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十六章 寒意濃

          章節字數:5204  更新時間:18-06-08 11:1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凈塵站在忘心齋前,輕輕敲了敲門沒人應,又敲了敲仍是沒人答話,轉頭去望身后站的妙音,嗓音里的戰戰兢兢清晰可聞:“妙音師姐,您昨兒晚上走的時候,確定師傅是在屋子里面的嗎?時辰都這樣晚了,為何還是沒人答話?”

              妙音聽到她的話,甚是鄙夷的冷哼了一聲,翻起一個大大的白眼,蹙起眉頭一根手指直捅到她的眼皮子底下,出口的聲音尖聲利氣:“你問我?那我問誰去?你瞧瞧自個兒這個窩囊廢的樣子,真不曉得當初師傅為何要收你,真不曉得你還能做點甚么事,我不過叫你來請師傅出門,這事情很難做到嗎?已經過去半個時辰了,師傅她老人家呢?人在哪里呢?連請師傅出門都請不出來,你簡直是個白吃飯的廢物!讓開讓開!邊呆著去!整日里就曉得吃!曉得玩!滾!”

              凈塵噘嘴咕噥:“師傅的事自然要問過師姐才曉得,還不都是師姐有面子,這些年師傅何時給過我們臉面,我們這些人也不過是仰仗師姐的鼻息過活罷了。您不說給我們撐腰,有的沒的還要挑我們的刺,我和師妹她們幾個又不是沒有好好孝敬您,素日里吃穿用度哪樣不是先依了師姐,何苦凡事都同我們較勁!”

              妙音斜眼瞧她,陰森森的道:“凈塵,你這是心有不滿故意說話給師姐聽呢是嗎?甚么叫都依了我?你素日里同我都說過些甚么,難不成這樣快就已經忘記了?你房里那些見不得人的小玩意,難不成還要師姐親自去一趟,都給你一樣樣搬出來擱到院子里去曬太陽嗎?我看你今兒也是服過花毒暈了頭了,你也不動動腦子好好想想,我若是做了掌門會虧待你嗎?你這樣子就是不想著同師姐繼續好好處了是吧?”說到此冷冷一笑,眼睛里是寒徹入骨的冷然,冷得不帶一絲溫度“有些話我不想說破,只勸你長點心,不要沒事找事自討苦吃。”

              凈塵一個激靈,搓著手嘻嘻訕笑:“那是,那是,還是師姐最疼我。我自個兒說過的話自然不敢忘記,師姐就當我剛剛是服了花毒暈了頭,就當我甚么都沒有說過,都是我的錯,師姐不要當真,師妹今兒就是該死!”

              妙音做飛揚跋扈狀:“這話可是你自己說得!我可沒有逼你!你再想想!”

              凈塵的腦袋瓜子要低到地里去,說出口的話帶了幾分大義凜然:“想好了!”

              妙音一仰脖頸,眼睛雪亮橫她一眼:“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起來吧!丟人!”

              凈塵黑亮的眼瞳直望妙音,緩了緩又道:“師姐,都這樣晚了師傅還沒有起身,不會是有甚么事吧?會不會是練功太累?或者是身體有不適?”

              一石投下泛起漣漪,妙音的神色隨之一僵:“不能吧,昨兒晚上還是好好的。”

              緊接著彼方有狗血提議:“師姐,要不咱們破門而入進去瞧一瞧?”

              妙音恨得咬牙:“為這種事就要破門?你有偷窺癖啊?”

              狗血的提議還在繼續,這一回態度很誠懇:“師姐,我膽子小要不還是您來撞門吧,若當真沒事師傅瞧見是您,總不會為難您的對吧?”

              蜿蜒花徑上有薄霧飄動,時而濃稠遮蔽,時而淺淡怡人,靜謐的晨起安分的襯出一片大好景致,水潤的翠色間妙音一個耳刮子抽得驚天響,五指掌印打在凈塵白凈的右臉上:“你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尋思著闖進師傅的房里去!我看你還真是給臉不要!師傅打坐的禪房,是你我這等身份地位,隨隨便便能夠進去的嗎?你這是安了甚么心?你以為這是你家啊!別說是沒事,便是有事也不是你我能夠解決的!還不快給師傅跪下賠罪!愈大愈沒規矩!”

              掌印華麗,戲份感性,洞穿晨霧的疼。

              晨光從凈塵的身后投過來,勾出其抽了脊梁骨的唯諾身形,一個麻利飛撲,邊跪邊上演絕佳拿手的抱大腿神功,哆哆嗦嗦的告饒聲如同盛放的曇花,層層剝開層層綻放宛若天成的情愿持戒:“師姐,我不是這意思,您別生氣啊!”

              雕蟲小技一般的俯首稱臣愉悅他人,甘心情愿的扯下臉皮捧在手心。

              妙音罵得愈發刁鉆:“呵呵,生氣?同你這種小賤貨生氣我就要氣死了。”

              這廂罵戰尚未結束,屋內卻傳出一記男聲,男生蒼老中氣十足嗷嗷有力度。

              “師太,都日上三竿還睡迷著呢?你手下的弟子們可都擔心你擔心的窩里斗了,你倒真能呆得安穩,真能沉得住氣,老衲對你委實是佩服,佩服啊!”

              忘心齋的房門嚯的一聲打開,妙音和凈塵面面相覷,場面相當尷尬。

              夏風不徐不疾,萬物坦蕩人卻藏掖,房內殘燭灼灼紅亂,當之無愧的有事。

              有甚么事不好說,反正是有事,慈云邊整理道袍邊壓抑怒火:“你們倆又是怎么回事?大清早起來不去練功在這里吵些甚么?”

              妙音眼疾手快,勾了凈塵的肩頭賠笑臉:“師傅早安。”

              天地解凍的一個笑臉,慈云不買賬:“妙音,現在是甚么時辰,你怎么也開始跟著你師妹們瞎胡鬧?你多大年紀了,這些年的規矩都白學了?今兒一股腦都忘得干凈?到底有甚么重要的事必須卯時說?”

              妙音不答話,笑臉凝在面皮上,面上紅一陣白一陣,遲疑著不敢接話。

              慈云繼續:“我記得今兒有件頂重大的事,這你總不會忘記了吧?”

              妙音揚起眼,一雙惹人厭的丹鳳眼顯得更加上吊:“徒兒不敢忘記。”

              慈云壓好交領再問:“秘笈拿到了嗎?你倒是說說,現下還有甚么是比拿到秘笈更重要的?你若也不長眼色,為師可真就是白疼你了。”

              凈塵再次表演抱大腿神功:“師姐為了秘笈連著幾日不睡,師傅大可以放心。”

              炎一隔著門扇正身前和田白玉的袈裟環,肥胖臃腫的老臉上呵呵堆笑:“師太不要動怒嘛,有話好說,依老衲之見,今兒早上這事師太自然脫不了干系,你無緣無故睡過頭,又沒有同弟子們做個停妥的交代,弟子們不明就里,擔心你的人身安危也在情理之中,師太不分青紅皂白便擺架子訓人,委實有失掌門人的身份,有失掌門人的體統,若老衲是你的徒兒定要好好與你理論。”

              慈云咬著下唇忍了好一陣子,盡量讓自己不至于處亂失態,最終還是平和中略帶了些憤憤不平:“這是我峨嵋的事,還是不勞大師費心了。”

              炎一老頭饒有興致,咧開方闊的大嘴巴笑出聲:“哎,師太這話又見外了不是,不管是白日還是黑夜,少林峨嵋還不都是一家人,何必分得如此涇渭分明。今兒這天氣真正是艷陽高照,既然睡過了頭,何不你我二人一同去空靈岸會一會薛公子,也好快些把秘笈搞到手,師太意下如何?”

              笑容不錯,聲色風流帶了陳年風韻,雖然演繹有些艱澀過頭,但還是不錯。

              慈云不說話,悶哼兩聲沒有實際意義,凈塵望了慈云又望炎一,上趕著去巴結:“對啊對啊,師傅和炎一大師先準備一下,我們和師姐就在清音殿里等。”

              妙音失去耐心,抬手出掌指尖一動,送出一道漂亮的弧線,弧線削過擦了凈塵的面頰,登時左臉頰上一片漲紅:“放肆!師傅的事自然由師傅自個兒做主!你一個做徒兒的瞎操甚么心!沒大沒小欠收拾!”

              凈塵被她抽得發蒙,傻呆呆立定原地望著妙音,良久接不上話哇啦哭出聲。

              炎一不耐煩,硬起頭皮揮揮手:“姑娘們,大早上起來不要鬧心,想哭的不如出去哭,你們這里也算是個佛門凈地,不是墓地更不是青樓,整日里哭哭啼啼是哭給誰瞧?快些滾出去,不要大清早便在這里給老衲哭喪添堵!”

              慈云的面色又白了幾分試圖解釋:“她們。。。。。。”

              炎一洞悉她的意圖再次不耐煩:“師太還有話要說?是比秘笈更要緊的話?”

              慈云咬牙,解釋的話悉數吞回肚子里,及時改口道:“你們兩個都退下,半個時辰后出發去空靈岸,半個時辰內你們都給我閉嘴,不準再出幺蛾子!”

              炎一老頭這下子樂開懷,抖著胖下巴上的肥肉笑得顫巍巍:“這才對嘛!”

              一路下山一路無話,青銅門外有兩段石階,一段連通雷洞入口,角度傾斜自上向下通往空靈岸最深處的斷崖,一段設在青銅大門的右手邊,石階級數不長統共不到二十級,石階之上是控制青銅轉輪的金屬軸承。

              眼前肅靜,揉出一洞的森然,山洞與金屬軸承,有細沙散落輕蕩。

              凈塵握住青銅手搖柄,一邊對上自慈云手中接過的,青銅制成的菡萏形鑰匙,一邊賣力的對著內外相合的圈數搖動起來,喀啦喀啦門扇對開,沉重的金屬聲響在山洞中久久回響,慈云視若無睹欠身,比了個請的手勢:“炎一大師先請。”

              炎一視開啟的大門如糞土,搓搞手中的念珠,又摸了一把肥胖下巴上寥寥無幾的幾根胡須,甕聲甕氣打官腔:“這空靈岸乃是師太的地盤,老衲一個外人怎么好搶了主人的位置,這卻有些失了禮道,理應是師太先請。”

              慈云仍是欠著身,低頭做小媳婦樣:“找尋秘笈是現下頭等大事,貧尼不敢與大師爭功,理應大師先請。”說完送了個大方的微笑到老頭子身前。

              炎一轉了轉眼珠子歪頭道:“哦?師太情愿屈居第二嗎?要曉得,世人皆能記住第一,未必有人會記得第二,師太難得如此明事理,那老衲便恭敬不如從命。”

              慈云感慨:“大師客套,貧尼確然愿意居于第二,不計得失,不計世人眼光。”

              炎一好似受不起她陰陽怪氣的感慨,不予回答,圓頭鼻孔里冷哼幾聲。

              慈云原是立等他的接話,炎一自顧冷哼,倒搞得她停也不是不停也不是。

              慈云急得甩汗,炎一捉弄她的淡定:“不知師太憂心的是秘笈還是薛公子?這里的陰寒薛公子千金嬌軀不曉得受不受得住,若是受不住死掉,老衲進不進去還有何意義?不如先請師太安排你的徒兒進去探探路,人若是還在便直接帶出來,人若是早斷了氣老衲也不必費心勞力進去瞎轉悠,師太說老衲這一計可好?”

              慈云握緊雙拳沒接話,炎一擺明是疑心病爆棚不信她。

              沉了一口氣指著妙音和凈塵道:“你們倆先進去瞧上一瞧,瞧瞧薛公子考慮得如何,若是想通了你們便帶他出來,炎一大師也不必多余跑一趟,就在這里等消息,若是人已經死掉了,尸體也是要瞧過了才能下葬,聽明白了?”

              妙音領命連忙抱拳,信誓旦旦打包票:“師傅放心,徒兒必定不辱使命!”

              凈塵也隨聲附和:“是呀是呀,師傅您就放心好了,我和師姐我們一定會叫薛公子開口說出秘笈的所在的,您先歇著我們去去就回。”

              慈云蹙起眉頭,一臉的寡淡閑散,揮了揮手,轉身走到門扇另一側的陰影里。

              二位嘴巴比腳大的徒兒撒丫子開溜,吧嗒吧嗒腳步聲愈來愈遠,臥云橋上殘破的橋板因為不堪重負,而發出吱呀吱呀的慘叫聲,臥云橋的距離很長,妙音跑過大半個橋面便基本瞧不見她的身影,慈云的偏頭疼又犯了,死命按壓住太陽穴,額上青筋突突直跳,總有種不好的預感,千萬不能再捅出任何簍子。

              炎一的性子她是曉得的,唯利是圖心黑手辣,開罪他的人會死得無比凄慘。

              這一回若是因自己失利拿不到秘笈,沒命的人不只有她自己,知情的妙音,凈塵和輕云也不能幸免于難,一滴冷水砸在她的后脖頸上,水滴滾進領子里,慈云激靈的一縮脖頸,寒氣入心的冷,只能祈求妙音辦事得力能夠拿到秘笈。

              很快便有折返的腳步聲,妙音在臥云橋的另一端露面,面色煞白一臉驚恐。

              跑過臥云橋這一端靜默無聲,慈云焦急:“出了甚么事?凈塵呢?”

              妙音放眼迷惘,軟下嗓子拖著哭腔道:“師傅,薛公子他不見了!”

              風過山洞寂寞如冬,慈云的臉色蒼白的要命:“門關得好好的如何會不見?”

              前功盡棄大勢東流妙音甚是頹唐:“還是師傅去瞧吧,我留了凈塵在斷崖上。”

              炎一盯著她的眼睛里隱隱有股怒火,慈云的舌頭有些打結,面對死亡的恐懼占據了她全部的認知,深深吸氣渾渾噩噩道:“大師,我們先過去瞧一瞧,想是徒兒們情急之下瞧錯了也是有的。”

              前夜的露水鴛鴦之情不堪一擊:“師太這一招釜底抽薪委實是演得好,終究是你有錯在先,這些事歸根結底都是你的錯,所以為了老衲的宏圖大業,師太還是去死吧!”炎一一招鎖喉,整個把慈云瘦小的身體從地面上提了起來。

              面無表情腕上發力,力道下得很重,冷酷無情的聲音再次傳來:“師太,老衲之前已經說過,不管得不得到秘笈薛公子都得死!想要他不死你就得替他去死!你這個賤女人,膽大妄為壞我的好事!秘笈還沒有拿到手便已經私自放人!敢情昨兒晚上的求情,師太是有備而來啊!下賤胚子!你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他們薛家的宿債,這一世還完了老子還兒子!還是說秘笈已經在你的手上了?”

              慈云被他勒得快要窒息,手腳胡亂的蹬來蹬去,沮喪的在他手下掙扎。

              一眾弟子們全部傻了眼,均跪倒在炎一腳邊,求饒的求饒磕頭的磕頭。

              妙音當即癱軟在地,直著嗓子大聲哭嚎:“炎一大師,求您行行好,放過我師傅吧,這事一定是有內鬼所為,我師傅她素日里是如何對您的,您心里還不是明鏡一般門兒清,您即便是殺掉我師傅,頂多只能暫解心頭之恨,時日一長您還哪里找像我師傅這樣對您忠心耿耿的人去?大師是出家人,出家人以慈悲為懷,您可萬萬不能破了戒啊!我師傅她一定是知錯了,您這一回若是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師傅,我替師傅保證,我們峨嵋定當竭盡全力把秘笈給您找回來!求您再給我師傅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吧,大師!”

              炎一倒還客氣,仰面朝天認真聽完妙音的哭嚎,啞然道:“此話當真?”

              妙音嚇得磕頭如搗蒜,砰砰之聲不絕于耳:“我保證,一言既出秘笈必到!”

              慈云被他勒得幾乎要暈厥,脖頸上施加的力道一松,整個人重重摔到地面上。

              妙音手腳并用爬過來,扶起她的肩頭,臉貼臉大聲哭:“師傅!您怎么樣了?”

              炎一相當專心的盯住她倆,肥胖的老臉上笑容綻放,一雙眸子如同夜月冷霜散發寒光,嘴角牽起嚴厲的慍怒:“師太,你可真有個好徒兒,老衲就再給你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二十日內把秘笈親自送到老衲的面前來,過時不候!”

              慈云半伏在地上卡著嗓子咳得出血,妙音連磕幾個響頭,深望了炎一一眼。

              再叩首多了分執著的平靜:“多謝大師不殺之恩!我和師傅一定竭盡全力!”

              炎一神色照舊冷凝:“殺薛慕滼這事不用你們出面了,老衲另外安排他人去做,你們只管把秘笈帶給我,若是再失手,你們這些廢物統統送去見閻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