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花事了系列合集修改版含番外

          熱門小說

          卷一花事了之醉荼蘼  第十四章 月籠沙

          章節字數:5261  更新時間:18-06-08 11:0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生硬的鋼枷鎖直直頂上我的后腦勺,困境里被束縛的感覺甚是不入心。

              我抬頭望天,頭頂上的云霧層層彌漫不見縫隙,串聯著鋼枷鎖的鋼環鐵鏈就像一根飛入云霄的風箏線,上不入天下不著地,在這樣一個三不管的地帶,穩穩吊在天地之間,壓根瞧不見山洞的頂端,也瞧不見山洞頂端究竟長了個甚么樣子。

              淺青色的長衫抬頭不見低頭見,低頭瞧見自己的衣服便有些忒惡心。

              寬大的袖口幾乎全部濕透,幾日沒有換洗,泥土混了血漬,沾水后骯臟無比,淺青變成深青,血漬結成血塊,死罪可逃逃生無望,逃出去是個世紀難題,明兒正午前順利逃出去,這必須是個忒有含金量,忒有技術性的工作。

              左思右想,剛那圓臉的姑娘叫甚么名來著,哦對了她說她叫輕云。

              輕云說空靈岸內部的通道入口,就在這洞頂的機關里面,只要進入洞頂機關便能走出空靈岸,可這山洞瞧著是如此之高,這斷崖瞧著也不甚樂觀,要么是爬上去要么是用輕功飛上去,我在半空中平心暗自蓄力運氣,一分鐘之后結果立現,內力依然被封武功形同虛設,唯一真實存在的,仍是如何尋找機關這一現實問題。

              既如此便有且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順著剛枷鎖的鐵鏈子爬上去。

              攀爬登高這等事若是放到素日,一準難不倒我,可現下狀況不比素日,很顯然我不具備素日里的良好戰斗力,也不具備素日里的良好身手,我已經整整三日沒有吃過東西,這還沒有算上在步園客棧同慈云交手的那一晚,那一晚我也沒有吃過任何東西。

              瞧這高度委實打怵,委實不放心自個兒的身手,我的肚子十分應景叫了幾聲。

              饑餓的感覺再次席卷全身,雙手舉過頭頂穩穩抓緊鐵鏈,一個翻身頭下腳上夾緊剛剛手指抓過的位置,正手位倒反手位再次翻身向上,寸寸移動寸寸延伸,來回倒了幾十次,手指被冷風吹得快要僵直,再次翻身后,我終于站到云層之上。

              薄霧樣的云層在我腳邊上下翻滾,如同覆在水面上的波光粼粼,風聲肆虐,固定鐵鏈的金屬機關近在眼前,洞頂之上光線更為暗淡,暗淡的有些灰蒙蒙,稀薄的空氣和隨之降低的氣溫,冷風穿梭割破臉頰上的肌膚,猶如鋒利的薄刃。

              我吊在半空中的時間太長,又因長時間的攀爬,手臂和腿部的血液一時回流有些慢,夾著鐵鏈的雙腿一麻,身體在搖晃中失去平衡,向下掉落了三四米,冷風的薄刃犀利,再次自下而上劃破我的臉頰,慌亂中隨手纏上距離我最近的一段鐵鏈,鐵鏈在我的拉動下發出沉重的吱嘎聲,纏繞的過程比想象中要復雜,因為身體過度的纏繞,導致發梢的末端被擰緊磨斷,幾撮毛糙的發團隨風落下。

              掉落的過程奇跡般的順利,鐵鏈在我身下打了個十分結實的金屬結,虛驚一場之后冷汗浸透了我的長衫,交領處包邊的綾子終于柔軟下來,雖然曉得就算掉下去也不會摔得粉身碎骨,可面對死亡的恐懼感,還是不可避免征服了我的心智,征服了我每一寸的骨骼。

              我方寸難移踩在那結上,手掌上有新鮮的一片傷口,一片被刮破皮的傷口,空氣中到處彌漫著嶄新鮮活的血腥,沒了肌膚的包裹,那一大片嫩紅色的肉瞧起來甚是掙扎,掙扎著在跳動。

              我嚇得已經顧不上哭,只能捧起痛得發漲的手掌直吁氣,吁了兩口才能感覺到更深一層的疼,咬緊袖口撕下一條布條三兩下草草包了,很快又澐出一片血跡。

              我在那奪目的殷紅里定了定心神,重又深呼吸了幾口,迎著撲面的冷風皺起眉頭忍疼,等肌體一點一點適應了那疼,才重又抓起鐵鏈一米一米爬上去。

              雷洞中的山體是由經年流水的侵蝕所形成的石灰巖,上半部分青紫而下半部分灰綠,山石的紋路中夾雜著粗細不一的乳白色線路,流云一般清晰,斷裂的山體大致上呈圓弧形狀,斷層上有道道橫向平行的斷裂狀層紋,層紋細密緊致不復初時所見,溝壑里苔草雜生,猶如樹干橫斷面上的年輪,鐵鏈被一個巨大的金屬轉輪牢牢固定在山崖的縫隙中,堆滿銅綠瞧著有些年歲,青銅的外殼上滿雕繁復的花紋,過度的銹蝕已經瞧不出原先的式樣,依稀還能瞧得清的,無非是些與佛教有關的菡萏,浮屠和梵語。

              三哥不信佛,我也不信佛,三哥不懂梵語,我也不懂梵語。

              沒有多余的時間去瞧這些有的沒的,沒有多余的時間去搞懂這些有的沒的,轉輪上左右兩側各有七八條精鋼所制的軸承,被牢牢錨固進兩側的山體之中,機關身后的縫隙小的可憐,就算是我想要通行,也得吸著小腹收緊下巴才可以。

              這時我突然極不合時宜想到了一個人,一個我很熟悉的人,那人便是我家大咧咧的宗貴人,貴人那張顯眼的四方大臉和他寬闊厚實的肩背,我不禁笑出聲,貴人若是跟在我的身邊瞧見這縫隙,不知會是怎樣一副表情,會嚇得合不攏嘴吧。

              這通道是斷崖里天然形成的一道縫隙,打眼瞧去頗有九曲十八彎的曲徑通幽,往多了說也就僅容一人側身而過,借天光能瞧清的地方,時而敞亮寬闊時而低矮逼仄,崖壁上怪石嶙峋,有的地方生有石筍,圓錐形的對生尖角。

              退后便是死路一條,前進大抵還有一線生機,我沉了一口氣悶頭鉆進去。

              幾分鐘的側身穿行之后,身上的長衫便不出意外,被刮破好幾個大洞。

              通道里愈走光線愈暗淡,愈走頭頂上的崖壁愈來愈低矮,從最開始的直立行走到后來只能改為半蹲的勉強姿態,有的地方甚或需要爬行才可以繼續前進。

              通道里曲折狹長空氣溫暖,沒有對流的風聲,也沒有聽到水流的聲音,粗糙淺白的崖壁上略有人工修鑿過的痕跡,痕跡不新也不太明顯,到處是深淺不一的開鑿裂口,有的地方干燥,有的地方潮濕,時不時便會聽到崖壁上有嘁嘁喳喳的聲響,那聲響在密閉的空間內酷似小動物腳爪爬過的聲響。

              我幾次動了退回的念頭,幾次又把自個兒罵個狗血淋頭,走到這份上我已經不敢深入去思考這中間的前后緣由,不敢深入去思考前后緣由的衍生,那些聲響在我聽來不啻于無常爺的拘魂鎖鏈。

              我平生最怕爬行動物,可現下就算是怕得要死又如何,我已經走到了這里,或許是三分之一,或許已經超過了一半,若自動自發退回無異于自尋死路,與其被慈云殺掉,我寧可選擇被爬行動物們嚇死。

              沒有水,我的喉嚨干渴的快要冒煙,走不幾步便彎下身子去扶墻干嘔,小腿已經瑟瑟發抖,眼皮沉重步調緩慢,真的走不動了,一步也挪不動,我拉著千瘡百縷的長衫慢慢扶墻,倚著身后的崖壁一點一點緩緩屈身坐下,疲倦和困頓最終打敗了我,打敗了我的思想,打敗了我的意志,我在心底里輕輕敦促自己,只坐一小會,只要休息一小會就好,休息好就離開不會耽擱時間。

              這里是通道中相對寬敞的一段地方,但仍是空間有限,只能用胳膊環抱住雙腿,鎖骨上的傷口有發炎的跡象,一碰便疼,我輕輕抬手撫摸了一下,借著昏暗的光線,瞧見自己半邊手掌上全是半干涸的血塊,血塊的色澤烏黑痛感很輕,有些許外滲的粘液,傷口顯然有愈合,因此炎癥帶來的疼痛還能受得住。

              按道理說,這一刻在我的腦海中應該會有許許多多的念頭,諸如生死,諸如我和三哥的過往,可此刻我卻甚么念頭都沒有,就只想這樣子慢慢睡過去。

              靜靜的等待中,我能感到體溫在緩慢下降,眼前模模糊糊脈搏開始變得微弱,我的觀感已經變得麻木,精力和注意力同時難以集中,對安靜的渴望空前高漲,身體已經沉睡,意識卻還清醒,一片死寂中我隱約聽到通道盡頭傳來的人聲,那聲音極其微弱,我費了好大氣力才依稀分辨出是三哥的聲音。

              三哥在喊我,我朦朦朧朧應了一聲:“三哥是你嗎?是你在那里嗎?”

              靜靜的死寂沒人答話,只有自己灼熱急促的呼吸聲,側耳再聽,通道的盡頭的確沒人,不止是沒有人聲,連小動物的聲音都沒有,我皺眉深感奇怪。

              再次緩緩閉目,三哥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回的聲音比之前大了許多,我在死寂的崖壁邊聽得很清楚,三哥喊得是:“慕藻,不要再玩了,快走!”

              我在三哥的聲音里一下子驚醒,對三哥的思念瞬間化做兩行蜿蜒的淚水。

              沒錯,的確是三哥的聲音,是三哥的語氣,我激動的嗓音發沙,抖了幾秒鐘才勉強抖著雙唇出聲:“三哥是你嗎?我不要走,我就在這里等你啊。”

              通道的盡頭再次靜得出奇,我的淚水滂沱而下,手掌撐地膝行爬過,指尖一寸寸摳住山石間的石縫,五指灌力把全身的顫抖都灌進那些石縫中,不發一言爬行過去:“三哥我想你了,你別總是躲著我,你有話可以過來對我說啊,我哪里都不去,就在這里等你。”

              指尖生疼指甲上有血躥出來,血水滲入堅硬的山石中,吸走我僅存的希望。

              額頭上冷汗淋漓,一只手止不住發抖,到底還是沒有三哥,到底還是絕望。

              通道里的溫度愈發飆升,空氣的熱度愈來愈高,我能聽到自己粗重的喘息聲,那聲音嘶啞而短促,徐徐的呼氣聲和氣管里風箱一般的吱吱聲。

              想到三哥我有些絕望有些頹敗,無助,懊惱,悔恨,還有諸多無法形容的感受一下子全部涌上來,淚水再次奪眶而出,想要放聲嚎啕卻失聲了。

              不曉得是哪里來的勇氣,下一瞬間我聚齊全部的力氣,向著身后的崖壁狠狠撞上去,堅硬的石壁撞擊著我的頭部,混沌的睡意蕩然無存,窒息的感覺更加強烈,掏心迭肺的震感令我突然間清醒過來,剛剛真的是幻覺。

              三哥如今已經成了我的一樁心病,心病會演變成幻覺,幻覺便來得更為真實。

              狠狠心咬咬牙,卯足了勁抬手甩了自己一個不留情面的耳刮子,鼻腔里有溫熱的液體流下來,暫時緩解了鼻粘膜因為失水而產生的焦灼感,我抬手拭去鼻下的溫熱,紅彤彤揩了一手,這突如其來的冷靜,像是心中另一個清醒的自己,暫時否決掉了承擔著各種負面情緒的自己,靈臺里瞬間清明無比。

              三哥是真的死掉了,我也是真的失去他了,死亡是不可逆轉的,正如我對三哥的思念會生生世世持續下去,我答應過老爹的事還沒有完成,我承諾逸塵要為三哥復仇的事也還沒有完成,三哥不顧一切把我從鬼門關口拉回來,我不能意氣用事說放手便放手,不能拂了他代我受過的救命之情,所以我得堅持住熬下去。

              鋼環鐵鏈在進入通道之后就被我用飛云扇給斬斷了,圓筒狀的鋼枷鎖仍舊穩穩套在我的脖頸上,早開晚開都得開,我總不能一路帶著這破東西飛奔回客棧,然后坐等逸塵暴風驟雨訓我一頓。

              帶血的指尖觸到鋼環摸了一圈,是個分體結構,當中有銷子相連接上下各一個,摸不到緊貼肌膚那一側是甚么樣子,是錨固?熔接?還是一體成型?不曉得這東西的硬度如何,若用飛云扇的話,不曉得誰的硬度會更勝一籌。

              嘩啦一聲抖開扇子,撥著扇子愣神瞧,用扇刃還是用扇葉,握著扇子比劃了一下,這樣小的空隙恐怕只有扇刃才可以快速而直接的穿透其間,內力被封自然不能多做指望,這時只有寄希望于自個兒的臂力。

              試探了下手的位置,祈求不要玩自殺,掌握好力度眼睛一閉,嚓的一聲鋼枷鎖紋絲不動,我哼了一聲抬手又是一下,枷鎖仍是紋絲不動,我不信這東西如此堅強,于是又砍了十幾下,結果仍是一道紋路都沒見。

              我的胳膊早已累得抬不起來,怕扇子卷刃同逸塵沒法子交代,情急之下拋開扇子,兩手拉住枷鎖又是撞又是拉,除了牙齒手腳并用,不一會便搞得自己披頭散發氣喘吁吁,我紅著臉自顧喘息,只聽咔嗒一聲,不曉得觸動了甚么機關,那枷鎖驀地從我脖頸上彈出去。

              沉重的金屬落地有聲,沉悶的聲響把我身旁的崖壁上,砸出一個深深凹陷的大坑,好不容易脫離這累贅,我顧不得細看,抓起飛云扇向著更深的盡頭,深一腳淺一腳摸索著走過去。

              剩下的半段路幾乎沒有分岔口,但是明顯更加曲折更加艱難,絕大部分都是直上直下的垂直性裂縫,我只能打開飛云扇,橫向插進山體中支撐身體,一段一段攀著爬上去,一段一段報廢掉一截又一截衣服。

              不曉得爬了多久,我累得快要昏過去,終于隱隱聽到一股細微的水流聲。

              沒有充足的光線來照明,我只能通過辨別聲音來源的方向,來依稀確定方位。

              又探尋著向前爬行了一段,支撐的手臂一空,整個人直接從地面上摔了下去。

              這一回掉落的地方是個斷層,上下之間約有一米左右的高低落差,眼前是另一處山體的裂縫,裂縫疊著裂縫,形似一個錯落有致的山洞,洞口上方有個微型瀑布,如同水簾洞擋住我的去路。

              直覺上與輕云說過的,直行到頭便可以穿山出去大不相同,不曉得是本來便有分岔口,還是山體重新斷裂過,所以剛剛形成新的分叉口,在沉思了一炷香的時間后,我大著膽子走近洞口前,做了個自認幾乎沒意義的試驗。

              衣擺的布條在我的手中迎風抖動,有風!竟然有風!

              有風便是山洞中有對流的空氣,便是山洞中有一處地方連通著外面,如此看來走出去是不成問題,只是外面通向哪里暫時不得而知,一路上的爬行和煎熬耗盡了我的全部體能,彼時已沒有氣力去思考任何問題,一心只想著快些走出去,快些回到步園客棧,我真的很想見到逸塵,哪怕聽他再訓我一回也無妨。

              每一個微小的動作都會導致天旋地轉,我在上氣不接下氣的爬行中終于曉得,我的體力已經極度透支,穿過瀑布洞口更加狹小,只能趴在地面上匍匐前行,繼而便又是一大段無法計時無法言語,昏天黑地的爬行,慢慢的我已經連加快速度的力氣都沒了,只是匍匐在地機械性的不斷前行。

              前行,前行,突然間在黑暗中我聞到了夜風中傳來的荼蘼花的香氣,極淡。

              昏暗無度的山洞里終于出現久違的星光,耳邊有和緩的風聲和鳴蟲的叫聲。

              我趴在洞口的地面上久久不能起身,渾身像被抽走了筋骨,東方天際逐漸泛白,曙光乍現前我終于咬緊牙關站起身,沿著身下的山路向東南方向挪過去。

              清音殿,坐落在我身后的山巔云端之上,坐南朝北燈火通明。

              峨嵋山,山路幽僻空巖冷峭,翻滾的云海隱于莽莽的林海之中。

              雷洞,空壑萬仞,如同天邊筑起的巨型天然回廊,樹茂而林深。

              迷蒙的煙云夾著薄沙,在快要落下的月光下,清冷的淡淡飄過。

              我在破空的曙光下,滿身疲憊的轉頭凝望:“慈云,本姑娘同你之間沒完,早晚有一日我把你們峨嵋收拾個雞犬不留。”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