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六十章火荒(下)

          章節字數:2341  更新時間:14-11-18 22:0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險哪!”夏落臉色都白了,她擔憂的看著似乎弱不禁風的窗戶,外面黑壓壓的人群執著的試圖破窗而入,拳頭死死砸在窗玻璃上,很快就有人因用力而受傷,鮮血被涂抹遍窗戶,映在三人眼里血粼粼的,簡直觸目驚心。

              “你們聞到了嗎?”于雷抽抽鼻子,“香味,好象是花香。”

              “又是她!”夏初也抽抽鼻子,“她真是個不折不扣的魔鬼,無處不在!”

              “看來她不把我們置于死地是不會罷休了,”夏落一直緊盯著劇烈顫抖的窗欞,還好那張靈符沒有讓她失望,看樣子窗外那幫暴徒一樣瘋狂的村民暫時還不足以沖破她的防御,“她根本就不給我們任何喘息的機會。”

              正在這個時候,毫無預兆的,忽然外面村民的攻擊就停止了!

              夏初夏落和于雷三人詫異的望過去,發現那幫村民像受到什么號召一樣,齊刷刷的轉過身去,順著來時的方向走了。

              然而梧桐花的香味并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濃烈,濃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他們要干什么?”夏落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艱難呼吸著,感覺自己像被擱淺在沙灘上的魚。

              “不知道……”夏初湊近窗戶,太濃郁的梧桐花香使他渾身酥軟,連握拳都覺得無力。

              村民走到田地中間,停下了腳步。

              “他們要究竟要干什么!”于雷驚恐的瞪大了眼睛,眼睜睜的看著那幫瘋子把手里的火把扔在了地里!

              大雨過后全都斷掉的玉米,暴曬了這么多天,早已經干透了!干透到一遇上星星點點的明火,馬上轟的一聲燒了起來!

              “瘋了!全都瘋了!”于雷驚惶的大喊!

              “不,他們不是瘋了,而是被那個變態的女魔鬼控制住了!”夏初虛弱的說。

              “快阻止他們!救火啊!要燒起來了!”夏落忙手忙腳的抓起洗臉盆,夏初冷笑一聲:“現在做什么都是徒勞無功的,你看看外面!”

              火光沖天!

              一馬平川的田地里,火勢迅速蔓延,眨眼間火舌就竄出去很遠很遠,真真正正的形成一片火海!黑夜被映照的如同地獄般,不,煉獄!極目望去,無邊無際的火啊!

              而大火中那些村民,則頃刻就被他們自己放的火吞噬了!升騰起來的灰紅的煙塵湮沒了一切,只有那些在火海中痛苦掙扎的影子和嘶啞的喊叫使三個人不寒而栗。焦黑的人型裹在火焰中翻騰掙扎,人肉被燒熟的焦臭味攙雜著梧桐花的清香味,以及玉米秸桿的味道,讓人陣陣做嘔。火苗早已經竄到了宅子外墻邊,不知道為什么,火舌只是在外面躍躍欲試的舔舐著宅子,卻絲毫不能燒進來。

              夏落手中的臉盆咣當一聲掉在地上,她被雷擊一般看著外面,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滾滾熱浪迎面撲來,三個人被大火映照的紅彤彤的臉上全是油光光的汗,不知道是因為熱,還是因為恐懼亦或焦急,又或者三者都有……

              “寶啊——,回來——”畢畢剝剝的大火烘烘的燒著,期間竟然還夾雜著痛苦的喊魂聲。

              “寶啊——,回來吧——”一聲聲凄慘的叫聲從火海里發出來,漸漸微弱,掙扎的人型也相繼倒下去,砸在火堆里蕩起片刻的火塵,隨后就消失不見了。

              “孽障啊!”一聲嘆息從背后傳來,驚醒了呆怔的三人。

              三個人轉頭一看,宅子的主人歐乾歐神醫正捻著他那白胡子,出神的望著窗外的大火,不停的搖頭嘆息,神色中滿是蒼涼與痛惜。

              “歐神醫……”夏初覺得渾身更加酥軟,他竭力捂著跳動仿佛越來越微弱的心臟,大顆大顆的汗珠順著他蒼白如紙的臉頰流下來,呼吸變的愈加困難。再看看夏落和于雷的狀況,比他也好不到哪去。

              歐乾忙扶他們三個坐下,從懷里掏出一只小小的印花瓷瓶,倒出三粒火紅的藥丸分別遞給他們:“快把它吃下去吧,你們是中了那個魔頭的攝魂香了。”

              三人忙把藥丸放進口中咽下,果然片刻之間就有了好轉。

              “歐神醫,你怎么知道我們中的是那個女魔頭的攝魂香?并且府上還似乎還早就備有攝魂香的解藥……”夏初垂下眼簾,并不看歐乾的眼睛,但語氣中分明透出不友好,這令歐乾不禁啞然失笑。但歐乾并沒有解釋什么,而是拍拍夏初的肩膀,意味深長的說:“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并不是靠嘴說出來的,而是要用你的心去觀察,表象就只是表象,表象是最會迷惑人的。敵人也許并不是敵人,朋友也許是索命惡鬼。要相信你的心,而不是眼睛。”歐乾說完,飄然離去。

              “哥哥,難道你懷疑歐神醫他……”夏落疑惑的問道。

              “我現在已經不相信任何人了。”夏初冷冷的說。他胡亂擦擦臉,身上的汗早就沒有了溫度,爭先恐后的順著脊柱滑下來,像冰涼的蛇在他背上蜿蜒盤旋。

              窗外的大火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夏落無助的看著外面:“哥哥,一下子有這么多的村民被……我們到底要怎么辦啊?”夏落忽然覺得力不從心,“我從來沒有感覺這樣挫敗過,于雷說的不錯,咱們倆枉自稱為巫師家族的后人,來到娜渡村以后,卻沒有一件事能夠辦好的……也許咱們這次的行動真是錯誤的,要是當初咱們沒有來,也許這里的村民依然安安靜靜的過著他們的日子,就不會發生這么多的災難了……”

              “沒有那么多的如果,”夏初站起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要想辦法去解決,而不是在這里假設什么如果。夏落,你記住,咱們夏家的人,是永不會服輸的!”他大踏步的走了出去,隱沒在門外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你去哪?”于雷追出來。

              然而夏初沒有回答。急匆匆的腳步聲很快就消失了,于雷不解的問夏落:“你哥哥這是要去做什么?現在這個時刻,咱們三個人一分開,力量更加削弱了,難免給敵人可乘之機,最好不要單獨行動。”

              夏落看了于雷一眼,淡淡的說:“于雷,我知道,因為秦舞的事,你跟我哥哥之間有很大的矛盾。請你原諒我哥哥。”

              于雷尷尬的笑笑:“沒什么,其實我……”

              “不要對我做違心的解釋。”夏落打斷于雷的話,轉頭看著窗外勢頭絲毫不減的大火,火光映照著她半明半暗的臉龐,看起來讓人有點捉摸不定,“愛本來就是自私的,愛一個人,不但希望完全擁有他的心,還希望能獨自擁有他的身體,絲毫不愿意跟別人分享。看著自己深愛的女人跟別的男人……除非你不是男人,否則不可能無動于衷。”

              于雷臉上最后一絲笑意瞬間都消失不見了,他的嘴角僵硬的抿著,眼神陰沉的能滴下水來。

              “你想聽故事嗎?”夏落忽然轉過頭來對著于雷莞爾一笑。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