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八章

          章節字數:5071  更新時間:16-07-26 13:0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8

              白毛馱著我日夜趕路,終是在五日后趕到。我看著眼前的森林,即使在大白天里面散發的幽冷氣息依然讓人不寒而栗。白毛的毛都豎了起來,從它背上跳下來,“你走吧。”前面的路很危險,不用想也知道。一路送我來,這份情誼已經夠了,沒必要讓我跟我一起去送死。

              “嗚~~”,它似有不甘,咬著我的衣角,不讓我進去,它也沒有要走的跡象。

              我抬起手想給它一巴掌,轉而想到它的不離不棄,打下的手變成了撫摸。

              “小白,謝謝你,前面太危險,你不用再跟著我。”邊說邊扯衣角。它還不松口,拖著我往外走。我抽出匕首隔斷了衣角,縱身躍上大樹,轉身往森林深處快速跳躍,這里參天的大樹,樹枝都接連在一起,作為我跳躍的支點非常好。我轉頭看,白毛站在遠處急的抓地。

              這地方冒著森森鬼氣,能看見到處飄蕩的幽魂,這些靈體身上都充滿著憤怒、悲傷和仇恨,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場。一般人到了這里特別容易迷失,靈體有五通,能輕易的影響人的情緒和判斷,到了這里沒有超常的意志力是自尋死路。

              我認真的結印,在周圍布下結界,這不同于普通的破魔驅邪,片刻之后感覺周身布滿了光和熱,平時我的光是隱藏的,只有在緊張和情緒失控的時候才會顯露。一個約有直徑四五米的光球罩在周圍,隨著意念的深入,我看見漫天的星力吸收到身邊。那些靈體看著我,呆若木雞。這些靈體都殘缺不全,沒有太多的意識,只是本能的遠離我,不敢靠近。

              口中默念咒語,護住本識,以我之力短時間內無法超度這么多亡靈,只有找到源頭一勞永逸。

              大樹上有許多青黑色的藤蔓,纏繞著大樹,遠看像蛇,近看藤蔓的葉子泛著淡淡的紅色,不小心踩破一片藤皮滲出像血一樣的液體。藤條里裹著一些小動物的尸體,越往深處走藤蔓里裹纏的東西越多。樹下有群東西徘徊,看著有些像猴子,比猴子體型小,沒有眼皮,猙獰的眼珠往外凸,滿口獠牙,鋒利的爪子能輕易抓住獵物。一只毛色黝黑的率先沖上樹干,隨后其他的也爭相攀爬。

              鋒利的爪子抓著樹皮飛快往上竄,眼看就快到我的面前,我拿出連弓弩連射幾箭,前頭幾只中箭墜下,后面的跟上,接連射了十幾箭,腰包上一抓,已經用完了。弓弩一丟,抽出小包里的鐵針飛快甩出去,飛針是爹爹教我的,從五歲開始我每天練習三四個時辰,一天甩幾百次,可以說百發百中,只要在我目力范圍的目標沒有打不中的。又殺了二十幾只猴子,后面的終于知道怕,看我兇狠狠的樣子,都潮水般退散。

              我邊跑邊吃干糧,這地方毒蛇、毒蟲和猛獸不少,我用著爹爹教我的馴獸方法嚇跑了幾頭熊,嚇不走的蛇抓起砍刀一刀剁頭。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疲倦,唯一的念頭就是擰下那畜生的狗頭。

              天黑了,找個山洞生起大火,天亮又拼命趕路。我從來不知道自己能這么有毅力,想到娘親,不禁哼起她天天哼的歌,用袖子抹去淚水,從今以后我再也沒有哭的資格。

              越來越近,我加快了速度,幾天的趕路,我已經筋疲力盡。那黑色的光越來越濃,

              我站在最高的大樹上眺望,手里握緊了爹爹親手為我打造的短刀,剛想往前跳,一個大爪子抓著我急速往下拖,樹枝劃破了我的臉,顧不得疼,我抓緊身邊的樹干,抽出幾根鐵針甩出去,那東西吃痛,爪子上的力道松了松。趁這個機會我用另一只腳狠狠一蹬,幾個空翻躍到安全的地方,我仔細看那東西,棕灰的皮,皺巴巴的沒有毛,火紅的眼球沒有眼白,長的像蜈蚣一樣,又像樹懶,樣子夠惡心的。我拔出后背上的長刀,鐵針和箭都用完了。

              馴獸首要第一條就是要保持絕對的自信,不能透露給對手一點點怯懦。那東西體型是我的好幾個倍,但并不代表我一定會輸,我心中毫無懼意,目不轉睛的盯著它,鐵針深深的嵌在它的傷口里,血絲順著傷口流出。看我的架勢,它又瘋狂的沖過來,我揮刀砍向它的爪子,長刀砍中血肉的感覺我感受過無數次,我以為連傷兩次它應該心生退意,它竟是在和我比毅力和耐心。

              這時候我不能松懈,不能透露一點點疲憊,只要稍微有一點今天一定會死在這里。我用布帶纏緊長刀和右手,左手反手握緊匕首,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們兩個對峙了約莫兩刻鐘,最后遠處傳來震天的爆炸聲,那東西驚的躥下樹,很快消失在林子深處。

              松了一口氣,那爆炸點在黑光的中心,看來有事情發生。我加快了腳步,感受到這地域摻雜進不止一個光源,都是比較亮白的顏色,有很多人在往這里趕。我抬頭看天,天上有許多飛禽,我見過的只有仙鶴和飛鷹,其他的卻是從未見過。起碼有二三十個,地上的聲勢也不小,有御劍飛行的,也有騎著坐騎奔馳的,有男有女,全是那修仙求道的打扮。

              我一時不知是怎么回事,隱在暗處觀察,就在我聚精會神觀察的時候,身后一個小女孩拿著飛劍刺過來,“你這魔教妖孽,還不束手就死。”

              看她一身俏麗的宮裝,這丫頭不過十四五歲的樣子,顯然是認錯人了,也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我連忙躲閃,連刺幾次后她急了,“別跑。”她身手挺靈活,就快趕上我了。

              我轉身往前跑,沒空搭理她。她不甘心,從懷里抓出一個短笛就吹,幾個呼吸間,我周圍圍滿了她的人。

              “讓開!”看這陣勢是要把我當壞人抓了,抓著刀冷靜觀察他們的弱點。

              “不用怕,大家一起上,抓住這個妖孽,大家都有功。”一個年長一點的少年邊揚手里的長劍,邊叫喊。他身邊的人受了這番鼓舞也叫起來。明明是幾個稚氣未脫的少年,這時我完全忘記自己的身體完全只有十三歲,比他們還小。

              “你們圍住他,讓我來。”宮裝少女語氣頗為氣憤,推開一個少年走過來。

              “你們搞錯了,我不是什么魔教妖孽。”這群傻愣頭不知道能不能聽進我的解釋。

              “大家別聽他的,魔教慣會騙人。”說完還有模有樣的在我面前唱誦他們的驅邪一類的經文。

              如果在平時我會忍不住大笑,可今天沒心情,這群傻蛋是來送死的么?

              “讓開!”跟傻帽也解釋不清楚。被團團圍在中間,我有些不耐煩,法器攻擊和各種混戰的聲音,混著各種飛禽和猛獸的叫吼,不知道情況怎么樣。這群愣頭青還揪著不放,我伸進小包里抓出一包藥粉,順風一撒,他們馬上渾身癢麻不止,趁著這個間隙我幾下跳出包圍圈。

              “別讓他跑了。”那女孩邊抓癢邊叫,可惜越抓越癢,“卑鄙。”身后各種罵聲,有人癢的已經脫掉了外袍。

              就在我以為成功逃脫的時候,背后一陣鉆心的疼痛,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睜眼見到的就是白毛,它水汪汪的眼睛盯著我,我都能感覺它濕濕的鼻子和呼吸,看我醒了,它大著膽子使勁舔我的臉。想伸手推開它的臭頭,發現一點力氣沒有。

              “別動”,一個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推開門,把手上的托盤放在桌上,在我身邊坐下,他背對著光,我看不清楚,但是光看那身形和光,我的眼淚就要忍不住。

              “小心傷口裂開。”他的光和楊洋一樣,明亮又溫暖,我一時不敢問,也不敢說話。

              我掙扎著要起來,他手指輕輕一點,我渾身無力又倒回床上。白毛縮在一角對著來人搖尾巴。接著又陷入昏迷。

              又陷入了夢境,這次我看見那身長百丈的巨龍擱淺在海邊,巨浪滔天,海水輕輕推動著它的身體,它背上的人被海水打濕了衣服,靜靜的躺在那里,嘴角的血還在流,眼角好像有淚,又或是海水,我看不清楚。那巨龍掙扎著要起身,試了幾次都沒起來。

              這時遠處飛來一個衣冠楚楚的男子,豐神俊秀儀表非凡,他落在龍脊上,來到那人面前,一掌穿過胸膛抓出什么東西,我隱約看到那是一個女子,絕代風華,在那一擊之后渾身被血濕透了衣衫,軟軟的倒在龍身上。血順著龍脊一直流,鮮紅又刺目。

              我想走近看清楚,忽然那男子像是知道我的存在,轉頭看向我的方向,那眼睛太恐怖了,紅色沒有眼白的,陰冷的眼神。我嚇的連連倒退。巨龍掙扎著吐出一口血,奮力擺尾甩開男子,馱著女子撕裂空間消失了。

              那男子離我越來越近,雖然在夢里,那情景太過真實,我拼命后退,最后我讓白毛咬醒了。醒過來渾身已經濕透,手上兩撮白毛,看著委屈的白毛,再看看手上的牙印明白過來。肯定夢魘的手我亂抓,抓到在我身邊守著的白毛,平白揪下好些毛,可憐它一身雪白柔亮的皮毛,有好幾個地方都禿了。一些是火燒的,一些是剛才抓的,難怪它咬我。

              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感覺不到身上的傷口,動了動也不疼。跳起來一看果真都好了。

              “小白,這里是哪里?”我身上不知道是誰的衣服,是女人的衣服,昏迷的時候不知道誰給我換洗的。

              白毛蹭蹭我的臉,這家伙怕是賴上我了。我跳下床翻看原來的衣服,那是娘親一針一線縫的,斜襟上的皮毛是去年爹爹進山打的小兔皮,爹爹說兔皮不如虎皮,虎皮讓我想到唐僧給孫悟空縫的小皮襖,那一臉猴子毛的樣子,我直搖頭,告訴爹爹兔皮足矣,現如今上面斑斑點點破爛不堪,已完全不復當初的樣子,想起昏黃的油燈下一針一線的娘親,我的心就一陣刺痛。

              衣服已經不能穿了,緊緊的攥在手里,握得手都發白,心里想到那森林深處的魔頭上面心情都沒有了,穿戴好床頭準備好的衣服,這是一般的女裝,袖子還有些寬大,戴上我的打獵工具以后簡直不能行動,抓起匕首把裙擺和大袖子割了,時間衣服變成了短裝,飛快穿過院子準備躍上屋頂。

              “那邊有路。”一個帶著笑意的聲音,讓我腳下一滑從房頂上跌落,慌亂中到處亂抓什么卻也碰不到,想著要跌慘了,沒想到掉進一個溫暖的懷抱,我看著眼前的人一陣黑線,想了無數種我英勇救英雄的英姿,萬萬沒想到竟是這樣狗血的橋段。

              我看清楚了眼前的人,他身上散發的是柔和的光,如楊洋一樣,但是樣子卻完全不是,雖然也挺拔,也樣貌英俊,可惜我沒那心情,“放開我。”

              他一臉呆相,聽到我的聲音以后才回神,好像我臉上有什么可值得深究的東西。

              “再下唐突,請姑娘見諒。”他輕輕放下我,正正衣冠。

              我拽了拽衣擺,實在不合身,“你是誰?”看他一身雪白錦袍,我到不好判斷,衣角有繡有小小的梅花,好像那天圍攻的傻帽也有。看清楚了我頓時戒備起來,“你們抓我來做什么?”手扶在腰間短刀上。

              他剛想解釋,忽又飛身到我身側,伸手抓住什么東西,我條件反射迅速閃身到一丈之外,拔出短刀橫在身前。

              “身手還不錯。”那清脆的聲音,我認得是那天襲擊我的愣頭青,看她嬌俏的粉色宮裝,頭上簪花隱隱有流光浮動。

              “師妹不得無禮,不要傷著人家姑娘。”那白衣男子把手里的樹葉一扔,對小師妹就訓誡。

              “哼,她又沒怎么樣?那天撒我們幾個一身藥粉,我還沒跟她算賬呢!”是了,那天我撒了一大把,那東西是我無意在山間發現的藥草,隨手做來好玩的,沒想到真有一天能用上。

              我看她看我的眼神含嗔,一看就是個嬌慣的大小姐。

              “那也是我們不對在先,你也把她打傷,若不是師父出手,你們怕是要造下殺孽了。”于修行人來說殺戮無辜會影響以后的修行之路,天道好生,殺戮之氣會讓道不相容,輕則修行路坎坷,重則身毀道消。

              “她又沒怎么樣?白白浪費我們那么多丹藥。”說著對我做了個鬼臉。那樣子跟小孩沒什么兩樣,想想兩輩子我也三十幾歲的人了,沒必要跟她一般見識,畢竟我現在也沒什么事。

              “姑娘,那日師弟妹們一心除魔,沒想到誤傷姑娘,實在是抱歉,萬請姑娘不要怪罪他們,我在這里給你賠罪了。”說完白衣男子深深一鞠,我正不知要怎么說,那女孩過來不由分說就推我,看她嬌嬌怯怯樣子,又想我常年練武的小身板,根本沒放在心上,哪知她一推我一個踉蹌又要摔倒,我真服了,這小丫頭存心跟我過不去。

              我正要和地面親近時,一陣暖流包裹著我,“湘兒不得無禮。”我站穩后看見空中飄下來一個老頭,那樣子和張三豐差不多,仙風道骨,青色的道袍沒有多余裝飾,甚是清爽。

              我頓時火帽,這丫頭就是缺管教。

              “師父。”白衣男子道。

              老頭點點頭,沒看男子,卻是看著我,好一陣打量,手捏著胡子,半晌才說:“姑娘,我那侄女自小被慣壞了,沒個規矩,無故傷了你,我替她向你致歉。”兩個人都這么說,我到沒處發脾氣了,顯得我得理不饒人。

              “老人家,您別這樣,反正我現在也沒什么。”老頭深不可測的樣子,我一點看不到他的光,也感覺不出個什么。

              “如此甚好,我觀您根骨奇佳,可愿入我門下,做我弟子。”老頭一臉微笑,很誠懇的樣子。

              “師伯。”那女孩跺跺腳,似是不滿意現在的局面,看她還要上前來找我理論,不等我反應,老頭袖子一甩,那女孩一下子飛出院子。

              看他那么輕松就料理了麻煩,我料定自己現在是在一個修真的門派之類的地方,想想能學習點門法也能順利為父母報仇,運氣好說不定還能回去找楊洋和媽媽,但是天上沒有掉餡餅的好事,“為什么?請問您是?”

              “你還不趕快拜師,我師父這百年來無數人慕名前來拜師,都沒能入得師父法眼,如今是愿意收你,確是你的造化。”白衣男子耐心的解釋,他眼中盡是對師父的敬仰。

              “我是這紫云山棲霞門的季延宗,人稱紫云真人便是。你我相逢即是有緣,救你是機緣,今日說話是機緣,你入我門下也是機緣。”他笑語盈盈,下巴的小山羊胡捋了又捋。

              我一想現在我也沒什么去處,對外界一無所知,看著老頭有幾分修行,對他心里還真有幾分敬意,立馬跪地就拜,“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甚好,甚好。”老頭袖袍一卷,帶我飛上天空,這是要帶我去見識一下了?

              

              作者閑話:

              我也是醉了,更新老抽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