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二十八章 瑤琴寄

          章節字數:4940  更新時間:18-06-08 11:2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樓外的馬車一輛接一輛停下,千金名媛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其中還有南宮墨的兩位姐姐,萬般無奈之下我臨時抱佛腳,把南宮墨的大姐二姐拉進來淌渾水。

              我曉得自己不道德但我沒法子,用意很簡單,就是要讓世交公子瞧瞧,我有很大的能耐,能將奉元城中最優秀的千金名媛齊聚一堂,所以我只好瞞著用意,將他的大姐二姐拐出南宮府,來參加這場相親宴。

              南宮雪一進戲樓便嗅出不對勁的味道,我在她面前一臉的尷尬加敷衍。

              南宮雪也不說破,不動聲色的入座,安靜異常的品茗以及吃點心,看臺上戲子唱著當下流行的戲曲,南宮雁更智慧,從始至終都是淡定乖順的順其自然。

              沒人戳破我的謊言,沒人戳破我的心虛,只等時機一到世交公子悄然出現。

              挨過一秒又一秒,我安排的時間終于來到,世交公子今兒將一頭長發梳攏成一束,沒有之前所見到那副頹廢樣,穿著整潔衣冠楚楚,沒有露出健壯的胸膛,將浪蕩藏在衣著之下,卻還是無法遮掩住他與生俱來的邪氣。

              我力爭恢復之前的生氣,裝模作樣個笑臉迎上去:“今晚的宴會王爺滿意?”

              世交公子以右手摩娑剛毅的下顎,黑眸巡視現場聽戲聽得入迷的姑娘們,一瞬間他的黑眸亮了:“哦?原來如此。”

              我小心翼翼再問一次:“王爺的意思,是很滿意我今天所策畫的相親宴?”

              他勾起笑容,不吝嗇給出答案:“非常滿意,但我萬萬沒想到,你的姐妹也在受邀之中。”他一副耐人尋味的模樣,將眸光望向我的眼睛。

              我哈哈干笑了兩聲沒有正面回復他,若不是他難搞,我也不必使出撒手锏。

              我學著三哥的精髓,揚起甜美的笑容甜言甜語道:“那請王爺睜大你的雙眼,用心去感受哪位姑娘適合當你的王妃。”我自認這個笑容有些甜的發膩。

              他的黑眸凝在我的臉上,像是兩顆極為閃耀的黑寶石,薄唇上的輕笑愈勾愈大:“我想我已經找到適合自己的姑娘了。”

              相親宴結束,看南宮雪那抹瀟灑離去的背影,我的心里有一半是吃驚,吃驚她竟然甚么話也沒有對我說,也沒有出言恐嚇威脅,更沒有板起那張絕美無瑕的臉,只留下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便從容離去。

              我盯著南宮雪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我的視線范圍之內,心底種下不安的種子。

              世交公子倚在門旁,慵懶的模樣如同一只黑豹,在他的身上有著說不出的霸道氣息,但漫不經心的態度卻又削弱他強勢的一面:“看得出來南宮姑娘今晚可是大費了不少周章。”

              于我而言世交公子的心思捉摸不定,完全摸不到他的思緒。

              轉頭微笑,盡量笑得人畜無害:“為了王爺的終身大事必須全力以赴。”

              笑得真誠卻并無笑意達到眼底,我這回作死作的忒大,連南宮雪和南宮雁都拖下水,但愿他最好不要再搞出甚么花樣,不然我在南宮墨的面前,就算死一萬次都不足惜,但還是在心底接了句:“廢話!你這么難搞,費了本姑娘好大的勁!”

              世交公子笑而不答,直勾勾盯著我瞧,很專心的再次將我撇在一旁。

              “王爺,今晚的相親宴上,敢問你瞧上的是哪位姑娘?”

              他皺起兩道好看的劍眉,很難決定的模樣:“這……”

              我一愣不由追問:“是沒有瞧上的?還是都瞧上了?”

              “你今晚的安排可以說是別出心裁,而且也讓我親自與那些姑娘面對面。”

              我自認今晚表現尚可,眨著眼睛期待他的答案:“所以?”

              除了逸塵,我有信心搞定所有難搞的男子,只要不牽扯風情二字。

              他口中發出可惜的嘖嘖聲:“不過有個小缺點,是唯一美中不足之處。”

              我望著他的臉笑顏垮了一半,抽抽嘴角道:“哪里有不周到的地方?”

              “你應該將她們都留下來,讓我同她們各自度過一夜春宵,這樣我才能辨別她們是否有風情。”他厚顏且無恥的暗示我,暗示他提出的第四個條件。

              我倒抽一口冷氣,擠出來的笑容從臉孔上徹底消失,真是怕甚么來甚么。

              這位沒心沒血的公子的確邪惡混蛋,我忙了一整夜的心血竟然比不上他腦袋里期待的無邊春色,忍無可忍無需再忍,我本也沒有三哥的好性子,忍耐瞬間達到神經的上限,為了維護南宮墨的名聲,還是沒將問候他祖宗十八代的話甩出來。

              低頭摸南宮墨送我的錢袋,掏了幾錠碎銀出來,抬眸盯住他該死的笑顏:“王爺,請你將手伸出來。”

              他不解我的動作,但還是聽話的攤開自己的大掌:“嗯?”

              我將指間的碎銀放在他的大掌之中,又堆起一抹甜膩膩的笑容,再開口是輕輕柔柔的好言好語:“我想,王爺需要的可能不是王妃的候選人。”

              他瞇起好看的黑眸好奇問我:“那你給我這些銀子要做甚么?”

              “讓你滿足下骨子里的風流,能去花街柳巷尋找樂子使用,找些窯姐兒去滿足你滿腦子的春色無邊。”詛咒脫口而出聲音倏的變冷,眸光掩不住對他的唾棄。

              他沒有動怒,只是靜待我的下一句話。

              厭惡一旦開始便會不受控制,惡毒一旦挑明便沒有盡頭:“若還有剩余銀兩,希望王爺一夜風流之后到大夫那兒檢查身體,別得了一身爛病再回來,若王爺無藥可醫,我也可以介紹你到相熟的香燭店,相信王爺一定能挑到滿意的棺材。”

              撇嘴冷哼拂袖離去,管他是不是王爺,姑娘我不爽就要走人。

              相親宴那晚我與世交公子不歡而散,塞了幾錠碎銀給他,諷刺他不潔身自愛,諷刺他滾回他的花叢里,然后得一身花柳病暴斃,按照我詛咒他的歹毒程度,和言辭犀利的程度,貴人說我必須是被激怒了。

              自己的專業被人侮辱,這事光是用想的便火大,這口氣光是用想的便咽不下,我可是奉元城里最高竿的紅娘,雖然有南宮墨給我包裝摻雜的水分,但我的手腕業績還是有市場認可的,時至今日卻淪落成與花街柳巷沒兩樣,這就是挑釁。

              那夜生氣拂袖離去后,便再也沒踏進過德謹王府,也沒有派貴人踏進門。

              南花瓊的招牌不止會砸在姻緣不成上,若成了樁如此烏煙瘴氣的姻緣,我不只是砸了招牌,更是成了推姑娘入火炕的老鴇,諸如世交公子之流便活該打光棍。

              胸中惡氣難消,過了三日還是難消,無法將他那張可惡又自以為是的笑顏從腦袋中抹除,我雖然不是個負責的人,但他那副漫不經心的態度總惹我心煩生厭,對于他有沒有找到王妃,我打從心底不想管,放著好好的人不做,欠揍。

              懊惱占了絕大部分,似乎生氣并不能使自己的辦事效率提高,于是再次開始反思自己的處事方式,反思自己沒有整得他打從心里佩服我,甚至對我俯首稱臣,南宮雪不罵我,南宮墨也不罵我,這使我悶得受不了。

              步出秀山堂來到鏤月云開散心,突見一抹修長好看的身影,花搖影枝,那身影像極了南宮墨,瞇眼定睛看到對方的側臉,嘴角噙著迷人的笑容,他的對面坐著南宮墨的大姐南宮雪,兩人在園中的八角亭里似乎相談甚歡。

              心底浮起個大大的問號,世交公子出現在南宮家的府上,不曉得用意幾何。

              如今,我對他的好奇遠大于初見時的反感,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近前聽墻腳。

              南宮雪遠遠瞧見我嘴角勾起個笑,垂頭低聲不知與世交公子說了甚么,爾后將目光投向我的所在,我又不能退又不能撤,只得禮節客套的同他周旋:“難得王爺來到南宮府做客。”

              世交公子從石椅上站起身,極紳士的請我入座:“前幾日晚上在戲樓見到大小姐,便心血來潮想與她聊天談地。”

              話說得保守,眸光可不保守,我沒想到他竟然搬了南宮雪出來做擋箭牌,由于該位公子十分不著調,我不得不防不得不懷疑,在開過了我的驚天玩笑之后親自登門拜訪,除了非奸即盜的不安好心,便是另有隱情的拉我下水。

              我攏眉在他與南宮雪的臉上巡視一圈后,默然選擇了少說為妙。

              府里的總管這時不巧插入我們的微妙氛圍里:“大小姐時間不早了,商行各管事送來的帳本都摞了,就等著大小姐去盤帳。”

              南宮雪對著總管輕輕點頭,便向世交公子告辭,毫不留戀前往帳房。

              這下子氣氛更加微妙,微妙中還帶了點心存芥蒂的尷尬,與世交公子獨處不是我承受能力范圍之內的事,好一會之后我瞪向他問:“王爺來做這里做甚么?”

              他嘆口氣,一副忠臣被奸人所害的無奈樣貌:“這幾日我將你說過的話深入思考了一遍,覺得你對我的誤會真的很大。”

              我低吟一聲,不曉得他又要搞甚么把戲:“像王爺你這種男子也會反省?”

              他對我的尖利反駁不以為然:“我為何不會反省?雖然我喜愛女色,但我也是有原則的,我瞧不上眼的姑娘自然不會主動,更不會點頭同意。”

              我在心底唾棄他萬分,前有三哥為車,后有南宮墨做轍,要我相信世交公子有原則,不如要我相信車輪是方的,像他這種平時沒事便愛漁獵女色的男子,難不成也會有原則,除非我死了,不然這一輩子都不會相信。

              他呷了一口茶,舉手投足間有說不出的優雅:“所以南宮姑娘沒拿相親一事煩我這幾日,我一直都在用心反省自己喜新厭舊的性子。”

              太陽真是打西邊出來了,他竟然肯紆尊降貴同我來廢話:“重點是?”

              他放下瓷杯,拿亮炯炯的黑眸望我:“重點是我決定從今往后洗心革面,一切聽從你的安排,收拾玩心安定下來,準備找個好姑娘成家立業。”

              我呵呵干笑了兩聲,不解的心里更加不解,他一準是吃錯東西變傻了,或者是前幾日不小心被雷劈,不然怎么會一下子跟變了個人似的,素日里跩得比天還要高的性子突然消失不見,變成好聲好氣好商量的一副溫吞性子。

              危險的意識自心底冒出,突然覺得眼前的世交公子忒不真實,直覺上他又要給我出難題:“你想告訴我甚么?我已經打定主意不想接你這單生意了。”

              他聳肩耍痞,逼宮的感覺像極了南宮墨的不講道理:“來不及了,你辦的那場相親宴中,我已經相中其中一位姑娘了。”

              心中有不安是對的,可無論如何我也不想過問他的事,不想過問他瞧上了誰。

              不等我開口多問,他笑瞇了黑眸自開尊口:“我瞧上了你們南宮家的姑娘。”

              他的話無疑是晴天中的一道驚雷,驚得我整個人都震傻了,他瞧上的竟然是南宮家的姑娘,這一定是不真實的,一定是是蒼天在捉弄我臨時抱佛腳,報復我對自己的行事不負責任,報復我對南宮墨的姐姐們行事的不負責任。

              他瞧上的姑娘是誰?是南宮墨的二姐南宮雁嗎?

              可南宮雁并沒有同他面對面交談,他不可能會動心。

              換言之他動心的對象是南宮墨的大姐南宮雪?

              就剛剛的場景來粗略分析,也不是完全沒可能。

              我無法從震驚之中回神,南宮雪的性子其實比逸塵還要拗上三分,若非出自她心底愿意,就算十把刀架在她的脖頸上,也無法威脅她點頭,據伺候她的丫鬟們八卦出來的消息說,曾經有位世家公子對她威脅利誘,結果適得其反招來橫禍,南宮墨為這事特地帶了一幫人,把他修理的體無完膚,因此南宮雪普通人惹不起。

              況且我不曉得她是否有婚約在身,若她有婚約,我便不能一女許二家,因為這是個道德問題,在這個道德為大的世界上,若腹黑到不道德是要遭人深扒的。

              我的命運當真乖舛奇葩,世交公子誤打誤撞相中了南宮雪,這不但是個世紀難題,更是對我極高的挑戰,可我又不能沒志氣的認慫,畢竟他很有誠意找我商量,給我機會繼續賺取他出價不菲的傭金,面對雙倍傭金的誘惑我再次犯抽,決定無視眼前既有的障礙,走一步算一步:“這對我當然不成問題!”

              他的眸光彷似蟄伏的光芒,落在我的臉上:“是嗎?那我靜候你的好消息。”

              我本打算放棄不理,可他短短幾句話又重新燃起我的斗志:“只要你恢復的像個正常男子,沒有甚么事是能難得倒我的!而且傭金絕對不能打折!”

              所以說計劃不如變化,沒計劃不代表沒結果,南宮雪在我的蒙騙下出席了那場相親宴,之后也沒有責罵我一句,雖然不曉得她對我做何評價,但就剛剛她與世交公子相談甚歡的情形看來,南宮雪應該不算討厭世交公子。

              不討厭等于有機會,有機會等于可操作,可操作等于好發展。

              現下問題的焦點在于南宮雪是否有婚約,我祈禱她沒有婚約,甚至沒人來追她,如此我便可以順水推舟,促成南宮雪的一段姻緣,左思右想覺得這計劃不錯,于是做出決定,預備把世交公子這位難搞的公子推給南宮雪。

              要曉得南宮雪是否有婚約,這事委實是太簡單,順手抓兩個伺候她的丫鬟過來問個詳細便好,我問得真誠丫鬟答得也真誠,婚約沒有追的人倒不少,不過追的人再多也沒用,南宮雪一概覺得他們是垃圾,是以幾年下來婚姻大事沒著落,商行里送來的賬本子倒是盤的愈發見成效。

              所有的疑慮與顧忌都拋諸腦后,我現下唯一該做的,便是撮合南宮雪與世交公子的深入發展,好讓他們兩人能夠在短期內喜結連理,只是這事想起來容易做起來并不容易,可以說是我從未面對過的挑戰,這個難題的確難倒了我,我是一個在鼎泰宮里成全過無數丫鬟小廝的紅娘,可我是一個沒有初戀只有暗戀的紅娘,因有逸塵這一片遮目的大樹葉,我不曉得到底要找甚么借口,才能將南宮雪與世交公子這一對沒有任何交集的男女兜在一齊。

              左思右想了整整兩日,仍然一點頭緒也沒有,倒是世交公子果然履諾,洗心革面變得比我還要正常,不僅登門的動作變得頻繁,積極主動也出乎我的意料,每日都會挪出時間到南宮家的府上品茗閑聊,惹得一眾丫鬟對他圍觀發花癡。

              他如此主動我也沒法拂他的意,只得硬著頭皮在兩人之間周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