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vibhk"><ruby id="vibhk"><ol id="vibhk"></ol></ruby></track>

        1.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替身

          章節字數:2209  更新時間:14-11-07 22:0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樓玉奴住進了三寶的家中。

              只是人們眼中看不到樓玉奴,他們看到的,只是秦舞。

              秦舞,帶著一個襁褓中的嬰兒,以及三寶,旁若無人的過起了自己的日子。

              陳大力家簡直家徒四壁。樓玉奴,不,是秦舞,翻遍了陳大力的家,只在廚房里找到半袋大米,半袋白面,墻角堆著一些蔬菜,早就爛了。陳大力夫婦的臥室中,衣櫥內一只黑色人造革包里藏著二百塊錢,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值錢的東西。

              秦舞坐在床上,胡亂裹上幾件劉桂花的衣服,抱著膝蓋沉思。三寶坐在地上玩耍,襁褓中的嬰兒兀自熟睡著。肚子里呱呱直叫,秦舞咽口唾沫,摸摸自己的肚皮。新生的肉體喚起了動物最原始的口腹之欲,誰家的飯香味飄了進來,嗅覺和味蕾都被急速調動起來,腺體分泌的唾液充斥了口腔。秦舞笑了,滿足肉體的欲望是一件令人多么愉快的事情。

              秦舞站起來,走到廚房,信手拎起米袋中的搪瓷大碗,舀了半碗米出來。她猶豫了一會,笨手苯腳的把米倒在水瓢里,拿水瓢去水缸里舀水。水瓢中的米一下子全被傾斜進了水缸中,白白的米粒爭先恐后的迅速沉入水底。秦舞扔下水瓢,搖搖頭,放棄了自己做飯的打算。

              “鄰居家有飯吃。”一個聲音從身后傳來,秦舞回過頭去,看見三寶直直的站在廚房門口,饒有興致的看著秦舞。

              秦舞想了想,上前拉起三寶的小手:“我們走。”

              農村人白天從來就沒有關大門的習慣,于是幾分鐘以后,鄰居陳河家的大門前,就站了一大一小兩個身影。

              是陳河的三歲的女兒陳箏先發現了門口的人。正是午飯時候,陳河一家三口正坐在院子里的木頭方桌前吃飯,陳箏的位置正對著門口。陳河的老婆陳麗麗正把一口飯喂到陳箏的嘴里,卻發現陳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大門看:“哥哥。”

              陳麗麗回過頭去,看見秦舞懷中抱著嬰兒,手中牽著三寶,靜靜的站在大門口。接觸到陳麗麗的目光,秦舞朝她微笑了一下。

              陳麗麗大驚失色!

              秦舞的事情,整個村子無人不知無人曉,對于這個不祥的女人和她那來歷不明的鬼孩子,所有人避之惟恐不及,當這個被視做蛇蝎的不祥女人毫無預兆的出現在自己家的門口,陡然生出的恐懼令陳麗麗的臉變的青白。

              她驚惶的把女兒陳箏攬在懷里,戰戰兢兢的問:“你,你來干什么?”

              “我只是想為我的孩子們找點飯吃。”秦舞說著,慢慢的邁進來。

              陳河一下子跳起來,順手抄起靠在墻邊的鐵鍬:“你別過來啊!你再過來,別怪我不客氣!”

              “呵呵……”秦舞笑了,明亮的眼睛瞇成一條縫,彎彎的盤在眉毛下面,長長的睫毛在眼角處形成一小片濃密的陰影,“大哥,你這是何必呢?我只不過是想為我的孩子找口飯吃。”

              她邊說邊走近了,陳河緊張的攥緊了鐵鍬,隨時準備做出攻擊,卻見秦舞徑直走到了他的面前。手心里全是汗水,陳河在秦舞的步步逼近中一點點后退,陳麗麗急忙把孩子帶離了飯桌,躲進屋子里面。

              秦舞站在陳河面前,陳河暗暗叫苦:他的后背已經靠在了冰涼的墻壁上。

              一陣梧桐花的清香襲來,陳河覺得一陣陣眩暈。秦舞那張細嫩的臉龐距離陳河太近了,近的陳河都可以看清楚她臉上水蜜桃一樣的細微絨毛。她微微揚著臉,明亮的眼睛專注的盯著陳河,陳河甚至可以在她黑漆漆的眼眸中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影子。她懷抱著嬰兒的手抵在陳河的胸膛上,令陳河簡直不敢呼吸。

              “只是一頓飯而已。”她說,“我可以報答你,”停了停,她加重了語氣,“以任何方式。”

              陳河心中砰然一動,緊握著鐵鍬的手指不知不覺就松開了。

              秦舞重新瞇起彎彎的雙眼笑了。她帶著三寶,抱著嬰兒,泰然自若的坐在了飯桌前,拿起筷子,一口口細細品嘗著滿桌雖說不上精美,卻也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陳麗麗躲躲閃閃的從屋子里走出來,繞過秦舞來到陳河跟前:“她剛才跟你說什么了?”

              “沒什么。”陳河看都不看陳麗麗,只是把鐵鍬重新靠在墻壁上,拉著陳麗麗進了屋,“她們只是想吃頓飽飯而已,吃完了就會走了。”

              是的,吃完了就會走了。

              片刻之間,秦舞和三寶就吃了個杯盤狼藉。秦舞意猶未盡的打著飽嗝,最后甚至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手指上殘留的飯粒。

              秦舞站起身來,三寶拉著秦舞的衣角。

              “謝謝。”秦舞朝著躲在屋子里窺視的陳河夫婦說,“多謝你們的款待。”然后她意味深長的說,“天上的星斗出齊了的時候,牛郎織女星遙遙相望,其實跨過那條銀河,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不是嗎?”

              陳河心中又是砰然一動。

              “她說的話是什么意思?”陳麗麗聽著這幾句話,只覺得莫名其妙。

              “沒什么,一個瘋女人的幾句瘋話而已。”陳河依舊不看陳麗麗,只是打開房門,走到院子里,“我餓了,你趕緊再去做頓午飯吧。”

              今天天怎么黑的這么慢,明晃晃的太陽高高掛在天上,絲毫沒有落山的跡象,聒噪的蟬不知疲倦的隱藏在樹葉中單調的鳴叫,直到耗盡最后一絲生命。村莊里一片寂靜,人們都在午休,陳河搬條藤條椅躺在自家的那棵大榆樹的樹陰底下,閉著眼睛,眼皮卻在劇烈的顫動。

              “我可以報答你,以任何方式。”她那軟軟的帶著梧桐花香的甜膩嗓音回響在陳河的耳邊,使得陳河從骨子里一陣酥軟。

              陳河望了望院墻,極度誘惑,原來只有一墻之隔的距離。

              等待的煎熬隨著時間慢慢過去,夜幕漸漸降臨之后,潛藏在血液中的冒險及獵艷欲望被一點點釋放出來了,陳河躍躍欲試。

              秦舞知道,沒有人能逃過她那勾魂攝魄的雙眸。

              “男人,哼!”秦舞打量著鏡子里自己的身軀。她穿上劉桂花那破舊而俗艷的連衣長裙,那黃色撒滿大紅花朵的惡俗圖案,穿在秦舞身上卻奇跡般變的妖艷起來,一眼看上去,似乎有濃郁的郁金香味從那衣服上散發出來,令人迷醉。

              果然,天上的星斗剛剛出全的時候,關閉的大門外,輕輕響起了畏縮的叩門聲。

              秦舞打開門,陳河那雙灼灼閃亮的眼睛像獵豹一樣出現在門外。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025weibo.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三晋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