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五十九章火荒(上)

          章節字數:2157  更新時間:14-11-17 22:0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落不自覺的咬緊了牙根,牙齒交錯間發出咯嘣一聲,屋子里的人影仿佛一驚,忽然回頭過來對著窗戶說:“什么人!”

              夏落忙把身形隱藏在柱子后面,耳朵里聽見阿丑的房門吱呀一聲開了,有人踏出門來,片刻之后,大概沒發現什么異常,就又返回了屋子里,房門重新關上了,連燭光都熄滅了,四周又只剩下濃厚的化不開的黑暗。

              夏落暗地里拍拍胸脯松了一口氣,忙輕手輕腳的摸回了自己房間。夏落沒有開燈,甚至連衣服都沒有脫,只是合衣躺下,大睜著雙眼望著天花板,毫無睡意。

              夏末秋初的天氣依然悶熱,夏落臨睡前打開了窗戶,夏落屋子里的窗戶,正對著的,是郊外的野地。現在,有絲絲微風從敞開的窗子吹進來,帶著暖烘烘的味道,夾雜著些許干燥的玉米秸桿味,窗外是一望無際的黑夜。夏落的腦海中一時間就像這漆黑的掩蓋一切的夜一樣荒涼,瞬間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也許正因為這樣,遙遠的空氣中傳來的比氣泡破裂還要輕微的啪啪聲才不小心驚動了夏落。

              夏落警覺的朝外看去。

              什么都看不到,窗外的夜黑的徹底,濃稠的純粹。

              夏落于是閉上了眼睛,竭力支起耳朵,這一次,遠處的輕微爆裂聲更加清晰的傳入夏落的耳膜,并且有一聲奇怪的嘶鳴隨風而起,若有若無。

              夏落敏捷的跳起來,瞪大了眼睛使勁盯著黑洞一樣的遠方。極目望去,恍惚間似乎有一點隱隱約約的火星兒從地平線上跳躍了一下,夏落眨眨眼睛的功夫,那火星兒又不見了,讓夏落一度以為剛剛那只是一瞬間的幻覺。

              “寶啊——,回來吧——”一絲凄厲的喊叫被風扯成碎片,零零散散的飄揚在黑夜里,地平線上的火星兒重新冒出來,晃晃悠悠如同鬼火般漂浮不定。

              什么東西?夏落緊張起來。今夜如此不平靜,不尋常的氣息彌漫著整個娜渡村,有什么東西在暗夜里蠢蠢欲動,一觸即發。

              爆裂聲逐漸彌散開來,遠處的火星兒也逐漸多了起來,兩點,三點,五點,無數點……

              “寶啊——,回來吧——”單調的凄厲喊叫變成了越來越多參差不齊的喊聲,干澀,悲涼,嘶啞,失魂落魄,此起彼伏的回蕩在漆黑的荒野里,拉鋸一樣刺激著夏落的耳膜。

              “砰砰砰——”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急促而劇烈,夏落的發根刷的一下豎起來:“什么人!”

              “是我,開門啊!”是夏初的聲音。

              夏落舒了一口氣,過去把門打開,一抬頭,兩張陰慘慘的臉泛著青黃的光出現在夏落的視野里!

              “天哪!”夏落嚇的往后跳了一步,“哥哥!于雷!你們倆搞什么啊!嚇死我了!”

              夏初忙把端在下巴前的蠟燭拿開,跟于雷一起踏進門來:“你有沒有看見窗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那邊夏落早已經去背包里把高倍望遠鏡拿出來架好:“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腳下的大地有些震蕩的感覺,噼啪的爆裂聲越來越響,是被曬干的玉米秸桿被踩在腳下的聲音,空氣中玉米秸桿的味道越來越濃郁,干燥的讓人惴惴不安,蕩起的灰塵夾雜著玉米葉子的碎屑飄進了鼻孔,夏落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寶啊——,回來吧——”男人的聲音,女人的聲音,老人的聲音,年輕人的聲音,夾雜著些許稚嫩應答的童聲:“哎——”

              無數星火沿著地平線鋪散開來,浩浩蕩蕩的推進。

              夏落調試好望遠鏡,朝外面望過去。

              漫天飛揚的什么東西瞬間映入眼簾!夏落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張張的黃表紙,黃表紙上似乎還畫著什么詭異的圖案。

              “喊魂。”夏落說。

              “喊魂?”夏初接過望遠鏡,也朝窗外看去。

              “沒錯。”夏落說,“這些天村子里很多孩子被三寶吸食了部分生魂,可憐這些孩子的父母求醫無望,只好采用這種絕望的辦法,企圖為孩子求來一線生機。”

              即使不用望遠鏡,這個時候也可以看到,一群機械僵直的人手里舉著火把緩慢的前行,影影綽綽的火把把原本漆黑的夜空染的有點發紅,黑紅相間,就像,即將凝固的血液。大把的黃表紙被扔上天空,又洋洋灑灑的飄散下來,吹打在火把的火苗上,剎那間燃燒殆盡,化成大片大片黑色蝴蝶,絕望的掙扎飛舞著。

              “寶啊——,回來吧——”凄涼悲痛的聲音讓三人均覺得心里難受的緊。

              夏落難過的幾乎要掉下淚來,也許是女人骨子里的母性使然,再加上造成現在的局面,多多少少跟他們也有關聯,夏落覺得愧疚難當。

              “不要這樣。”夏初心疼的樓著妹妹的肩膀,“難過也無濟于事,這些天發生這么多事,咱們還是好好休息休息吧,這樣才能有精力去應付即將發生的狀況。小寶已經……現在我們就剩了三個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垮下去!”

              “恩。”夏落擦擦眼睛,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試圖安慰夏初,“哥哥,我知道了。你們也去休息吧。”

              夏初嘆口氣,默默的幫夏落收好望遠鏡,去拉進來以后一直就站在窗前發呆的于雷:“別看了,走吧。”

              于雷反手拉住夏初的手臂,力道大的夏初覺得胳膊被抓的隱隱做痛。

              “別走!好象有點不對勁。”于雷緊張的說。

              “怎么了?喊魂是農村很久以來就有的習俗,”夏落走過來,“你沒有見過吧?我也沒見過這么多人一起喊魂,所以你才覺得不對勁吧。”

              “不,不是!”于雷越發的緊張,“你沒瞧見他們全都沖著咱們這個方向來的嗎?”

              “寶啊——,回來吧——”大地的震蕩越來越近了,濃郁的干燥玉米秸桿味道里面,忽然有一點飄渺的梧桐花香夾雜進來。高矮胖瘦參差不齊的黑影們以一種極不自然的姿勢朝著這里晃過來,就像,被夜幕中的什么操縱著的人偶。

              “不是吧!”夏初的額頭冒出冷汗,“媽的,又來了!”

              梧桐花的香味放肆的纏繞進來,一張張火把掩映下黑紅的猙獰臉龐都能分辨清晰了!夏落急忙沖上去把窗戶關上,順手貼了張靈符。就在同一時刻,拿著火把的人們已經撲了上來,拼命的抓撓敲打著窗玻璃……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