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十五章

          章節字數:4191  更新時間:16-08-06 00:2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5

              我的腦海里回旋著那聲嘆息,那個女人的聲音是那樣的憂傷,聽到那個聲音后那幾個人的表情耐人尋味。可是眼下我感覺自己像漂浮在宇宙中,在一片黑暗世界里,只有我自己,胸口的傷抽空了身體的最后一絲靈氣,意識和血從這個洞嘩嘩往外流。我一直相信自己是很特別的,從以前沒遇到楊洋的時候就這么認為,后來的種種讓我更堅信自己是個很特別的人,看來還是高估自己了。

              這樣的傷沒有幾個人能活的,就算我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也不得不面對現實。恍惚間我看見一個偏偏白衣少年向我走來,他穿過我繼續往前走,那條冰玉蓮花道,他每走一步就會有光暈散開,是那樣美麗,那樣讓人懷念。

              我認出這是上次夢境里見到的男孩,那個容貌精致一身白色錦衣的寧兒,他臉上有怒氣,容貌和上次見到的有些不一樣,更成熟了,大約二十多的樣子,冠帶英華,模樣比楊洋更是精致幾分。我從沒見過比楊洋更好看的人,除了眼前這個。我不是一個對樣貌很在意的人,今天卻一反常態很是迷戀他的樣子,像是看一輩子都看不夠一樣。

              他到了那天見到的那個御攆上的紅衣女人,我想再靠近一點看清楚她的樣子,可惜不管我怎么靠近都無法看清楚。也聽不到他們在說些什么,她們應該是起了爭執,寧兒生氣的砸壞了桌上的翡翠玉瓶,把身邊的帷幔一把扯了下來。那女人并沒有生氣,只是靜靜的看著寧兒,看著他發脾氣摔東西。

              久久,寧兒走了,我還在房間里,只見那女人抬頭看向我,她能看見我么?我試著和她說話,她終究是沒理我,或是真的看不到?我看見她留下了眼淚,一滴晶瑩閃爍的淚,我聽到淚滴到地上的聲音,竟然是一顆寶石一樣的淚。

              我看見她親手送走了他,心中萬般的不舍和無奈,盡管不舍還是送走了她。然后,她透過神童打開玄光鏡查看在遠方的寧兒,看他是否安全,鏡中的寧兒已經投胎轉世,穿著大紅的喜服和一個女子正在拜堂,寧兒很幸福,樣子很滿足。可是人間歲月短,轉眼寧兒又到了下一世,他還是找到了那個女子,一樣和她拜堂成親,她看見他們入洞房的情景,那一瞬間她揮碎了鏡子。我看見她仰望著星空,一聲嘆息。

              這像是一個愛情故事,但是我沒聽到他們的對話,也不是十分肯定。看到這樣的情節也沒有十分的傷感,好像看了一場電影一樣,僅此而已。

              許久,我幽幽的睜開眼,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仿佛是懸浮在空中,白玉簫懸在我的上空,放出柔和的光芒,那女子就站在我前面,她的眼神很空很淡,沒有多余的表情,沒有任何的預兆,她嗖的飛進我的身體,消失不見了。這時我的傷口疼痛減輕了許多。

              身體被包圍在玉蕭的光芒里,渾身毛孔舒展開,知覺和力氣一點點回到身體。漸漸地,玉蕭的光芒弱下來,卻沒有完全消失,光繼續罩著我,慢慢地在這溫暖柔和里睡著,仿佛又回到了楊洋身邊,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原來是這樣依賴那個孩子。

              我在山里昏睡了不知幾天幾夜,等我醒來時傷口已經好了,只有破洞的衣服提醒我那一切都不是夢。懸浮在半空中的玉蕭已經變回了破舊的樣子,這次還變小了一些,只有一根手指那么長,干脆直接串好了當墜子掛在脖子上,放在衣服里誰也看不到。

              破洞的衣服隨便縫補了一下,就是多了兩塊補丁,又臟又破,完全看不出來原本是白色的。師父給的劍也不知道掉落在什么地方,我一摸連隨身的袋子都不見了,唯一的東西就是玉蕭,也好,無礙一身輕。紫云山是不能再回去了,那些人既然能找到我也一定能找到師門,只是不知道那些人是這么知道玉蕭在我身上的。

              玉蕭把我傳送到了一座山里,具體方位不知,根據夜晚的形象推測,只知道這里肯定不是岳翎山,植被也完全不一樣,這里許多植物呈紫色和灰色,到了夜晚紫色的植物會發光,映襯著星空,別有一番景致,不過越是這樣美麗的外表越是讓人心里不安。

              我失去了所有的武器和隨身物品,就是補充元氣和療傷的丹藥也不知道遺落到什么地方,我只能自食其力了。第一天,我只敢在山洞附近尋找獵物,意外發現一種粉紅的果實,味道甘甜,可以填飽肚子,吃下去以后清清涼涼,口齒間留有淡淡的果香。連續吃了兩日以后,附近的果實都讓我吃光了,我閑著沒事拿出玉蕭來看,絲毫察覺不到有靈氣的跡象,如果不是親眼見到它救了我,這么普通又拙劣的東西,我肯定不相信它能有多大作用。

              試著吹響玉蕭,吹了半天就好像實心的一樣,一點反應沒有,我割破手指試著用血,很多東西認主是需要滴血的,可惜也沒什么反應。諸多實驗以后我只好作罷,靜下心來盤算該怎么出去,又該如何逃避別人的追趕。

              一天以后,也就是現在,我被人救了,確切的說是被人發現了。當時我正奮力抓捕一只仙鹿,也就是我的晚飯,正在聚精會神的時候一個御劍的修士從天上緩緩下來,我當時的樣子呆透了,兩只手抓著仙鹿的犄角,衣服破爛,滿臉的灰,就這樣呆愣愣地看著那人下來。大俠還以為我被他的英姿折服,一副很得意的樣子,我見狀立馬裝可憐,說孤苦無依的我值的一個人在深山里過活。

              他看著我的臉發呆,其實我真沒覺得自己有多好看,除了楊洋看我的眼神,其他人看我都覺得多余。我忍住踹他的沖動,公子長仙人短的,他被我說的暈頭轉向,主動要求帶我回家,就這樣我到了他家,據說是遠近聞名的大家族張家。

              而我現在到的這個地方,已經離鳳陽國起碼有幾萬里了。鳳陽國和朱雀國只是東臨大陸的一個濱海小小部分,我現在的位置在大陸中間最大的帝國大梁都城,走在大街上可以感受到上邦大國的氣派和豪華,寬闊的街道全用漢白玉鋪砌,兩邊的房屋用的盡是我見過最名貴的木材和石料,在這里金銀已經是最小的貨幣單位,于修士來說那些都是身外俗物,唯有靈石和更高級的天靈石有價值。

              救我的人是張家分支的一個小公子,張逸飛,年紀不過十八歲,那天正是他出門闖蕩的日子,家里人不放心他走太遠,就讓他去了城外的森林,不然也不會遇上我。說其他的闖蕩,我暗自好笑,他只往森林里走了一二十里,外面起碼有一二十仆人和侍衛守候,雖然他一再要求沒有帶車駕來,但是那架勢和出巡差不多,不過想想也是,他剛結丹,確實不宜到處亂跑。

              我轉頭看一眼遠遠跟在我身后的侍衛,他元嬰后期的修為,在著都城也只能做一個守衛。修真世界弱肉強食,修為達到一定的境界,對靈氣和資源的要求越發苛刻,很多人在深山隱居一世如果沒有大機緣,是不可能有出頭之日的,所以不少人選擇了到一些大的宗派和世家來謀求更多的發展。

              張家在都城也算是實力不俗,遠古時期張家協助萬始大帝開天創地,立下汗馬功勞,自此大帝頒下法旨允張氏一門永久太平。因著這個緣由張家在這大梁帝國也算是世代榮耀。只是聽著這萬始大帝之名,我不由腹誹,難道是創世之主?怎么擔當得起萬始這個名字,難道說什么都是從他開始,由他一手創造?

              張家在大梁有許多產業,從靈礦、酒店到保鏢,做了千百年,也算是響當當的,張逸飛給我的腰牌還挺管用,一路上遇到張家的酒店就可以憑著腰牌進去大吃大喝。蔬菜肉食都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素菜許多是名貴養生的稀罕草藥,在鳳陽國時一樣就可以引的大家翻天覆地的爭搶,在這里卻只是一道菜,當然價格也是不菲的,一個素菜也要一兩塊普通靈石,若是肉食,基本都是以震天獸和避水獸精肉居多,這兩種猛獸都具有上古血統,很多修士相信吃了這些肉能領悟到一些遠古的太初意境。不知道這是商家宣傳的噱頭,還是真有其事,各個酒店這兩種都是掛牌售罄的,廚房會隨時預留一些,以備有貴客臨門,我算是沾光嘗到了一些,那價格貴的讓我眼熱,一盤肉一塊天靈石,這就好像一個菜要一個奔馳一樣。

              酒足飯飽以后我坐在二樓臨街的窗邊,宴客樓最好的一個位子,喝著好茶,看著下面人來人往,等著張逸飛,今天他被家里長輩叫去有事,本來約好了帶我一起逛街。酒店的桌椅是上好的天壽木制成,這種木材十年發芽,百年才有一圈年輪,這桌子直徑大約兩米,有幾十道年輪,都快長成精了,被人白白拿來做桌椅,覺得有些可惜。窗戶是千年鋼木的,色白質地很硬,我拿出小刀在上面使勁劃了一下,連個痕跡都沒留下,身邊站著的侍衛劉青云一臉鄙視的看著我,我尷尬的收起刀,很土氣的又拿手擦了剛才劃的地方。

              正在我不知道該干什么的時候,張逸飛來了,還帶了一個朋友,“凈初妹妹,讓你久等了,對不住。”他快速走進來,身后的人不緊不慢,淡淡的樣子倒是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介紹一下,這是孟懷仁,我的好友。”見我好奇的看,他連忙介紹。“這位姑娘是孟凈初。”見他說道我,我站起身微微頷首。想到是同姓,多了幾分情切感。

              “孟大哥好。”孟懷仁沒像別人一樣多看我,只是點點頭,示意大家先坐下。

              仆人上了茶,侍衛和隨從一應皆到門外守候,只留下我們三人。說道我第一次來都城,孟懷仁到首先提議帶我去逛逛熟悉一下。我是求之不得,目前急需了解到了一個什么地方,還有個人安全問題。

              孟懷仁是個外冷內熱的人,不愛說話卻特別細心,也不會拿大世家公子的架子,出門連個侍衛仆從都沒有帶,和張逸飛不同,他是正經八百的宗家嫡子,卻不知為何這般低調。

              大街上熙熙攘攘,分外熱鬧,這里匯集了東臨大陸各色人等,在這里做買賣的基本都有修真背景,即便沒有也會依附于某一個或多個勢力,不然不光生意沒保障,就是人身安全都成問題。雖然在都城明文規定修士和凡人之間必須和平相處,但是出了城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路走來張逸飛口沫橫飛地跟我介紹各色美食和衣物裝飾,我一點不感興趣,只是禮貌上不能太過拒絕,張逸飛像是神經粗兩倍一樣,完全沒發覺,反倒是孟懷仁細心地為我講解各個店鋪生意背后的背景。讓我意外的是孟家的產業竟然比張家還大,這都城幾乎一半的生意掌握在孟家手里,張孟兩家可以說掌握了大梁的實質運作。但是這只是經濟方面,兩家確實富可敵國,單論修真實力的話那兩家還算不得數一數二。

              東臨大陸修真門派里當屬萬圣山,一個萬年前突然崛起的圣地,傳說當年萬圣山有人得證大道,享萬載青春,與天比高,當然有人不信,春溪谷和屠龍族等幾個大世家圣地出了一個當世高手接連去試探,結果一個人都沒回來,那都是當世當仁不讓的絕世高手,少說都有大乘的修為,就這樣沒了,其他幾家因此沉寂下來,各家都會有幾個王牌底蘊未出,但也沒必要得罪死了一個新崛起的龐然大物。自此萬圣山成了公認的升仙地,也是當世第一的圣地。

              “萬圣山當真這么厲害?”我心驚,那天追我的人確實有一個自稱萬圣山的蔣一辰。

              “那是自然,而且萬圣山每百年都會舉辦比武大會,前百名都會有豐厚的獎品。”張逸飛搶著回答,說著還一臉羨慕,看來那個比賽的獎品確實誘惑。

              “那你們認識蔣一辰這個人么?”我緊接著問。

              “蔣一辰?沒聽說過。凈初妹妹,問他做什么?”張逸飛又問,那孟懷仁卻不忙著說話,只是看我的表情。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