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十四章

          章節字數:4291  更新時間:16-08-03 21:0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4

              黑暗里我感覺到什么東西爬到我身上,似乎是我身上摸,我伸手去推,抓到一只冰冷干枯的手,頓時頭皮都炸了,使勁推,那手力氣奇大無比,他沒抓疼我,但是我也推不開。我順著手往上摸,竟然只是一只手!一只手,沒有身體。

              我停止了反抗,這棺木內沒有尸體,除了這只手,沒有陪葬。我掏出剛才在甬道墻上扣下的夜明珠,棺木內是純金打造的內體,和外面一樣刻著很多符文。那只干枯的手心上插著一只細箭。仔細看應該是女人的手,想起剛才那個看我的女人,此時她已經不見了蹤影。

              那只手上抓著一個東西,要往我懷里放,我定神一看,是一把迷你玉蕭,一把不起眼的簫,玉質不是很好,還有些細細的裂紋。我沒感受到什么威脅,雖然剛才的影子讓人心驚,但是想到她也沒有傷害我。我拿過那玉蕭仔細看,沒什么靈氣法力波動,這樣普通的東西,不明白她怎么如此重視。難道是愛人的?轉念一想沒那么多浪漫的事。

              我在棺內查看,外面的情況不知道怎么樣,最初遇到的那口棺材總讓我不寒而栗,如果那里面的東西出來,那外面的師兄們怕是兇多吉少。這時,那只手漂浮在空中,開始畫東西,然后一個小小的黑洞出現,緊接著我掉進了黑洞,我回頭看見那只手瞬間化作了灰塵。

              在空間穿梭,只是一兩秒的時間,我聽著耳邊的風聲,睜眼一看,我竟然在半空中,看見下面的人在混戰,地上許多尸體,可以說血流成河。遠遠看見師父和人正在纏斗,來不及叫師父,我已經狠狠地砸在地上,疼的我眼冒金星。這時周圍一片寂靜,全都見了鬼一樣看著我。

              我低頭看看自己,衣服有些破爛,被火燒了好幾個洞,手上都是黑泥,臉上想必也好不到哪里,但是也不至于讓大家這樣看我。看樣子這里應該是魔教總壇,我見大殿正中金晃晃的幾個大字,奉天,匾額還端正的掛著,內室卻已破敗不堪,可以想見之前的打斗情形。各派能到這里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樣子都太好看,除了幾個掌門以外其他人都有些狼狽。

              “何方小輩,還不速速下來,饒你不死!”一個黑衣白胡子老頭氣急敗壞的叫囂,說著手里的長鞭甩過來。

              師父一看,馬上飛身過來,長劍繞過鞭子,硬把攻擊給化解了,“謝萬山,你我的恩怨不必牽扯小輩。”說完師伯也站了上來。英華鄔青蓮仙子、鐵劍門韓鐵生、巨門山石定天等都站上前來。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站的地方像一個祭臺,剛才掉下來的時候把臺上的一個白玉臺砸碎了,似乎是中斷了什么儀式。

              “今日我等定斬此賊,以慰被無辜殘骸的亡靈。”韓鐵生也不含糊,第一個飛身上前,手里一把巨劍氣勢萬鈞,其他弟子見自己的掌門都拼命了,一時士氣大振,殺聲震天。

              我看著節節敗退的謝萬山,這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了,心里沒有即將要報仇的暢快,滿地的尸體,魔教的總壇算是徹底毀了,到處殘巖斷壁,護教陣法也損毀殆盡。心里一陣蒼涼,我盤坐在祭臺上,雙手結印,開始念誦往生咒,臺下不停地有人倒下,我在臺上什么也看不見,只看見一地的血。

              咒語越念越快,聲音越來越大,周身的潔白光芒逐漸擴散,最后把所有的尸體包圍起來,身體周圍隨著聲音的起落開出朵朵蓮花,花開花謝只在一念。心里似乎想到什么,但是又說不清楚。

              “這位小友,可否把東西還給老朽。”天空一頭巨獸馱著一個中年男子,衣著之華麗聞所未聞。他的聲音不大,但卻讓在場的人心頭一震,都有些不舒服。那頭混戰的幾個掌門都停了下來,謝萬山借機想逃走,這人看也不看,身下的坐騎噴出一個火球瞬間就燒了個干凈。

              金丹后期的修士就這樣說沒就沒了,在場的人背脊生寒,更加畏懼眼前的人。幾個掌門知道遇到了高人,師伯雙手作揖行禮,“不知前輩大架有失遠迎,敢問前輩我這弟子拿了前輩何物?”大家都看向我。

              我一臉莫名其妙,我什么都沒拿。這人也算不錯,沒有以境界壓人,如果真有什么東西在我這里,我一定會雙手奉上。“見過前輩,晚輩有禮了。”規規矩矩的行禮,“晚輩不曾拿前輩什么東西,想是前輩誤會了。”

              “就是這把白玉簫。”他的眼睛看到白玉簫時,多了幾分急切,并不像剛開始一樣淡然。

              我拿起玉蕭,這是在棺木中得到的,看起來有些年頭,是那個“女人”親手送到我手上的。他一來就說是他的,我覺得有些蹊蹺。“前輩怕是認錯了,這簫是友人相贈。”我不卑不亢。

              “凈初,不要小孩子氣,真拿了前輩的東西,趕緊還給前輩。”門主師伯輕聲道。

              我知道剛才他的坐騎一招就嚇唬住了所有人。

              “啟稟門主,弟子真沒有,這真是友人所贈。”

              “那你是不愿意還給我了?”他看著我的眼神冷冽了幾分,瞬間威壓就放了出來,完全不同于師父和師伯的,起碼在元嬰以上,在場的人修為低的已經暈厥,獨留幾個金丹期的還在苦苦支撐。我看師父和師伯已經滿頭大汗半跪在地上,師兄趴在地上掙扎幾下也暈了過去。

              奇怪的是我卻沒事。他看著我,大手一伸就要來抓我,這時天空上又一個聲音,“哈哈哈,真是天送的造化。”來人是個邋遢道人,鞋子后跟都踩的扁扁的,手里拂塵一甩打在打手上,接著袖風一甩把我帶到身后。

              “老瘋子,你今日是要和我萬圣山作對么?”說著中年人拿出一對寶劍,通體金光,指向前方。

              老頭還是嘻嘻哈哈,“蔣一辰,原本東西也不是你的,就是今日我奪了你又能耐我何?”

              我總算是聽明白了,都是沖著玉蕭來的。這東西看起來很普通,外表還不如凡間的玉蕭。想到了那只消失的手,恐怕不會那么簡單。眼前這兩個人都不是好相與的,我使勁對師父使眼色,讓他快走。我在世界上如果說還有什么牽掛的話,那就是師父和師兄了,這兩個人讓我在這個世界上過了幾年舒適又溫馨的日子,有他們的庇護我確實逍遙了些日子。

              師父好像看不懂我的暗示,還要往我這邊走。

              這時天空又暗下來,這不是因我而起的風雨,感覺還有人要來,果然一個驚雷落下一人一鳥,“今天這東西歸誰還不一定。”這男人生的極美,深藍的長袍,上面繡著點點星輝,一頭黑亮的長發隨意披在身后。腳下的坐騎一聲長鳴,金翅大鵬果然名不虛傳,傳說太古時天地混沌,孕育萬物,走獸里以麒麟為尊,飛禽以鳳凰為長,鳳凰又得交合之氣,生下孔雀和大鵬。《莊子逍遙游》里說道這種鳥“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絕云氣,負青天,然后圖南””,眼前的大鵬鳥雖然沒有書上描述的那么神奇,但是也不錯了,那氣勢光一聲名叫已經響徹天地。

              看到來人,老瘋子和蔣一辰都神色一緊,又多了一個人摻和進來,我站在老頭身后也覺得不安全。現在不知道相信誰才好,總之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要想辦法讓師父他們脫身。我看著師父有些后悔沒聽師父的,其實我無非是想親手為父母報仇,起碼親眼見他死,現在我卻并沒有因為大仇得報而開心,看到這么多人死,我心里說不出的難受,以殺止殺不是我要的。

              現在的危機也完全因為我,如果我不來根本不會有這么多事。

              “小姑娘,不如把拿東西交給小老兒幫你保管,等解決了眼前的麻煩再還給你不遲。”老瘋子和藹的說,臉上盡是老人家的和藹可親。

              “姑娘,你可別上他的當。”蔣一辰行動起來,和腳下的坐騎兵分兩路圍攻老瘋子。

              “這兩個都不是好人,不要相信。”另一個人也說,我承認人長得美說的話都感覺要動聽一點,心里不自覺的偏向他。

              “笑話,我人族的事何須妖族來過問。”蔣一辰甚至很不屑說出對方的名字,那話顯然是說給我的聽的,告訴我對方根本不是人族。

              “這話說的不對,你我不同族確實不用互相干涉,但事情涉及到我妖族,我就有權利管,而且管定了。”美男子嘴上著,手上也沒閑著,趁兩人糾纏之際,把我抓到身邊。沒有任何實質的媒介,只感覺周身被一層能量包裹,一下子就飛了過去。

              老瘋子蔣一辰兩人一看,順勢轉過來一起對付美男,“連無心,這分明是我人族之事,與你妖族何干?”

              “這玉蕭是我族上古大能的遺物,二位若不信有書為證。”說著連無心目放五彩光芒,臨空形成一個畫面,上面正是關于玉蕭的文字記載,當然關鍵的部分還是隱去了。二人見后沒有妥協,既然騙不成就要硬搶。

              二人不由分說上來就打,蔣一辰使出一對黃金劍,滔天的劍意和殺氣壓迫的我渾身難受,師父和師伯他們剛才已經逃離了一段距離,現在看起來還好,他們說起來和這件事沒關系,所以這三個人根本沒在意不相干人的去留。這下我就放心了,示意師父趕緊走,現在的局面師父自己也清楚。

              老瘋子的拂塵一甩,漫天的細線像千萬根針一齊扎過來,連無心此時輪海內轟鳴不絕,妖氣沖天,大鵬鳥也煽動翅膀,頓時狂風大作,將拂塵的攻擊和蔣一辰的殺氣絞散。老瘋子渾身金光閃耀,氣息神力暴漲,一口陰陽八卦鏡子口中吐出,飛到空中照射出陰陽二光,把連無心和我包圍在中心,我受不了這種光,感覺渾身的骨頭都在顫抖,感覺像被碾碎了一樣。蔣一辰催動法力,手上的黃金雙劍變幻成千萬劍,借著陰陽八卦鏡的威力快速飛來。

              連無心不慌不忙拿出一把紙傘,在傘撐開的剎那,天空開始扭曲,一切的攻擊仿佛擊打在柔軟的棉花上,又被輕輕的彈了回去。我稍微好過了一點。這把破簫有什么好,惹的這么多人來爭。

              雙方祭出各種法寶,在空中互相撞擊,吞吐神力,鏗鏘有力的撞擊聲不絕于耳,震得人心神不寧,我的耳朵快受不了,鼻子一熱,流鼻血了。

              我站在大鵬鳥上,跟著飛竄忽高忽低,我揪著他的衣角生怕掉下去,他們的戰斗越激烈我就越難受。按道理說我一個連煉氣期都沒進的人是受不了這樣強大的威壓,看師父他們就是例子,我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跡。這三個人沒有一個在意我是否受得了,證明他們都只想要東西而已,我心下了然,自嘲的笑,這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到了現在我已經無力再支撐,這東西誰要誰拿走吧。想想又拿出玉蕭,仔細端詳,這東西渾身的裂紋,裂縫處有黑色的東西,想必是年代太久遠,都臟了。正想著,一道劍光從背后穿過我的胸膛,連無心也沒想到在他身邊發生這種事,他第一反應不是來救我,而是來抓我手上的東西,我緊抓著一口血噴出正好落到玉蕭上,玉蕭頓時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離開了我的手,懸浮在半空,簫身迸發出璀璨的光芒。

              第四個人加入了戰局,我一看正是護送我進來的蔣家老人,正是他刺了我一劍,在三大高手面前悄無聲息的刺了我。他手上一把古樸的劍,冒著森森殺意,偏生又很難感受到他的氣息。

              玉蕭外皮龜裂,簫身一震,外皮化作煙塵消散,留下一把玉質溫潤的玉蕭,同時傳出的音波震蕩所有法器,空中還在碰撞的法器都紛紛黯淡墜落下來。蔣家老人還想伸手去抓玉蕭,其余三個人上前阻攔,又是一番打斗。

              玉蕭吹出的音樂是夢中聽到的曲子,我心頭一震,說不出的驚訝。難道我的夢境都是真的?心中一個大大的問號。

              玉蕭畢竟只是一件東西,面對四個強者應付得有些吃力,聲波慢慢地弱下來,我這時已經沒了思考的余地,血把大鵬的背都打濕了。那東西歸誰已經和我沒關系,現在能不能活還是個問題。

              終于,玉蕭里發出了一聲嘆息,這是一個女人的幽嘆,驚得四人立馬住手,面面相覷。他們顯然對玉蕭的功能知道一些,卻不知道還有這一出。玉蕭也不遲疑發出一陣強光裹帶著我撕裂虛空消失了。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