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十七章 小桃寒

          章節字數:5435  更新時間:18-06-08 11:1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房間里光線昏暗,溫暖的空氣中有濃濃的草藥氣味,枝影婆娑映上我的眼瞼。

              貴人又試了試手中瓷碗的溫度,捏著破鑼樣的嗓子精準發音,話自然是好話,聽著也算仗義順耳,只是音色聽起來不比三哥乖順,也不比逸塵冷然優雅,壓低的嗓音有些發悶,悶的甚為呆頭鵝:“小白臉,我們家四小姐怎樣了?醒了沒?”

              逸塵的腰板拔得挺直,擰眉端坐于床前,五官依舊犀利逼人,用力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更加輕聲:“你講話就不會小點聲,這里不是你們鼎泰宮,人還沒醒呢。”

              貴人低眉順眼目視他方,極為登峰造極的犯抽:“這里不是鼎泰宮還用你說!”

              一句話掐出來手順道抖了一下,于是瓷碗里盛的藥湯,呼哧一下灑出小半碗。

              貴人有錯在先故而禁言,逸塵寒了臉不動聲色望著他,兩人互相直視僵了片刻,逸塵數落他的意圖很明顯:“這話我說過不下十幾回,早叫你少熬一些,不過一碗藥,你有必要熬這樣多?我不曉得你究竟是加了多少水在里頭,那郎中離開時是如何說得,一會功夫你都忘記了?湯藥太淡不利于養傷,你是聽過便就著飯吃下去了是嗎?每回都恨不能盛個瓢滿缽滿,你以為丫頭是神仙托生的海量?這藥是一日喝四回,就算她身體素質再好,沒病也被你給撐出病來了。”

              貴人聽到他的話氣不打一處來,不由分說鬼火卡卡冒起,啪的一聲就近放了碗,瓷木相接聲響頗脆,貴人愣神隨即端起,躡手躡腳重又輕輕放過一回,疾走兩步,臉紅脖子粗低聲怒吼:“我盛個瓢滿缽滿?小白臉,爺可明白告訴你,你不要蹬鼻子上臉不曉得姓甚么!剛給了你幾日好臉色就耍性子犯橫給老子瞧!我也不是好欺負的!多熬些還不是為了叫我們小姐多吃一些早一天好起來!你還有臉說我?你怎么不親自下去熬藥?白天晚上守在這里,這個不讓吃那個沒營養!你倒是說說,這都第幾日了,我們家小姐為何還沒醒?你騙人騙得倒輕巧!你不是有本事嗎?不是有法道嗎?你倒是叫我們四小姐快點醒過來啊!素日里大道理不少!一說正事就慫了!少他媽一天到晚跟我眼前裝公子哥,干活的事指望不上也就算了,如今你連人都看不住!”說著一根手指直戳到他的心窩里去“你給我摸著良心說句心里面的大實話!從鼎泰宮出來這么久,我們四小姐遇到的麻煩事,有哪一回是你主動出面給解圍的?在我的印象中好像你這尊大佛還沒有出手相救過吧?不管哪一回,還不都是我們家小姐憑自個兒的真本事,打出來的一片天下?哎我說你不會是個太監吧?瞧一個弱女子拼命你不臉紅嗎?就沒有一點血性方剛的煞氣?我們三少爺當初如何托付的,你還有印象嗎?”說到酣暢又猛咽兩口口水,鼻息咻咻噴薄而出“你又不是不會武功幫不上忙,你不是很有兩下子嗎?你不是武功好得很嗎?你倒是上去拍他們呀?我們家小姐如今都傷成這樣了,你怎么不說兩肋插刀?怎么不說趕緊去報仇?就曉得干坐在這里逞口頭上的大英雄!真不明白三少爺為何偏偏喜歡你?他究竟瞧上了你哪一點?”

              逸塵為難吸氣,冷眼望過去:“如今還不是說報仇的時候。”

              貴人跺腳吼:“不是時候?你蒙誰呢!傷成這樣還不是時候?那你說甚么時候才是時候?是不是要等我們四小姐再受一回重傷,連性命都搭上便是時候?”

              話音起得高,一時口水嗆住咳得兇猛,吭吭咔咔咳得肺喘,低頭恍然道:“小白臉不著急是因為我們四小姐不是你的人,鬧了半天是為自己找借口啊。”說著比出個顫抖的大拇指“真是當之無愧的高手,跟我們三少爺面前演得也真好!”

              “要想送命你就去,在這里吵得震天響,你們家小姐還如何休息?”

              “你閉嘴,我愿怎樣要你管!今兒我便同你好好理論理論,到底是誰對誰錯!”

              逸塵本來便不怎么待見貴人,現下正眼懶得瞧他,狹長的丹鳳眼雪亮的盯住墻壁一角,低頭伸手撫了我的臉頰,眼神里隱約有一抹脈脈的溫柔:“理不理論是你的事,同不同意是我的事,不過我倒認可你的論調,你真該好好管管自個兒,給丫頭報仇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操心,你不如先擔心自個兒的性命。”

              口水伴著批判再度襲來:“小白臉你耍混是吧!用不著我操心?那你又是如何操心的?行,這一回我也不多說甚么,也不會攔你,我倒要好好瞧瞧,你這樣一個毫無責任心的人,到底是怎樣逞英雄的!到底是怎樣為我們四小姐報仇的!”

              “我如何做事沒必要告訴你,也不需要你明白。”

              貴人鼓起額上的青筋,一個箭步沖過來,緊緊攥住逸塵的衣領發狠:“誰要管你是如何做事的,我只曉得我們四小姐才死掉親人,現下又受了這樣大的委屈還負了重傷,這事不能就此算了!我再說一遍,這一回的仇你報也得報不報也得報!我們三少爺已經說得很明白,叫你護著她一路去泉州!你別以為我們三少爺不在這事便沒人管!也能由著你的性子胡來!我可告訴你,這事我記得清楚著呢!你不要想著用素日里慣使得那一套手段,哄著騙著便想蒙混過關!或者是設個圈套趁機甩了我們四小姐,自己去逍遙快活!我明白告訴你!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準你如此對待我們家小姐!你聽明白了沒!”情到濃處不自覺用力過猛,生生把桌上忒礙事的一只薄胎瓷杯給捏碎“這一回若不是你辦事不利把人給看丟,好端端一個大活人何至于失蹤好些天,再回來時便傷成這么個熊樣!”

              逸塵毫不回避仰起頭,迎著他的目光一字一句道:“去泉州的事我自有安排,這一回是我大意,不會有下一回。還有,你的嘴巴也只配來要挾一下我,還是我不動手讓著你的時候,所以我也再勸你一回,萬萬壓住自個兒的性子,少在人前去耍橫,這種行事風格不適合你。”說完氣勢凜凜掃他一眼“曉得是為甚么嗎?”

              貴人望了望昏厥的我,又望了望逼他發問的逸塵果然中計:“為甚么?”

              人往后靠抱臂側頭,俊逸的臉上眸光冷冰冰,眼型極盡魅惑眾生。

              身形后撤退出一道別樣亮麗的風景:“因為你根本就沒有本錢去向別人宣戰。許多事不完全是你看到的那樣子,許多事也不是著急就能立即辦到,放手!”

              貴人的呼吸驟然急促,望著他的身后呆呆愣了一會,突然兩顆圓圓的大眼珠子一瞪,伸出一根粗壯的手指頭高聲叫道:“哎,哎,醒了,醒了!”

              逸塵不做聲深深睇了他一眼,拽著他的手臂一個凌空直摔,橫著放倒在地。

              貴人沒抓穩,直接被他摔到地板上,尾巴骨先著地,右眼皮緊跟著狂跳不止。

              入耳便又是一堆特有的胡言亂語,期間還夾雜了不少牽連到逸塵的無故謾罵。

              聽到貴人的聲音我感到無比親切,句句大白話,字字大白字,他的意思我懂。

              順著他的眸光會心笑起來,還好姑娘我的命大八字硬,不用去面對黑白無常,不用擔心被十殿王爺和考罪石一一問詢定罪,不用擔心是不是按了死簿,要被張牙舞爪的小鬼差們帶進十八層地獄里,在每一層里都要逍遙快活轉一圈,開心之余便是殷切,盡管脖頸上又疼又癢像火燒,又像有千萬只螞蟻爬過,我還是抬手撫摸脖頸,并殷切希望逸塵能回我的話:“逸塵哥哥,貴人,好好的怎么又吵起來了?我是在步園客棧嗎?”

              “丫頭,別動。”

              “四小姐,別動。”

              兩人同時出聲制止,我聽得鼻頭發酸,覺得一屋子里的藥香也不是很難聞。

              昏暗的光線更加混沌,朦朧而略帶溫馨,一把撈過他支著的手:“逸塵哥哥?”

              “嗯我在這,你別亂動已經上過藥了,現在都包著紗布,慢慢會好的。”

              手心反握手指很冷,勁瘦的指節甚為分明,比三哥的骨頭要硬一些,性子偏冷話也不算多,但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送進我的心坎里,嗓音慵懶沙啞,瞳色深邃美如深秋,蒼白的面色上眼眶微微發青,典型的熬過夜。

              盈盈心尖桃花正盛,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沉淪。

              若我經不住誘惑對不住三哥,也忒丟臉了。

              若我經得住誘惑對得住三哥,也忒軟弱了。

              一顆心肝堪比皎潔明月,情愿把這情通達三界,皺眉閉眼:“沒想到我竟然沒有死,昨兒早上來接我的無常爺可白來一趟,又沒有拘到生魂,不曉得回了酆都要如何對大帝做交代。”想了一想瞇眼睜開又道“貴人呢?我不在的這些天他的花毒沒再發作吧?”一片花瓣剖開空氣,從窗邊緩緩飄入,素白的傷情。

              逸塵深望了我一眼,屏住呼吸輕嘆一聲,聲音幾近低不可聞。

              回頭,眼神隔世,不帶情緒:“你家小姐問你話呢。”還是一貫冷死人的風格

              一陣桌椅移動的撞擊聲,貴人連滾帶爬扒上床沿,露了顆頭發蓬亂的碩大圓腦袋出來,看到我撅起嘴巴能掛油瓶,大嘴一咧哇啦一嗓子哭出聲:“四小姐啊四小姐,你究竟跑哪里去了?整整昏了三日啊!藥湯子都難得咽下去幾口,你這是要嚇死我啊!你說你若醒不過來,我是不是也要去給三少爺以死謝罪!”

              我忍著該死的疼,好歹擠出個不算太美的笑容:“我不是醒過來了嗎,你們誰都不需要去給三哥以死謝罪,還有啊,你不要再哭了,你這哭可比笑都要難看。”

              貴人淌眼抹淚,眼底的傻氣一如既往,一如既往的不懂眼色,毫無瑕疵。

              “都怪小白臉辦事不利,害四小姐受苦受累還受傷!”說完甩了一記大白眼。

              耳邊風聲掠過,攪得人心恍惚,眼神開始發飄:“沒事,我不怪他。”

              貴人繼續絮叨:四小姐有沒有想吃的,若是有我這就去準備。”

              搖頭,微涼的唇吐氣也微涼:“我甚么都不想吃,我想再睡會。”

              貴人越過逸塵延頸望我:“四小姐對之前的事還有印象嗎?”

              我再次搖頭撇嘴:“之前的事?之前有甚么事?我基本已經忘清了。”

              逸塵驟然轉笑:“無常爺這名字還是你給取的,這樣快便不記得了?”

              我堅決搖頭:“無常爺怎么會是我取的,我可一點印象都沒有。”

              貴人咬牙,瞧著逸塵的神色頗有錚骨的傲嬌:“爺的玩笑也是你能開得!”

              逸塵盯了他一眼,厭惡的收攏眉心,旋即冷哼道:“你還需要我去開玩笑嗎?你的玩笑素日里已經夠多了,你的顏面不值錢,再說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

              貴人手握成拳低著頭道:“那這話也輪不到你來說!”

              或許逸塵和貴人便是天生的八字不合,想到這一層我和藹勸架:“近日我的確時常失憶,想來是需要點不一般的刺激,才能把我這顆不爭氣的腦仁給調理明白,貴人當個無常爺也沒甚么不好,好歹是有了公職,還是位陰帥,也不算吃虧。”

              貴人面如死灰,逸塵的下巴傲氣一抬笑得開懷:“你回來那天早上傷口化膿高熱得厲害,宗震穿了件白衣裳,你誤以為是白無常來拘你,便叫了聲無常爺。”

              夏風拂面人心悸動,我瞅著逸塵露出來的雪白牙齒,一時有些哭笑不得。

              萬事萬物已經萌芽,包括人心的欲望和野望,抬手摸鼻梁甚為尷尬。

              說話的聲音變得細碎,配上逸塵居高臨下的傲然注視,我性別上的劣勢一覽無余,無余的相當破壞氣氛:“那個,貴人,依我看日后你不要再穿白衣服了,那顏色真的不適合你,依你的身形來說。。。。。。”我隔空比了個粗壯敦實的大致形狀“還是黑衣服來得合適,如此一來也能顯得瘦一些”

              貴人又擤了一回鼻涕,捧著手紙淚眼婆娑:“只要四小姐以后好好的別再出亂子,四小姐想叫我如何我便如何,想差我做甚么我便做甚么,成嗎?”

              他那淚水落得我心酸,沒了三哥沒了老爹沒了鼎泰宮,我其實一無所有,整個世界與我的羈絆只剩貴人,一個與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親人,狹義來講貴人只能算是家仆,遠遠達不到至親的標準,就算是出了五伏,血緣上也比他要親近,可我如今還能瞧見他,還能時不時擠兌他尋開心,也算能找回三哥昔日的身影,找回昔日家的感覺,那家里有老爹磕煙袋鍋子的一顰一笑,有三哥清麗英俊執扇而立的身影,有師兄弟練武的呼喝聲,還有鼎泰宮的全盛和荼靡花的清香。

              荼蘼花開枝枝蔓蔓清遠四溢,逢著花期,中庭的花架便被枝條壓得滿滿當當。

              架下花瓣如雪紛飛,飄搖零落是三哥最喜歡的風景,笑姿從容靜靜等我。

              可這一些都不見了,如今只剩貴人,我用力吸鼻子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貴人,咱們以后都不要只想著復仇好吧?論武功論人數咱們都不是他們的對手,就算是有秘笈能夠扳回一城,可總得先找到吧?已經過去這樣久,咱們卻從未發現任何一點線索,這是不是變相說明秘笈存在的真實性?”

              貴人沒有回答,粗壯的手指兇猛搔過頭頂亂發,頭皮露出道道血痕。

              一滴混著藥水的汗液從我頸邊劃過,啪嗒滴上枕頭,洇出一片水漬。

              因為包含了諸多的屈辱和憤慨,語聲哽咽殘缺破碎,滅門之恥不可說不在乎,死掉那樣多的人,說不在乎自己都覺得虛偽,不殺掉炎一活著絕對窩囊。

              “人只有活下去才能做更多的事,你可能覺得我我是貪生,覺得我沒骨氣,但是現階段我真的不打算再去報仇,也不想做劃不來的生意。我不愿意有無謂的犧牲,我只求活著走到泉州見到我二叔,才有重振門派的勝算,其他事都不重要。”

              “四小姐不怕死?”

              “不怕。”

              “是怕不能給三少爺報仇?”

              “我不怕死只怕不能給三哥報仇,比不能報仇更怕的是負了老爹的遺愿。”

              貴人的嘴角有孩子氣的緊張,不自覺的咬牙切齒:“三少爺不該死!”

              我拍拍他的肩膀:“不是不報,是現在不報,空靈岸之仇必定要報!”

              逸塵的聲音很忠犬,忠犬的不容抵抗:“她們把你關在空靈岸了?”

              “你也曉得那地方?”

              怒氣飆升嗓音冷冽:“空靈岸是江湖上盛傳峨嵋最嚴厲的懲罰,活人進去必死無疑,死人進去魂飛魄散。凡是因為觸犯門規被關進空靈岸的峨嵋弟子,還沒聽說有人能夠活著走出來,你能活著回來真是命硬。”

              貴人瞪眼一拳擊出,整個床身輕輕搖動:“一刀宰了慈云那老不死的!”

              逸塵俯身探我頸間的傷口,鼻息相融瞳線放大:“你是如何逃出來的?”

              “有個叫輕云的姑娘大抵是瞧我可憐,私下告訴了我密道的出口。”

              瞳線再次放大,鼻息離我更近:“關你的時候她們都說過甚么?”

              我在他上下蠕動的喉結中再次沉淪:“只說要我交出秘笈,不然就殺掉我。”

              逸塵瞇眼睫毛微顫,對著貴人淺抬下巴,有魑魅魍魎附體之感:“你不是要為丫頭報仇嗎,現在有個機會你要不要來配合?”

              貴人做正義凜然狀梗脖:“你想好了?真的要給我們四小姐報仇?”

              逸塵點頭,點的有型有款:“想好了。”

              貴人饒有興味:“快說快說,你有甚么好主意!”

              逸塵那雙狹長的眼眸瞇得更加細長,眼神橫掃妖鬼畏懼:“絕對萬無一失。”

              狹長的眼眸欺了我半心的花癡,小心肝應聲而碎,被他碾碎的徹徹底底。

              男子不壞女子不愛,我對他的壞有更深刻的理解,被他深深勾引的理解。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