情流露,這些對于我來說并不是一件難事。

              當他說出對南宮府的姑娘有興趣時,我私以為他是真心喜歡上了南宮雪,所以他愿意放下高不可攀的身段,來正正經經配合我的計劃,先是每日找南宮雪噓寒問暖,要不然就是送一些小東西討南宮雪的歡心。

              就連夜明珠也是我的提議,我告訴他南宮雪出身富貴,只喜歡稀奇罕見的寶物,他二話不說送上一顆東海的夜明珠,表示他情比金堅的心意,明明事情很順利的在進行,但突發情況卻比我想象中還要多。

              在摸不著頭緒時我已匆忙邁下馬車,總管領著我經過波光粼粼清湖環繞的拱橋,在迂回的回廊中疾步穿行,終于來到世交公子平時休寢的閣樓內,經過大廳來到廂房外,鼻尖嗅到濃郁的酒味,抖開衣袖掩鼻總管為我開了門,我甫一跨進門檻,總管便將木門闔上,獨留我一人在里頭。

              房內的木窗都是窗扉緊閉,光線只能透過窗欞散射進來,隱約見到桌上地上散滿一堆堆的酒瓶。一道低沉又頹喪的聲音從黑暗深處傳來:“來人!給我酒!”

              我循著聲音繞過地上的空酒瓶往前邁進,愈是接近那發出聲音的男子,愈是嗅到濃到不能再濃的酒味,我軟著嗓子喊了聲:“王爺?你怎么了?”

              世交公子也疑惑的低吟一聲:“嗯?你是誰?”

              我一步步接近他,最后來到床沿,終于見到他斜躺在床柱旁,黑發如瀑一泄而下,桃花眼正迷蒙的半瞇,胸前的衣襟半敞,慵懶又帶著頹廢:“是我。”

              他冷哼一聲,酒瓶在他的手掌中搖晃著:“你來做甚么?”

              我搶過他手上的酒瓶:“我才想問你,為甚么喝得酩酊大醉?”

              他啐了一聲,似乎非常不滿:“關你甚么事?”

              我將酒瓶放置一旁回瞪他:“為甚么不關我的事?你到底在搞甚么鬼?你和我姐姐南宮雪不是正在培養感情嗎?我還以為你有多積極,結果你竟然一個人躲在這里酗酒!”

              他的唇瓣勾起冷笑,搖搖晃晃撐起自己的身子,接著從一旁的柜子摸出盒子,用力塞進我的懷里,低頭打開盒子,竟然是一顆夜明珠,房里的黑暗襯托著明珠的光亮,將屋子布上一道柔和明亮的光輝。

              這道明光正好可以讓我瞧見他面上的表情,漠然的森冷,而且失望至極。

              他跌坐在桌前將俊顏垂下:“這就是你姐姐南宮雪給我的答案。”

              我望不到他面上的喜怒哀樂,咬著下唇一時無言以對,末了才戰戰兢兢的道:“是我姐姐南宮雪退回來給你的嗎?”

              他的語氣充滿不悅:“不然是我自己去要回來的嗎?”

              我低嗄一聲,他回話的句式有點耳熟,移步來到他的面前,賠了個笑臉讓氣氛好轉一些:“這也不是一件壞事嘛!如果我姐姐真的不喜歡你,那我再為你找個像我姐姐一樣的好姑娘。”

              他冷笑一聲斬釘截鐵的道:“不須勞煩。”

              我坐到椅子上,繼續對他溫言軟語的好言相勸:“別這樣嘛!我姐姐她本來就是個特別有性子的人,比其他姑娘也要難對付些,所以你真的沒必要這樣。”

              他睨著我薄唇微抿:“那照你這么說,我被拒絕也是正常的事是嗎?”

              “是蠻正常的。”

              他挑眉:“我就曉得你不安好心眼,擺明了安排釘子讓我碰!”

              “冤枉哪王爺!我可是很努力的在撮合你和我姐姐的好事,誰曉得你一點魅力也沒有,竟然吸引不了我姐姐的注意。”

              我解釋的誠心誠意,但他的眸中卻布滿著疑問,最后將目光緊緊鎖住我的臉,高大的身子從位子上站起,直挺挺站在我的面前:“我想……”

              “你想做甚么?”

              他很認真的開口:“我決定要認真一點,找到我的另一半。”

              “王爺終于有要認真的自覺不再游戲人間了嗎?有這樣的決心很好。”

              “所以我決定。。。。。。”

              生殺予奪的窒息,我在他面前肅殺的空氣中等待他的宣判。

              然后他心意已決的大聲宣布了一項大事:“讓你留在王府。”

              我瞠目結舌不可思議呆望著他:“啊?為甚么?為甚么要軟禁我?”

              我就像一只鳥兒落入他的掌心,落入華麗的牢籠陷阱再也插翅難飛。

              他為我倒了一杯清茶,于清茶的裊裊茶霧中笑彎了黑眸:“雖然我昨兒醉了一整天,但對自己說過的話,還是能清晰的記在腦袋里的。”

              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頃刻爆棚:“我堂哥可是南宮墨!你不會不曉得他吧!你如今軟禁了我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我若今兒晚上沒有準時回家,我堂哥可是要過問的!他的性子霸道得很,就算到時你派人跳出來阻礙,也會被他當成一顆大石般的鏟除,所以我勸你還是好自為之,不要自找不痛快!”

              “為了引你入甕主動上府,我昨兒還真的多喝了幾瓶,將自己醉得一身酒臭,演得一副頹喪至極,只是為了讓假戲瞧起來更為真實。”

              我搞不懂他在玩甚么把戲:“你被我姐姐甩了,把我囚禁在王府有何用?”

              他將問題又丟回來:“是你打包票說要為我找到一位娘子,但是你卻將我兜了一圈來戲弄,你明曉得南宮雪是個難對付的姑娘,便不該要我去討好她。”

              “你這人怎么這樣?我是答應幫你牽線,可不保證我姐姐一定會喜歡上你。”

              “那你就不該要我去喜歡南宮雪。”他涼涼的回答。

              我皺眉:“你出爾反爾?是你說你對我姐姐有興趣,憑甚么又推到我身上?”

              他為自己斟了一杯茶,優閑的喝了一小口:“我是說過我對南宮家的姑娘有興趣,可我并沒有指名是你姐姐南宮雪。”

              我聽到他的一席話,臉上的表情簡直怔然,很努力在腦海中尋找兩人之間的對話,許久許久卻一句話也無法反駁,他確實沒有指名說他喜歡的人是南宮雪,只是我自己在他的只言片語中一心這樣以為。

              我悲涼:“你明明與我姐姐相談甚歡,而且那天在鏤月云開……”

              他輕易反駁我的話:“相談甚歡不一定就是愛慕之情。”

              我忍不住怒意低吼:“那你又何必兜了一圈與我配合?”

              要么他根本無心于婚姻大事,只是將婚事當兒戲也把我當猴耍,要么是他以不正經為己任,覺得寓教于樂的生活其實也不錯,現下這情況誰耍誰已經沒有準,一個說我戲弄他浪費他的時間,一個又說他把我當猴耍。

              兩人間的關系一如千絲萬縷,千絲萬縷的糾纏不清,千絲萬縷的復雜難懂。

              他的話似是語焉不詳,然而那眸子卻堅定如石:“我被你說服心動了,覺得或許成親也不是一件壞事,尤其遇上一名足以攫住我心神的姑娘。”

              我聽不出他的弦外之音,只能傻傻皺眉,三分誠意七分詭異。

              若他喜歡的人不是南宮雪,難道是:“你瞧上的姑娘是南宮雁?”

              他放下茶杯揚起動人的笑容,眼光愈燃愈炙如同夜星般燦爛:“我不打算舍近求遠。”他的手掌輕輕扣住我的下顎,聲音放柔了許多“你是如此特別,也與平常姑娘不同,我想就你了。”

              我沒聽懂他話里的意思,凜然的冷哼一聲:“你將我軟禁在王府,算得上是犯了強擄民女的罪,王爺你有沒有一點羞恥心?”

              “可我不算是強擄民女啊,是你自個兒來王府做客的不是嗎?”

              我干干笑了兩聲:“這話王爺還是留著去對我堂哥說吧。”

              他低頭望著我:“我記得你教過我,想要討好一名姑娘的芳心,必須要先厚著臉皮把羞恥心丟在腦后,當初這話是這么說得不是?”

              我啞口無言,愕然之下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他那低醇的似是發酵剛好的聲音,狠狠撞進我的心底,驚嚇的如梗在喉便是這種感覺,我的確說過這話,不過不是對他說得,也不希望他把策略用在我的身上,我當初只是心血來潮同南宮墨瞎扯。

              我終于繃起臉來:“南宮墨!你又耍我!”

              南宮墨好心情,抬手撕下面上的人皮面具,壓低的聲音也隨之正常:“娘子覺得驚喜不?你整日忙著當月老牽紅線,整日忙得不回家,小爺我想你了所以做了個局用錢逗逗你,叫你對我提高一下關注度。”

              我由衷贊嘆他在我身上的用心良苦:“如此說雪姐姐是被迫給你當幫兇了?”

              他伸手攬住我的腰,讓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距離近在咫尺,我連他的呼吸都能輕易感受到,拂在我臉頰上的氣息有奇妙的熱度,不知為何,他溫熱的氣息讓我的心跳莫名紊亂:“娘子近看必須是個美人胚子。”

              我別過臉去推開他:“你最好先給我解釋下這次的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