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色戒

          章節字數:2256  更新時間:14-11-27 22:0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師傅,我們還要在這里呆到什么時候?”小寶坐在床沿上,“你看咱們來這里這么多天了,我跟于雷大哥每天都出去搜集線索,但是一點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你現在又生這么重的病……不如我們回去吧……”

              一點有價值的線索都沒有?

              夏初沒說話,只是定定的看著于雷。于雷無奈的攤攤手:“是啊,我們總這么呆下去也不是辦法啊,什么線索都沒有,呆下去也沒有意義。”

              夏落也忍不住在旁邊嘀咕:“就是,這里這么偏僻,又沒有什么好玩的,反正也找不到線索,白在這里消磨時間,不如早點回去算了。好想念我的床啊……”

              到底是哪里不對勁呢?

              夏初拼命思考著,一定是哪里不對勁。到底是哪里來的力量,能夠有這么大的能力,把整個世界都改變了?那么這股神秘的力量,把夏初原來的世界卷入這么一個虛假的環境中,目的到底是什么?

              “哥,”夏落搖搖夏初的胳膊,撒嬌似的說道:“我們回去吧!回去說不定就有新的線索了。”

              回去?到了這種地步,不查清楚事情的根源,不可能回去的。夏初隱約覺得,其實自己離真相已經越來越近了!只是看來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的記憶也都出了問題,以至于只有他一個人記得整個事情的經過。

              等等!這是不是就是那股神秘力量的意圖?想讓他在大家的勸說下,好好的回到自己的城市中去,不再插手此事?

              那么,那個能夠翻云覆雨變幻時空的力量,為什么不把自己的記憶一起消除掉呢?這樣不是更省事?反而那股力量,把自己帶到了以往發生械斗的源頭上,讓自己了解了不少事實真相。既然已經知道了一部分事實真相,不把這一切尋根究底,夏初又怎么可能回去呢?

              頭又開始撕裂般疼痛,夏初忍不住抱著腦袋呻吟一聲。

              “我看我們先出去吧,讓夏初先好好養病,養好了再考慮是不是要回城也不遲。”一直靠在門邊沒有說話的秦舞開腔了。

              其他人聽到了,再看看夏初痛苦的樣子,也只好站起來,陸續回自己屋子睡覺去了。秦舞也跟在他們后面,臨走出門之前,忽然回頭看了夏初一眼。夏初一抬頭,正好對上秦舞瞇起的眼眸。秦舞的半張臉藏在燈光形成的暗影里,有些蒼白的嘴角瞬間浮起一絲奇異的若有若無的笑容,然后飛快的轉身走了,只留下夏初楞在那里,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看到的未必是最真實的,真實的未必是最可怕的。”

              夏初再次抬手腕看看手表,手表指針指向了10:30。時光終于開始正常流逝,把所有人再次帶向未知的深淵。

              人都走了,周圍都安靜下來了,夏初卻再也睡不著了。他起身走到窗外,一絲清涼的空氣吹到臉上,夏初抹了一把臉,做了幾個深呼吸,決定出去走走。

              月光很好。

              夏初打開屋門走到大門口,猶豫了一下,緊緊關閉的兩扇鐵門黑著面孔矗立在眼前。要開鐵門,必定會驚醒屋子里熟睡的人們。夏初看了看旁邊不高的墻壁,有了主意。

              夏初自信以他自己的身手,翻過一人多高的墻壁,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夏初甩甩胳膊,奮力一跳,雙手抓住墻頭,靈活的翻了上去,攀上墻頭,跳到墻外,輕輕落地,沒發出一點響動。

              夏初滿意的拍拍手上的灰塵,信步朝野外走去,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娜渡河邊。夜色中月光下的娜渡河,像一條銀色的鏈子,鑲嵌在綠色的田野中,別有一番風味。夏初找了塊平整的土地,坐了下來,靜靜的望著河水,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微風拂面,夏初閉上眼睛,感受著這個平靜的夜晚。

              “呵—”一聲哈氣一樣的輕笑在夏初耳邊響起,脖頸掠過一絲涼氣,夏初

              汗毛倒豎,慌忙睜開眼睛四顧。

              什么都沒有。

              夜風涼了,夏初感覺有點冷。

              夏初重新閉上眼睛,耳朵卻機警的搜集周圍的動靜。

              “呵—”果然,片刻之后,微風過處,又一聲哈氣一樣的輕笑,輕輕搔抓著夏初的脖頸。一縷若有若無的梧桐花香氣飄進了夏初的鼻孔,夏初心里咯噔一下。

              又是她!她又來了!

              夏初沒有睜眼。

              “呵—”輕笑聲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靠近,“呵呵—”梧桐花的清香圍繞在夏初身旁,隨風如絲如縷的飄蕩在夏初身邊。

              “呵—你不打算睜開眼睛看看我嗎?”一個飄渺的氣聲咬著夏初的耳朵說話了。

              不是夏初熟悉的那個聲音。

              夏初閉著眼睛皺了皺眉頭。

              “怎么了?不敢睜開眼睛看我嗎?”那個氣聲不厭其煩的在夏初耳后呵著氣,弄的夏初有點心猿意馬,心里簡直如貓抓一樣。

              “睜開眼睛看看我吧!”那個聲音繼續在夏初耳邊蠱惑著,夏初咬咬呀,不管這是什么妖魔鬼怪,都豁出去了!

              夏初慢慢張開了雙眼!

              當夏初看到身邊的人,立刻張大了雙眸!

              “你,你是……”夏初的伶牙俐齒忽然都失去了功能,瞳孔中再也裝不下其他物事,耳朵里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只有眼前的人兒,似乎散發著比月光還要圣潔柔和的光芒,完完全全占據了夏初的思維。

              “我美嗎?”她微微一笑,眼眸中閃動著如水的波光。她身著一條寶石藍的百褶連衣裙,V字型領口裹住她渾圓白嫩的肩膀,露出兩條玲瓏的鎖骨。她輕盈的提起寬大拖至腳踝的裙擺,歪歪頭,略帶羞澀的轉了轉身子,隱約可見她赤裸著纖細的腳踝,如鍛的黑發迎風飄揚,撩撥著夏初的心弦。

              夏初聽到自己內心深處有什么東西砰然斷裂。

              夏初聽見自己機械的喃喃問道:“你,是誰?”

              “相逢何必曾相識。”她說。

              她伸出小手,伸向夏初:“來,跟我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夏初仿佛被催眠了一樣,身不由己的站起來,握住她伸過來的手。

              她的手涼涼的,軟軟的,皮膚絲緞一樣光滑。

              她走路像貓一樣,沒有任何聲音。夏初跟著她,不知道拐了幾道彎,最后來到一幢普通人家的大門前,停住了腳步。

              “這是你家?”夏初問。

              她沒有說話。

              她推開大門,走了進去,夏初也只好跟了進去。

              院子很小,進門就看見兩間屋子,一間大一點的正屋,一間小側屋。

              “噓!”她側過頭來看看夏初,悄悄的說,“別出聲啊,我爸媽都睡著了。”調皮的神情,就像是一個逃學怕被父母抓住的小學生一樣,看在夏初眼里,無比可愛。

              可是……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